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矛盾

第三百三十八章 矛盾

    龙的吃惊还没有结束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应朝愣是的剑法中找到一个可以被自己利用的破绽。几次企图强行翻盘却都被孟露巧妙的压制了下去。最后只能依仗自己高对方一等的力量抓住一个机会与孟露硬碰拼了一记。

    “锵!”可怜孟露的修为不本不如应朝剑法更走的是轻盈灵动的路子硬拼威力再次大折。加上这三天时间里白天与张天涯对战练习晚上独自一人静思感悟。此刻身心皆已经疲惫怎么可能是应朝的对手?

    剑戟一碰下硬是被震得倒飞了出去撞到身后石柱上后才借力反冲向回来手中粉红色宝剑不守反攻击朝应朝罩去。

    孟露的应急处理不可谓不好不过可惜一招失手后剑法已乱再不能对应朝构成威胁。强挨了对方十多招后终于自认不敌虚晃一剑退出圈外。

    应龙没想到简单的三天时间里张天涯就可以把孟露培养到这种程度。最后的失败除了修为不济外更主要的原因却是在面对高手时的心里素质不过关一旦露出败相便失了方寸没有应朝那样的韧劲。

    但这种心理素质是需要不断在生死决斗中历练而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培养出来的。应龙自问换了自己来教也无法作到更好哦不是肯定不如张天涯!心里再次对张天涯地实力作出重新估计的同时。也对应朝取胜的手段感到羞愧老脸不由开始泛红。

    应朝如此取胜最不爽的并不是应龙也不是孟露而是张天涯!本剑仙辛辛苦苦帮你培养了三天的高手你居然采取这种方式来取胜怎么?嫌我没有提升她的修为啊!不满的看了应朝一眼半开玩笑的道:“应兄。你也闷不要脸了。”

    应朝被张天涯得羞愧难当但也知道张天涯只是一时义愤并不是真地生他的气。苦笑一下收起紫龙戟道:“没办法的我和孟露经常对练她对我的招数已经十分熟悉了。我原本对她的招数也很熟悉。不过被你调教了三天后她的剑法变了很多这对我来手本就不是很公平地嘛。嘿嘿天涯不要生气了一百坛不周天酿如何?”他心知理亏到最后一脸配笑让张天涯实在生不起他的气来。

    “你什么?孟露是我三天的徒弟。你居然想用美酒来贿赂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一百坛不周天酿就能买来公道吗?就能买到我们的师徒之情吗?”张天涯得正气凛然。弄的应龙和应朝莫名其妙不知道他怎么把比武这种事。提升到这么一个道德的高度上来。不过张天涯的后一句话却差让两龙当场喷饭。

    张天涯义正严词的挥一阵后声嘀咕道:“起码再加一百坛不周罡风才有得商量……”

    感情这子是乘机敲诈。应龙马上笑道:“这个好!只要天涯你喜欢今后我定期向你供应我府上的各种美酒。保你喝到不想再喝为止!”

    见张天涯给了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应龙苦笑着转移话题道:“其实我们这次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通知你。黄帝陛下已经收到了青帝推算出地吉日决定十天以后。正式开启宝藏。不过仪云刚刚已经腥了。现在他的情绪很不稳定我怕……”

    张天涯知道他要什么不等他完就打断道:“原来应龙王爷地是这个啊。其实这见事情我已经做出很大让步了而且……喂!你怎么走了?我的要求并不太高把药汤给我一碗就可以了。切……果然奸诈。老而不死是为贼!”原来应龙早想到张天涯不想让探宝日期拖延下去一听出他话中有敲诈地苗头马上瞬移闪人了。

    应朝听到张天涯的话马上怒视道:“天涯你刚才什么?我警报你我们怎么开玩笑都可以你如果再敢在我面前父王的坏话我计算明知打不过你也非得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不可!”

    切!都知道打不过我了还怎么教训我?这话张天涯当然只能在心里鄙视应朝一下嘴上却打了一个哈哈道:“哈我刚才有什么不敬的话吗?那一定是你听错了我刚才的是人老奸马老滑……不对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见应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飞快地了一句:“时候不早了我也要休息了改天见!”便直接化身一道剑光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张天涯走后应朝转头看了孟露一眼有回过头来看向张天涯刚刚消失地地方。他的双拳已经被握得紧紧出声声骨骼之响。心里不甘的想道:“当年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现在已经变成足够让父王重视的高手了。我的进步和他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我一定要让自己变得更强!更强……”应朝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这样着。

    回到客栈张天涯在大门处便被一个人堵住了。此人面部消瘦一身白衣目光冰冷的死死盯向张天涯。如果眼睛可以杀人恐怕张天涯现在已经被这人杀死十次以上了。

    堵住张天涯的不是别人正是日前被张天涯狂扁后却被应龙出面救了一命的仪云。想到这个看起来极度不爽的家伙正被自己碧落九重的气劲折磨着张天涯心情大爽。先开口道:“魔星公子这么快就醒过来了看来娥皇姑娘挺有办法的嘛。怎么还想向我挑战?”

    “哼!”仪云愤然冷哼一声对张天涯怒道:“好一个张天涯!你的碧落九重的威力我算是领教到了。上穷碧落下黄泉是吗?我总有一天还会再想你挑战的在那之前我会先修炼到神级破了你这个碧落九重!”

    “别和我什么总有一天。”张天涯不屑道:“有本事你可以随时向我挑战。不过我想恐怕不太可能了你现在要分出几成星力来镇压我的碧落九重我不知道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可是能我的对手吗?而且就你现在的心境还想度神劫!别开玩笑了好吗?我忙一天也累了借过!”

    仪云还想什么见张天涯不耐烦的样

    言又止飞奔而去。

    看着仪云愤恨的目光张天涯不禁摇头苦笑道:“真的要帮他拔出碧落九重的劲力吗?怎么感觉自己像是漫画里那些养虎为患的Boss望仪云不会是那种热血型强吧。哎……我的心情真的好矛盾的。”自言自语中张天涯继续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走廊里还没到达房间的时候张天涯就感觉到有一个女子的气息位置正是自己的房间。放出神识一看一副娥皇犹豫的站在窗前心情矛盾的样子立刻呈现在他的脑海里。看来虽然不能敲诈应龙到是有人愿意主动送上门来被自己敲诈。

    继续苦笑着推开房间的门张天涯对娥皇道:“娥皇姑娘的医术果然了得这么快就把仪云救醒了。你做的很不错因为他醒的早碧落九重的力量循环的力量不是很强他相对需要用来压制的星力就上许多。你是怎么作到的方便来听听吗?”

    娥皇转过身来对张天涯嫣然一笑道:“这还要对亏了张兄的指才能让妹对症医治。至于医疗的方法张兄如果敢兴趣的话妹自是知无不言。”这次见面不论从称呼上还是语气上比起以前来都要客气许多。微微一顿试探着问道:“不过妹有一个请求还望张兄能够答应。”

    张天涯转身做到床上。一笑道:“我想你地治疗方法无外呼是以针灸暂时研制住他的护体星芒再配合特殊的药物透过皮肤直接强行注入他的体内从而治疗他内脏的伤势。或者用金针直接刺激他身上的九大痛穴以疼痛刺激他的神经使他提前醒来。恩类似的方法。我起码还有五种以上你想继续听吗?”.

    娥皇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再次道:“没想到张兄地医术居然高明至此恐怕远在妹之上了。这么来我治疗的方法并不能引起你的好奇心。那不知道我用什么条件才能请张兄帮教我治疗碧落九重的方法?”

    张天涯道:“你最好不要和我谈条件他又不是你什么人。而且我可是一个贪得无厌兼冷血无情的家伙我提出的条件可都是很难接受地。在我回来之前应龙也提出同样的请求却被我的条件吓跑了。”

    “不!”娥皇坚决的摇头道:“你是否贪婪我不知道不过你绝对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不然的话你就不会告诉我仪云受伤的情况了。如果要谈条件的话。你看这个东西可以让你满意吗?”着从怀中取出一物。居然是一块开启宝藏的项链钥匙!

    张天涯看了很是意外道:“我怎么连宝藏开启的时间都定下来了原来最后一个项链在你这。东西你先自己收起来吧。这个东西要太多对我也没什么用。要我治仪云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这么热心要治好他居然不惜这条项链。”

    垂下握着项链地手娥皇目光中闪出坚毅之色:“与人的性命比起来这些身外之物又算得了什么呢?也许你会认为我很傻不过这就是我地道路作为一个医者的道路。我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地病人带着伤来。也带着伤走!”

    “也许是我被你的傻劲感动了吧。”张天涯淡然道:“你回去准备一些治疗外伤的药物要拔出拿八十一道气劲。必须要从他身体上的一个地方开一个口子不可。我选的是他的右手以他的修为费掉一条手臂十天复原应该不成问题。”

    权衡一下张天涯还是决定拔出‘碧落九重’的气劲让仪云康复起来。其实他是被娥皇感动确实有一不过绝对只是一而已。更主要地是身在万寿的蚩楼必须尽将其遣送回国。这件事情交给别人办张天涯实在不放心而且拖久了难免夜长梦多。现在他拖不起!而不是他良心现。

    至于为什么没借机敲诈娥皇一下是因为他觉得那样太没面子了!

    “谢谢你!”娥皇显然没有想到张天涯这次居然这么好话想再几句感激地话一时却找不到适合的词语只能重复了着:“谢谢你太谢谢了……”之类的话现张天涯私笑非笑的样子才觉自己已经语无伦次马上闭上了嘴巴。

    张天涯见到娥皇居然如此有爱心张天涯呵呵一笑道:“快去准备药去吧。”后者感激的了头转身走了出房间。临离开前还轻轻的将房门带上到是挺细心的。

    另一边仪云冲到了后院泄愤似的仰天怒吼了一声。这一声怒吼仿佛要将心中所有的不快与痛苦泄出来声音久久回荡在城中久久没有散去。直到仪云喊没了气力才停止了下来。藏星伞出他居然开始练习起了武技!

    不过虽然是练习武技一把散舞得却是丝毫没有章法就像一个丝毫不懂得武技的怒汉一样矿砍乱劈。

    与仪云一起的姚舜早就被他的吼声吸引了过来。见到仪云这个样子忙一把将他拉住厉声道:“仪云公子!你这是干什么?你看看你现在这自暴自弃的样子难道打算让张天涯看你的笑话吗?我认识的那个不惧怕任何困难的仪云去哪了?!”

    “我不用你管!”仪云一把将姚舜推开大声道:“你知道什么?张天涯之所以要杀我还在我身上留了这个隐患就明他怕我!只要我再努力努力练好自己的武技加上藏星伞就算不能挥自己全部的实力也肯定可以报仇的!”

    “可是……”

    姚舜还想些什么仪云摇头阻止他道:“你什么也不用再了!你知道的要解开我身上的那八十一股劲力就必须要修为达到神级的境界。张天涯得不错他已经在我心里留下了一个阴影有这个阴影在我有可能度过神劫吗?唯一的办法就是亲手将这个阴影抹去必须抹去!”完又继续开始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