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轩辕黄帝

第三百二十一章 轩辕黄帝

    对面的女子一眼眉清目秀气质淡雅确实是个美美女就可以跟我装B吗?!

    眉头一皱张天涯不悦道:“不知姑娘有何指教如果在下没有记错的话我们似乎并不认识!”

    美女秀目一瞪道:“不认识就不能叫你吗?”

    看来对方是不打算和自己讲理了张天涯有些生气语气上自然也不会很客气马上反问道:“既然不认识第一次见面就应该客气一些你这是请教别人的态度吗?”对于嚣张的美女张天涯可绝对没有什么好脸色。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不缺美女。

    嚣张美女微微一愣愕然道:“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情要问你?”话一出口嚣张美女就后悔了。莫名其妙的拦住一个陌生人话不是有事情要问难道是抢亲?羞愧之余这美女居然挥出人类的天性把自己的责任全部推给了张天涯不怪自己反映迟钝错了话反怪起张天涯居然看她的笑话。眼生戾色怒气不由又增加了几分。

    她的这种情况张天涯当然也看出来了。不带丝毫火气的了一句:“看来你自己已经想到答案了。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请让开我还有事。”

    张天涯丝毫不给面子的一句话让这个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美女更家恼火了。从到大。那个男人见了她不是大献殷勤就连应朝、风斯这样地位显赫地王族后也要对她礼让三分。可是偏偏眼前这个家伙居然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似乎多看自己一眼都很厌烦难道本姑娘的容貌就那么不能入你的法眼吗?!简直欺妞太甚!

    她这个想法如果被张天涯知道可能马上就要改变一下自己的态度了。要么他回马上道歉。要么杀掉永绝后患。这个想法太危险了某位金老笔下的大英雄就是被一个美妇的这样一个想法害了个身败名裂!

    不过张天涯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还依然摆出一副十分不屑的姿态。

    嚣张美女几欲作但最后还是忍下来了。和一个男人在大街上大吵大闹路人笑话地绝对不会是一个张天涯。强忍怒火美女开口问道:“我来问你风斯去什么地方了?不久前我还看到你们三个在一起的。”为了增加自己的话的可信度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应朝。”

    可怜的美女居然这么没有家教。张天涯很不耐烦的道:“现在我们已经分开了你想知道地话。可以去问应朝。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还有事。请让开!”虽然告诉她只是开口之劳但张天涯现在真的十分不爽对方的态度。

    “我真的有急事要找风斯!你……”见张天涯始终保持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美女虽然生气但更着急。张天涯是有事但她却是有急事。急与不急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张天涯见这嚣张美女确实一幅十分着急的样子也没心情和她继续耗下去了。唯女子与人难养也和这种没有教养的美女是没有道理好讲的。

    身行一闪便绕过了挡路地美女。随口了一句:“我不知道他的具体去向不过他临走前要夜审凶手。”话音落后。美女再回过头来已经瞧不了张天涯地身影。

    “哼!没礼貌的家伙……”看着张天涯消失地方向嚣张美女狠狠的跺了跺脚。随后低下头略有所思喃喃道:“夜审凶手?难道风斯那家伙已经找想弄明白真相了?这个没礼貌的家伙又是谁?”

    ……

    展开身法快来的城外张天涯没有停留直接遁起剑光朝崇吾山的方向飞去。几十里的距离对现在的张天涯来五息之内便已经到了。

    来到宝藏所在的位置本打算乘没人地时候回来取东西的张天涯却无奈地现还是遇到了一个熟人。

    不过还好虽是熟人也是为了宝藏而来的。但好在不是外人并副防碍张天涯办事凌空停在那人十丈外的距离张天涯便开口打招呼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原来美女魃师姐你也有此雅兴来此欣赏崇吾夜色!”

    美女魃转身来白了张天涯一眼道:“你就不能换一句词吗?从第一次见面你就跟我‘无心睡眠’到现在你都‘无心睡眠’多少次了也不嫌烦?”

    张天涯坏坏的一笑调侃道:“美女师姐这句话很容易引起别人误会哦。”

    “少来着套!”经过两年多的接触现在美女魃已经对张天涯的调侃产生抗体了。很平静的一笑用满不在乎的语气反击道:“你有胆子的话就把师姐我娶会万寿去念才同门情分上我连聘礼都可以不要。如果没胆子就不要学人家调戏美女。”每次美女此话一出张天涯肯定没的应付。

    这次显然也不例外苦苦一笑马上投降道:“我可没那个胆子师姐是用来尊敬的师妹是用来疼爱的师妹才是用来真心去爱的。我哪里敢调戏师姐?我对你的景仰可是好比长江之水……”

    “停!”美女魃眉头一皱道:“对付我你除了‘无心睡眠’就是这句。我妹妹就有‘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还‘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等等各种肉麻的句子你都能得出口。对丁香师妹你更有几只蝴蝶几只老鼠等一系列的歌词嗣后着。同样都是美女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张天涯正容道:“天涯刚才过师姐是用来尊敬的!”

    “算了吧你!”可能是美女魃不想和张天涯继续扯淡了随口转移话题道:“你子天黑跑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现。宝藏内的机关你有什么线索吗?”天涯不答反问道:“师姐你来

    前应该专门研究过玄学之法吧不知道师姐能不能个朋友算一算他今年的运势?”

    “论这些东西师姐我怎么比的上你?看样子你是想考考师姐吧?”美女魃故做大方的一笑道:“不过让你知道师姐的实力也是必要的。问吧你的那个朋友是谁?先好我没见过的人可算不出来。”

    张天涯也顺着她的话指着飞碟摇头道:“这里面的机关我也没见过。”

    美女魃这才现自己被张天涯耍了美目中精光一闪背后剑鞘中一道红芒随之闪出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将张天涯拦腰斩成两截后红忙再次飞会了剑鞘之中。从出剑到收剑眨眼之间便已完成。度之快即使一般的仙级峰高手也难以看个清楚。

    残像消散张天涯本人早已经出现在了天女魃身侧摇头道:“开个微笑而已师姐何必这么大的火气呢?哎其实我这次来真的没想过要对里面的机关有什么估计不过我却是为了另一件事情而来一件可以增加自己筹码的事情。”宝物的分配问题肯定要有一个法的张天涯所指的筹码自然也是关于这方面的。

    美女魃转过头来对张天涯甜甜的一笑道:“天涯如果你得到什么好处不会忘记师姐我吧?”

    张天涯连道不敢。随手指着飞碟上那个鲜花标记对魃分析道:“师姐你看这个标记上地每一个‘花瓣’都有对应的一个黑玉项链。”着还将自己的项链取了出来让其中的一片“花瓣”变成和中间“花心”一样闪起幽蓝色的光芒。

    将黑玉项链收了起来“花瓣”上的幽蓝色的光芒随之消失。张天涯继续道:“四周的‘花瓣’都是这样可以感应到项链地靠近。出现这样的蓝芒。但中间的位置为什么一直保持着蓝芒呢?我想恐怕不会只是为了好看吧?”

    天女魃略微有所误马上问道:“你的意思是单单找齐九个项链是不够的。中间的‘花心’部分也肯定有相应地东西才能开启宝藏?”着她的眼睛开始亮了起来如果找到中间的钥匙。那宝物瓜分的时候话肯定更有力度。了头也跟着分析道:“这么来中间的部分应该要比其他部分重要一些。要不然怎么别的地方只有感应的项链的靠近才出现蓝芒而中间的位置却蓝芒不散呢?”

    “中间这块是够更值钱我不知道。但是……”张天涯自信的一笑道:“我觉得这个蓝芒之所以始终不散却是另有原因地。因为中间位置的钥匙就在这附近。”

    “哦!”美女魃忙催促道:“在哪在哪里你快开天眼找找!”

    微笑摇头。张天涯自信十足地道:“这事还不至于非动用天眼不可。用分析。就可以想出这个钥匙的所在位置了。”这次他也没有再卖关子不等天女魃问讯。便继续道:“我早就过这个宝藏肯定和身上有同样印记地刑天有极大的关系。而一向不懒惰的他却在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坐在那块石头上不肯起来。”

    右手指向当时刑天所坐的巨石手指轻轻动仙力刺激下巨大石头马上飞了起来。再一虚抓一个黑玉圆盘被他吸如手中。看了看圆盘大和上面的符纹标记。正与“花心”部位一般无二。

    巨石再次缓缓下落没有出一丝的声音。就好象从来没有被动多一样。

    看着张天涯手中的黑玉圆盘天女魃忙一把抢过一边把玩对张天涯赞扬道:“师弟你真厉害没想到你地聪明居然连这个的具体位置都可以分析出来。这个东西要比那些项链大多了难怪从那么老远都能感应得到。”

    张天涯淡然一笑随口道:“既然师姐喜欢就由你保管好了。”反正张天涯也不是被宝藏来地之前没有不过是不想为他人做嫁衣而已。不过是天女的话张天涯到是不介意帮她做上一件。

    “那怎么行东西是你找到的啊!”天女魃忙把玉盘还给张天涯道:“你这么精确的分析能力到宝藏里也肯定用得到。这个还是放在你身上好了我们要尽量把利益做到最大化只要师弟你得到好处的时候别忘了带上师姐一份就行了。”

    张天涯也不在做作随手将玉盘收了起来飞碟上的蓝色光芒也随之消失。

    就在两人打算离开的时候却同时听到一个男子不温不火的声音:“神农国张天涯。哈哈找到中心位置钥匙的果然是你。”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又像是在两人的耳边响起让两人听得十分清晰却又分辨不出声音的来源。

    这种情况张天涯很熟悉以前在卦台雪艺的时候师傅每次找他的时候都是用这个方式和他打招呼不过能瞒过现在的张天涯即使神级高手恐怕也很难作到了。所以话之人十有**是神王级高手!

    没有四下打量因为两人都知道自己瞎找也是枉然索性以静制动。

    果然一个身着金黄色长跑眉宇之间与炎帝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瞬移到两人面前微笑着对两人了头。从头到尾张天涯都没有感觉到一丝的能量波动!这也更加确定了张天涯的判断。对方一定是神王级高手而且是张天涯没见过的神王级高手。

    神王级高手张天涯见得多了自然不会太多拘禁抱拳行了一礼不卑不亢的道:“神农国张天涯见过轩辕黄帝陛下!”心道现在本剑仙算是和两个老祖宗都见过面了应该算是比较荣幸的炎黄子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