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二十九章 风天小畜

第三百二十九章 风天小畜

    天涯送的到底是什么礼物居然把重气成这个样子涯自己又忍不住想笑呢?

    其实也没什么一张画而已张天涯亲手所画的真迹绝非赝品!

    就在重出之前两天里他因为某事去了一趟他哥哥刚刚结婚不久的角的府邸。一进大堂就现在墙上挂这一幅人物画像与其他的画像不同这张画中并没有其他图画那么精湛的手法线条也相对比较简单。不过当重一眼望去时却现画中竟然有一股强大的气势逼得他不由倒退了半步。

    这时角也迎了出来一见到重马上热情的上前大招呼道:“九弟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我听过两天你就打算出去有熊去找那个宝藏去了吧?你这次找我前来不会是打算带哥哥我一起去吧?”完有些期盼的等待着重的回答。

    重一笑后对他调侃道:“我可不敢啊!你刚结合不到一个月我不过把他带走了回来之后嫂子还不找我拼命?”见角还是不肯罢休的样子无奈的实话实道:“其实父王的意思这次让我一个人前去。”

    微微摇头重苦笑着解释道:“你也看出来了父皇对那个张天涯一直都是很在意的特别是在见过那个叫丁香的姑娘之后不管在什么事情上。都要胜过张天涯半酬。而这次前去探宝张天涯也是其中之一父亲王地打算是宁缺毋滥。”话里的意思却是很不客气父王是怕你去了给三苗丢人!

    “切!”角听了心里自然不是滋味不屑的随口道:“那个张天涯有什么好担心的?他还真的敢和父皇作对不成嘿嘿你前断时间闭关没注意到。他现在已经主动向我们示好了。你看那画就是张天涯派人送来的。”完得意的撇向刚刚让重大为吃惊的那张画。

    转头看去那画地落款处果然写有“祝:角王子新婚快乐百年好合——神农国张天涯赠”的字样。方才刚刚注意到这张画就被角打扰了。现在看来不但落款如此这画中之人也确是角无疑。

    不过这画给他的感觉还是很怪虽然一眼就可以看出这画中之人就是角但气质上却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如果从正常的角度来分析来这画可以是形似神不似。整幅作品完全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败笔!

    不过一般的形似神不似通常都是指做画之人地水平不够无法刻画出画中人物的真实形态。不过看眼前这幅。却刚好相反。只见画中的“角”身处就天之上任凭脚下云海汹涌。却丝毫不为所动。一头长短适中的黑迎风飞舞嘴角挂这一丝神秘高深的微笑。俯视着脚下的风起云涌。

    画中的角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压力让人不敢冒犯的一种庞大压力。重自然明白这样的气质虽然不及父皇顼却也远远不是自己这个纨绔地哥哥可以拥有的。可以这幅画完全是将重给美化了!也只有这个不学无术地哥哥才会这么真以为自己有这么伟大而在那里沾沾自喜。

    张天涯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在讽刺父皇后继无人。来用这画刺激他一下?

    也不对啊。父皇的儿子很多其中八哥无疑是他看着不是很顺眼地。相比较。父皇更为器重自己不过重自认为自己虽然气质上达不到画中之人的程度却也不至于让张天涯瞧不起啊。这个张天涯的想法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呢。

    思考了片刻无果后重转头对角摇头道:“我看张天涯恐怕不会这么恭维你不过他送这画到底什么意思我却一时也看不出来。对了八哥这幅画父皇看过了吗?”在他想来顼应该能明白其中的玄机才是。

    角了头一边回想当时的情况回答道:“当时这幅画送来的时候父皇也在场。当时父皇见到这扶画后只是皱了皱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叹了一口气却什么也没。怎么了九弟这幅画有问题吗?”

    “这画中之人难道是他?”重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随后摇头道:“不可能的张天涯怎么可能知道‘他’的存在。就算知道他送来这么一幅画又是什么意思呢?我不得不承认张天涯打哑谜地本事要比你弟弟我强得多啊。”

    就在重打算放弃的时候下人突然近来报告道:“报告殿下九殿下。雪大人在外求见是有要事相告。”

    一听要见自己地人是雪佳角的眼中马上露出了一丝厌恶的神色。对于他来雪佳这样一本正经且不懂得绕弯子的“老顽固”要多讨厌有多讨厌。加上有重这个杰出的弟弟在他也不打算博取顼的重用只追求那种混吃等死的生活。而在这种情况下喜欢教的雪老大人当然就成了他躲避的对象。

    本想找个借口将雪佳拒之门外一旁的重却抢先道:“快快有请!”

    既然重都已经这么了角也不好驳他的面子只能不甘心的了头。下人见他同意便马上出去请人去了。

    而这时一旁的重才开口劝道:“雪老不但博学而且性情耿直我们应该多礼敬一些才是。即使他的话你不想听也要装出一副受教的样子这样父皇才回高兴的。”

    片刻后雪佳被请了近来对两位皇子打过招呼后第一句话就道:“八殿下九殿下。老夫这次前来是希望请八殿下将之前张天涯所总的那副画摘下来不要再挂在这里了。”

    角略感觉意外平时雪佳除了总喜欢督促他上进之外对他家里的装饰等零碎事物可是从不多言的啊。怎么今天关心起那幅画来了。不解之下随口问道:“雪老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幅画有什么不妥的吗?”

    重的反映呀比角快的多眼睛一亮道:“难道雪

    知道这画中的秘密了我想了半天还不得起所雪老听。”

    “厄……”雪佳犹豫片刻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是十分确定也不好乱的。”

    重眉头一皱不悦道:“雪老您可是纳言啊话怎么变的吞吞吐吐的了好不痛快!”

    “哎!”见重逼问雪佳长叹了一口气才解释道:“其实我不想是因为天涯也是我的忘年之交不过想来他送这画来也不怕你们知道吧。这画送来的当天我就觉得有些奇怪却又想不明白到底奇怪在哪里。直到今天早上我整理凌将军留给我的一本关于卦术的书的时候才想明白。”

    见两人头认真的听这雪佳继续道:“这画中八殿下脚踏九天头上罡风吹过看似威风无比其实天涯这是借此画来骂人的啊。因为这画的格局正是上风下天乃伏羲六十四卦中的一卦卦名是……”到这里略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畜!”

    “你是张天涯骂我是畜生?”角这才明白自己被玩了明明被人家骂了还当成个宝似的挂在家中大厅里显摆。这下好了人是丢大了!恼羞成怒下一把将那画从墙上扯了下来随手撕了个粉碎。

    ……

    张天涯见重愤怒难平的样子。嘿嘿一笑道:“谁让他当初做出绑架勒索那种事情来相比起来我这不过是一个恶意一地玩笑而已。”顿了一下又问道:“不知道那画在他家中挂了多久是谁现画中的秘密的?”

    “秘密是雪老现的至于另一个问题无可奉告!”重冷哼一声满脸杀气道:“地不周山下。时间现在如果有胆子就跟来!”完不管两人的反映先一步展开身法破空而去。

    张天涯玩味似的看了应朝一眼笑道:“我去决斗了想看的话就跟过来。”完身行一幻。已经借剑光追了上去。

    应朝见状忙跟这飞了起来口中还不放心的对张天涯喊道:“天涯!如果可以地话尽量不要闹出人命来。听三苗前来的只有他重一个他挂了话的探索宝藏的日子就得要延期了。”就好象他现在已经知道结果的似的。

    应朝地声音很大不但张天涯听得清清楚楚连重也一同听了个明白。而这句话对他来。自是十分的刺耳朵。不屑的再哼一声也不加辩解。同时下定决心一会无论如何都要赢。实力是才最好的反驳!

    片刻之后三人先后来到了不周山下从这个角度来看不周山更是雄伟无比直冲霄汉!与之前远观又是另一翻情景。站在山脚向上观瞧河般宽阔的九天之水自山上奔流而下虽然河道曲折。但由于水源实在太高其水流的度。要比一些大瀑布还要急上许多。

    环绕的流水如同玉带般在山体上迂回缠绕偶尔溅落的水花连绵不断的从天空落下。打湿了使得整个不周山下半里范围内都没有一块干爽的土地。轩辕丘地居民对这种情况更有“不周山下常落雨一年到头无晴天”的贴切比喻。

    三人在不周山下停了下来连绵不断地“雨滴”落到他们身外三尺处便被他们的护体罡气弹了开去他们地头、衣服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被雨水打湿。这些都是修炼者最普通的本领并不足为奇。

    三人停下后张天涯四下打量了一下随口道:“你是海神禺强的弟子我也学过共工大哥的《弱水真经》对我们两个来这水气十足的不周山底确是最佳的决斗场所。不知道这决斗的规则重兄有什么好的提议?”

    “没有!”重摇头道:“我今天地目的不过是想给你打趴下而已。”

    张天涯无所谓地一笑自从先后学得开天辟地和一气化三清之后他对战斗的领悟连一些神级峰的高手都是无法比拟的。如果这样都不能赢的话那他肯定把重抓回去验尿他肯定是打了激素了!很是随意的了头轻描淡写的道:“既然如此请出招吧。”

    “看你的样子似乎信心十足呢。”重有些被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激怒了随手取出碧海戟和这玄冥法衣。身行一闪急退出半里之外碧海戟随手一挑四周的水系元气马上聚集成了三朵巨大的浪花此起彼伏的向张天涯拍来。“怒浪三叠!”

    重的修炼一直都是以法术为主对于武道并不擅长。而这两件法器也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不管是武器还是衣服对于攻击和防御的效果并不是很好。其最大的作用就是法术增幅效果。两样配合起来他所出的水系法术要比平时高出一倍不止。三朵浪花都经过了高强度的压缩丝毫不用怀疑即使对面一面铁墙也能毫不费力的将其拦摇切断。

    看来这次重似乎并不打算热身直接就要动真格的了。

    见对方攻势凶猛张天涯并不打算硬拼。身子轻轻的向前一约一脚踏在了重打来的第一朵浪花之上借随后度猛增加一倍又快右脚轻轻的在第二朵浪花上再一下度再次反一倍向左脚向第三朵浪花踩去……“踏浪而来!”

    为了隐藏实力张天涯并不打算在人前过多的显露开天辟地和一气花三清。他现在所有的方法是借鉴“九龙幻魔阵”中螭吻的吞吸与湮墨的吞噬而悟出的一种吸收别人对方攻击的法门。每次踏上一到浪花都把其中的力量吸了过来打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不过他对这两种攻击所看明白的并不多。只能明白其中“吸”的部分却不能了解其中“纳”的情况。所以对于浪花里的能量他只能作到借用想要收为己用却是作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