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娥皇的请求

第三百三十六章 娥皇的请求

    来求我救仪风你的病人我的敌人?”张天涯马上“这样对我来一好处都没有。就算你现在救了他不定以后他再次找我麻烦的时候还会死在我的手里。既然横竖都要死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娥皇固执的摇了摇头道:“不行!我是一个大夫救活所有的病人是我的使命。至于他以后是生是死我不想管也管不了那么多!如果不是他本身的七重护体星域有七七四十九道星芒守护使我无法现他的伤情我想我现在已经将人救醒了。所以我只希望你能告诉我他受的是什么样的伤如果救不活我也不会怪你的。”

    张天涯站起身来苦笑道:“其实你就算什么都不用做凭他的修为过些日子应该就会自行苏醒过来。之后他完全可以自行条理大约半年时间痊愈也不成问题。如果你胡乱医治的话……他可能将成为第一个被你治死的病人!”

    见娥皇一惊的样子张天涯继续道:“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我当时用的是碧落九重的剑气连续以九九八十一道剑气打入他的体内。虽然我的每次攻击都被他的护体星芒结绞碎冲散但却也都残留在他的体内。”到这里嘴角泛起一丝邪邪的微笑得意道:“现在八十一道劲力在他的体内形成一个单独地循环。与他的七重护体星芒不断的撕杀着而战场就是他的身体!”

    娥皇听了一惊倒吸了一口冷气道:“好狠毒的手法那即使他能痊愈恐怕也……”

    张天涯看出娥皇想到了什么索性直接出来道:“其实我事先也没想到会有这个结果因为他还是第一个连挨了我八十一道剑气不死的人。不过那八十一道剑气。将从此缠绕着他的原婴。而且这样的内劲根本无法化解除非有一天他本人地修为提升到神级可以自行冲破。否则我的碧落九重的内劲将永远成为他的隐痛。他必须永远分出一部分星力来压制碧落九重的上穷碧落下黄泉永远无法摆脱!”

    “可是……”娥皇越听越是心惊。听了张天涯的分之后忍不住还想些什么却被张天涯打短道:“你刚才过只要我出攻击他地手法。我现在该的都已经了连不该的都了。我最后在提醒你一句不要试图去化解我的气劲否则弄巧反拙伤了他的元婴他就真要成为第一个被你医死的病人了。我想我刚才的话姚舜兄弟也听明白了吧?”

    “什么?”娥皇根本没想到还有人跟她过来忙惊讶的向房门瞧去。

    “上穷碧落下黄泉。好有诗意的一招剑法好歹毒的碧落九重!”话声中姚舜推门而入。先是对娥皇行了一礼:“在下因为关心仪云兄弟地病情才跟踪姑娘而来的。”接着有对张天涯笑道:“青天剑仙地话姚舜自然听得明白。这些话我一定会一字不落传给仪和、夸父两为大人的。”

    “哼!”张天涯不屑地用鼻子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抬出他们两个来我张天涯就会怕了不成?如果他们想为仪云强出头的话我张天涯自然不会怯战。你如果要传的话不要忘了把这句话也加在上面不送!”

    “既然如此姚舜告辞!”姚舜见张天涯果然不会帮忙救人扔下一句话后。拂袖而去。娥皇犹豫一下也跟着告辞离开了。

    随手关上房门。张天涯也没心思再研究自己的领域了。转身来到窗前打开窗子刚好见到后院池塘边七夜正在钓鱼。平静的湖面突然泛起一阵涟漪似乎是有鱼要上钩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最轻松的居然是他。

    收回目光张天涯从炼妖壶中取出了一坛不周天酿和一个酒杯自斟自饮了起来。

    “当当当……”三杯子酒下肚后敲门声再次响起。

    将刚刚打算继续倒满酒杯的酒坛放下张天涯一边玩弄着手中造型特别的酒杯随口一笑道:“是师兄吧呵呵雷雅你也来了怎么?刚才地话你们已经听到了是想提仪云求情还是为了其他的事情?还是进屋来再吧。”

    房间地门再次被推开凌飞、雷雅先后进入。

    在开门之前凌飞的声音就已经到了:“师弟果然好警觉啊。不过你怎么只对我这个师兄的警惕性这么高反对一个和你吵架的陌生女子没有什么警惕呢?这么想来我这个师兄做的还真是失败啊!”

    “刚才我在琢磨仪云的那个星域刚有眉目她就来了。”顿了一下张天涯解释道:“正因为琢磨得太过专心才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房间。刚才我和娥皇的谈话你们都听到了吧?这次找我来也是为了这件事情没错吧?”

    见张天涯再次提醒他们的目的雷雅忙行礼道:“王爷不要误会雷雅这次来并不是为了替他求情。我只是不明白刚才王爷为什么要把仪云的状态告诉娥皇。这样一来不是增加了她救仪云的可能了吗?雷雅虽然不如王爷聪明但也知道敌人的情况越糟对自己越有利的道理所以想请王爷指迷津。”

    张天涯摇头笑道:“你能主动来找我确实明你比以前开朗多了看来我这些日子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听了这话雷雅顿觉心中一暖从到大她经历的都是冷血的训练和无情的职业。正因为这样对于张天涯的关心也觉得格外珍惜。

    放下酒杯张天涯继续道:“其实你真想求情也没什么。女孩子到了你这个年龄对男子动心也是人之常情何况仪云的身份地位相貌人才无一不是上上之选连我都有嫉妒呢。不过我想提醒你一句他并非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雷雅听了忙辩解道:“王爷我……”

    “唉!”凌飞随手阻止了雷雅的申辩一笑道:“天涯并没有误会什么我们都知道你并不喜欢仪云。如果不是这样天涯就不会提醒你了。因为如果你已经动心的话我们什么都没有用。不过天涯你的这个杯子还真挺特别的哪里弄的?”

    “你这个?”张

    起手中的杯子晃了晃道:“这个叫高脚杯是我家一种甜酒所专用的杯子类型昨夜空闲的时候我用一块劣质的透明仙石炼的。师兄怎么突然起这个你不是有话想要问我吗?”

    凌飞收起玩笑的表情郑重的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救仪云?”

    “什么?”听到凌飞的这个问题雷雅一惊道:“王爷还打算救治仪云不会吧?中午的事情我也知道全过程了当时王爷没有杀他已经算给了应龙王爷一个人情。而且现在即使救好了他他还是回对王爷怀恨在心的。凌先生却王爷打算救治他雷雅不明白!”

    “三天之后!虽然不能杀他但让他对吃苦头也是不错的。”张天涯先是斩钉截铁回答了凌飞的问题随后对雷雅解释道:“就因为我当时没有杀他现在才必须要救他。他的伤不好探询宝藏的活动很可能将无休止的拖延下去这对我并没有好处。”

    “可是……”雷雅刚想提问却临时放弃了淡然道:“我还是听王爷完吧。”

    “呵呵。”张天涯满意的看了看话明显变多了不少的雷雅微笑道:“你是担心他伤好之后反过来对付我吧?师兄他就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只要有我在仪云根本不可能掀起什么风浪来。想作为我的对手。他还不配!”虽然嘴里在仪云不配但张天涯地眼中却燃起了熊熊的战意。凌飞清楚张天涯的战意根本与仪云没有一关系而是对他的两个后台燃烧起来的。

    星神夸父、伏魔天神仪和!在仙级之中已经无法找到对手的张天涯终于把目标正式定在神级高手的身上了!

    感叹张天涯飞成长之余凌飞转移话题道:“对了天涯刚才你你在思考仪云的星域。怎么在想着自己如何弄出一个领域来?”

    张天涯了头接着又摇了摇头把自己地想法和顾虑都了一便后对二人道:“领域在战斗中的作用很大。特别是在两个原本不相上下的对手决斗时甚至可以直接影响到战斗的胜负。不过缺我刚才也了想弄出一个在神级高手中有用的领域来实在有些困难。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师兄也帮我想想。”

    雷雅忙知机告退却被张天涯拦住道:“你也别忙着走啊留下来听听对你有好处的。”感觉到张天涯地真诚雷雅含笑了头。静静的坐在了一旁。

    三人坐下后凌飞才开口分析道:“你刚才的领域利弊。都已经分析得很通透了。我到是有一个想法既然研究一个牵制性领域的方法不可行。那是否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研究出一个有利于自己的领域呢?比如我当年那可以增加自身实力的五行领域如果加以改进的话应该能满足你的需求。”

    张天涯听了凌飞的话也陷入了深思。片刻之后才开口道:“师兄的设想到是不错。但要让五行领域达到可以在神级对战中挥作用所需地消耗实在太恐怖了。那样一来就必须战决虽然有一定的优势弊端也太过明显。我感觉似乎得不偿失。”

    凌飞也头道:“确是如此。其实天涯你也不同太放在心上领域这种东西。未必就适合你。如果领域真地那么好的话现在也就不会只有少数人修炼它了。雷雅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雷雅没想到凌飞居然会问自己地意见略一愣后忙回答道:“我觉得凌飞先生你得很有道理。我觉得王爷的特还是攻击领域这种东西也许并不适合王爷也不定。”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哈哈……”听了雷雅的话张天涯突然之间找到了之前的那丝灵感忙对两人道:“即使要研究领域就必须研究出最适合自己的领域。如雷雅所我的特是攻击。我现在有一个剑域的想法你们帮我分析一下……”

    ……

    第二天一早张天涯再次来到了娇龙组的训练基地。现一身淡粉色衣着地孟露张面带笑容的站在只留有张天涯和应龙所留下两道划地中心石柱下等着他见孟露一副胸用成竹的样子张天涯不仅好奇问道:“怎么我昨天的问题你已经想清楚了?”

    孟露忙上答道:“是啊。我在这里想了一整晚上现在已经明白了。就好象师傅你昨天用的棍法、刀法的招式只要是用见使出来的就是剑招。剑招应该是包罗万象的只有让一把剑挥出所有兵器的变化才是上乘的剑法。”

    “恩!”张天涯满意的了头心道这个孟露的悟性果然比雷雅还要高出不少。单从悟性的角度上来已经接近七夜了。嘴角挂起一丝淡淡的微笑开口道:“剑其实就是一个剑手沟通天地的一道桥梁只要符合天地之理不管什么变化都是剑招。这甚至还包罗所有兵器之外的其他变化只有忘记以前所有的模式才能不受一约束的尽情挥。不过你还是不好叫我师傅了我听起来不习惯。”

    “那我叫你高手好了。”孟露到是很放得开根本不在称呼问题身多做纠缠直接改口道:“高手那你今天打算教我一什么?”

    “实战经验!”张天涯道:“不管你一天一夜的时间领悟到什么放手对我进攻吧!在实战当中把你所领悟到的东西融会贯通我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你应该也可以。”

    “高手接招!”孟露也不罗嗦直接取出宝剑向张天涯攻来。不管她如何攻击张天涯都从容的抵挡不时还出言指她一句后者都用心的记下了。

    两人一个教得尽力一个学得用心。时间就这么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

    将近午时的时候张天涯很平常的一剑平刺向孟露的心口本以为后者会自然挡开这一剑却没想到孟露急忙退出老远。还从怀中取出一块红色的玉佩见其没事松了一口气道:“还有没被弄坏。”(未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