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背后黑手

第三百四十六章 背后黑手

    凯特!”西卡斯一生悲呼撕心裂肺作为合作多年他与凯特之间的友情不是别人可以理解的。虽然他们现在都早已经死了但作为替身的两个能量体却把他们的友情延续了下来。可是现在张天涯居然当着他的面把凯特的替身消灭了而且连一尸体的惨渣都没有留下是死无全尸!

    不可原谅!绝对不可以原谅!西卡斯转过头来怒视着张天涯手中长剑斜指地面一双血红的眸子更是红光大盛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体上爆开但能量的根源却是在他那一样已经红得有些妖异的眼睛上。凯特爆的时候出现异变的是头而这个西卡特身上的异变却是来自于眼睛。

    斜指向地面的长剑上更是雷光大胜颜色也随之变浅从之前的深蓝色变成了淡蓝之色。“噼里啪啦”的响声不断宛如万鸟齐鸣散出骇人气势的同时却有不显刺耳。剑锋一挑震开再次攻到的坤地剑声音冰冷的对张天涯道:“你这个可恶的家伙准备承受我的怒火吧!幻魔封尽!”

    在张天涯的眼中西卡斯的瞳孔不断扩大片刻间就将张天涯整个人笼罩其中。

    心叫不好下张天涯忙催动天眼破除了幻相。天眼的作用下幻象虽然被成功化解掉了看张天涯却觉浑身的肌肉都已经变得僵硬。无法做出一动作。哪怕只是动一动指都办不到!好可怕地幻术不这样的招数一定不只是幻术这么简单!

    “万鸟隔世斩!”西卡斯大喝一声提剑向张天涯冲来。那长剑上的力量还在一直不断的攀升着西卡斯的生命也在不断的燃烧相信一剑之后。不用张天涯动手他也会因为耗尽生命而死。但是这一剑那么容易应付得过去的么?特别是张天涯现在身体根本无法动弹的情况下。

    万鸟哀鸣一剑隔世!好一招万鸟隔世斩!张天涯暗赞这一剑地精彩同时也现了西卡斯封住自己行动的能量完全来源与那一双红芒大胜的眼睛。要破解的方法。就是利用天眼直接以眼对眼进行精神上的实质攻击。不过看现在西卡斯的状态就算可以成功自己地神识也将受到很大的损伤根本得不偿失。

    受到张天涯行动被封的影响剑域之中八柄神剑的光芒也暗淡了许多攻击度上更是大打折扣。虽然凯特已除现在八柄神剑合击一人但是因为属性的减弱。每一次攻击都被西卡斯轻易的躲过或挡开根本无法阻止他前进的脚步。情势紧急下。张天涯必须马上做出选择!

    另一边的凌飞却不知道张天涯的行动被封但光看对方这一剑的威力。就想到要应付起来绝不容易。忙一个挺身站立起来瞪大地双眼等着看张天涯要如何应付生怕错过了这精彩的一瞬。

    可是眼看西卡斯地剑越来越近张天涯却依然没有一反映就好象这一剑要攻击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样。看得另一边地凌飞心中大急天涯这个混蛋到底在干什么?想出手救援却知道肯定来不及了。能否在这一剑中坚持下来。就只能看张天涯自己的了。

    “嗖!嗖!”就在西卡斯的宝剑距离张天涯的身体。只有三尺距离的时候。突然一道剑光从张天涯身体里射出与西卡斯擦肩而过后又以相同的度反退了回来回到张天涯的体内。

    剑光一来一回后西卡斯终于停下了他夺命的脚步。满脸不甘地死死盯着张天涯。后心与咽喉出现了两出血红接着是两道血剑喷射而出。那一双眼睛中的红芒渐渐暗淡了下来恢复原本地黑色后瞳孔早已扩散开来。直到死他也没想明白张天涯是使用什么手段杀了他的。

    “当啷……”长剑上的雷光尽散从西卡斯的手中掉落地下震荡几下出一连串的轻响。跟着是西卡斯的身体也失了支持的力量向后到缓缓倒了下去轰然倒地。凯啸一族两大护法终于在张天涯的手下双双殉职!

    是分身!西卡斯因为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并不代表旁观者清的凌飞也没看清楚张天涯刚才的攻击手段。在他高度集中的精神下分明看到了一个与张天涯一模一样的分身手中还握着一把青天神剑从他的身体里冲了出来与西卡斯擦肩而过后反手一剑贯穿了西卡斯的后心。再次反退回张天涯体内之前依然是一记反斩割断了西卡斯的咽喉。

    可是青天神剑一直都握在张天涯的手中从来没有送开过!

    绝对错不了一定是分身!可以进行实体攻击的分身让凌飞不禁想起了一开始他的敌人拿路托的分身。不过直觉却告诉他张天涯与拿路托的分身绝对不同相比起来张天涯的分身要可怕得多!虽然凌飞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

    “呼!”看这被击倒后身体已经消失不见的西卡斯张天涯轻出了一口气收起乾坤八剑皱眉道:“我明明已经打败了他们怎么幻象还没有解除?”

    凌飞微笑着解除了禁制指了指张天涯身体右侧的方向。

    张天涯转头看去却现刚刚被自己灭掉的两个家伙正好好的站在那里不过身影却忽明忽暗显然只是幻象而已也难怪自己没有感觉有其他人存在了。这时凌飞已经来到了张天涯的身边对他道:“我之前遇到的那个拿路托也是这种情况。”

    完凌飞将地上掉落的西卡斯的配剑和凯特那双护臂肉色手套检了起来随后递给张天涯的同时对他使了一个眼色。

    张天涯马上明白过来难怪之前他们的攻击和防御那么真实原来所用的法宝都是事实存在的看样子凌飞也在拿路托那里得到了什么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将宝物藏私了而已自己之前才一直没有现这。会意的一笑后接过两样法宝收了起来。你很强外来者。”西卡斯先开口道:

    到我们两个已经拼上了性命却还是被你先手杀死了.的和好奇你最后的……”光好询问张天涯最后所用的手段却被张天涯摆手阻止了。

    阻止了对方的询问张天涯淡然道:“有些秘密我不想被我在外面的同伴听到希望你可以理解。”

    “我明白了。”西卡斯无奈的头道显然他还为不能明白张天涯最后的手法而感到可惜。一旁的凯特却精神很大条的道:“外来者你还真是厉害!没想到在我最擅长的徒手肉搏方面都败给了你。能遇到你这样的高手相信战斗王也会感到很兴奋的!”

    “战王?”一路下来张天涯不止一次这里的人提起战王这个名字对其自然是十分好奇。刚想询问却听西卡斯道:“好了关于战王大人的事情我们也不能透露太多。我只能告诉你他的名字叫卡罗镇守着前面的最后一到关卡。前面的宝物是你的了我们也要消失了最后一句能与你这样的高手决斗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

    西卡斯的话完两人的幻象包括四周的幻象都一同消失张天涯和凌飞两人出现在一条笔直通道的尽头。同时一条信息出现在张天涯的脑海中是关于前面宝物的消息大体意思是:“前面的宝物被镇压在灵泉中心的祭坛上。要获得宝物必须依靠自己地力量将祭坛击碎。宝物的名字叫器魂之水将其融合在兵器中可使兵器具有自动吸收周围天地能量来强化自身以及攻击后吸取敌人精血来自我强化的神奇效果。”

    也就是被自己的法宝吃上助长剂了?张天涯哑然摇头这个凯啸一族的宝贝怎么都是用来强化武器的啊?真不愧是战斗民族!这些东西还真有些意思。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

    还有刚才的西卡斯和凯特暴走的时候身体变化地部分却是不一样的。凯特变身后身体力量爆涨力量的根源是头。如变身之前他远不是张天涯的对手那变身之后单从力量上讲。甚至要过现在的张天涯。可惜他似乎还不能完全驾御这样的力量而且没有与之相匹配地度否则将更难对付。

    而西卡斯爆力量的根源是眼睛。精神力量和幻术威力很大但比起天眼来谁强谁弱张天涯到是没试过。神识如果受伤的话恢复起来可不像身体那么容易以西卡斯的实力还不足以让张天涯选择两败俱伤的打法。

    在回忆起当初刑天暴走的情景来似乎与他们两个都不相同他的头和眼睛都有所变化。而且还有眉心的特殊符印。不过他爆后似乎除了失去理智。心中充满杀戮之外对自身到是没什么太大的伤害。变身这东西。还真没有什么规律可寻。

    想不明白下张天涯索性晃了晃脑袋不再去想它。

    见众人已经走了过来张天涯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大声道:“下一关也就是最后一关把守地人是他们一族中最厉害的家伙叫战王卡罗。事先好那个战王是我地。你们谁也不许和我抢!”话刚完马上感觉到两股杀气。和一道不满的目光。

    张天涯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地话得有些过分了忙补救道:“哈哈我不是这个意思哈。我的意思是一会我一定要和那个战王打至于打败他后得到的宝物归属问题我们可以再研究。我刚才要求的只不过是一个过程而已对只是过程!”

    “张天涯你去死吧!藏星伞最终变化——星极!”就在张天涯想几人解释自己刚刚错的话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张天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直接被吸收了进去。在被吸走的前一瞬他现一把伞越来越大将自己吸入其中地。至于向自己下黑手的人到底是谁?哼!这里地众人之中似乎只有一个是用伞作为武器的。

    “呼!”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映的时候仪云已经用藏星伞将张天涯收入其中随后藏星伞一晃飞起悬在半空而仪云本分也已经站在了伞尖上双手做结印状态一股厚厚的星芒将人和伞全部包裹起来从外面已经看不真切了。

    “仪云!你做什么!?”第一个反映过来的是凌飞见仪云居然对张天涯施一偷袭忙取出刚刚升级的神枪十方烈光一直悬在空中的仪云怒喝道:“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马上把天涯放出来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另一边的白玉见状第一时间就祭出了白玉轮就要对仪云起进攻却被一旁的天女魃拉住。后者拉住白玉后抬头对仪云道:“仪云!你如果想对天涯不利的话最好事先想好后果。如果是公平的决斗我们不会管但你现在这种行经等于向神农和太昊两国的三大神王挑衅。到时候不要你的父亲和师傅恐怕连白帝都保不住你!”

    其他众人包括有熊国的应朝、九黎的蚩同都对他怒木而视众人能走到这一步互相间的合作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而现在仪云的做法就等于要彻底撕破脸皮是他们绝对不能容忍的。时刻要防备自己人在背后给自己一刀还谈什么精诚合作?

    另外的娥皇眼中的神色最为复杂如果当初不是她的求情张天涯根本不可能救他更没有被他偷袭的机会。所以她的眼中除了愤怒外还有对仪云这个病人的失望。当然更多的却是对张天涯的愧疚。

    而蚩旭却是面无表情的冷眼旁观。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不管伤的是张天涯还是仪云对他来都只有好处。至于他在之前一路上与张天涯互相表现出的友好关系他们谁都没有当真不提也罢!

    就连最有理由支持仪云的重都露出了鄙视与不屑同时眼神之中还有着一丝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