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两败俱伤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两败俱伤

    不好!”张天涯心里一惊知道卡罗是拼着一只手胜负。对方可以牺牲一条手臂来挡下自己的一剑张天涯可没自信在挨上对方全力一拳之后还能活着。

    不敢有丝毫的犹豫张天涯忙弃剑回防双手交叉胸前刚好挡住了对方的一击重拳头。同时他的三个分身也忙出剑救援围魏救赵的三剑同时刺向卡罗的后辈企图让卡罗放弃继续攻击张天涯的打算。

    但卡罗拼着费掉一只左手换来的机会岂会这么容易就放弃的?对身后张天涯的三个身份根本不与理会左手一拳重重的轰在了张天涯的手臂上。

    “喀嚓!”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中张天涯又一次的被卡罗轰飞了出去。

    而与此同时张天涯三大分身的青天神剑也都从卡罗的后背刺入了他的身体。

    卡罗痛得猛一咬牙手背肌肉最大限度的一阵收缩居然就这么硬生生的用肌肉将三把青天神剑给夹住了!不但无法多刺进半分更连拔出剑来都无法作到了。

    就在三大分身一愣的功夫卡罗已经转身一脚扫出将三个分身也一同卷飞了出去。

    “嘭!”、“嘭!”、“嘭!”、“嘭!”四个张天涯先手被卡罗夺了配剑镶嵌到四周的金属墙壁上口中鲜血喷个不停。一时间都失去了战斗能力。那围绕在卡罗能量球外地三十二把乾坤八剑在失去主人法力的支持后也都无力的向下滑落了下去掉在地面上出一连串的“叮锵”声响。

    “唰!”又是一把神剑从天空中滑落插在地板上后不住的晃动着剑身。

    这愕然是张天涯的青天神剑!而在剑的旁边。还有四根手指切口处还在冒着血浆。

    原来在先抓住青天神剑后又在来不及松开神剑的情况下握这剑刃一拳将张天涯轰飞卡罗地手指虽然结实也终于经受不得这般折腾。被锋利的青天神剑齐根削断!打败张天涯。卡罗所付出的代价也绝对不!

    “嗖嗖嗖……锵锵锵!”卡罗身上能量一暴插在他背上的三把神剑马上被震飞了出去先后插在四周的墙壁上。

    伴随三把神剑而射出的三道血箭过后卡罗忙再次收紧后背地肌肉来止住流血。十指连心的剧痛折磨下他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不过倔强的他还是强挤出一丝笑容对张天涯道:“我赢了。如果我现在动手你必死!但如果给你一时间。那死的就一定是我。”

    被镶嵌在墙壁上的张天涯一边调息着自己的内伤。有气无力的问道:“那是为什么?你的伤比我的轻得多复原也肯定比我要快。不管怎么。你刚才地话也不好理解。”

    抬起被削掉四指已经止住血的左手卡罗苦笑道:“但是我地伤确实无法复原的。我可不认为只有一只手也可以打败你。”

    “只是断了手指而已以你地修为怎么可能无法复原?”张天涯当初修为不如现在的时候竟曾被孟辽偷袭斩掉一条胳膊。但他不但一怒将孟辽杀了手臂更是当天晚上就重新长出一条新的来。

    “不要忘了。我们修炼背景是完全不同的。”卡罗嘴上这么心中却在苦笑这个神州的修炼方法还真是好处多多连短了手指都可以得如此轻松。还怎么可能无法复原?对于我们凯啸一族来应该是怎么可能复原才对!

    “是这样啊?”张天涯摇头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杀了我还是把我送出去?”

    卡罗认真的摇了摇头道:“两样都不是。你是我一生之中所遇到的最强对手也是我最敬重的朋友。我会安心等你修复过来即使到时候就算我被你杀死也没什么关系地。反正我早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光是灵魂留在这里孤独的活着还不如被一个强大地对手杀死来的痛快!”

    张天涯一笑道:“既然一如此爽快那等我的伤稍微好一后你的手就交给我吧。我现在可是神州很厉害的医生。如果功夫方面过我的人不止二十那在医术上过我的据我现在所知只有一个。加上你自身强大的复原能力我有信心还你一个完好如处的左手!”

    “真的?”卡罗一喜见张天涯头后才继续道:“其实刚才最凶险的并不是这只左手而是背后的那三把剑中的一把。只差一就刺到我的心脏了。不过现在却只是外伤相比起来问题不大。”

    “没刺到就是没刺到差一和差很多没什么区别。”张天涯一笑道:“不过没关系一会都交给我解决好了。”

    “那就太感谢了。”卡罗也不客气的接受了张天涯的提议随后道:“为了感谢你的医治我也在原本的奖励之外在给你一好处好了。那是一种我在以前四处游历的时候在一个星球上学会的一门很有意思的功夫很适合你的。”

    张天涯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现在我要先专心疗伤了。不然的话别医病、学功夫恐怕我什么也做不了。”完不再理会卡罗开始全心调息起内息来。另外三个分身也都在做着同样的事。

    一气化三清虽然是分身但却也和真人没什么两样分身受伤的话也是需要治疗的。

    ……

    三天后崇吾山上飞碟的外面。凌飞与七夜坐在当初藏着宝藏中心钥匙的大石上似乎是要谈些什么但却谁都没有开口。自从星神夸父与伏魔天神仪和离开后他们每天都这样等着张天涯出来但却迟迟不见张天涯的人影。

    起初他们还全当是张天涯在飞碟里面和卡罗在决斗也对张天涯的本事很十分放心。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渐渐的感到了不安而且安的心情

    重。该分析的可能他们都已经分析过了现在想I得无话可了。

    “你们果然又来了这里。”随这一声甜美的声音一身白衣的白玉从轩辕丘的方向飞来在两人身前落地后继续道:“天涯他怎么还不出来?哎现在三苗的重、东夷的姚舜都已经回过了。刚才连蚩旭也来找我在没有找到你们要我代他向你们告别。”

    “什么?蚩旭他们也要走?”七夜大感惊讶道:“可是刑天还在这个什么飞船里啊他们怎么可以……”

    凌飞见七夜如此反映摇头插话道:“卡罗既然是刑天的父亲那就一定不会伤害他的。至于他为什么还没有出来也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所以他们完全不需要担心刑天有危险何况蚩旭身为九黎的太子肯定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耽搁他能等到现在已经让我很意外了。”

    七夜还是不服气的辩驳道:“话虽然是这么没错但……但我还是觉得蚩旭的这个决定有些无情了。哎也许是我想的太多了吧换个角度想想现在除了离开以外蚩旭也确实做不了什么。”

    “你不是想的太多了而是想的太少了。”凌飞摇头道:“你刚才的样子分明就是什么都没有想直接用你现在担心天涯的心情去思考蚩旭地做法。蚩旭的做法并没有错。你也可以想象一下自己在飞船中修炼你希望我们在这里一直等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来的你吗?”

    “刑天不会有危险那天涯他……”听到两人的议论一旁的白玉再次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凌飞见状忙起身安慰道:“师妹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天涯不会有事的。”为了曾家自己话的服力进一步解释道:“一来我虽然接触卡罗的时间不长但也看出他绝对不是一个仪云那样暗算人地卑鄙人。二来我之前联系师尊。虽然没有成功但却联系到了师娘。师娘师尊闭关之前已经算出天涯最近将有一场大劫但却不是在这飞船里而是在仪云这见事情上。所以你不需要担心难道连师尊的卦术。你也不相信吗?”

    凌飞的这些话白玉再这十天的时间里已经听了不下二十次了。但没当她感觉莫名恐慌的时候这些话都可以让她的心安定下来这次也不例外。

    作为伏羲地女儿白玉自然知道自己父亲从来没有算错的时候心下稍安后头道:“这些道理我也明白不过我还是担心……哎。我先回去休息了这几天总觉得特别累。”两人都明白。白玉的累累的是心!

    白玉走后。凌飞摇头苦笑道:“这个白玉还真是瞎担心。”

    一旁的七夜却接过话道:“我们又何尝不是呢?不然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傻等恐怕早起程回去了。”

    “起程回去……”凌飞默然的了头道:“是啊!已经十天了再这样傻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也该起程回神农国了。”

    七夜闻言一惊翻身蹦了起来急道:“这怎么可以?我刚才不过是随口。打个比方。如果你要走那你自己走好了。我必须在这里等王爷出来!何况在他出来之后还要面对夸父、仪和我也必须和他并肩作战!”他的语气异常坚定谈到两大成名已久的神级高手脸上却没有一惧色。

    “你如果真的那么做只能让天涯败得更快!”凌飞丝毫不给面子的训斥道:“你认为天涯和夸父、仪和之间地战斗有你插手的余地吗?你去帮忙是能帮上张天涯什么忙还是成为累赘地可能性更多一?”

    “我……”七夜还想什么但却现凌飞的话句句属实根本无力反驳。

    过了许久七夜地神色变会了之前的冷漠淡然对凌飞了一句:“谢谢。”便施法飞了起来。

    “你去哪里?”凌飞问道。

    “你不是要回去吗?我现在会客栈处理一下顺便和应朝他们到个别。”七夜淡然道:“谢谢你的当头棒喝使我终于明白了与其在这里无用的干等还不如早回去帮王爷处理好上党的事情让他在面对夸父、仪和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完七夜便头也不会的飞了出去在空中他地声音传入凌飞的耳内道:“而且我也要尽量提升自己地实力以后我不要再做王爷的累赘而是一个可以帮他扫清一切障碍的强大帮手!”

    看着七夜消失的方向凌飞微笑着自言自语道:“自从被仪云轻易打败后七夜还是第一次这个样子呢。以前那个冷酷自信的七夜又回来了。”

    ……

    与此同时位于神州大6最西端的东夷国白帝少昊的帝宫内。星神夸父与伏魔天神仪和在守卫的带领下进入了白帝的书房。见到正端做正位的白帝少昊整齐的行礼道:“夸父(仪和)见过陛下。”后着又补充了一句:“请问陛下传我们来有什么吩咐?”

    白帝先是对带他们近来的守卫使了个眼色后者马上知机告退。这才呵呵一笑对两人调侃道:“怎么没有事情我就不能叫你们来聊聊天吗?”

    “微臣不敢!”两人异口同声但语气上却并不是十分尊敬。

    “不敢吗?”白帝摇头道:“那就是在心里还是在抱怨我当时硬拉你们回来了?”

    “微臣不敢!”

    “哎……”白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才转入正题道:“其实我这次找你们来正是为了此事。这件事情上你们太冲动了其实要报仇也有更好的办法。难道杀了张天涯的一个手下就可以解你们的心头之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