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藏星初现

第三百二十五章 藏星初现

    云误会路这个样子是应朝弄的。张天涯淡然开I个人来我们这里骚扰我的手下还和我拍桌子叫板我嫌太吵就叫人把他扔出去了。”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情总不好让应朝来替自己背黑锅。

    看看一脸无辜的应朝在看看正在喝着莲子粥一脸淡然的张天涯仪云不由心头火起语气不善的道:“原来是青天剑仙弟管教无方法还望剑仙不要和一个奴才一般见识。”话虽然客气但配合他冷冰冰的语气任谁都听得出那的意思是指责张天涯不够风度居然对一个下人出手。

    张天涯诈做吃惊道:“原来魔星公子居然不知道。罪过罪过我还道他一切都要听你的只有你下了命令他才敢来和我叫嚣呢。”哼!你仪云连一个下人都管教不了还有脸来怪罪我到底要脸不要?(魔星公子是仪云混出来的名号。前文“杰出青年”那章有交代过。)

    二人互相一名号称呼自然有着几份火药的味道。

    仪云脸色转寒冷笑道:“这么来青天剑仙扔路的目的是在给我警告了?”

    张天涯也毫不退让放下莲子粥起身道:“如果魔星公子想这么理解也无不可。”哼!本剑仙就是要摔你的面子怎么样?有本事你咬我啊!

    “既然如此。仪云愿领教一下青天剑地威力!”护短的仪云话间右手已经凝结出一片星芒随手一推一团星芒不缓不慢的向张天涯扑来。虽然看似柔弱却没有人会怀疑它的杀伤力。

    这星芒的外观与张天涯所见过的湮墨的黑洞之力到是有几分相似。不过其中一个是吸一个是冲击。从实质上来却是截然相反。而且这些星芒闪烁无常似是并不属于五行之列却又偏偏给人以五行尽包其中的感觉。可见星神夸父所创之功法却有其独到之处。

    如果换了在场其他高手可能对这个地星团的诡异攻击路线。要提起精神来。不过可惜仪云的对手是张天涯!试问有什么样的攻击轨迹可以脱开天辟地的奥理?淡然一笑右手食指轻轻一挑一道剑气由下至上斜划而出。看似忙无目的地一击却偏偏切在了那团星芒只上。

    “噗!”星团被一击即散居然没有损失剑气中的一丝能量!难道仪云的这次攻击只是虚张声势吗?

    仪云见此情景嘴角微微上撬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张天涯见了马上意识到其中有诈骗。忙调集体内剑气。

    “嗖!”被击散的万星芒同时沿着不同的轨迹。向张天涯包抄射来。所有的星芒齐射而出出的破空之声。居然凝结合一!

    众人见次情景无一不为张天涯捏了一把冷汗。凌飞更是早已经暗聚功力只要上天涯再这次攻击下受伤他会毫不犹豫出手干预。星神夸父的星芒威力极强在这是神州高手所有目共睹的。却不知道这仪云到底能挥出夸父地几成威力。

    “哗……哗……”万星芒射向张天涯却都在他身外三尺方圆内爆炸开来一时间整个大厅被照得五光十色。煞是好看。

    在星芒爆破的掩盖下众人自然无法看到其中地张天涯情况到底如何。不过观之仪云微锁的眉头。就可以猜到这试探性地一击中他并没有占到一便宜。

    星芒散尽张天涯飘逸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不但没有受一伤连表情也依然是那么的从容不迫。淡然一笑开口对仪云道:“魔星公子的星神之芒配合伏魔灵力的攻击的确很厉害。不过要伤我这样还远远不够!你有伏魔星芒我有五行剑气。想见我的青天剑魔星公子如果不动用藏星伞恐怕是不太现实。”

    藏星伞。可以身神州青年一代高手中最为神秘的一件武器。从来没有人见过它地威力到底如何品级是什么层次。所有见过之人无一幸免的全部死在了藏星伞下。甚至连藏星伞地是什么样子见过之人一个巴掌也可以数得过来。

    “哈哈!青天剑仙果然名不虚传到是我之前看了神州豪杰。既然青天剑仙想见我的藏星伞仪云恭敬不如从命!”着随手一晃一把紫色的油伞破空出现在他手中从其中包含的灵力来看至少应该是件神器级别的法宝。而且其中所包含的力量正是仪云刚才所用过的伏魔灵力和群星之力。

    一伞在手仪云整个人也显得莫测高深。献宝似的将伞一抖淡然道:“其实很多东西都是见面不如闻名的。就好比这把藏星伞其实也不过是集合了伏魔灵力与群星之力的一把下品神器而已。”

    藏星伞一出一直在远处用饭没有参与争吵的九黎一行三人同时目光一寒。因为藏星伞中的伏魔灵力其实就是伏魔天神仪和针对九黎炼体之术所创出的克制性功法。九黎一族中强悍的防御力在这种灵力下毫无优势可言。而仪云更是变本加利的将这种灵力与攻击诡异杀伤力极强的群星之力集合了起来让他们怎能不起杀心?

    看了看仪云手中的伏魔伞张天涯摇头道:“诚实是一种美德!”这句话没头没脑不过却让之前没有看出各种玄虚的人都想到了这藏星伞的威力绝对不止于此!能称为神州新一代高手中的第一神秘武器怎么可能就是一件简单的下品神器?

    “呵呵……”仪云干笑两声掩饰被张天涯当面揭穿他谎的尴尬。微微摇头开口解释道:“晴天剑仙的眼睛果然够毒仪云佩服。不过这伞中的另一个秘密却是我的最后底牌恕我无法言明。但一般时候他就只是这么一个拥有伏魔灵力和群星之力的下品神器而已它的另一种攻击的威力自是没有人见过。连我自己也只见过三次而已。”言下之意想见我最后的底牌还要看看你有没有这!

    “对于一般的对手只是这么一把带有伏魔灵力与群星之力的下品神器就足够了?”张天涯失笑叹道:“原来魔星公子居然这么张狂呵呵我喜欢!不过这可与你一贯的低调名声不是很匹配哦。”

    仪云淡然一笑算是默认了。

    张天涯再次开口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如换个地方如何?在这里打架似乎不太好吧?”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那就应该有一个了结。何况仪云的态度看来肯定是敌人非友。不如早解决来的干脆。

    至于后果张天涯并没有想太多。就算夸父、仪和亲自来替他报仇张天涯也有信心一战。至少保命应该还没问题。

    “等等!”见两人已经剑拔弩张应朝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先上前一步将手提着的路还给仪云将一触即法的战斗缓解了大半。又退后一步表示并不偏袒某方才开口道:“两位这次前来应该不会是为了证明一下藏星伞和青天剑之间到底熟强熟弱吧?如果有什么恩怨不如等探宝之后再行解决如何?到时候我会请父王替两位做一个见证的。”

    仪云看了看怀中昏迷的路觉得这样真的无法战斗而且应龙的面子总是要给的。于是了头丢下一句“也好!”。便收起藏星伞。随姚舜一起回房治疗路去也。

    张天涯也无所谓地一笑转对应朝道:“应兄应该是来找我旅行承诺的吧?没想到你子居然下了这么大本钱我们走吧。”完对凌飞等人一笑随应朝一起告辞走人了。

    而张天涯所应朝下的大本钱自然是刚才干扰战局一事。这次虽然是在有熊探宝但各国各人时间的矛盾。也绝对不是可以因此化解的。互相之间出现争斗出现任何伤亡只要凶手不是有熊之人谁也不能怪到他们头上。而应朝这次居然把应龙抬了出来自然是怕张天涯有所损伤无法履行帮他训练高手的承诺。为了这个承诺。把应龙的也卷入了其中下的本钱自然不。

    由此也可看出应朝对这个“娇龙”第一人自是十分重视了。

    随应朝来到轩辕丘成西应龙所管辖地范围内的一个融合了十几个结界禁制的庞大训练场后张天涯不禁半开玩笑的道:“这里面的布置应该属于你们的机密部分吧?你就不打算略微掩盖一下用个什么幻术阵或者直接蒙上我地眼睛什么的来保证秘密不外泄吗?”这话。当然是因为张天涯想起了某些武侠中的老套桥段。

    应朝一脸无辜的解释道:“连从这里训练出去的雷雅都被你要走了还有什么可保密的。还不如大方一给你留个好印象呢。”这子虽然每次话都得十分豪气。颇能博得别人的好感但仔细想来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大智慧呢?儿子如此可见应龙也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在张天涯心中的评价现在的应龙甚至要比白虎侯监兵更要高出半分。

    走过院内地一条回廊张天涯看到不少相貌俊美的少女正在努力练习剑技。显然现在这些人地修为都很低但从剑法中。却也能看出几分雷雅的影子来。而训练他们地教官却是一个一脸平庸的中年男子不时对某个动作不正规的“弟子”指比画。教的、学的都十分认真。

    似乎很满意这些新一代娇龙训练生的样子应朝得意的了头后继续道:“不过雷雅即使以后真的把这里地情况告诉你也不如让天涯你亲身体会一下亲眼观看一下来的效果好。相信这些对你以后训练你地那几个‘逆天’队伍应该有所帮助才是。”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这是我父亲的。”

    张天涯听了眉头一皱疑道:“这些都是应龙王爷的?那么我还想知道另一件事令尊这么优待于我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天下没有免费的误餐。张天涯要来雷雅帮他指那个“娇龙”第一高手三天自然是很公平的交易。现在应龙突然这么大方其中显然是有问题的。

    “厄……”略觉尴尬应朝不好意思的道:“其实天涯完全可以不用付出什么代价的家父这就当是一次互相学习就可以。如果天涯你如果愿意允许孟露将你教她的东西传授其他‘娇龙’成员我们就更感激不尽了。”狐狸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听了这个提议张天涯眉头微皱道:“应兄你不会觉得我打算把我安身立命的剑意尽数传授给她吧?”

    应朝忙解释道:“家父自然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想既然你答应帮我指三天以你的性格自然不会敷衍了事肯定要在这三天让她的实力有一个明显的进步的。而这样一来就算你不教她一招一式也肯定要指定她不少剑法中的道理与技巧什么的。其实我刚才所的也正是这些东西。”

    张天涯微微头一幅了然的神色道:“原来如此这没什么。这些基础的东西我本来也没打算过要藏私。”应龙看得很准和张天涯所打算的一样。同样的一些基础武学理论如果张天涯加以指的话效果肯定与一些庸手大不相同。

    这些东西虽然没有实质上的一招半式或者运气法门但却可以让一个人对剑的领悟提高一个层次以后自是收益无穷。如果孟露领悟之后再去指其他人对“娇龙”组实力的提升是不言而喻的。最主要的是这个提议完全在张天涯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而且娇龙组织的训练和培训经验显然是张天涯现在所需要的。这个交易也很合理很公平。

    头答应了下来后张天涯突然失去声问道:“你刚才要我去指的那个美女叫什么?”(未完待~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