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剑之领域

第三百四十五章 剑之领域

    个场景怎么如此熟悉?凌飞马上回想起当初在卦台‘比武大会’上张天涯与刑天决斗时的场面。当时刑天暴走后疯狂的攻击下也曾经一斧将张天涯斩为两截。当时张天涯就是这样脱身的难道这个什么凯啸一族也掌握了类似的法术吗?

    另一边张天涯的剑已经将凯特笼罩在其中而对方也在怒吼中一掌推出却并没有出大片气浪似乎只是想挡住张天涯这一剑而已。

    “叮!”剑掌相撞居然出一声金属碰撞才会出现的轻脆声响。同时凯特也准确的掌握到了青天神剑的位置化掌为爪不退反进的想前一冲便将青天神剑的剑刃抓在手中。同时左手拳上的力量早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全力砸向张天涯的胸口。

    是拼命的打法!张天涯情急之下忙横起左臂抵挡。可是他的临时应变又那里比得上对方蓄谋亿久而且燃烧了生命换了的强大一拳?

    “轰!”一拳之下张天涯只感觉臂一痛左右不受控制的被对方一拳轰回来砸在自己的右肩之上。接着胸口一阵气血翻腾忙吐出一口血来才将大部分拳力化解没有受到足以影响战斗力的伤。同时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下跌落。

    张天涯强忍着肩上巨痛猛一拉被凯特抓在手中地青天神剑。不落反升。同时腰力一扭翻身一脚倒勾狠狠的踢在凯特的背上。后者吃痛下右手一松青天神剑的控制权终于回到了张天涯的手中。

    一腿踢中只是张天涯攻击的一个开始。借这一脚之力他的身体已经越到了凯特上空左脚微收。右脚随之抽在凯特的腰眼上。跟着身体如影随形一脚接一脚有节奏地轰至。这招正是天涯腿法中的最终奥义‘狮子星坠’。每出一脚都劲如流星且一脚猛似一脚一脚劲似一脚!

    “嘭!嘭!嘭!……”这一套连击就是一十七脚。完全将凯特给踢蒙了。最后只能勉强守住身上的几处要害靠强横的身体硬抗了这一十七脚。直到张天涯踢完他还在保持之前的防御动作流星般向地面跌落下去。

    这“狮子星坠”还是张天涯当初在现代的时候悟自狮子座流星雨但当时只是一个灵感功力上却无法支持。直到穿越上古修为提升到金丹期后才终于将其完成。但因为他后来所悟出地剑意更为霸道便除了与须佐决斗中使用过一次外。便再未用过。

    原本以为是鸡肋的招数没想到却在这个时候挥了关键性的作用。到是史料为及的事情。如今使将出来非但没有生疏。威力上更早已非当时可比了。

    技巧并不一定要多高明在最恰当的时候用出最恰当的招数才是最好的!刹那间张天涯的心里出现了一丝明悟不知不觉中他对武道的理解有更进了一步。虽然很。但进步却总是有的。

    将凯特踢落下去后张天涯双手反握青天神剑。并见全身力量连同身体地重量集中到了剑尖一上急向下追刺。这一下如果被刺中的话就算凯特地身体再强横一倍也肯定当场玩完。对方可以伤到自己让张天涯感觉到一些惊喜不过惊喜的同时他也不打算再留手了!

    但张天涯还是忽略了一件事情。就是刚才在他水剑下化为一滩散水而本人却不知道去向地西卡斯。就在张天涯打算先解决掉凯特的时候凯特下方的地面突然生了变化。一个巨大的土手冲地面张开直接将下落中的凯特接住后又迅沉入地面。同时百余根土刺从土手的四周穿出无差别的向上空的张天涯刺来。

    “我靠!”眼看得手地时候却功败垂成连张天涯这样有修养的人也不禁骂了一句粗口。青天神剑上力道一收无力地虚在距离他最近的一根土刺上。借力后翻上越做大鹏展翅状悬浮于空中。

    地面的再次裂开一支泥土手臂从中伸出。土手的手掌是须张着的上面两人一个直立全神戒备抬头仰视张天涯正是刚刚出手救下凯特的西卡斯。另一个全身血红正弯腰喘着粗气自然就是凯特了。其实现在的凯特已经接近了油尽灯枯不单是张天涯刚才的狮子星坠给他造成了很重的硬伤同时他不断燃烧生命来爆力量也对是把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主要原因之一。

    擦去嘴角残余的鲜血张天涯郑重的道:“居然可以让我受伤你们两个联手之后真的很强。”这句话张天涯是由衷之言刚才两人联手几近完美不论是西卡斯的水龙还是凯特不惜生命爆潜力来换取强大攻击的果断都十分精彩。

    如果刚才不是有西卡斯的水龙掩护爆后的凯特根本就没有机会与张天涯近身。如果不是凯特爆的早恐怕也难有机会伤到张天涯。毕竟人们都有一个习惯喜欢把最厉害的攻击放到最后来使用。所以凯特初期的爆才能让张天涯没有防备如果到后期才这样肯定收不到同样的效果。

    “什么?!天涯受伤了?”在通道之外一直用耳朵关注里面战局的白玉一听张天涯受伤马上失去了分寸。她身边的天女魃则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妹妹不要担心天涯那家伙不会这么容易败的。何况师兄还在里面如果天涯的伤真的很重他不可能再放任他自己独自挑战敌人了。”

    白玉默然的了头知道天女魃的在理但提起的心却无论如何也放不下来。

    另一变的蚩旭却开口对通道里面笑骂道:“张天涯!你玩够了没有我知道你现在打得正痛快可是大家也都在等着你呢。如果你自己不能解决就让凌将

    吧毕竟两个打两个才是最公平的。”

    他早从张天涯那底气十足的声音中就断定张天涯即使受伤也肯定不是太重。不过放任他这么闹下去的话恐怕众人真的就有的等了。而且这样一来逼出张天涯的绝招对他来也绝对是有好处的。

    “放心我没事。”张天涯听到外面的人催促同时也知道西卡斯和凯特在难给自己惊喜了随口应了一声后转对两个对手道:“我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们。好消息是你们两个的实力赢得了我的尊重。坏消息是我不打算再有所保留了准备接下我新开出来的绝招吧!”

    着一道天蓝色的剑芒从他体内飞出“嗖!”“嗖!”“嗖!”跟着天蓝色的剑光之后又跟着有七道不同颜色的剑光飞出。以他本人为中心在他的四周停了下来每一把距离他本人都有二十丈左右。青天神剑向下一挥八把宝剑同时下落查在地上八个不同的方位上将西卡斯和凯特两人包围在当中。这八把宝剑正是张天涯的得意法宝——乾坤八剑。

    本人随着乾坤八剑一起落在剑域之内张天涯低声喝道:“剑域!”八剑同时爆出颜色各异的光芒彼此遥相呼应竟然形成了一个里外隔绝的单独领域。这个领域并不似仪云地星欲那。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而是利用八柄神剑将自己的神识扩展到领域内的每一寸空间内。敌人哪怕是一个汗毛的晃动都无法瞒得过他。

    身在剑域之中西卡斯和凯特同时生出一种被张天涯看透内心的感觉心中震惊到无以复加。要知道在高手比斗中心理对战局的影响是很大的心理上一旦生出入现在这种需要仰视对手地感觉。要谈胜利简直无疑是痴人梦。

    “剑域动八剑齐飞!”八柄神剑应声齐动或斩、或刺、或挑、或扫……沿着不同的路线舞动着不同的招式。先后有序的向西卡斯和凯特攻去。就好象八名妙龄少女在集体舞剑肃杀之中不乏逍遥灵动的美感。

    剑域中两人见状大惊也顾不得保持合作了只能在第一时间选择闪避以保存性命。看来这个凯啸一族中虽然未必会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谚语但其中地道理他们还是明白的。

    可是想躲。就真的躲得过吗?西卡斯还好他本就是个技术型高手。而且到现在为止并没受什么伤躲避起来还算从容。但另一边的凯特。就不行了以他现在的身体连起初水平的三成恐怕都不出来转瞬之间勉强闪过两次攻击却也已经险象还生狼狈不堪了。

    这就是剑域的作用。作为战斗领域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要制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来而是用来对付敌人!只要对杀敌有多帮助。其他就都无关紧要了。这是张天涯地理解所以他的剑域并不是支撑起一个空间。而是利用剑来感应增加自己对局势地掌握能力同时利用宝剑辅助攻击打乱对手的战法。就像现在光是八柄神剑地攻击就让西卡斯和凯特应接不暇了哪里还有本事专心对付他?

    “啊!”一声惨叫传来。原来是凯特在躲过前两剑后身体在惯性下没有做好下一次闪避被八柄神剑中度最快的巽风神剑从右臂腋下滑过斩断了他的手筋。凯特吃痛下惨叫了一声。

    而这一惊的代价是又被迎面而来的坎水神剑自肋下穿体而过剑中的绝煞玄冰之力瞬间传便全身。凯特只感觉身体一凉便被冻成了一尊冰雕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喊出口。

    “凯特!”西卡斯见状大急心知道如果只是冷冻的力量现在凯特还未必会死。可是他现在已经被冻成了冰雕再没有一自保的能力。心急如焚下也不考虑事情是否可行马上一个侧身闪开左面挑来地震雷神剑。身体度加到最大向凯特冲去。

    但在张天涯的剑域之中救人真地那么容易吗?人是他想救就能救的了的吗?就在他刚刚冲出一半的时候之前攻击落空的山神剑从他前方上空立斩而下。剑势中山峦一般的雄厚气势封死了西卡死的所有进路如果不想硬拼的话就只有退。而另一边红火色的离火神剑已经从凯特的身后刺向了他的后心如果西卡特选择退那就将失去援救凯特的唯一机会!

    救人?还是保存自己现在相对安全的局面?西卡斯没有丝毫犹豫狠狠的咬了咬牙提起身躯力量聚集在右手长剑之上身体冲势不变全力上撂迎在山神剑之上。

    “当!”两剑相撞震出大片火星四下飞溅。在西卡斯全力的一击下无人控制的山甚剑终究还是被震飞了三丈之外在空中翻转数次才将力道尽数化去。但西卡特也不好过山剑本就是八柄神剑中力道最为沉稳的一把。硬拼之下他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同时前冲的步伐也顿了一顿。

    本来这样强猛的攻击只要他停下来缓一口气吐一口血就可以化解大半对他的战斗力影响不会太大。但奈何他现在太过担心凯特的安危硬是将已经冲到口边的鲜血咽了回去再次加向凯特冲去。

    但这一顿一冲间他已经来不及救援凯特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变成冰雕的凯特被离火神剑从身后击中脊梁碎成了无数块。当他赶到的时候一地的冰冻碎肉已经被离火神剑中的七昧真火烧成了飞灰。西卡斯除了一阵灼热之感外那那里找得到凯特身上的哪怕是一根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