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龙抱怨

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龙抱怨

    没有弄坏!”仔细的翻看了一下刚刚从怀中取出的血孟露为之一阵欣喜。可以看得出来这块玉配对她来很重要。

    张天涯分析一下自己刚才那一剑如果孟露即使抵挡应该不至露出破绽但这块玉配有三成机会将被剑气所伤。下意识的放弃争胜的机会而保护着这块玉配就明这块玉配对于孟露来确实十分重要。

    收剑背后张天涯淡然道:“快到午饭的时间了如果打累了就休息一会吧。”顿了一下看着她手中的玉配道:“既然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就应该放在储物空间内而不是贴身带着来响应自己的挥。”完转身靠着附近一块石柱上坐了下来取出一个酒坛子猛灌了一口。

    孟露见张天涯已经不打算继续练习索性也收起宝剑坐到他身边道:“谁这个东西我比的性命更重要了?刚才我是因为知道那只是练习这么值钱的东西弄坏了实在太可惜了而已。如果真是生死相斗我才懒得管它值多少钱呢!”

    “哦。”解释等于演示不过张天涯也没心情揭穿她随口应了一声便捧起酒坛继续牛饮了起来。

    “嘻……”孟露看他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不禁半开玩笑的道:“高手你什么时候变成酒鬼了现在还没到吃饭地时间呢。怎么就开始牛饮了?”看她现在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入世未深的女孩哪里有一娇龙第一高手的样子?

    张天涯会心的一笑随手将酒坛扔给孟露又擦了一下嘴角才开口道:“我一般的时候确实没有酗酒的习惯。这个也不是酒而是你的洗澡水而已。味道很香甜地呢。”

    孟露听了脸一红看到张天涯戏谑的样子才现自己上当了。眼珠一转作出一幅吃惊的表情道:“不是吧?这不可能啊!我已经有半年多没有洗澡了这洗澡水你是从哪里弄到的?”

    “什么?”张天涯忙一个闪身退出老远生怕被对方身上的“汗泥”弄脏衣服一般。不敢相信的打量孟露两眼道:“你地真实身份。不会是九黎蚩邪的后代吧?今天回去赶紧洗澡否则之后的训练直接取消!”

    “逗你的啦!”孟露见张天涯上当马上得意的道:“人家才没有那么脏呢!不是因为你这个高手调戏我在先我才惩大戒而已。至于我的身世我自己也很想知道你刚才的九黎蚩邪就是九黎国的那个咒亲王蚩邪吗?他真的很脏吗?”

    谁能够在不闭关的情况下三十年不洗澡?

    蚩邪能!

    想到赤松子对他这个‘老朋友’地评价张天涯不禁再次感觉有些好笑。不过大肆的去贬低一个自己并没有见过地人却也不是张天涯的性格。只是略微了头后。便马上转移话题道:“你那块玉配想必一定和你地真实身份有关吧你如果找到自己的身份。打算怎么办?是与亲人相认还是脱离组织?”

    孟露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将那玉配提到自己的面前任其自由的缓慢摇晃过了半晌才开口道:“时候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知道孟露这个名在我被组织收养之前就已经有了。还有这块玉配也一直都在我身上的。”

    张天涯只是平静的听着。决定做一个合格的聆听者。将目光向孟露手中地玉配看去现这居然是一块能量饱和的雷莹玉。玉心颜色血红更是万中无一地雷莹血玉。加上玉配上雕工精美栩栩如生的一条抱珠金龙哦应该是抱珠血龙。雷莹血玉虽然并没有什么特护的供销但物以稀为贵。这块玉的价值应该不在一件极品仙器之下!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为什么这么狠心的把我抛弃但看这玉配的价值他们不可能是因为养不起我才这样的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是一个女儿身?!这块玉的名字叫血龙抱怨是我给它取的名字。如果我有一天能见到我的父母我一定要亲自问问他们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看孟露的情绪有些激动张天涯柔声劝道:“你其实也不用太过怨恨这对你没有好处的。我想你的父母当初也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才狠心的将你遗弃的吧?这块玉配就是证明他们肯定是要让这块玉配成为将来与你相认的凭证。如果不想要你他们又怎么会留下相认的证据呢?”

    孟露听得连连头道:“听你这么好象确实很有道理的样子。”

    “那当然了。”张天涯一笑道:“要不怎么我是高手呢?对于自己的分析能力我个人还是有一些自信的。那坛是不周山下寒潭之水可以凝神静气的喝两口之后继续练剑吧。别忘了你只有三天的时间现在时间已经过了一半了。”

    “高手你不是这个是我的洗澡水吗?”

    张天涯反问道:“你不是曾经在那个寒潭中一泡就是十年吗?我昨天连夜去灌了一坛来是想在里面找出帮雷雅的办法不过可惜没有任何收获。”

    孟露狡猾的一笑道:“高手你对雷雅还真是不错呢你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吗?”

    张天涯笑骂道:“哪来那么多废话出剑!”

    “是!”

    ……

    “你的身法和剑术走的都是飘逸的路线可是你的剑却太显呆板。刚才第三道剑气太疾第九道剑气才显得后力不济无法作到剑势的生生不息。如果遇到真正的高手一剑就可以伤到你的手腕再来!”

    “是!”

    ……

    “身随剑转的时候是要将旋转之力、离心之力、自身功力挥到剑尖一上。你这

    力量居然散布在整个剑身和手臂上力量太多分散。I击要做到可以通过某种弧线随意引导这股力量的攻击具体方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需要自己领悟。再来!”

    “是!”

    ……

    “反手挑刺乃是剑走偏锋的诡异招术讲究的是出其不意你夹杂在连续中正的招式中使将出来确是做到了‘出其不意’这四个字。不过你在出剑的时候度、狠辣有余却变化不足如果是高手将很容易躲避。虽然可以抢到一些上风却很难伤敌人下次一定要注意变化。再来!”

    “是!”

    ……

    “看来一夜的时间里你已经把昨天我指你的东西融会贯通了很不错。不过刚才你那向前的一步如果迈得再三寸这一招的威力将会更大。记住‘恰倒好处’这四个字这是所有武技最基础也是永远不变的要诀!”

    “是!”

    ……

    之后的两天里张天涯专心的指孟露的剑术不光是为了自己对应龙的承诺更重要的原因是孟露这个丫头悟性确实不错在她身上张天涯确实也找到了为人师表的一种快乐。虽然他没有教孟露一招半式但经过他的指却让孟露的战斗力在这短短的三天时间内。足足翻了一翻。

    ……

    第三天地黄昏夕阳已经落到了地平线之下张天涯收起宝剑满意的头道:“你的悟性确实很高能在三天时间里进步这么多确实有些出呼我的意料之外。一会应龙就要来验收我的教导成果了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别让那老家伙我敷衍了事。知道吗?”

    孟露现在更是满心的欢喜不过同时也有一些惆怅。认真的了头郑重的答应道:“高手师傅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地。这三天你这么用心教导就让我叫你一声师傅吧。”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后又默然的问道:“不知道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吗?”

    张天涯暗道娇龙组纪律严格如果不是有相应的任务恐怕真的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了。不过见孟露满脸期待地样子又不忍心让这个三天的徒弟伤心。于是半开玩笑的道:“只要你准备好不周山泉酿造的美酒我随时欢迎你来万寿看我。”

    孟露不依道:“师傅你讨厌啦!”

    “哈哈……”张天涯放声大笑一时间竟然忘记了与人勾心斗角的烦恼只沉醉在着短暂的师徒之情中。

    笑声过后张天涯恢复严肃轻声对孟露道:“用心看着世界上的一草一木。还有这些石柱它们本身。都蕴涵着很高深的剑术奥义。草虽却可以在劲风之中玩而不折。清风虽弱却可以将坚固的磐石雕塑出不同的形态。只要你用心去感觉用心却听用心却看。你将现世界上地万物就是一本包罗万象的剑谱。它比任何人为写成地剑谱更加深奥而且没有无法弥补的破绽。这才是剑地最高境界所谓万剑归宗。而这在‘宗’所指的正是天地本身。”

    孟露略有所悟。开口问道:“师傅你的意思是剑法最根本的力量并不在于剑的本身而是天地?”

    “没错!”张天涯头道:“我之前就已经过了剑不过是一个剑手用来和天地勾通的一个途径而已你什么时候能作到天、人、剑三者合而为一再不分彼此的境界你的剑法就算是真正地大成了。应龙已经来了记得在老头子面前好好表现。”

    “我天涯啊虽然我没有把固元汤给你也没能帮你解决雷雅的身体问题。但起码地尊敬你还应该作到吧?就这么在我的手下面前叫我老头子是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人为到应龙的声音已经传到了两人耳里。随后才见到应龙、应朝父子迈步进入庭院。

    张天涯含笑以对待两人走到近前才开口道:“老者为尊头是头领的意思子更是我家乡对圣人的一种尊称。这三个字加在一起是何其尊敬的一种称呼?应龙王爷还不满意?”无耻的剽窃了季大学士的创意后张天涯问道:“三天的指已经结束应龙王爷打算如何验收我的成果呢?”

    应龙给身边的应朝使了一个眼色道:“朝儿你去陪孟露过几招。”完转对张天涯笑道:“老夫这到不是不相信天涯不过我对于你这几天的成果真的很好奇。我们两个就在一边观战如何?”

    “恭敬不如从命。”着张天涯退到了一旁显然对孟露信心十足。

    场上应朝取出当年在比武大会上与张天涯决斗时使用的武器——紫龙戟。随手将戟尾在地上一墩摆出一副指属下时惯用的造型信心十足的对孟露道:“依照惯例孟露你先出招。”

    张天涯看了不禁大摇其头应朝太过拖大而孟露已经今非夕比此消彼长下恐怕应朝是要吃亏了。

    孟露也不客气直接挺剑向应朝起了猛攻。两人一交上手应朝马上感觉不妙刚才自己太过拖大一上手就被孟露占尽了上风。不过他毕竟是应龙一手调教出来的在对自己不利的形式下心志丝毫不乱稳扎稳打的应付着孟露的攻击等待对方露出破绽后再搬回劣势。

    应龙看了更是心惊。三天前孟露的水平他再清楚不过了可是在经过这个张天涯短短的三天的指居然可以出其不意的将应朝完全压制住。就算换了自己恐怕也无法作到这这个张天涯真是让人越来越看不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