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战神应龙

第三百二十七章 战神应龙

    龙相貌俊美大气豪放中却不乏儒雅之气一身衣着看起来并不是一个讲究享受之人。言谈举止间流露出的霸者气质就可以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当然张天涯对这样的压力直接免疫不过看他的气质的确比神农国的四大诸侯强上少许。

    另外的少女也就是孟露外表看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一双调皮的大眼睛不时在张天涯身上上下打量着。一身粉红色的便装打扮虽然并不是白玉、精卫那样的绝色却也长的十分可爱有邻家女孩的感觉让人见之便产生怜爱之心。

    再次见到大人物张天涯很马上抱拳行礼道:“神农国张天涯见过应龙王爷。”

    应龙头微笑道:“如果是一代俊杰难怪连黄帝陛下都对你赞赏有佳。朝儿败于你手到也不冤。”顿了一下又道:“如果忠勇王不嫌弃的话我也叫你一声天涯吧。你就叫我一声应龙大哥好了这样才不生分。”

    在应朝怪异的目光中张天涯大感尴尬忙拒绝道:“这不太好吧?王爷直接唤天涯之名是天涯的荣幸。不过天涯和应朝一直以来都以兄弟相称如果叫王爷大哥的话难免乱了辈分。要不我就叫您一声应龙伯伯吧。”和应龙、应朝父子两个都称兄道弟这个感觉那叫一个怪总之很别扭。

    听张天涯这么一。应朝紧张地神色才好看了一。见机也忙帮腔道:“是啊父王天涯早已和朝儿兄弟相称了就按天涯的意思吧。”其实这子是怕应龙让他称呼张天涯为叔叔。

    “胡闹!”对张天涯要保持表面上的客气但对应朝应龙却不用给他留什么面子。听他一开口马上训斥道:“天涯早已经与共工、祝融等五大天神兄弟称呼难道父王我还能做祝融尊者的长辈不成?”果然又是共工他们那方面的问题。

    将应朝训得低头下了头。不敢做声后应龙语气放缓又转对张天涯道:“不过让天涯你和我们父子两个都以兄弟称呼的确有些别扭。天涯你还是叫我一声王爷吧这样虽然不够亲切但起码没有什么辈分关系。”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显然他也并不想在称呼这个本来随意的问题上做太多地纠缠。

    比起应龙应朝显然更为注意这个称呼的问题。听应龙确定了称呼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终于不用担心平白掉上一辈了。不等张天涯回答马上开口插开话题道:“父王来时路上天涯已经答应允许孟露将他指的知识向别人传授了。”

    应龙闻言头。他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张天涯同意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借机转头向身后的石柱看了一眼。眉头不由得一皱:“咦!?”

    随之目光紧盯着张天涯留下地划痕看了数息时间。才再次开口道:“破得好!天涯你真是给了老夫一个大大的惊喜啊!朝儿当初败于你手确是不冤!”

    同样的话应龙这一会工夫内已经是第二次起了。另外三人都是聪明人自然明白两句之中的含义差别。之前一句是应龙见张天涯气度不凡随口夸赞的一句而已。而现在这句才是真正自肺腑的感叹!应朝和孟露两人。更是将好奇的目光齐齐落在了张天涯身上。

    应龙回过神来。精神振奋道:“天涯你的实力比我之前估计得还要高得多!既然如此孟露交给你我也就放心了。朝儿空闲的时候可以多带天涯在这里转转关于组织管理的一些经验你们也互相交流一下好了。”

    完再次回头看了看张天涯所留下地剑痕道了一句“老夫失陪。”便瞬移动离开了。

    见应龙离开后应朝、孟露才松了一口气似的一下子放松了不少。应朝对张天涯笑了笑刚要开口些什么却听孟露抢先道:“嘻!你就是那个青天什么剑仙地张天涯吧?虽然王爷都对你这么欣赏不过要指我的话还是要先胜过我才可以呢。看剑!”

    话音刚落孟露双脚一错整个身影都变得模糊了起来。一把与她衣着颜色十分相配地粉红色软剑从体内祭奠出手腕一抖刺出梅花万朵似真似幻的向张天涯攻来。

    应朝知道这样的切磋对孟露有很大好处索性并不阻止身行一闪退避开去。

    张天涯赞同的了头右手一晃同样一把红色的宝剑从他体内飞出又竟是以剑背一拍砸向对方剑影中的三朵梅花聚集之处。

    这把宝剑虽然也是红色却非张天涯管用的青天神剑颜色也非血红而是火红。正是乾坤八剑中的一把离火神剑。在得到炎煌戒指与女娲送赠送神品矿石后张天涯不断将青天神剑重新炼过连这乾坤八剑也都统一回炉了一次。现在八剑中地任何一把都是下品神器级别的宝贝八剑齐出更是他打算用来应付神级高手地保留节目。现在对手不强只是随意取用一把便已足够了。

    而且这次兵器提升并不止是等级问题而已。连同青天神剑与乾坤把剑都被张天涯一同炼话入体成为了心炼法宝。这样一来在应用的灵活度上也比之以前更提高了许多。不过要将法宝心炼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之前张天涯并不十分在意加上一直以来也都忙于修炼等其他的事情直到来这里的路上才将九把宝剑尽数心炼完成。

    在武林中有句俗话叫做“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句话用在仙道高手之中也同样实用。张天涯看似无厘头的一剑拍出给孟露的感觉却不是一把剑而已而是一座大山一座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山!

    无论她的剑势如何变化都无法越过这座高山威胁到后面的张天涯。配合高山的磅礴之气于离火剑中的七昧真火的灼热气息就是一座火焰山!不但封住了自己所有进攻更向她不断逼近的火焰山!

    心知无法抵挡孟露忙抽身后退回原地。张天

    追击见她后退也让离火神剑飞回身前剑尖遥直

    孟露见状态调皮的嘻嘻一笑道:“不愧是青天剑仙剑法用的果然厉害和用棍子似的。看我第二招桃花深处!”她嘴上虽然是在恭维张天涯但话中隐含的意思却是指责张天涯的剑法根本不像剑法哪里有用剑背砸人的道理?

    不等孟露出招离火神剑的剑尖忙向后一收剑柄斜上前指。剑势蓄而不随口反驳道:“孟露姑娘的话张天涯却不敢芶同。剑不管怎么用能败敌就是好剑法。至于像不像剑法嘛呵呵你到来什么才是剑法?”

    孟露第二招的起手势刚刚摆出就见张天涯的离火神剑摆出了这么一个怪异的造型。刚想再什么马上无奈的现只要对方的宝剑反手一劈不论自己第二招如何变化都回给劈个正着。自己蓄势待法的第二招就这么被张天涯扼杀在来摇篮之中!

    好强的家伙!孟露不服输的忙转成第三招却现张天涯面前的离伙神剑也随之而动横在胸前再次封锁了自己的所有变化。这么一来她的倔强脾气也被张天涯挑了起来一连又变幻了十一种起手式而张天涯总能在第一时间摆出最佳的应对方法将她克得死死让她连招都不出来。

    孟露地剑法本就不全。现在为止也只是研究出了一十三招而已。现在却只用出了半招后其他的招式统统在张天涯面前胎死腹中。失落的同时也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不知不觉中竟然进入了每个修炼者都梦寐以求的物我两忘的境界。

    见孟露的反映怪异应朝不禁有些担心刚要开口询问什么却被张天涯一个禁声的手势阻止了。随后听到张天涯用传音地方式。对他道:“孟露现在已经进入了顿悟阶段不要打扰她。”

    应朝也觉得这种境界十分难得头表示明白后同样用传音的方式对张天涯道:“天涯你刚才怎么每次都能料敌先机。似乎对孟露的所有招式都极其了解一样?”

    张天涯微微一笑指了指孟露留下剑痕迹的那跟石柱。

    应朝大讶自己对于这些石柱上的功夫虽然也能理解一些但也多是与自己风格相同或类似的第二、三代娇龙第一高手留下地东西对于孟露这种飘渺型的剑法虽然也努力看过却也理解得不多。没想到张天涯只是略看上几眼竟能理解到这个程度不愧是天才!难怪刚才父王都。自己当输得不冤了。

    等等!应朝这才猛然想起应龙临走之前。还过另外一句话“破得好!”难道……

    疑惑中。应朝转向孟露身后的中央石柱看去。除了原本应龙留下的那道枪痕外张天涯刚才留下的剑痕迹也十分醒目。应朝的枪法完全得自应龙的传承虽然对于应龙这一枪还无法尽数理解却也能明白十之六七。

    按照自己所理解的部分设想与张天涯的那一剑较量终于不甘的现这一枪无论采用何中变化对方地剑法都能随之转化出相应的变化与以压制。甚至就连转用下一招。都要落在下风。难道父亲地这一枪真的被张天涯破掉了?

    连父王地枪法。都可以破得这么干脆。这个张天涯真的是三年前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吗?本来以为自己这三年已经很努力了可是现在想想自己刻苦修炼的时候人家在干什么?在与一夕拼命!

    看来自己的路真的是走错了。武道不是闭门造车!也不是在父王指切磋下可以锻炼得出来的。只有经历生死搏杀的考验只有在生死存亡之间所领悟出地东西才陪称得上是真正的武道!

    这片刻间应朝地心中对武道也有了一丝明悟。今后有熊国的大军中也多出了一员青年悍将!

    正在应朝惊讶的时候耳边却再次传来了张天涯的声音:“应兄做得其实很不错。孟露的剑法完全走的是她自己的路线看来你并没有让你的风格影响到她。这样一来她有了自己的风格以后的展会顺利许多。”

    应朝还沉醉在方才的明悟之中根本没有在意张天涯的话只是机械的了头。

    这时孟露紧紧闭的双眼茫然睁开同时闪出一道异样的光芒。刚想再次动手教训一下眼前这个嚣张的家伙却再次无奈的现张天涯身前的离火神剑早已经摆好了造型在那里等她一幅请君入瓮的样子。

    在孟露眼中这简直就是一种嘲弄。不过奈何打不过人家只能气得直跺脚宝剑一甩娇嗔道:“人家不干了拉!你这怎么可以这样?之前的十三剑你或许还可以从那些剑痕中找看出些什么来可是这第十四剑可是人家刚想出来的你怎么能这样?”

    应朝也被她的话惊醒了过来疑惑的看向张天涯道:“这是怎么回事?孟露的是真的吗?”

    张天涯微笑不答伸手抓过离火神剑的剑柄向后推了三步淡然道:“孟露姑娘的第十四剑是这样的吗?”着剑锋向下一扫一到狂风刮起身体随风而动宝剑同时幻化出万千剑影如同秋风扫过的万千落英飘逸、肃杀!

    看到这个情景应朝与孟露同时一愣。应朝还好些虽然觉得这却是孟露剑法的风格却还不能确定只是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呆的孟露。或者则把他的目光直接无视只是看着张天涯施展出的剑法喃喃自语言道:“怎么会真的是第十四剑这怎么可能?”

    听了孟露的话应朝也终于确认张天涯用的确是第十四剑了。不由觉得倍受打击最后干脆把张天涯当成变态不在那自己与之比较。

    可是张天涯给他们的惊讶还远远没有结束。第十四剑用完剑势毫不停顿剑锋一转随口道:“第十五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