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神劫征兆

第二百二十四章 神劫征兆

    定这个家伙了!张天涯长出了一口气这样用心的却恨自己入骨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滑稽?不过对此张天涯对此没有后悔就好象当初决定杀马谦的时候一样不论对错我心无悔!

    “负屃。先把他带下去好生安顿起来明天早上来我书房取书然后再安排他去认职。”

    目送满脸杀气的马虚被负屃带下去后张天涯却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马虚的最后一句话“你会后悔的!”让张天涯觉得这可能未必就是一句大话那家伙以后真的会给自己带来一些麻烦也不定。

    “不过没关系。这样一来唯一的心理负担也算搞定了。”化解了唯一的这一份愧疚的幅面情绪张天涯感觉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也轻松了许多。就连久久没有什么突破的神识修为一下子前进了一大步。

    事实上自从开始领悟“开天辟地”之后张天涯就从中获得了不少的心得之后观战曳影斗湮墨收获更是极大。之后再有一气化三清的领悟张天涯的神识修为其实早应该达到现在的水平了。不过因为这个复面情绪的影响大大的降低了他的神识修为的提升度。直到方才抛开了这个包袱才把之前的领悟融会贯通。

    这就是所谓的顿悟!

    顿悟就是平时积累下来。有不能完全理解地许久的东西一次性的融会贯通。就好象张天涯每次破案的时候在不断思索中的茫然到最后将一切理清那一瞬间的融会贯通是一样的。原来他每次破案都是一次积累和顿悟的过程。每次破案都是一次顿悟地经历!也难怪当初曳影他破案的时候心神增长得最快了。

    直到现在张天涯才终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一股很玄妙的感觉。油然而生除了功力还没达到应有的水平外自己距离神级境界之间似乎只差一层薄膜透过这层薄膜似乎可以接触到一些本属于神级的东西。而其中感应最为真实地。就是神劫!

    不过也只是感应起来比较真实而已至于神劫到来的时间他还是无法确定。神劫不比普通的天劫根本不可能依靠压制功力等方法来推迟它到来的时间。对于神劫只能事先准备却是不可控制的。相信随着自己的功力逐步提高神劫的时间也基本可以确定吧?

    不过神劫比起天劫来要恐怖得多。仙级峰高手在神州大地何只千万但千万年来能够破劫成神的只有寥寥数十人而已。神劫的恐怖程度。由此可见一般!

    而且神劫还有一个更大的特并不是修为越高。修炼地功法越厉害就可以不把它放在眼里。因为神劫比起天劫来。要可恶得多!它几乎是为每个度劫者量身定做的修为功法越厉害地人神劫的威力也随之增加!

    青帝伏羲曾对张天涯讲过:“神劫不比天劫要度过只能靠自己!”至于这话是什么意思神劫地具体攻击方式是什么。无论张天涯怎么问青帝都只是笑而不答。

    不考虑暂时还不着边际的神劫。心情畅快下张天涯从炼妖壶中取出了一本已经被放到快要长毛的《洗冤集录》简体中文版。这是当初张天涯狂看破案电视剧后心血来潮。买回来研究的结果没看上几页就感觉无趣。直接扔到了炼妖壶中再没碰过一直被尘封到了现在。却没想到当初无意中买来消遣的一本书如今居然派上了用场。

    取出笔墨张天涯现在要做的工作就是翻译一遍而已。只要把之前的简体中文版翻译成了上古中文版那一切就都搞定了。至于马虚能从中学到多少东西就不是张天涯所考虑的了。

    将近丑时张天涯终于将整本书翻译完毕。将其分页叠好再中枕纸压上。张天涯马上一道剑气切割开空间裂缝再次回到轩辕丘城外。明天早上负屃来取书地时候负屃来取出的时候自然会在桌子上现它地。

    这次翻译过程张天涯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因为现在修为高深的关系记忆力也早非当年可比。只是翻译了一遍竟然将整本的《洗冤集录》背诵了下来也算是无心插柳了吧?

    回到轩辕丘虽然早已经过了关闭城门的时间但在张天涯亮出了探宝者身份后城门守卫还是很热情的开门放行让张天涯的得意了一吧。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张天涯与天女魃一行一起吃早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开口对雷雅道:“对了雷雅。昨天晚上我找应朝谈过你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吧。等回去后马上安排你在军中任职如何?”

    让张天涯没想到的是听了这话本应该高兴最少也应该保持冷漠的雷雅脸上居然露出了失落的神情。刚刚放到嘴中的一口青菜过了许久才想起咽下。默然的了头后继续若无其事的吃着自己的早饭。却无意间加快了吃饭的度这个的细节也同样没逃过张天涯的眼睛。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不想离开?

    张天涯思索了一会才终于现自己错在了哪里。

    雷雅从被收养训练加上她内项的性格肯定在浅意识里存在着一种自卑感。也正因为这种自卑感才让她如此冷酷如冰对各种感情产生了抵触的情绪。而张天涯刚才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更无意中再次伤了她本就十分脆弱的自尊心。

    试想一下如果换了自己被人像货物般的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交易感情上都会受不了的。想明白这层道理张天涯忙补救道:“雷雅你别误会我并不是那个意思。万寿真的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所以我才和应朝提议人员调动问题的。这是吸引人才并不是……厄。”

    觉自己居然一时间找不出恰当的词语来解释这件事情张天涯最后只能

    我和应朝只是一个决定放人一个愿意接受而已。I依然在你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没好了。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完全由你自己决定没有任何命令的成分在内!”

    天女魃看到张天涯的窘样马上明白了他的想法先是忍不住一笑后才良心现的帮忙劝道:“雷雅姑娘不要误会天涯了和他相处时间长了就知道了他做事情一向对事不对人。尊卑观念在他眼里连个屁都不是。他是真心把你当朋友才这么做的。”

    张天涯向天女魃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嘿嘿一笑道:“还是师姐了解我。”

    “你们都不用争了雷雅姑娘在探宝结束后就要和我家公子回东夷的。这件事情我家公子到时候回和应朝当面起的想来应朝也一定会卖我们公子一些面子的。”一个很讨厌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谈话转眼看去居然是仪云的侍从路从后院走进了大厅。

    “那就真的不要意思了。”张天涯虽然对他的态度很是不满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事还是决定先忍下来转头一笑道:“我昨晚已经和应朝过了雷雅还要和我一起回神农的代我向你家公子道个歉好了。”

    雷雅不知道是因为这句话还是因为张天涯之前的解释露出了一丝难得一见地笑容。对张天涯头道:“多谢王爷。”

    “哼!”听张天涯的语气似乎并没怎么把自己放在眼里路语气不善道:“我家公子在东夷的时候可是很多美女的偶像啊。不过对于那些人我家公子从来没在意过只对雷雅姐倾心有佳希望雷雅姐还是考虑考虑的好。”话语之中已经有了一丝威胁的味道。

    张天涯听了眉头暗皱。这家伙似乎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看在仪云的面子上或许在东夷没有人敢惹你但前来参加这个活动地哪个是怕事的主?不屑的看了已经走到近前居然想坐下话的路声音转冷道:“我们在吃饭。阁下请便麻烦不要影响我们的食欲!”

    “张天涯!”路在东夷的时候谁不看在仪云地面子上对他客气有佳?现在张天涯一句话不但让他赶紧滚蛋更他会影响食欲怎么能让他不气愤?一拍桌子马上怒道:“张天涯!别人怕你我们家公子可……”

    张天涯见这种狗丈人势的家伙心里就开始讨厌哪有心思听提要些什么。见他要作马上给七夜一个眼色。淡然道:“扔出去。”

    一听张天涯居然这么对自己路两眼一瞪道:“你敢?”

    七夜直接用行动回答了他的问题。在他的敢字还没完的时候已经起身一把抓过他的衣领。提鸡子似的抓了起来直接向大门外撇了出去。

    悦来客栈后院阁楼的楼梯上姚舜、仪云正漫步而下姚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路去哪里了?希望他不要出去惹麻烦才好这子一向自视过高这里也不比东夷啊。”着看了仪云一眼语气一转笑道:“是我多心了。其他人慑于公子的威名应该也不敢对路如何地。”

    仪云苦笑摇头道:“你啊!话就是喜欢拐个弯子。难道我连这自知之明都没有吗?我一向行事低调虽然也有名气但还不足以让其他人忍让的地步。就比如张天涯吧我不在乎他并不代表他就一定在乎我。我那名气比起顼帝来如何?姚兄你放心回头我会叫路检一些地。”

    “扑通!”仪云的话音刚落突然听到前厅外地大街上传来了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他们马上想到了很可能自己刚刚担心的事情已经生了。

    同时被这件事情惊动的还有一个人。

    应朝早早的吃过了早饭马上就来邀请张天涯这个剑术高手去娇龙的训练场帮他训练这娇龙第一高手。正憧憬着经过张天涯特别训练后剑术将达到如何个程度上自己多了一个多么强劲的副手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人影从悦来客栈门口飞了出来向街道对面地民宅撞去。

    还没等他反映过来到底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民宅地墙外居然凭空出现了一个结界将他挡了下来。那人影撞在结界上后马上被反弹回地面上等花岗岩制作的大块石砖地面被一连砸碎了数块人影才停了下来。

    而那个人也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半天没有爬起来。

    人而从悦来客栈里被扔出来的应朝当然不能视若无睹马上一步冲了上去将那人扶起才看清楚这个鼻青脸肿的倒霉家伙正是仪云的跟班路。在转头向客栈内看去刚好见到七夜拍了拍手上本不存在的灰尘像什么也没生似的坐回椅子上。

    而张天涯却摇头道:“七夜你下手也没个轻重我让你扔出去你居然使这么大的力气。还好我出手及时要不被他砸坏了人家的房子多不好啊!”言下之意房子是无辜的人摔死活该!

    七夜听了头受教不过看他的样子根本就没往心理去。

    看此情景应朝哪里还不明白生了什么事。苦笑中想起了父亲对自己的交代:“各国来使中肯定会出现一些矛盾的。如故你遇到了尽量保持劝解的态度如果他们不听你劝就不要管了只要别把事情牵连到自己身上就可以。”

    无奈的苦笑摇头应朝提着路走会了客栈大厅内。而这时候两个人影也一先一后从后院冲入大厅正是路的主人仪云和与他一起的东夷政治型人才姚舜。见到这个情景仪云眉头一皱不悦的对应朝质问道:“应公子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