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四十四章 以一敌二

第三百四十四章 以一敌二

    既然如此。”那蒙面的家伙众人认真了起来道:“I下我们是维玛星战斗民族凯啸一族战王座下两大护法我的名字叫西卡斯他叫凯特。废话就到这里了准备战斗吧外来者!”

    见张天涯如此坚持独自作战凌飞也只能放弃毕竟要试枪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

    张天涯的右手缓慢前伸青天神剑直接从手心射出随手抓住剑柄遥指西卡斯和凯特中间的空位语调平和的道:“这是我们神州的技巧将武器收入体内可以达到人器合一的境界。这把青天神剑已经是我最强的武器了为了表示尊重我决定用它来打败你们拔出武器来让我们痛快的一战吧!”

    “嗷!……”肌肉男见状态一声怒吼身体马上产生了变化那一身原本就极其恐怖的肌肉再次膨胀。由于肌肉的变形脸上的青筋也跟着突起整个人看起来异常恐怖再不是之前那一副嬉皮笑脸的德行了。不断有电弧从在他的肌肉四周闪烁住阵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一头短更在短时间内长长了不少而且尽数变成了骇人的血红之色。

    狂暴的气劲疯狂的向四周喷出脚下草地以及身后的树木无一幸免的被吹飞刮断!半晌后才平息下来抬提低垂的头颅对张天涯露出一丝充满战斗意地笑容。仿佛一头从地狱出来的恶魔在盯上了自己的猎物!

    张天涯却似乎对他的气势没有感觉一般脸上依然保持着淡然的微笑除了头在劲风下略有浮动外根本不受任何影响。若无其事的将目光投向了另一边的西卡斯淡然道:“他已经准备好了你呢?”

    “哎!”西卡斯的目光也终于变得锐利了起来声音冰冷地道:“如果对手是你。一个可以无视凯特气势的高手的话单单这样还是不行的呢。”完同样一股气劲爆起不过并没有凯特那样的鬼哭神嚎只是一放即收之后双眼则变成了血红之色。缓缓从背后将长剑拔出。摆好了一个半攻半守的架势。

    张天涯也收起了笑容这个卡西斯对能量地控制居然可以作到收自如显然比起凯特来还要更强上一些。有脚尖微一用力身体猛的向凯特射出。右手青天神剑的表面上涌出大量的劫雷之力身随剑走一剑向凯特胸口刺去。

    见张天涯先是无视自己的气势此刻这一着虽然看起来并不怎么强大。可是那剑上的力量却是叫他丝毫不敢轻视的。右脚向后退了半步身体一偏。腰马合一的一拳隔空向张天涯轰出。却现张天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奸笑。

    而另一边的西卡斯则更是心惊。他见张天涯主动起攻击就打算去支援凯特。可是当他地剑已经蓄势待的时候一时间竟然无法掌握到张天涯地位置。见到张天涯那奸笑后马上醒悟了过来不对他要攻击的人是我!

    果然就在张天涯地青天神剑即将接触到对方拳劲的前一刻身体很自然的一扭。间不容的闪开凯特的拳劲一剑转向另一边的西卡斯刺去。他这个变化是如此的自然。给西卡斯和凯特两人的感觉已经不是临时边招了而是这招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一般。

    也多亏西卡斯地灵觉要比凯特强上不少早一步现了张天涯的目地。在张天涯变招的时候也同时对张天涯冲了出来手中长剑上暴出刺眼的雷光“啪啪”做响。血红色的双瞳盯向也了张天涯的双眼。

    张天涯眼中的西卡斯竟然变成了一只高足四丈全身暴着雷花的金色巨鹰。正向张天涯猛冲过来尖嘴张开一道雷箭正射向张天涯。是幻术!

    天眼开!张天涯现对方用的居然是幻术马上开启了天眼。这才看清原来那巨大的雷鹰正是西卡斯本身而鹰口中所射出的雷剑自然就是他手中那充满雷系能量的长剑了。原来蚩旭口中那‘雷鹰疾痕剑’与幻术的组合是这个样子的。遇到高明的对手张天涯兴奋的一笑手中青天神剑改刺为砍与对方的长剑碰到了一起。

    “锵!锵!锵!……”刹那间两人对拼了一十七剑。两人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同时向后退开。唯一不同的是西卡斯是被张天涯的剑气逼退而张天涯则是有目的的后退后空翻加转体打转的向两一边刚刚从惊讶中恢复过来的凯特攻去。剑未到剑气已经卷起一幕暴风雪将对方笼罩其中每一片雪花中都夹杂这一道剑气。六字剑意——六月飞霜!

    凯特分不清楚这雪花中的真正威力但也知道绝对不是可以忽略的存在。狠一咬牙身体气劲再次爆开将近身雪花全部弹飞同时身体冲天而起一拳轰向暴风雪的中心位置也正是张天涯的所在。

    “轰!”两人绝对力量的互相对轰下脚下的地面都承受不住压力别压出了一个半圆的大抗出来。

    张天涯忙在空中再一翻身落地后连退七步才将对方这一拳的力量劲数卸去。而对面的凯特更惨先是被张天涯的一剑震散了身上的聚集起来的能量再无法阻挡周围的雪花被卷在当中。风雪过后已经全身上下已经再难找出一快没有受伤的肌肤了。

    这还是他的身体异常强悍而且张天涯的雪花攻击较散所以伤口虽多但并不深。所以看上去虽然恐怖但伤势却远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除了狼狈得无以复加外对他的战斗力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雷鹰疾痕剑!?”另一变的西卡斯这时候还在为张天涯的所用的招式多震惊着因为张天涯方才所用的正是他独创后只传授了撒斯奇一人的‘雷鹰疾痕剑’!虽然用起来似是而非但被张天涯一改后威力上非但没有下降反到有!

    所以他一落地便急忙道:“这里的人真的都这么厉害吗?你只是见过撒斯奇使用过就可以学成这样而且与我对拼此招还略占上风这……这怎么可能?”

    “你也太看我师弟了。和撒斯奇打的并不是他所以这招他也没有见过。只不过在战后蚩旭也就是和撒斯奇战斗的人对他描述过而已。”话的是凌飞他虽然不知道张天涯的全部本事但坚信但凭借之前传授给自己的那套剑法就可以算是所有人一行人中的第一高手了。所以他并不为张天涯担心找了一个不影响三人打斗的地方布了一个禁制悠闲的坐着观战。

    “这招并非什么绝世奇招我能学上来有什么希奇?”张天涯不是吹嘘事实证明他确实有这个本事!随后转对另外另一边刚刚运功愈合好伤口的凯特问道:“刚才那招六月飞霜是我自创的招数滋味如何?”

    西卡斯眉头一皱忙退到了凯特身边神色隆重的道:“对我的‘雷鹰疾痕剑’作出如此评价的你是第二个人不过你确实也有这话的实力。”顿了一下对凯特道:“敌人的厉害呼我们的想象我们必须合力一战才有胜望!”

    听两人要联手攻击张天涯心里暗自高兴。既然当初安排他们两个一起把守这一关。就明他们两个有一种很强悍地联击技法使用出来绝对不会只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刚才他主动出手逼得两人必须各自为营结果是一招之后就占了绝对的上风。这样很没意思!张天涯现在的境界再想提升找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无疑是最好的方法之一而眼前这两个家伙联手手不定勉强可以算得上。

    既然决定放任对方联手那对对手的了解自然是比之前更为重要了。目光扫向凯特的双手。从胳膊根开始皮肤有细微的颜色变深现象。原来他手上有这么一双和服色极其接近地护手法宝难怪可以挡的住青天神剑一击。

    “外来者我劝你还是不要大意的好。你知道我们两个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也必须要尽全力哦。这不是一般的比武就算对我们下杀手也是没关系的。不抱着杀死我们地觉悟你是不可能闯过这一关的呢。”西卡斯着用手中的长剑虚划出一个奇怪的阵图随之一条水龙从魔法阵中冲出张牙舞爪的盘旋一周后一连朝着张天涯以及他可以前后所有可以移动的空间喷出三十多个水球来。

    张天涯不屑的撇了撇嘴:“和我玩水?有胆色!”对所有的水球攻击根本不与理会脚尖轻轻地潇洒的向西卡斯冲去。那三十多个水弹在砸到张天涯之前马上都被卸去了所有力道。变成普通的水从张天涯身边滑落。

    弱水真经。万水之皇!其他地水系法术攻击根本无法对修炼者。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青天神剑一挥那些还没来得及落地地水分马上反被张天涯所用。组成七柄水之利剑沿着七个不同的弧线向正在施术地西卡斯射去。七柄水剑所组成的图案刚好与北斗七的星位相同却是一种暗含天地奥义的攻击阵法七剑相辅相成使对方无从躲避。

    这一招虽然是张天涯临时起意。却也是他研究仪云的星域所得威力绝对不容窥!

    “水系免疫体?!”见张天涯不但完全无视自己的攻击。更使其反攻过来西卡斯不由一惊。双手握紧手中长剑隔空向张天涯的方向做出了一个斩击的动作。而他之前再造出地那条水龙似乎接到了他的命令长吟一声向张天涯俯冲攻来。反对那七把足以要他命地水剑却是不闻不问。

    明知道水系法术对我没用还坚持用水龙的本体对我进行攻击这个家伙不知道是不是脑袋缺弦?张天涯眼中一丝轻蔑之色一闪即逝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因为他感觉到那水龙的本体攻击与之前绝不相同他从这个绝对不可能威胁到他的水龙身上收到了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

    理智与直觉之间张天涯在第一时间选择了相信直觉。放弃一鼓作气消灭西卡斯的机会身体一伏一冲手中青天神剑激出无穷的杀戮之气化出万千剑影原本打算用来对付西卡斯的一式万化定基改向水龙的腹部攻击去。

    组成水龙的水系能量感觉到张天涯身上万水至尊的气息距离老远就分化解体被化于无形。与此同时张天涯也现了让自己感觉到危险的根源所在原来凯特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藏身在了水龙之中。还好自己及时现否则非吃亏不可!

    此时凯特身上的肌肉比第一次爆的时候还要壮大不少似乎每一块肌肉中都充斥着无穷的能量一般。不过看他身上多处肌肉外已经有鲜血流出这样爆力量对他的伤害也肯定不现在应该已经达到他的极限了。

    这样的自残的着数用出来无疑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一般人不被逼到绝境是淡然不会贸然使用的。可是现在这个凯特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只是保留本人思想的一个能量集合体而已。生命对他来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意义才会把这种自杀性的攻击当成一种偷袭战术来用。

    而这时张天涯之前的七道水剑已经攻到了西卡斯身前一旁观战凌飞张在好奇这家伙到底要怎么应付这一杀招的时候却惊讶的现对方根本就没有动。任由七柄水剑击中自己身上的七处死穴血花四溅。

    哦不是水花四溅才对!被水剑击穿的西卡斯马上变成了一滩水无力的撒落地上。

    这个场景怎么如此熟悉?(未完~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