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四十章 UF

第三百四十章 UF

    这是补昨晚的今天晚上还有一章。)

    悦来客栈后园中仪云的冷汗出的越来越多渐渐连他坐下的土地也都被阴湿了。姚舜在担心仪云之余突然注意到仪云的身前一棵不明的植物破土而出生长度居然用肉眼可辨!当这颗植物长有半尺高时候开始开花结果一棵红色的果子将整株植物压弯并散出阵阵诱人的香气使人不仅为之垂涎。

    而这时张天涯的一曲《高山流水》也已经弹凑完毕。在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时仪云突然惨哼一声一道血花从他手腕炸开。汹涌的气劲从中喷射而出。

    “噔噔噔……”这气劲硬是将对面没有防备的姚舜逼得连退出十步才再次战稳。

    这时张天涯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两人的儿边:“碧落九重的气劲已经被我把出这皮外伤对魔星公来应该不会被放在眼里吧。不过你刚才也已经被我的琴音所伤吃了地上的果子十日自可痊愈。但这十日时间内你不可妄动星力否则……后果自负!”

    一句警告之后张天涯的声音便从此消失。

    “你这是什么意思?”仪云旧伤刚除不敢妄动言语一旁的姚舜却愤怒了握劲了双拳对张天涯质问道:“你既然帮仪云弟拔出碧落九重的气劲为什么又要这么做?为什么!你这分明是在玩弄对手。这就是你青天剑仙地武德吗?话!给我一个解释?”

    可是无论他如何怒吼张天涯都再没有回答一句就好象他的声音从来就不曾出现过一样。又多了一会他终于放弃了无力的垂下双手转身对一旁的仪云看了一眼意思是在商量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办。

    可惜此刻的仪云正在闭目治疗体内和手臂上的伤势过了半晌才睁开眼睛。看到姚舜询问的眼神淡然地问了一句道:“十天?十天代表着什么十天之后将有什么事情要生吗?”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姚舜的智慧本就比起仪云来只高不低刚才不过是被张天涯的行为所激怒才出现了失态的情况。此刻听到仪云的询问。马上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平静下来回答道:“今天刚刚确定下来地如果你和重的伤都没有大碍那开启宝藏的吉日将定在十天之后。可是以他的本事似乎并不需要怕你啊为什么还……”

    听了姚舜的解释仪云头道:“我明白了。也许是因为我们都属于最求力量的人吧才能更容易猜到他的想法。他这三天前连续同我和重战斗过应该是从我们的招数中。领悟到了什么东西。如果换了是我肯定会在进入宝藏前闭关十天。最大限度的来增强自己的实力。”

    姚舜也头道:“那样一来他就无法照顾他地朋友了。虽然五行将凌飞也非泛泛。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让你在这十天之内无法动手的好。这么想来这颗果子应该没有问题。”

    仪云接过话道:“而且从这就可以看出重对他地威胁应该比我得多。否则他也不会只对我做这样的事情不知道我是否应该为此而感到荣幸?”到最后一句脸上露出了苦涩地笑容。

    随手将果子摘下吞进嘴里仪云起身道:“我们回去吧。这十天的时间。我也不可以浪费的。”同时紧紧的握住了双拳头直到指甲陷入肉中。有鲜血顺拳流下都丝毫没有察觉。经过刚才的事情张天涯带给他的阴影将越深刻了。如果张天涯不除恐怕他终其一生也休想在有更大的成就了。

    而此刻张天涯的房间内青天剑仙随手一晃将伏羲琴与地芒两件法器收入炼妖壶中。自言自语道:“居然要动用这两件法器这种做法还真是麻烦。不过这下仪云应该不能玩什么花样了吧。剑域……不晓得十天时间够不够?”着起身关上了窗子随手数道禁制将这个房间与外界完全地隔离了开来。

    ……

    十日时间弹指既逝。

    崇吾山腰处飞碟外型的外太空宝藏外凌空漂浮这十余人。他们分别是张天涯、凌飞、七夜、天女魃、白玉、后、蚩旭、蚩同、刑天、仪云、姚舜、重、应朝、风斯、娥皇、女英姐妹。为地正是有熊国的战神——应龙!这次探宝活动黄帝亲他作为负责人不过他也只是负责组织不会随众人一同进入的。

    收会瞧向宝藏的目光应龙转身对众人道:“根据记载这个宝藏乃是九天之外降落于此的一个不明之物其中到底是否有什么宝物里面有多少凶险的机关陷阱没有人知道。一旦被开起到底是别人可是随意进入还是只有拥有钥匙的人可以进入又或者每个钥匙可以带几个人进入我们都不清楚。也就是……”

    应龙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在这个宝藏内危险与机遇并存!如果对自己没有信心或者不想为那些虚无缥缈的宝物冒险的人现在放弃还来的急。如果钥匙的拥有者主动放弃并交出要是现在回到轩辕丘可以领取下品神器一件作为补偿。至于是否要继续冒险各位还请自行斟酌。”

    应龙完凌厉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似是在等待他们的答案却给众人一种无行的压迫感。除张天涯、凌飞与蚩旭外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的目光不敢与之正视。神级高手的压迫感绝对不是一般仙级高手可以抵抗的!

    应龙的压力张天涯也感觉到了。但这样的压力对于现在的张天涯来也只能算是比他本人强上一些根本无法谈到什么无法抗拒。

    嘴角挂起一丝微笑很自然变将那无形的压力化解掉了并先开口道:“不瞒应龙王爷我这次之所以前来就是为了这个宝藏。至于宝藏内是否有用的到的宝物到并不那么要紧。我在意的宝藏指的是这个宝藏本身。”着抬手指了指眼前的uFo。

    自心惊。刚才他所释放出的威压其主要目的就是I帝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张天涯。这压力最少有一半集中在了他一人身上而这个张天涯却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着实怪哉!至于另外两个不受影响的人凌飞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仙级峰距神劫只有一线之隔而蚩旭的身上明显有着蚩尤旗的能量波动他们不受印象是理所应当的。

    微微头应龙对张天涯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这个宝藏的壳子感兴趣但我已经听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宝藏你是一定要进的了?”

    张天涯自信的了头在他身边的凌飞也开口道:“师弟都这么豪爽我这个当师兄的怎么可以畏畏尾?而且应龙王爷你应该也已经看出来了我的修为现在遇到了瓶径这个宝藏中所存在的危险或是机遇对我来都可能是突破这个瓶径的关键。无论如何我都没有放弃的理由。”

    张天涯、凌飞先后表态后九黎太子蚩旭哈哈一笑道:“王可没有张兄与凌兄那么豁达。不过我实在不相信这个铁罐子里能有什么东西可以突破蚩尤旗的防御。”他的话虽然没有张天涯而人来得精彩却实在的很。只有机遇而没有危险的事情换了谁都不会选择放弃的。

    蚩旭刚刚完。刑天便抢着道:“我要去!就算死在里面也没有关系。区区凶险何足挂齿?”同时他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出来:这个宝藏给我一种十分亲切地感觉这种亲切的感觉甚至远远过了恩师和蚩尤大王。这是一种家的感觉……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第一个人的决定通常对都其他要面对相同问题的人有着很大的影响。一连四人决定决不放弃后。其他众人也纷纷表示自己愿意冒险。只有本就不打算进去的姚舜和风斯选择了退出。

    见众人都已经下了决定应龙头道:“路是你们自己选的除了预祝你们满载而归外我还要给你们一个建议。”到这里突然停住。严肃地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慈祥。一字一顿道:“活——着——出——来

    完应龙飞闪开去再次道:“现在每把钥匙可以代如几人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我想各种情况由谁进入大家都已经想好了也不需要我多什么。那么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拿出你们的钥匙将宝藏开启吧。我会一直在外面的等着你们的。”

    九个黑玉项链形态的特殊钥匙分别被取出。飞碟上地符纹标记的四周同时亮闪起了幽蓝色的光芒。似乎在呼唤着近在咫尺的九枚钥匙。而这时凌飞突然现了问题马上开口道:“我记得之前中间位置的符纹。应该也是亮起的。怎么现在……”

    一旁的蚩旭随口答道:“不管如何我们先把各自的钥匙放在上面应该就知道答案了。”话音一落手中的黑玉钥匙也已经被掷出刚好落在对应他钥匙位置的钥匙孔上。一道强烈地绿芒从钥匙中暴开随后又消失于无形。而那枚黑玉钥匙已经与飞碟原本的结构融为一体。思考看不出是刚刚镶嵌上去地。

    “嗖嗖嗖……嗡……”蚩旭的钥匙放好后另外八个拥有钥匙地人。也分别如样照做九枚钥匙分别放好飞碟上的梅花标记再次湛放出耀眼的奇芒可是众人等了许久却不见飞碟开启或出现相应的通道。好象这九个钥匙能作到的就是让飞碟的灯光效果变得更好一样着实让人不爽。

    而这时张天涯终于将中心那枚原盘形的钥匙也取了出来。在众人惊疑的目光在中投向飞碟上地中心圆孔。十枚钥匙同时摆放完毕飞碟之中传出一阵微弱的齿轮声响同时从飞碟之中映射出十道白光看每一到白光地大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的位置。只有最中间的一个略微宽上一些应该可以容纳两人。

    见此情景蚩旭开口道:“现在看来应该每枚钥匙都只能带一人前往。只有天涯最后拿出的中心位置的钥匙可以同时让两人进入。我们九黎已经决定了由我和刑天进入先走一步。”完与刑天两人也已经先后进入了他们所持钥匙所对应的光柱中。对于张天涯如何会拥有那中心位置的钥匙却是只字未提。

    二人的身体随之变淡连同两枚光柱一同消失。

    见前面两个先驱者已经进入其他拥有钥匙的后、天女魃、仪云、应朝、娥皇、重六人和先后进入最后张天涯才对凌飞一笑道:“麻烦师兄和七夜挤一挤了。”完已经进入最后一个较的光柱。

    凌飞与七夜相对苦笑也跟着进入其中。

    众人再次出现现出现在一个宽敞的走廊内走廊很长足有十丈左右。但整条走廊只有尽头处有一个敞开的大门再无其他出口。作为一个飞行器而非固定建筑来这绝对是在浪费空间!相对于飞碟露在山外面的部分来分析那除了走廊之外飞碟其他部分的空间并不会太大不管怎么这个布局都绝对是不合理的。

    走廊的四壁都是用特殊的金属制成满布各种像是文字却没有人认识的奇怪符纹绿光幽幽将整个走廊楼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愤之中。蚩尤旭走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的门口处正回身望向众人。而次时的刑天却已经不知了踪影。

    看了一下一同进来的“同伴”们张天涯起身向蚩旭飞去。可当他刚刚离开地面一丈的距离时候四周的墙壁上突然射出近百道激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向他射来。

    众人早就想过这里会有机关可是谁都没想到这机关会出现的这么快这么突然!张天涯被传送进来以后什么都没有碰过就突然遭到攻击了这未免也太夸张了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