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护卫拿路托

第三百四十一章 护卫拿路托

    在空中的张天涯先是一惊不过马上就恢复了平静。I惊是因为激光这种高科技的攻击手段在张天涯印象中几乎可以是无坚不摧的存在。但一惊之后他才确定这些激光的攻击对于现在的他来还构不成什么威胁。

    虎躯一震十余道剑气从身体的不同部位破体而出以平均一道剑气斩灭十道以上激光的效率瞬间将攻向袭击的激光劲数击破。

    就在张天涯刚刚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继续前进的时候四周的激光再次激射而出。而且这次是一道接着一道仿佛永无止境一般。张天涯虽然抵抗得轻松写意可以利用最的消耗来消灭攻击自己的激光。可是最的消耗也还是有消耗的。他可不确定自己的能量储备就一定高过这个神秘的uFo。

    天眼开!目光扫向四壁马上现这周围的墙壁内都充斥着大量的能量而这些能量似乎比较特殊居然连天眼都看不透。不服气的冷哼一声道:“哼!我就不信这些烂墙能挡住天眼还能挡住我的剑气不成?”着就要动手毁坏四周的墙壁。

    “住手!”听到张天涯的话蚩旭忍不住喊道:“在这个飞船中不可以使用神识更不可以破坏这里的环境而强行通过连飞行都不可以否则就会遭到攻击。如果你反击打碎了墙壁。那隐藏在墙壁后面更为恐怖攻击就会被动而那些攻击将不再只针对你一个人而是无差别地攻击。你现在只要落下来就没事了。”

    张天涯一惊还好刚才蚩旭及时阻止自己可真要犯下大错了。如果引更强大的无差别攻击自己到不至于有什么不过白玉她们恐怕就不是那么轻松应付了。如果因为自己的失误让她们有什么损伤。恐怕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安心。

    再次轻松的击溃了一论的攻击后张天涯飘然落地。四周之前那无穷无尽的攻击果然停了下来。这时对面的蚩旭继续道:“你们直接走过来就好了这条走廊里没有什么其他的机关就这么走过来就可以了。”看他得如此轻松地样子张天涯等人暗自称奇。难道这里的一切蚩旭都知道?

    怀着疑问众人心的开始向对面举步走了几步现确实没有危险后才放心大胆的走了过去。直到近前张天涯才开口问讯道:“真没想到这个飞船……里面居然这么麻烦。不过这些事情蚩兄你是怎么知道的呢还有你刚才称呼这里是飞船记得之前你都叫它大铁罐子来着。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就当我没问好了。”

    张天涯其实本不想问。但这个飞船内地凶险明显过了之前的估计许多。如果大家还不能精诚合作的话。恐怕最终能活着走出这里的人不会过半数。现在蚩旭知道这个秘密。就对大家有很大的帮助如果他不肯肯定会影响众人的合作精神的。所以张天涯才了后面一句却是在告诉蚩旭就算你不想你给我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理由出来找不出来就给我编!

    蚩旭淡然一笑。马上配合着解释道:“其实我知道的也不比你们多多少刚才的那些。就已经是大部分了。那些话都是刚才刑天所至于他是如何得知地我就真的不清楚了。”原来是刑天地张天涯暗讨那就不足为怪了。

    谈到刑天众人才现那个最先进来的家伙已经不知所踪了。凌飞开口问道:“可是刑天呢?照蚩旭太子所刑天应该是对这里地事情知道最多的一个人了。在大家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怎么不见了?”

    蚩旭苦笑道:“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了刚才我们两个先进来后他就阻止了我的飞行之后告诉我我刚才对你们所的那些话。不过看他的样子很怪异似乎心不在焉很急的就进入了这个门里。我听了他的介绍也感到很惊讶刚想问什么地时候现他已经消失在门里了跟着进门后就再没看到他只是知道里面有三条路我选择了一条试探这走了一步便马上遭到了攻击。我没有再试决定退回来和大家一起想办法。”完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知道的已经全了。

    众人听了蚩旭地话沉默了许久大概都在考虑刑天的事情。张天涯知道这样下去恐怕大家的斗志都要被他们自己吓没了忙故做轻松的道:“先别想刑天的事情了他不在我们也未必就没有办法。我刚才现这里的机关似乎于八卦易理有着某些联系虽然不能完全解释想来也是对大家有帮助的。一会大家一定要一起行动厄……我有几个建议不知道大家是否愿意听?”

    “都什么时候了?”与张天涯私交不错的应朝马上不耐烦的道:“你有什么话就吧在别人没有更好的主意之前你暂时担任我们的队长也无不可。不管你什么我应朝绝对会听你的!”

    “好!”张天涯头道:“进入这扇门后会有未知的凶险等着我们。我的意见是大家一定要精诚合作遇到不确定的危时候由我、师兄、蚩旭兄、仪云公子几个轮流试探因为面对同样的危险时我们几个的保命机会将会更大一些。”

    “也好。”出呼所有人意料的是第一个表示支持张天涯的人居然是对他恨之入骨的仪云。见众人目光怪异仪云理所当然的解释道:“不用这样看着我我虽然恨不得亲手杀了张天涯但在那之前必须要活着出去。而且张天涯的提议也很合理。另外我感觉这个飞船内的机关和我所学的星运之术也有某些联系或许我们抛开成见互相合作的话机会会更大一些。”

    “既然

    反对那就按这么办吧。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去。”着张天涯第一个带头走了进入。随后凌飞、蚩旭等人也先后跟了进去。与之前不同的是现在他们都没有先前那种儿戏的心情了。刚进来的走廊就有这么巧妙的机关那再往里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呢?

    就算只是刚才那样的攻击除了张天涯还有几个人可以轻松抵挡呢?

    黑门内外其实只有一步之隔但却被一层黑色的光线隔绝里外互不可见。进门之后果真如蚩旭所言分为前、左、右三条通道。在但条岔路的之前是一根质地与周围事物一样的柱子上面很是干净没有其他的符纹。只有一行文字在场众人中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认得出来。

    “路路到头皆真理!”见众人都看着这根柱子蚩旭如是着:“这几个字是我上次进入这道门的时候听刑天念出来的。我想大概他当时就是在念这个柱子上的文字吧?对这句话你们怎么看?”

    “路路到头皆真理?”凌飞重复了一遍这句话马上分析道:“从字面上理解这句的意思就是不管选择哪一条路都可以到达此行的目的地。如果这句真是这石柱上的文字那蚩旭太子之前所遇到的攻击就只能明不管选择哪一条路都会遇到攻击地。只要能坚持走下去。就一定可以。”

    “飞船入口在东进入后一直直行方向应该没有改变。正东方甲乙木木乃火之源然此有一柱所压火势恐无法相成。应该是南明离火之位定有凶险等着我们。左边的路先排除我建议选择另外两条路。”虽然不确定自己所学的数术是否适合应用在这个飞船的机关上。但张天涯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只能病急乱投医。

    张天涯话因刚落另一边的仪云也将周围的情况观察的差不多了。跟着分析道:“此出地形有三条通道每一条都迂回曲折就好象三掉枷锁。缠绕在这跟柱子上是一副三锁封熊之破力之局。我想这个熊所指应该是大熊星座。大熊星座刚好正属北方所以北方肯定凶险异常右边地道路也应该排除。”

    “呵呵。”听了张天涯和仪云二人的分析凌飞笑道:“本来三条在眼前还觉得有些迷茫。这么几句话的工夫就被你们排除了其中两条现在事情就简单多了。我去中间那里探一探路你们等我。”完已经快步向中间那条通道走了过去。

    奇怪的事情再次出现。当凌飞走进中间那条通道时候他所经过的空间。居然出现了一圈涟漪就好象他走进了水中一样。涟漪过后。众人就再见不到他的影子了仿佛凭空在这里消失了一样。

    “是障眼法我们不能破解地障眼法。”见凌飞消失张天涯郁闷的道:“看来这个uFo果然古怪的很如果里面的这些技术可以为我所用肯定能炼出许多有意思的东西来不过可惜看来我是没这个缘分了。”恐怕就算真的把原理摆在他眼前。他也无法认出其中任何一个字来。不同文化之间交流起来还上是很吃力的呢。

    “你是谁?”在众人紧张的时候。通道内突然传出了凌飞的声音。难道在这个已经尘封多年的宝藏内凌飞还遇到了什么敌人不成?

    “外来者不要紧张。”一个陌生地声音回答道:“我是拿路托维玛星上战斗民族凯啸一族的上等护卫。不过在你见到我之前我早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地不过是拥有与我同样思维的能量体而已只要你打败我这条路上地一切机关将马上关闭前面的宝物也将是你的。动手吧外来者我只是在执行许多年前自己下达的命令上绝对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的。”他的不是汉语但听在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都明白他的意思。让张天涯不禁想起了自己从那几个鸟人身上得到地项链。

    凌飞的回答更是干脆:“如此看枪!”接着就是一串打斗之声传出。蚩旭心道只要多一个人活下去自己也就多了一分最后走出这个“宝藏”地机会。又依仗自己有蚩尤旗护体便要冲进去帮忙却被张天涯一把拉住。

    “我比任何人都更担心师兄的安危。”张天涯拉住蚩旭后目视通道严肃的道:“但是我们现在对这里知道的实在太少了。与其意气用事到不如按照他们定下来的游戏规则和他们玩下去。而且我对师兄也是很有信心的。”心道如果事不可为便灭了这个飞碟算了使用开天辟地应该没有破不开它的道理!

    大约过了半个时左右的时间打斗声音终止拿路托的声音再次出现道:“外来者你赢了。可怜我一生的目标都是最终要成为战王让所有人族人都承认我的实力。现在看来我距离战王的路还有很长可是我无法走下去了。谢谢你让我明白了这些外来者……”随着拿路托声音的消失通道的幻想也跟着消失了。原本迂回曲折的通道没想到却变成了一条笔直的道路。

    路的尽头处是一个宽敞的空间。而凌飞正站在通道尽头处见幻相消失后才转过头来微笑着对众人作出了一个胜利的表情。不过他的嘴角却流出了一丝鲜血可见刚才的战斗他也并不轻松。

    张天涯忙几个箭步冲上前去右手贴在凌飞背后输入五行灵力助其疗伤现他的伤确实没有什么之后才放下心来。

    平静的推开张天涯的手凌飞道:“不用这么紧张我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