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二十八章 颛重的挑战

第三百二十八章 颛重的挑战

    剑!?

    这怎么可能!?孟露足足花了一百余年参考破解这个庭院内的所有武功最后结合自身的特总结了前人的经验才演化出这并不完善的一十三剑。最近几年中更是遇到了瓶径而一无所获。可是这个张天涯不但把她的一十三剑全部封杀甚至连刚刚被逼出来的第十四剑也扼杀在了萌芽状态!

    最过分的是这还不算完现在居然又来了一个第十五剑!

    应朝傻了孟露也傻了。

    只见张天涯平静的将离火神剑拉斜停在自己面前目光中露出淡然的温柔之色之后轻轻的在剑脊上吹了一口气嘴角上更挂起了一丝宁静的微笑。就好象在冬日初辰的游人轻轻吹去梅花上的积雪却有惟恐气息过去强伤到花瓣一样。最后那平静的一笑更是让人顿觉得身临其境难以自拔。

    紧接着变化出现了。随这一口气吹过剑身那朵梅花立时被吹得支离破碎无穷无尽的花瓣不甘的向前方撒去让人不由自主的为之感到惋惜。

    不过应朝和孟露都看得出这并非是真实的花瓣而是张天涯手中离火神剑所幻化出的剑影。

    第十五剑让人欣喜又让人心碎的一剑!

    宛如维纳斯的断臂遗憾之中尽显美丽极至!

    张天涯这是第十五剑。虽然两人未曾见过但他们谁都没有怀疑。

    不过两个人不怀疑地理由却不一样。应朝是因为了解张天涯知道他绝对不是胡吹大气的人他是第十五剑应该不会有错。而孟露的感觉更是震惊。与应朝不同这套剑法是她自己创出来的对于第十五剑。甚至第十六剑的演化心中早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

    看到张天涯现在的剑法孟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分明就是自己理想中地第十五式剑法!唯一与自己所幻想的不同现在眼前所见的并不只是那一个抹零两可的模糊概念而是实实在在。的第十五式剑法。威力远在自己刚刚错领悟出的第十四剑之上!

    “第十六剑!……第十七剑!……第十八剑!……天啊!这怎么可能?”看这张天涯手中不断演化出地剑法孟露的只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呼吸也变得基础了起来。不用往歪了想她是以为太激动了!

    第十五剑到第十六剑她起码还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可是这第十七、十八剑就已经完全脱她的理解了。不过女人的直觉却告诉她这的的确确就是自己剑法的后续变化绝对不会有错的!可是自己所创出地剑法为什么张天涯可以比自己更先知道后续的变化?

    听到孟露一声接一声地惊呼。应朝苦笑着解释道:“孟露你不要泄气这家伙是把变态!连父王留下的枪痕他都能破解。能演化出你地后续剑法来又有什么好奇怪的?真是的。第十九剑、第二十剑……”虽然不在意但应朝还是忍不住苦笑这摇了摇头再次开口问道:“孟露你的剑法一共有多少剑?我看来这个变态是打算一次性能的全都演示一便才肯罢休呢。”

    孟露茫然的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之前只有第十五、十六剑的模糊概念但后面的变化就真地不清楚了。哎……。这套剑法还能算是我自创的吗?”虽然得泄气。但她地眼睛还是牢牢的盯紧张天涯的离火神剑生怕错过了哪怕是一个细节。

    百余种不同种类的飞花散去张天涯的离火神剑已然手入了体内。依然保持着之前那淡淡的笑意对孟露问道:“怎么样孟露姑娘?我刚才用的那几招是不是你的第十四到第二十剑?”

    孟露不甘心的白了他一眼掘起嘴道:“是啊!是啊!这些剑法被你用出来简直太帅了帅到我看了都人不住想狠狠的揍你一顿!”

    张天涯微微一笑也不生气。

    而应朝听了孟露的话却吓了一跳。忙喝止道:“孟露!不许胡闹天涯的剑法乃世间一绝能得到他的指你就高兴去吧。为了这个我连雷雅都卖给他了。还不快向天涯道歉?”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请来一个这么有本事的便宜教练万一被你气走了我找谁理去啊?

    孟露也知道应朝得没错刚才那句也不过是觉得自己剑法的第一次被张天涯先用了出来心里有些不甘而已。吐了吐舌头对张天涯行礼一个师徒礼道:“妹刚才冒犯望天涯公子不要怪罪。不过刚才那些我都已经记住了天涯公子能不能再教我一别的?”

    “你到是会坐地起价。”张天涯不由苦笑道:“记住了就等于能完全理解并运用得好吗?不过你得也有些道理一共只有三天时间当然要借机炸干我你才会甘心。放心吧这三天里我会尽量将自己一些用剑的心得全告诉你的。”

    听张天涯此话一出口应朝大喜随后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对张天涯问道:“天涯啊。刚才你用的第二十剑最后我感觉剑法之中杀机暗现可是为什么你最后却收剑不出?看得我是心痒无比可是你却偏偏不肯让我一睹其全貌真是不爽快!”

    张天涯一拍应朝肩膀道:“你的眼力到是不错。”顿了一下正色道:“不错!第二十一剑的确是一个大大的杀局威力很是强大。而且强大的杀招过后可以连接前面二十剑中的任何一剑都不会有明显的破绽可寻。但你觉得我一次把所有的招式都这样用出来对孟露来真的是好事吗?”

    应朝这才恍然道:“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看孟露的样子你刚才那几剑应该足够她消化两天的了。虽然只有三天时间但贪多嚼不烂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就让她

    里漫漫领悟我们四处先逛逛明天再来验收她的成”

    张天涯头道:“好啊不过今天一切你消费。”着又回头看了孟露一眼随口道:“对了孟露姑娘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什么是剑法?”

    孟露没想到他会将这个问题重题不高兴的看着张天涯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还青天剑仙呢一风度都没有!刚才我不过是你的剑法像用棍子而已你还记仇了你!”

    张天涯脸色一正低喝道:“回答我的问题!”

    孟露被他吓了一跳。如果是刚才张天涯这样问她肯定用自己的红莲剑来回答张天涯剑法是一种很美丽又很可怕的东西!

    可是在见过张天涯刚才的表现后她对张天涯已经产生了一种敬畏被张天涯一吼居然没有生出一忤逆的心思忙老实的答道:“剑法就是劈、砍、崩、截、扫、撩、刺等基本用剑手法结合内功、步法等其他功法所演化出的所有变化都属于剑法。”

    张天涯摇头道:“这些东西都是你的启蒙教官告诉你的吧?我想听的是你自己的答案什么才是剑法?而我刚才用的那一式砸算不算是剑法?你不用着急回答我好好想想和我刚才用的那几招一起想明天早上告诉我答案。”完招呼应朝一声。便一起去欣赏这个特殊地基地去了。

    见两人离开孟露一边思索着张天涯的话同时转够了头望向中心石柱上应龙和张天涯两人所留下的痕迹。以前每次遇到剑法上的困惑她都是在应龙的着到枪痕中来寻找答案的。虽然路数不同但其中的一些道理却是可以共通的。

    而现在张天涯留下地是剑法的痕迹。从应龙的表情中可以看出这一道痕迹中的奥妙绝对不比那道枪痕少甚至尤有过之。而且这是一道剑法的痕迹对她来感官上的体会要更直接得多!

    简单地两道痕迹。在孟露的眼中却变成了两个人在比斗。一个是应龙另一个是张天涯。她的境界并不够高也不像应朝那样学过应龙的枪法自然看不出谁胜谁负只看到两个人打得比较激烈。只觉得两个人越打越快到了最后只能看到两条残影在眼前闪烁。

    再分不清楚那个是应龙哪个是张天涯。谁用的是枪谁用得是剑了。恍惚间。孟露不自觉的又重复了一便张天涯刚才的问题:“什么是剑法?”

    另一边张天涯却潇洒的与应朝游览了这个“娇龙”组的训练基地。每到一处。应朝都毫不吝啬的向张天涯讲解“娇龙”地训练方法和经验。本来他对于这些也没想藏着掖着不过之前因为张天涯毕竟是他国之人才不便言明而已。

    刚才得到了应龙的暗示也知道就光凭张天涯留下地那道剑痕就足够换取这些资料的。反正这些资料让张天涯知道最多也就是训练一出一些和“娇龙”实力相当地部队来还不至于威胁到“娇龙”的存在。

    而且每每提到对成员太过苛刻的训练方式时。张天涯的眉头都皱上一皱可见他对这些观并不认同。这也让应朝更为放心了讲起来也更是毫无顾及。这些知识对于张天涯来却是十分重要的。对于张天涯那几个逆天集团最缺的就是规范的训练计划。而这个存在了千余年的“娇龙”组织地经验无疑是十分最好的参照。

    一个得畅快一个听得用心时间过得自然也比快。当两人在组织基地内转了一圈后已经是晌午十分了。

    看了看天色应朝提议道:“天涯。现在组织里地东西都你看得差不多了该的我也都了一起去吃午饭吧。吃完饭我带你到轩辕丘好玩的地方尽情的玩上一翻也算没白来这里一次。对了把凌飞兄、天女魃他们也叫上。放心今天一切我消费。”

    张天涯头道:“好啊吃饭的时候也可以把他们都叫上吧?嘿嘿……这次非吃穷了你不可。不知道轩辕丘都有哪些著名饮食先来听听。”

    “其实呢悦来客栈就是轩辕丘最好的饭店了附近所有的名吃客栈里都有而且厨师也都是最正宗厨具都是每个厨师各自一套。做出的东西味道也绝对正宗!不过今天请你去的地方却要比客栈还好上许多因为那里有各种常人难以猎杀的珍禽异兽。得我都饿了叫上他们一起去吧。”

    张天涯听起来也觉得有趣想起当初躲过自己一道剑气的怪鸭蛮蛮应朝口中的珍禽异兽想来味道也肯定不错。了头随口问道:“你话什么时候学会掖着藏着的了老实交代你的那个地方到底是哪里?”

    应朝嘿嘿一笑这才答道:“我家。”

    两人一出“娇龙”组织基地张天涯居然见到了一个自己并不象见到的熟人。无奈的看了应朝一眼主动上前打招呼道:“这不是重兄嘛还真是想不到啊没想你们三苗的人这么快就来了。还真让人感到意外。”每次都是你们最后一个到场比武的时候也是装深沉呢你们?

    蚩重却没有心思和张天涯打屁目光不善的盯了张天涯片刻才开口道:“我要和你决斗!”靠见面第一句话就要决斗你可以去西方当骑士去了。

    微微纵了一下肩张天涯随口道:“给我一个理由先。”

    “哼!”重冷哼一声又瞪了张天涯一眼道:“我八哥大婚的时候你送了什么礼物你总不会忘记吧?”

    原来这么快就被现了想起自己送的礼物张天涯也忍不住有一种想笑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