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咎由自取

第三百四十七章 咎由自取

    哈哈……”见中人要话的都已完仪云长笑一声道:“之前张天涯就已经在我心理留下了一个阴影如果不杀了他我终生不会再有一进步。如果那样还不如死了来的痛快!所以我并不怕有三大神王又或者加上五大天神找我麻烦如果他们肯不顾身份来找我一个人物的麻烦。我仪云一死又有何妨!?”

    双手又迅的结了几个法印使星芒变得更加强盛仪云继续道:“我不是他的对手即使动用星极恐怕机会也不会很大。如今他在与凯啸一族两大护法战斗后已经受了伤而且对我没有防备我才能得手。我可不认为这样的机会还会出现第二次如果换了你们你们会放人吗?”

    凌飞眼中杀机大盛怒极反笑道:“这么来你是不打算放人了?”

    “这还用吗?”仪云得意的道:“我的星极动后自身承受的负荷会很大如果不是刚刚得到的宝贝我还真不敢用呢。不过一旦动除非是神级中期或以上实力的人是根本无法突破星极之芒伤到我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试。”

    “仪云!”这个时候被收入伞内的张天涯突然开口道:“我劝你最后马上收手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前面的战王之后还没有其他机关谁也不知道。对于那些机关只有我地八卦数术和你的占星之术才能推断一二。没有我你认为你自己有多少机会能活着走出去?”

    仪云的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道:“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张天涯居然在向我求饶!真的难得啊不过你现在什么都没有用的现在你必须死!看我的星极之力如何将你炼化吧!”着双手开始继续结音。口中低吟道:“逆两仪之行戮血肉灵婴……”

    凌飞见仪云的态度十分坚决已经不可能改变注意了。而且他现在已经开始催动法诀攻击伞内地张天涯了既然这个星极是藏星伞的最终秘密恐怕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不知道威力到底有多强。张天涯纵有那套近乎无敌的剑法和那神秘的分身却也未必可以抵挡得住万一出现意外自己没有及时出手岂非要后悔一辈子?

    大喝一声“住口!”凌飞手中十方烈光爆出一幕强光枪尖一抖幻化出万道光芒将他本分护在其中就好象一个型的太阳。斜下里向正在运动催动藏星伞的仪云撞了过去。

    这本是凌飞根据五行原理而创出地枪法之一但配合上刚刚经过强光属性的神枪十方烈光来使用。连人带枪已经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光球枪势之中的虚实强弱。哪一威力最胜那一存有破绽完全是看不到的。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连凌飞本人都史料为及。

    “嗤!嗤!嗤!嗤!嗤!……”‘太阳’撞上仪云的护体星极之力出阵连绵不绝的长枪破空之声音。见到仪云依然是那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凌飞则是越来越觉得心惊。因为他刚才用出了十成的力量来攻击仪云地护体星芒却感觉自己的力到仿佛泥牛入海。全都不见了踪影。而那星芒外却有着一层无形地气墙将他挡在外面根本无法靠近。

    一连刺了三千七百六十五枪。凌飞这一招已经用老无以为继下只能收枪后退。

    “狼望西北!”见凌飞的攻击无果另一边地七夜的攻击也已经准备好了。右腿在前左腿在后两腿同时一弯后猛的一蹬地面化作一道白光向仪云的方向疾射而去。双手劲握牙刃剑柄借一冲的力道将刚刚聚集起来的十二成功力聚集在剑锋一上由下而上斜刺仪云的腹。

    这招“狼望西北”乃是后来在张天涯的指下七夜所研出来地最强一剑。几乎是将身上所有的功力一次性掏空来完成这样远远过自己水平地一击必杀!一旦使用后七夜本人也将失去大部分战斗力在高手决斗中这一击如若不中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这个招的名字张天涯帮他取的取字“西北望射天狼”之意。天狼被弓箭所指已经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了张天涯取这个名字的用意也是在提醒他这是一招赌命的招数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可以使用。

    如今七夜见张天涯遇到危险七夜也再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虽然平时在张天涯的面前都冷酷如常但对于张天涯的忠心却绝对毋庸质疑的。但是连凌飞全力的一击都无功而反的星极之力单凭七夜现在的功力可以破得开吗?

    七夜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在他的心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救主!

    想法是美好的但事实往往却是残酷的。事实证明七夜这平生最强的一剑依然无法对仪云造成任何威胁。在接近仪云腹半尺外便停止了下来无法寸进。但七夜并没有放弃依然拼命向剑上叠加着自己的力量内力依然已经被刚才那一剑掏空在击中星极之力上的一刹那泥牛入海般不知所踪迹。

    七夜马上改用外力试图依靠蛮力来强行突破星极之力的保护。内力可以用星极之力化解那对付外力总不会有同样的本事吧?在七夜的力量与星极之力外那层气墙两股力到道的作用下作为力量平衡的牙刃剑出“嗡……”的一震长鸣。

    而这时候突然一阵金属交鸣的声音从仪云脚下的伞冲传出众人闻之都是大惑不解不知道仪云又要玩出什么花样来。就好象两个人在彼此争斗一般可是现在大家明明看到七夜只是在和仪云较力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动作那这些声音又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呢?

    “锵!”最后一声明显过之前数百分贝的声响后金属交鸣的声音悄然而止。这时张天涯的声音从伞内传出来道:“师兄、七夜!你们不要再攻击仪云

    们的攻击都被他收到了伞内转嫁给我了。”微微I道:“仪云!我现在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肯不肯罢休?”

    听到张天涯这话正在较力的七夜马上心下一惊。狼望西北的威力他比谁都清楚希望刚才那一招不要伤到了王爷才好。

    七夜一分心却被仪云找到了一个机会星芒之力一收一放便将已经力竭的七夜震出老远直到到被凌飞扶了一把之后才停下了后退的脚步。跟着一星芒之中的星极之力分出一丝如影随形的向七夜追射了过去。

    众人之中能档下这道星芒的几人凌飞刚刚托住七夜的退势身枪被七夜所挡想要绕过七夜来救援根本来不及。而天女魃、应朝等人不但距离稍远而且现这道星极之力也晚了一更不是能及时挡下这道要命的攻击。唯一可以办到这见事情的蚩旭却是冷眼旁观根本不打算出手。

    眼看七夜就要丧命在这道星芒之下突然一道水波从七夜和星芒之间出现在千钧一之即将星极之芒挡了下来。

    水波与星芒同时消散一直站在一边表示和张天涯划清界限的重才开口道:“张天涯!你应该可以听到我的话吧?刚才我救了你的手下七夜一命算是还了你当初的不杀之恩。如果你今天可以不死。以后总有一天我要报那一脚之仇!”

    “那多谢了。”藏星伞内地张天涯开口道:“仪云你居然要对七夜下手太多分了!”

    “现在你们知道我星极之力的威力了吧?”仪云根本不理会张天涯的抗议满脸得意的道:“我早就了星极的保护中除非是神级中期以上的高手其他人是根本不可能突破的了的。可是你们偏偏不信。刚才如果不是我要专心对付伞总地张天涯七夜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哦应该是一头死狼才对。哈哈……”仪云笑得十分得意自从被张天涯海扁之后他终于在一次找到了那种藐视对手的感觉了!

    “喂!”伞中的张天涯出言打断了仪云那让人不爽的笑声不温不火的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你到底答不答应罢手?其实你地星极之力量也不过如此。根本就无法突破我的护身剑气。这样下去对我们都没有好处如果你现在罢手我之前答应你不追究这件事情的话还依然算数!”

    再次听到张天涯的话而且语气如此平静众人才略微放下了心来。想到前几天张天涯还打得对方没有一还手之力那这次的星极之力也不见得就应付不来。但他们也知道着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现在要攻击不行放着不管也不是办法。他们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相信张天涯自己可以应付了。

    正在最得意的时候被人打断。仪云显然很是不爽。冷哼一声不屑的道:“你真的以为我的星极只是这样而已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着双手开始继续结印“引四方凶气散七魄三魂;映群星聚华舞千丈绝煞!藏诸天星宿结浩瀚长空;转凶灾戾劫杀神伞合一体!”法印完成仪云地身体居然开始逐渐边软、液化最后融合进了藏星伞内。

    “张天涯!现在的压力应该可以让你感到恐慌了吧?”众人再看不到仪云地身体。只能一把藏星伞在空中漂浮着伞中传出了仪云的声音:“星极绝杀出。伞中无生灵!我现在地灵魂已经与藏星伞融合为一就算想罢手也已经来不可能了。我们两个注定只能有一个人活下去我到要看看你还可以坚持多久!张天涯我是打不过你但你今天也别想逃出去我要和你拼到死!”

    现在白玉等人都紧张到了极死死的盯着藏星伞期待张天涯回答仪云的话可以给自己一希望。

    藏星伞内张天涯目光冷酷着傲然而立四周一片漆黑周围不断有大流星密集不断的对他起攻击。在仪云的法术完成后攻击越加强悍而且还有不断加强的趋势。现在张天涯还可以自己不动只靠乾坤八剑来应付但应付起来已经越来越吃力了。而且不是从流星之中散射出来的蚕食自己真力的星光也越来越密集了。

    右手一抬青天神剑从掌心飞出被张天涯握在手里。

    青天剑出张天涯终于决定自己动手了!“哎……”先是长叹了一口气张天涯开口道:“真是好言难劝该死地鬼既然你一定要死那我就成全你!”最后一个‘你’字出口张天涯马上收起乾坤八剑同时回忆着盘古开天辟地的情景一剑横扫而出不带一丝火气。

    “啊!”一声撕心裂肺地惨叫从藏星伞中传了出来。外面与张天涯同一阵线的众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一时间通道之内安静得落真可闻。那一声惨叫已经扭曲的失了真众人根本无法从声音中分辨出这声惨叫到底出自何人之口。

    藏星伞里面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包括一直冷眼旁观的蚩旭在内众人心中不禁同时出现了这个疑问。

    “嘶……”并没有让众人惊讶太久惨叫之声上未平息藏星伞的表面就出现了一条伤口跟着是第二条第三条……片刻工夫后原本大好的一件神器藏星伞已经变得千疮百孔恐怕连挡雨都成了问题。

    看来仪云并没有占到便宜!白玉凌飞等人见到这个情景才算放下心来。

    “嘭!”在张天涯强猛的攻击下藏星伞终于不堪重负随着一声巨响被轰成了无数的碎片。同时爆出一片血光飞溅到四周墙壁上触目惊心!而在原本爆炸的核心内众人终于看到张天涯正若无其事的收起青天神剑向他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