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藏星领域

第三百三十二章 藏星领域

    后!

    虽然身处险境但仪云还是忍不住在心理对后大加夸赞。三人中只有后才可以成为他真正的对手两女的攻击虽急但她们毕竟都是心地善良的女子下手的目的不过是好好教训一个这个不积口德的家伙而已。这种善良对于仪云来只算是妇人之仁!

    仪云的藏星伞之所以成为新一代高手中最大的秘密就是因为他的心够狠凡是败在他伞下之人全部杀死从来不留活口。习惯了这样的生死对决没有杀意的攻击根本不足以对他造成威胁!

    可是后不同之前因为不屑才没有与两女联手可是一旦出手那就是杀招!倘若仪云应付得稍有怠慢很肯定当场丧命箭下好一的情况也会受伤失去继续战斗的能力。虽然身处对立的位置但仪云还是更喜欢这样的对手。或者后的手段才更合他的胃口。

    既然是经历过无数生死的考验那心里素质自然是没有什么破绽的赞叹之余仪云并不影响他应付近在眼前的攻击。

    “噗!”交战以来藏星伞第一次被打开随之狂转如轮四射的伏魔星芒不但挡开了天女魃的飞剑还利用旋转之力将后的弧线一箭卸开。

    看起来是仪云是以一个轻描淡写的动作轻易地化解两道强力的攻击。其实他却有苦自知天女那一剑还好但后的那一箭攻击完全集中在了剑尖一上使他也只能以巧劲道御开其中消耗也绝对不。更要命的是天女的飞剑和后的利箭几乎是同时到达的两力量相加将他刚刚聚集起来的星力。一下子抵消了大半。

    仪云没有办法。想重新调集体内地星力必须要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虽然很短完全可以在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完成可是这十分之一秒就足以让他变成一个死人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现在所剩不多的星力来应付后面的攻击。而在这十分之一秒内他还要面对后的两箭和白玉已经准备好地下一次攻击!

    其中凶险不问可知!

    狠狠的咬了咬牙仪云决定拼了!

    “噗!”前一刻刚刚打开的藏星伞再次合了起来将剩余的一星力全部集中在了伞尖一上全力在后射出的第一支力道最猛的劲箭锋芒最胜的一上。将所有的力量应付距离自己最近的攻击。来争取回气的时间。

    “嘭!”全力地对轰下后射出的第一箭马上被震得粉身碎骨。而仪云也不好受。被后箭上传来地巨大土系能量震得头得手臂麻胸口一阵气血翻腾。他的余力不多。后箭地时候也要把箭中力量一分为三加上本身功力略要逊与他只能算斗了个旗鼓相当而已。不过后的攻击已离体受到的牵连较只是身子一晃。

    仪云不得不放弃自己努力拉近的距离优势借这次伞箭互轰所产生的反震之力向后疾退。同时他的嘴角挂起了一副欣喜的微笑他终于赌对了!就在刚才伞箭相交的一刻。也是他距离后那飘忽不定地最后一箭距离最近的一刻他终于把握到了这一箭地目标。正是自己的眉心!

    他后退的度当然不会比的上后的箭不过这一后退也将他被后的箭追上的时间延后了一刹那。一刹那的时间对于他这样的高手来已经足够了!后退中身体向后一仰躲开了眉心要害。

    而这个时候白玉的又一道荡雷波也疾射而出跟在后的箭后誓不给仪云一喘息的机会。

    仪云心中冷笑这一道雷电来得太晚了。如果可以早一出他应付起来肯定会很吃力的。可是这会功夫也足够他回气的了。这就是战斗经验上的问题如果换了凌飞、张天涯等战场老手肯定不会犯下同样的错误的。

    不过仪云得意的还是太早了所谓乐极生悲就是他现在这种情况。

    正在他以为危险已经离自己远去开始从新调集星力的时候后的最后一箭突然变向了。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箭势向斜下一偏在他肩膀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这还是他为了安全起见家大了躲避范围的结果。如果他刚才只是仰头来躲闪这支箭恐怕就不只是擦破他一皮了事了恐怕他的琵琶骨现在已经被贯穿了。即使身为仙人琵琶骨也是上肢用力的关键对于能快重生肢体的仙级高手而言琵琶骨碎与手臂被断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手臂将暂时性的废掉!

    这一下惊出了仪云一身的冷汗不及查看伤口忙运起刚刚聚集好的星力回手一伞拍散了白玉的荡雷波。恼羞成怒下星力透过藏星伞瞬间爆开将整个悦来客栈上空都笼罩在了一片星芒之中。

    藏星伞的秘密终于出现了!

    之前还为后的三箭暗自叫好的凌飞和七夜同时都是一惊马上原地站了起来。但他们没有乱动或起攻击因为现在客栈上空四人的气息已经被完全隔绝开了他们根本无法确定四人的确切位置惟恐出帮忙的攻击反伤了自己人。

    凌飞转头凝重的看了七夜一眼后者对其了一下头同时飞身越起向星芒内冲去。

    奇怪的事情生了。

    两人所担心的星芒对“入侵者”的所设置的结界并没有出现他们的穿行一阻碍都没有碰到。不过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将成功冲进星芒中救人的时候却现自己突然出现在了星芒的上空。

    要知道这团星芒的面积足有数十丈方圆。前一刻他们明明还在星芒的相后一刻却现已经已经身在星芒的上空了。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个星芒范围内的空间成了一个临时制造出的异界空间。并不是他们被瞬移了而是星芒团存在的空间已经被单独分割在外了。所以他们才没有受到任何阻隔的直接飞到了星芒团的上空。

    “咦?”不信邪下凌飞又反身向相反冲回去七夜自然紧随其后。但反复试过数次的结果

    样。

    “这就是藏星伞所隐藏的秘密吗?建立一个临时的异界空间一个属于自己的领域好恐怖的招术难怪见过这种手段的人没有一个能活下来。要在这个属于他的空间内战胜他最少需要一倍于他的实力才可以!”看明白了仪云的攻击蚩旭认真的分析道。

    “不行!”听到这个分析刑天马上叫道:“不行天涯待我有恩现在他不在我必须上去帮忙!”着就要起身冲上去却被蚩旭一把给按住了:“如果你能帮上忙我不会阻止你但你有办法进去那里吗?”

    “哎!”心知蚩旭得不假刑天无奈的狠狠跺了一下脚将脚下灵石铺铺垫地面的大块灵震成了粉末。想报恩却无法帮忙无辜的灵石却成了他的出气筒。

    “嘿嘿!”张在外面的人干着急的时候仪云的笑声却从星云内部传了出来:“好一个后你的箭术比传中还要强上几分。不过你们全是远程的高手现在在我的星域里你们的攻击将受到诸多限制我到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本事阻止我近身?”

    “哼!”可能是仪云知道胜券在握并没有急于攻击在他的声音刚落后后的声音也传了出来道:“这就是你藏星伞所隐藏的秘密吧名字叫星域?果然不错不过你这个招明显有两个弱。”

    “哦!”仪云也来了兴趣道:“到底是哪两个弱。出来听听。”

    后胸有成竹地回答道:“第一我刚才听到了九黎太子蚩旭和刑天兄的声音这就明你的星域无法隔绝声音换句话你的这个星域并不完善!第二这种能力必须要通过藏星伞才能出而非你本身的能力你必须时刻不断的向它输送能量。以你现在的修为。又能坚持多久呢?我想一刻钟的时间应该就是你地极限了吧?”

    “哈哈你的不错!”一向将实力隐藏得很深的仪云这次似乎并不怕别人知道他绝招的弱。坦然承认道:“不过我的星御不能隔绝的也只是声音而已只要我加一个隔音禁制。就可以解决了。第二你认为在这里你们能坚持地了一柱香的时间吗?”

    听了他的话后沉默了现在的他行动明显受到很大的限制要让他坚持一柱香的时间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的。至于身边的两位公主看样子还不如他呢。沉默片刻后才开口道:“我知道你的藏星伞出。不会有活口的不过你要想清楚。动了太昊过两位公主地代价恐怕是连白帝也无法承受的!”

    仪云玩味似地回道:“她们两个。我当然不能动。不过你的箭法和你地判断能力却让我感到了很大的威胁。我想我现在杀了你后果应该还在我们东夷国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吧?听你与张天涯的交情也不错我杀了你他会不会很伤心来找我拼命呢?”

    “你要对付我大可明着来找我。弄这么个破烂星什么域的就在这里妄自尊大真与三岁孩子没什么两样!”话间。张天涯已经出现在了星芒上空。一道白色的光芒从他胸口的炼妖壶中射在星域外层上。

    “灵契!穿!”一声怒喝中张天涯的身影已经冲进了星域之内。

    他这个举动。让除了凌飞、七夜外所有地人都是一惊。“炼妖壶还有穿越领域这个功能吗?我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过?”蚩旭疑惑的望向了同样惊讶地刑天后者哪里知道各中玄虚只能无奈的摇头来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只有凌飞七夜两个人心里明白张天涯能进入这个星域和炼妖壶没有一关系。那是他在那个“神秘神王”那里学来的高级剑法的作用搞出这个吁头来不过是为了隐藏自己的实力掩人耳目而已。

    进入星域之中张天涯现这里竟然是乌黑的一片不过在四周光的照射下视觉上到是十分清晰。而这个星域空间并不大只有和外面看来一样的大。太昊国三人和仪云各占一角正在互相对持着呢。

    一见张天涯进来四人都是大喜。所不同的是太昊国三人见他进来知道他大概有可以对付星域的方法后这下子有救了。而仪云高兴的是自己一直想找机会对付的张天涯居然主动送上了门来这下可以直接把他和后一齐杀死了。他到现在还一直错误的理解了凌飞的话以为张天涯的武技本不如他呢。

    “哈哈没想到我还真是没想到呢!今天我施展出藏星伞的秘密星域来本还为困住三人却碍于形势只能杀死后一个而感到郁闷呢。”仪云笑得很狂似乎张天涯四人他都可以随时杀死一般:“现在连青天剑仙也一起自投罗网了我也不用郁闷了。”

    直接无视掉仪云的杀气张天涯转身飞到了白玉三人一边随口道:“对不起我回来晚了害你们担惊了。这里交给我好了我现在就送你们出去。”伸手在三人身上各推了一下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将三人送出了仪云的星域。

    “你!”仪云见状一惊失声道:“张天涯你是怎么作到的?”

    张天涯这才转身轻笑道:“你的如果你的藏星伞里的秘密指的就是这个星域的话那真是让我失望了。”着四下打量一下道:“如此狭窄且漏洞百出的空间你也好意思在我面前显摆?你到底知不知道神州九器中也有一件以空间为主的法器呢?”

    “你是炼妖壶?”仪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那又如何你的武技巧根本不如我你能靠炼妖壶打败我吗?”

    “光用嘴巴你是永远也不可能打倒我的。”张天涯轻蔑的道:“现在这里安静了我们也可以开工了。”着掐指成剑身随剑走剑气直指仪云心口。

    错误的估计敌人的实力是一种很愚蠢的行为。而现在就是仪云要为他的愚蠢付出代价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