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娇龙基地

第三百二十六章 娇龙基地

    应了下来后张天涯突然失声问道:“你刚才要的那个美女叫什么?”刚才只顾着思量和应龙的交易问题这会才反过味来这个娇龙美女的第一高手名字似乎太熟悉了决定再确定一下。

    应朝自然不知道这些还道他和这个孟露有旧马上想到了两个可能。

    第一张天涯与这个旧相识之间的关系很密切孟露之前是孤儿张天涯同样来历不明。两人的身世如果真的有什么关系张天涯开口要人也并不是不可能的。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张天涯肯定会付出相当的代价不会让自己吃亏。不过对于现在的他来孟露就是她手下的第一王牌。看雷雅的待遇张天涯很可能用一两件神器来换不过又怎么能比得上一个前途无量的孟露呢?

    第二种可能张天涯和孟露之间只是认识或者普通朋友关系。对于这样的人张天涯这子一向豪爽的很不论阵营如何。九黎刑天身上那疯狂的血液就是他花了不少时间搞定的没有要哪怕一报酬甚至连刑天的项链钥匙听也是张天涯送的。

    如果是这种情况自然最好张天涯在这三天时间内肯定会更加买力的指孟露。

    到底是那种情况呢?如果是第一种情况那是很让人郁闷地。如果是第二种。那就达了!略微一思量应朝还是咬牙下了决定。先不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就算真出现这种情况让张天涯欠自己一个人情也绝对不亏!更何况刚才已经出来了现在再想改口也来不及了。

    想明白这应朝一笑答道:“她叫孟露我之前在茶馆不是过吗?她的人和名字一样。‘气质飘然如梦清如花心辰露’。怎么看天涯你的样子难道认识她?”同时心里忐忑的等待张天涯的回答。

    不过可惜张天涯来这个世界不过三年多一的时间怎么可能认识从被他们秘密训练的孟露?不过是听到这个名字。马上联想到了一个双手压住被风吹起地白裙子的金女郎而已。虽然对西方美女兴趣不大不过这个经典的造型他却并不陌生。

    对这个巧合略微感觉好笑后也就没什么了淡然摇头张天涯笑道:“不认识不过觉得这个名字很雅至而已。”

    “哦。”应朝随口应了一声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失落。

    又走过一个月亮门眼前是一个封闭的院落。四周围墙极高中间每隔十米左右。就有一个直径一米多的石柱子摆放没有一规律的石柱。将整个院子添得满满。院落中央是一个直径足有五米地巨大石柱画龙睛的将这个院落的布局分出了主次。张天涯看了暗道如果把地面铺上石砖上面加个封的话这明明就是一个需要解开某些迷题才能见到Boss的关卡嘛。

    比起这个古怪的石柱。真正引起张天涯兴趣的是这些石柱上。那些横七竖八的不规则划痕。这些再普通不过的划痕迹在张天涯眼中却变成了一个个高手在用不同的武器演练这各自地招式。每一道划痕都是这些各种招式的精要所在。更妙地是一道划痕的附近肯定能找到响应地克制、破解等应变之法。

    默然的的了头张天涯不禁对应龙这样让她们互相验证的设计拍案叫绝。此刻的张天涯已经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体会着附近各种武器招式的精髓。虽然这些人的武学造诣在他眼中并算不得什么不过贵在量多而且每每留下痕迹地都是招式中的精要绝杀招式。强如张天涯一时间也不禁留连其中。丝毫没有在意旁边略微带讶色地应朝。

    短短的十息左右时间张天涯就将附近的划痕所有的奥义理解完毕甚至只凭一道划痕迹他就可以将完整的一套武功想象出来。这样的结果连他自己都觉得意外张天涯自认以前自己可没这个本事想来应该是开天辟地和一气化三清的功劳吧?

    十息之后张天涯回过神来看了看一边有些惊讶的应朝问出了一句让他更为惊讶的话来:“应兄你手下的这个娇龙组不是只修剑技的吗?”

    这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让应朝汗颜无比差找个地缝钻进去。

    想当初应朝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什么还是靠父王的指才明白这些痕迹都是组内高手的武功所留下的。而且由于这些划痕迹制造者所使用的兵器复杂多样其位置更是没有一规律眼起来十分费劲。很容易将一把刀留下的痕迹当做剑痕而钻了牛角尖。

    可是这个张天涯不但一进门就现了这些划痕的奥妙。更在十息内会过了神来虽然没有将所有划痕的奥妙了解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现这些痕迹是用不同兵器留下的也比自己强多了。

    如果他知道张天涯不但将所有东西都看明白了还将某些到最后也没有补充全的功夫全补充完整不知道心里又会是怎么一翻滋味?

    苦笑的摇了摇头应朝才解释道:“娇龙组虽然以剑技为主但也允许组内成员选择使用自己喜欢的兵器。只是各种兵器的教官里用剑的教官最是厉害组织内新学员选择兵器的时候才偏重于剑的。”

    张天涯微微头道:“原来是这样我们继续走吧。”

    应朝了头后继续在前面带路一边解道:“最外围这些都是组内历代前二十名所留下的痕迹。恩今天你来是个例外否则平时这个院子内除非前二十排名的高手外其他组员是禁止进入的。看到前面地上那条石基没有从这里开

    面是前十名的时候才可以进入的。”

    话间两人已经迈入前十名的修炼场地。

    张天涯听了大感有趣看了一些这些前十名的高手留下的痕迹头道:“从境界上来看的确比外面那些强了许多!”这次应朝到是没有对他的眼光产生太大的惊讶惊讶得太多也就麻木了。

    继续前行张天涯随口问道:“平时的时候各个阶段之间都是用结界禁制隔开的吗?”

    应朝头答道:“是的。再过了前面那道石阶里面就是历代组织内第一高手的修炼场所了。组织成立千余年有则个进入其中的成员一共只有五个。以前的四个都在一些危险的任务中牺牲了孟露现在是组织成员中唯一有资格进入其中的。”

    张天涯有些不解道:“照你这么娇龙组织成立千年历代第一名一共就只有五个吗?看来你们组织内的第一名生命力都是很顽强的嘛。”作为一个杀手组织不断经历各种危险的任务而能力越高无疑接到的任务也会越危险。在这样的危险任务下历代派名第一的美女平均寿命居然高达二百五!不能不是一个奇迹。

    摇了摇头应朝解释道:“并不是这样的天涯。”顿了一下继续道:“历代派名第一的人不少。不过要进入这里先要将做外层地石柱上的招式全部破解中间前十名留下的招式也要化解八成以上才可以。能达到这个要求的组织内到现在为止也只有五个!”

    “不对啊!”张天涯马上现了应朝话里的问题再次问道:“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外面的各种石柱上也应该留有这五个人的痕迹才是。不过我观察下最外层地石柱上绝对没有达到这种境界的痕迹!”

    虽然是问问题但张天涯把话得斩钉截铁显然对自己的眼光。有着无比的自信!

    应朝只能再次苦笑随口解释道:“没想到你连这个都看出来的。不错外面的确没有留下她们地痕迹以前每有排名第一的选手要挑战进入核心层都是由父王亲自监督他们将破解的招式演示出来的。现在换成了我而已。”

    张天涯听了再次头以应朝的造诣足够胜任这项工作了。

    话间两人已经进入最核心的部位。这里的地方并不大。只有五百平方米左右。在中间那最粗大的石柱外周围各有三十多个中等大的石柱。比起外面的来略显粗壮一些。其中只有五跟石柱上有划痕迹。其中一个划痕迹最多足有五中不同风格与兵器地划痕之后依次减少最后一个只有略略十几处划痕竟是一套尚未完成的剑法。

    从这些石柱上自然可以分辨出哪个是第一代留下地哪个是第二代的……。划痕最多地肯定是第一代留下的。而第二代制图破解自然。要留下新的划痕迹而第三代同时要破解前两代留下的痕迹自然也要制造新的划痕……。以次类推只有最后一个剑法尚未完成的才是孟露的手笔。

    在这里张天涯观看的时间要更长上一些。足足过了一柱香地时间才将目光收回。缺听一旁的应朝正在口若悬河地介绍着:“……她们五个都是历代组织内最杰出的高手而其中孟露的天资最有优异。他仅仅用了半年时间就破解了最外层的所有招式。之后十年额完成第二层任务将中间部分的招式全部破解。百年时间破解了前四代高手的招式现在正在融会贯通创出自己的剑法虽然现在还没完成……”

    看应朝得意扬扬的样子显然对这个自己手下的第一高手很是满意。不过张天涯却没心思听他的吹嘘以前或许张天涯还会惊讶一些不过自从学习了开天辟地之后这些武功实在难一入他的法眼。

    转过头去张天涯的目光落到了最中间的巨型石柱上这根石柱虽大却只有一处痕迹是枪法造成的在空荡荡一个柱子上显得格外醒目。而且这一枪的境界要比周围的那些所谓历代第一留下的痕迹都要强上不止一个层次。

    以张天涯现在的眼光也只能从着这痕迹中看出这一枪前后两招的变化三四招内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再远就真的看不出来了。这一枪的造诣足以和现在领悟开天辟地不久的凌飞有得一比。断然不会是那五个娇龙第一能达到的水准。

    好胜心起张天涯不自觉的拟指成剑一到剑气隔空挥出。在之前那道痕迹上方留下一道斜挑式的划痕。随后现应朝惊异的目光才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应兄实在对不起。刚才看的入神一时情不自禁。应龙王爷的枪法造诣实在让弟敬佩刚才才一时技痒还请应龙王爷不要见怪!”最后一句声音中夹杂了些许内力声音传得极远同时抬头望向石柱上方。

    应朝正因为孟露居然不在感到有些不解见张天涯抬头上望虽然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确也随之看去。

    出呼应朝的意料石柱上方居然传来了一个男子粗矿的声音:“神农忠勇王过谦虚了你能在这里留下一些手笔是娇龙组的荣幸。老夫实在好奇忠勇王的境界到底如何古留此偷窥还望不要见怪。孟露我们可以下去了。”话间一青一粉两到声音从石柱上方飘然落下。

    见到那男子的容貌应朝不禁失声道:“父王你怎么来了?”张天涯猜得一切没错这个中年男子正是有熊国的战神——应龙!(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