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寻仇少年

第三百二十三章 寻仇少年

    开空间张天涯马上瞬移回到了万寿的青天府院内地三米高处。

    负屃早已在次等候见张天涯出现马上上前行礼口呼王爷。

    飘然落地张天涯随口问道:“怎么回事?”他并没有指责负屃这事都不会处理因为他知道如果只是这事的话负屃绝对不会如此题大做。张天涯可以瞬移的事情要尽量保密所以能不使用也一定尽量少用。一般事怎么可能叫他回来?

    负屃头道:“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正在书房处理公务枫来报告现有人在府外迂回……”

    不待他完张天涯突然打断道:“等等你刚才是是枫现的?”如果真是一个连枫都能现的刺客那根本就没有必要太过重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是的。”与张天涯合作的时间长了自然明白他的想法。负屃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后继续道:“那个刺客并不厉害厄……可以他根本就没有来青天府闹事的资格。刺客的修为只有后天后期。”为了保证家人的安全张天涯特意从天夭和天哭中调集部分精英来负责青天府的守卫工作。

    既然枫可以无意中现刺客那相信很多专门负责府院安全的守卫也现了对方的不正常。此刻在府外迂回自然没什么问题。不过他如果敢翻过院墙那肯定会在落地前被杀死。面对这些金丹、元婴期地高一个后天后期的人来捣乱简直就是一种搞笑!

    了表示自己明白张天涯示意负屃继续下去。

    负屃左右看看道:“人已经被制住了关在书房我们边走边。”

    两人举步向书房走去负屃开口道:“当时我知道对方修为很低。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且对方自己想打侯府的主当然要更了解对方才对我们更有利。”顿了一下继续道:“所以我马上让大哥躲在暗处以防意外。同时让守卫刻意制造出防御的空隙把人放进来。”

    张天涯满意的头道:“诱敌深入。呵呵干得不错。他的目标是谁?”既然负屃已经明了是刺客那他的目标就肯定是一个人。如果对方刺杀的目标是张天涯那还可以从长记忆。不过一个后天后期地家伙来刺杀青天剑仙是不是太恶搞了一?如果是想刺杀本剑仙的亲人……想到这里张天涯的眼睛里闪出了隐藏不住的杀意。

    负屃感觉到张天涯的杀意。不禁一阵不自在忙解释道:“他的目标是王爷你!他潜入进来后。先是乱闯一气之后在我地安排下。绕过一些守卫后现了书房内有火光就直接摸近来了。而后从窗户潜入抰持了我。”

    “挟持了你!?”张天涯惊讶的合不拢嘴失笑道:“你虽然并不擅长战斗但好歹也是个度劫期的高手啊!居然被一个后天的家伙抰持了高手做到你这个程度我想不佩服都不行了!”着一连佩服的表情。对负屃抱拳拱了拱手。

    “我是故意的。”现张天涯误会了自己负屃马上解释道:“为了试探出他的口风。我假做不知道被他‘顺利’挟持。他的第一句话就问我王爷你在什么地方?我几经试探后终于确定他的确是来刺杀王爷的于是就出手制住了他。”

    张天涯听完事情经过再次开口问道:“为什么叫我回来?”到现在为止负屃所出地消息其中并没有让他回来的理由。一个刺客而已处理起来不外呼杀、关、放三个解决地办法具体抉择按情况而定就好了难道这个也用我教?

    “因为那刺客是马谦的弟弟。”

    张天涯听了摇头苦笑他终于知道负屃为什么叫自己回来了。

    月前马谦酒后乱性对一个心仪地卖花女强*奸未遂后来被害人自杀。这件并不是没有法外开恩的余地但张天涯为了正军纪选择了杀!对这件事情张天涯心里一直对马谦有几分愧疚这是张天涯的亲信都是知道的。

    也正因为如此这个刺客就不好处理了。

    杀?当初张天涯斩马谦的时候就很心疼了。现在还要连他的弟弟也一起处决吗?起码张天涯不回来前没有人敢下这个命令。

    放?也不行放了他之后肯定还回来行刺的然后再抓住之后再放放来再来刺杀……这个循环一都不好玩。

    关?关到什么时候?张天涯什么时候能回来?谁也不知道。

    所以唯一的处理办法就是不处理马上让张天涯回来自己处理。

    推还红漆木门张天涯马上现已经被封了功力制住了穴道地黑衣服少年被绑在一张椅子上。这少年看起来有十七八岁嘴里还塞了一团黑布和他的一身夜行衣料子一样想来应该是他之前蒙面用地黑巾。见张天涯两人进来努力的开始挣扎嘴里出“唔……唔……”之声。

    张天涯饶有深意的看了负屃一眼意思是:只不过是一个后天后期至于这样吗?禁锢了功力制住了穴道不算还要绑起来?

    负屃回以一笑嘿然道:“以防万一安全第一嘛完全第一!”

    张天涯也不再理会这个保险的家伙随手布置了一层禁制到自己的坐位上安然坐下后右手轻轻一挥动不但拔出了那黑衣少年口中的黑布连同捆绑他的绳子也都一齐斩成数截。

    负屃之前虽然堵住了他的嘴却没有他的哑穴一解开束缚那黑衣少年虽然身子还不能动但嘴了已经大喊大叫了起来:“哼!我马虚今天落在你们手里要杀要剐随便你!如果爷吭一声就不是英雄好汉!”

    “呵呵……”张天涯被这个马虚的话逗乐了听他喊完才开口问道:“看来你还是很有骨气的嘛。负屃刚才用偷袭出手将你擒住你就没有不甘心的吗?一般人在这种情况应该喊‘有本事放

    单打独斗一场!’才是啊。”

    这时负屃也觉得有些好笑王爷怎么也这么不正经居然和刺客开起玩笑来了。

    “哼!”马虚很不屑的一扬脑袋傲然道:“哥哥过在指责别人的时候要先扪心自问一下。我自问来的时候就不够光明磊落被偷袭也没什么好的。”着看了负屃一眼道:“更何况他如果不是故意的我根本不可能抓到他这家伙比我强太多了!”

    哎!马谦的人品本是上上之选奈何酗酒呢?

    无奈的摇了摇头张天涯满是惋惜长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不光是他青天府里随便一个侍卫想拿下你都不比抓一只鸡难上多少!”

    负屃听了眉头暗皱王爷这是什么话?这不分明是在打击马虚的信心吗?如果让他从此失去斗志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痛快王爷到底在干什么?

    马虚一听马上瞪大了眼睛辩白道:“这不可能!哦……我明白了!我这么容易混进来这么容易绕过那些侍卫来到这里抓住他这一切都是他之前安排好的。难怪其他的路上都能遇到侍卫只有来这里的一路上畅通无比……”声音越来越到最后几乎细不可闻。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被负屃算计了马虚终于无力的底下了头。

    对于马虚地优。张天涯毫不吝啬的夸奖道:“手上工夫差了分析能力到是还不错而且在这种时候还能保持冷静对你这个年纪来也很难得了。”夸奖完毕张天涯笑意更浓突然开口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摇了摇头马虚冷声道:“我没必要知道你是谁!”

    这个答案到是让张天涯有些意外也觉得好笑。于是继续问道:“你不会连今天要杀的目标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吧?”

    一听这话马虚了脸马上涨得通红一双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咬着牙问道:“你就是神农忠勇王。青——天——剑——仙——张——天——涯?”最后几个字一字一顿几乎要把张天涯放到嘴里咬碎嚼烂一般。

    张天涯无视马虚的怒火淡然一笑反问道:“我长的不相吗?”

    “你这混蛋!”见张天涯承认马虚破口大骂同时也证明了他的素质比较好在这种愤怒的情况下也只能骂出“混蛋”两个字来。同时开始拼命挣扎不过以他的那修为在负屃地禁制下。挣扎显然是没有一作用。

    半晌挣扎无果后马虚终于冷静了下来。闭上眼睛道:“你杀了我吧?不然的话我总有一天会亲手杀了你!”语气中的杀意。任谁都听得出来。

    见他如此模样张天涯知道应该好好的劝他一劝于是开口道:“马谦其实……”

    “你不配提起我哥的名字!”马虚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张天涯地话冷笑道:“别和我什么军纪如山之类的鬼话在那种情况下你完全可以选择一个两全的处理办法。少在我面前装圣人!你这么做根本就是为了立威!”

    被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中心事张天涯大感尴尬的同时。也很是惊讶这个马虚的分析能力。很快他想到了事情的解决办法。继续保持这一贯的微笑开口辩解道:“可是他所做的事情毕竟害了一个无辜的少女有错在先不是吗?”

    “没错!”马虚显然并不想在嘴上输给张天涯马上反驳道:“但罪不至死!可怜哥哥为你卖命打平定了一夕最后却被你用来立威!哼!你敢你就干净吗?你就没有反过错吗?我知道我功夫不如你但如果我还有命一定查出你地罪行告到炎帝那里去!”

    在张天涯的刻意引导下马虚很是“配合”地想出了一条比刺杀更为光明也相对可行的报仇路线。不过他也知道虽然想到自己今天会死在张天涯地手里但嘴上这家伙却丝毫不甘示弱!

    “我还真不认为我有什么把柄可抓。”张天涯蛮不在乎的道:“就算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罪行也肯定不会被你查出来的。你也应该知道现在神州第一破案高手是谁。‘青天’两个字可不是白叫的哦!”

    “哼!”知道张天涯得不假之前张天涯所破的一些离奇案件他也听马谦对他讲过。而且现在讨论这个也没有什么意义索性冷哼一声不理会张天涯的自我夸奖。

    而一边的负屃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已经猜到张天涯要干什么了。

    见家伙地情绪被自己培养得差不多了张天涯终于出了自己的目地:“好!我给你机会查我。今天我不但不会杀你还可以让让任命这万寿的府尹管内的官员我有权直接策封的。”给马虚选择一条好的展方向并铺平了道路就算是对他哥哥的一补偿吧。

    “猫哭耗子!”马虚毫不领情道:“我不稀罕你的怜悯!有本事就痛快的杀了我让我去见哥哥!”

    “是不敢吧?”张天涯趁热打铁用起了激将法道:“没想到你不但胆而且不孝。你哥哥已经死了根据我的调查你们家里还有两个老人吧?你一心求死让他们怎么办?我是可以负责他们的日常开销但白人送黑人的痛苦你想过吗?他们已经经理过一次了你还想让他们再经理第二次吗?这是大不孝!”

    马虚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想到家中的两个老人他终于不再求死了。

    不等马虚什么张天涯继续道:“不光这样我还可以把我一直以来的办案心得给你如果你的悟性够高以后或许可以和我斗上一斗吧?”威逼、利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张天涯为了这个马虚可以是用心良苦了。

    马虚听后闭目不语半晌后再次睁开眼睛对张天涯道:“你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