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三十章 正义侧踢

第三百三十章 正义侧踢

    张天涯一脚踏在第一波狂浪的浪尖利用参考螭吻人吞噬的外部运功轨迹所领悟出的方法将狂浪中的巨大能量吸收了个干净。借助这股力量将自身度提升了一倍。狂浪因为失去了原本束缚它的仙力也随之瘫散了开来体积上一下子放大了一百余倍无力的向下方地面落去。

    第二步张天涯重复了第一步所采用的方法同样吸收了第二朵浪花中的能量度一下子再次提升一倍变成了起初的四倍。而那被吸收了能量的狂浪自然也重复了前一道的命运不甘心的被张天涯夺走了所有能量体积不断放大着也无力的向底下落去。

    这狂浪三叠的威力其实根本就在于最后的一个“叠”字上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这狂浪三叠也具有同样的特一浪胜多一浪一浪强过一浪!

    第一道狂浪中的仙力其实并不如何的强。而第二道浪花的威力比起第一道来足足翻了一倍。到第三到狂浪威力则再次提升一倍!如果张天涯选择硬挡的话那最后三股力量会叠到一起那样一来张天涯就必须要承受相当与重本身力量的两到三倍威力的攻击。

    这也是重针对张天涯所选择的最合理的攻击方式。因为这弄浪的攻击本是水系法术中最基本地攻击方式之一。而其中的关键并不在于水本身而在于在水中附加的仙力!即使张天涯这个水系免疫体也不能免疫藏在水中的那三波仙力的攻击。

    不过可惜张天涯并没有打算硬抗这一招因为并不打算和对方多做纠缠。现在张天涯青天剑仙的名头已经足够响了想扮猪吃老虎是做不到了。可问题是张天涯到现在为止最辉煌的一次战迹。是斩杀一夕。而千年来久居万兽山的一夕对于现在地年轻高手来并不会如何在意。

    一夕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仙级峰高手最多加上千年前凶兽的狠辣而已。但千年时间也足够让人忘记很多事的了。就比如当年年兽的恐怖!

    所以很多想对付张天涯地人并不会因为他表现出来的这实力而却步但却会因为他毕竟斩杀过一夕而给予他足够的重视。也就是麻烦并不会少反而每次麻烦都会来得很是棘手。

    这种情况张天涯当然不会喜欢!所以他想要早结束这种尴尬的局面装怂是办不到了那就只能选择另一个极端的办法——立威!让所有打自己注意的人都知道我张天涯并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

    要立威需要一个合适的对象。本来今天早上仪云主动送上门来让张天涯感觉很满意。可以关键的时候应朝插上一脚。虽然他是好心怕张天涯被对方的藏星伞伤到。但却也让张天涯失去了一个立威地好机会。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不刚过一上午。就有一个更合适的立威对象出现了!

    对于仪云张天涯即使真地拿他来立威也不好直接将其轰杀。毕竟现在神农、东夷两国表面上还是和平友好的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在帮炎帝多树立一个敌人。而重却不一样反正现在自己和顼已经势成水火了在彼此间地仇怨上多加一笔到也无妨。

    张天涯一出招。就抱着必杀的心思最好是能作到秒杀。那就再完美不过了。两人一交上手张天涯澎湃的杀意就牢牢的将对方锁定了。

    重能获得今天的成就绝对不是靠父荫或运气可以达到的不论是实力或是头脑他也绝对陪的上现在的名胜和地位同样陪得上与张天涯位列同榜地荣耀!见张天涯之前两步度不断骤升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第一波攻击失败了。

    再看张天涯不断提升地度他知道自己恐怕无法在张天涯进身前完成第二波攻击了。后退或躲避?开玩笑!先不张天涯的度能否再次提升单是他现在的度也远非自己可以达到的。不如人谈何躲避!?

    他唯一的选择就是防御!在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多年来和海神遇强对战的经验救了他一命。在头脑做出准确的判断之前他下意识的已经立了立起了他毕生所学过的最强防御来“怒洋绝壁!”

    深蓝色的水罩将他严严实实的包罗了起来而且水罩中的水分还在不断旋转这样一来才可以将自身承受的攻击劲可能的卸去是他保命的不二法门。

    事实证明重的选择是绝对正确的。在他立起了怒洋绝壁的同时张天涯的左脚已经踏在了他之前所出的狂浪三叠中最后也是最强的一道狂浪浪尖之上再次将其中的能量吸收张天涯感觉自己的身体所能承受的能量已经达到极限了。

    而将三股浪花中的能量进数吸收张天涯的度猛的再次提升一倍达到了之前的八倍度!这样的度就连与他修为相差不大的应朝和重也都已经看不清了。在他们眼中张天涯已经化做一道残影瞬间已经冲到了对方身前。

    “正义侧踢!”重惊恐的目光与应朝错愕的表情中张天涯大喝出临时起意想起的名字身子一扭一计鞭腿踢在了重的终极防御‘怒洋绝壁’上。

    “嘭!”为求秒杀张天涯的这一脚用上了自己八成的力量。同时还将刚才吸收过来的狂浪三叠中的仙力一起完璧归赵。这一腿上的威力相当与两到三和重加上一个张天涯合力而的攻击而且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这一腿之上。如此强悍而集中的攻击如此强大的一腿重的所谓终极防御的‘怒洋绝壁’能挡得下来吗?

    不能!随着一声震得三人鼓膜生痛的巨响重的是‘怒洋绝壁’被张天涯一脚提散同时一脚去势不减斜劈在对方的胸口上。

    碧海戟脱手飞出重本人则在这一脚之下“哇”的狂喷

    大口鲜血炮弹似的向不周山的方向倒飞了出去。

    “嘭!”又是一声巨响重整个人撞在不周山的上壁上在山壁上撞出了一个和他本人厚度差不多的凹陷出来。重本人则很标准的大字形被镶嵌在了石壁之上。脸色边得惨白无比显然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

    这还是‘怒洋绝壁’的旋转力量、‘怒洋绝壁’自身的防御力量以及重身上玄冥法衣的防御能力先后将这一腿上的威力化解了七成以上而重本身所承受的不足三成。在装到不周山后重又将自身承受的那不足三成的力量多半转嫁到了山体只上最后留下来给自己消受的还不足原本的十分之一。否则以他那修道者“脆弱”的身体肯定被张天涯那一脚踢成两截当场惨死。

    不过要不周山的坚硬程度也都让人惊讶的了张天涯这一腿的能量中不周山所承受的力量绝对要比重多出不少。重虽然是修道之人身体相对较弱但好歹也是仙级的身体强度上绝对比下与中品法器。可结果却是重重伤而不周山体只是略微出现了不足一尺的凹陷而已。

    既然已经抱了必杀之心张天涯当然不会就此收手。一脚之后身体马上化作一道剑光再次向重冲去同时手掐剑诀一道剑气从手指喷出。凝而不散。手臂一幻那道剑七已经化身万千剑影夹杂着让染毛骨悚然地杀气向大字形镶在不周山上的重射去。

    天杀机斗转星移;地杀机龙蛇起6;人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张天涯现在所用的这招正是他所领悟出剑意中杀机最胜的一式——万化定基!

    一直静静观战的应朝。心理上还是偏向着张天涯的见张天涯刚才的那一脚踹得精彩表面上虽然装做若无其事心里却是大呼过瘾。本以为这一脚就已经已经将战斗结束了张天涯会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招呼自己一声。转身离开。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张天涯居然真地动了杀心看重现在的样子也就只有人由张天涯宰割的份了。

    作为这次探宝行动的主办方应朝当然不希望有人死于互相争斗特别是自己还在场的情况下。可是现张天涯要下杀手的时候再想动手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瞪着眼睛干着急理智上希望张天涯停手感情上却希望张天涯直接将对方杀死。心里可以是十分复杂。

    当初张天涯和顼地矛盾。应朝后来也了解了其中的真相。作为新一代高手的代表之一对于这种事情上。他当然对张天涯的遭遇更有代入感觉对顼那种想将潜在的敌人扼杀在摇篮中的态度。更是大从心里的不忿。自从生了绑架丁香事件后他更是出现了一种同仇敌忾的心理彻底的不把顼当成前辈高手了反而对他卑劣的行经而感到不齿!

    恨屋及乌他潜意识里把整个顼实力地所人都一起讨厌上了。虽然想到只要自己开口张天涯不定会给自己一个面子饶重一命。可是在这关键的时刻。他居然犹豫了起来。

    另一边地重刚受了重伤。但全身上下并没有太多的疼痛只有麻痹地感觉。这种感觉就好象学校里的学生趴在桌子上睡觉醒来后现半边身子麻痹得不听使唤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顼麻痹的不是半边身子而是全身。

    现在的他无论手脚想动一下都十分困难就更不要反抗或逃跑了。被张天涯的剑气和杀意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重彻底绝望了在对死亡的恐惧下他彻底的放弃了与张天涯争胜地心思。唯一想的就是无何保命。可是现在自己地手脚都无法动弹了还有可能怎么保住性命吗?

    难道我就这样死了?绝望之下重的脑中突然闪出一道灵光。对了现在是决斗并不是在战场上按照一般决斗的规定只要一方认输对方就不可以再继续攻击了。我真是太聪明了!

    “认输!我认输!”急中生智下重再顾不得什么面子问题了马上大喊起认输来。

    不过他这个不要脸的举动到是真的产生了效果。听到重大喊投降的时候张天涯还是停了下来他手中的剑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半截青天神剑从他的手心刺了出来剑尖刚好停在重的咽喉上。如果重再稍微晚喊出一恐怕就已经被张天涯的一剑穿喉而过了。

    略微停顿了一下张天涯将刚刚刺出一半的青天神剑再次收回体内。摇头退开道:“不用紧张我也不过是想逼你认输而已并没有真的想要杀你。毕竟要对付我的是你父亲让我深恶痛绝的是你哥哥我和你之前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是吗?”

    才怪!重不禁在心里大骂张天涯口是心非。刚才那几乎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杀气是绝对做不了假的。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认输现在恐怕早已经行神具灭了。不过他还有一疑惑刚才自己明明是病急乱投医当时的情况认输真的有用吗?如果换了自己恐怕也不会因为对方认输而收手吧?

    心里的疑惑他当然不敢出口来只能无奈的苦笑道:“多谢青天剑仙手下留情了。”

    张天涯微微头道:“告辞。”随后飞回到应朝身边轻声道:“我们走吧。”

    张天涯二人飞走后重才运仙力在全身游走一便化解全身的麻痹后从山体中飞了出来此时他的身体已经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可能一头栽倒一样。面前咬牙保持着身体的平衡看着张天涯二人离开的方向自言自语道:“今天的事情我会急在心里的。总有一天我会报答你的不杀之恩之后再一血今日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