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分身合体

第三百五十七章 分身合体

    罗握了握左手的拳头又松开了手。之后再度握拳I反复数次之后终于满意的头微笑并抬起头对张天涯道:“你的医术还真是神奇呢居然只用各种植物烧过之后就有如此神气的功效还真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了!”

    他此刻早已经恢复了变身前的模样起话来给人的感觉自然也和蔼的多了。

    “不知道怎么形容的话那就不要形容了。”张天涯随手一把三昧真火将刚刚包裹卡罗所用的白布烧成灰烬“既然你对我的治疗满意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评价了。”

    “满意!我简直太满意了!”卡罗还在兴奋的舞弄着刚刚复原的左手。除了手指因为长期包扎的关系变得比其他地方更白嫩了许多外并没有一受过伤的痕迹。连一伤疤都没有留下!

    立足下边的灵池之水上张天涯微笑回应道:“恭喜你的手复原另外还要提醒你一。这毕竟不是靠你自己的实力来恢复的虽然能在段段三天时间内恢复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自身的恢复能力也功不可没但要彻底恢复仍需三天时间。在这三天里你最好不要用这只左手与我交手。”

    卡罗兴奋的头道:“三天是吗?没问题!你忘了我还答应过你有一门功夫要传授与你吗?我现在就兑现我地承诺。”完陷入回忆。悠然道:“那还是在我当初坐着飞船到处游历的时候的事情当时在一个星球上学到的这门功夫不过可惜我自己却施展不出来。”

    “施展不出来也叫学会吗?”张天涯不由对卡罗的法感到啼笑皆非。转有突然想到什么便问道:“是你现在这个能量体的关系吗?”经过三天的治疗张天涯现这个能量体和真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也不禁对其好奇了起来。

    “不是。”卡罗的回答很直接。并进一步解释道:“那是一种合体地技能可以使几个彼此能量身材都十分接近的人融合为一个人战斗力成倍增加!其实也就是把他们的能量跌加到一起变得很厉害。我这么你能理解吗?”

    “当然没问题!”张天涯头道:“用一成功力打敌人十拳。绝对没有用十成功力大敌人一拳来的伤害大。你是看到我的那三个分身才想到我或者可以使用这种技能的吧?”想象一下自己地功力猛然提升四倍的情景张天涯知道如果自己能学会的话那将来面对夸父仪和的时候必将多了许多胜算。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想求你两件事情。”卡罗到一半察觉到了自己的话有问题忙弥补道:“其实我的请求就只是请求和教你合体的技能无关。要不然等教过你合体之后。我们再谈不迟。”

    张天涯知道卡罗是怕他误会自己以为他以合体要挟自己帮他才故意这么的。淡然一笑后。摇头道:“身为战王就应该有王者的气度。有什么话直接出来多好。怎么婆婆妈妈的?”

    “呵呵。”卡罗尴尬地一笑随后道:“我之所以成为凯啸一族的战王可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王者地气度而是因为我们一族只看实力而以我的实力还没有其他族人见过我地第三次变身!”到自豪之处卡罗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张天涯了头:“两大护法的职位已经不低。但和卡罗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不再去想他们那种动物般的决斗争王方式张天涯转移话题道:“还是言归正传吧。你的请求。如果能力所及我会尽量帮忙的。”

    卡罗也认真的了头进入正题道:“第一我之前已经过了以我这个能量体达到第二次变身就已经是负荷运做了。原本我这个能量体地寿命理论上也是无限的唯一地缺是要依靠这个飞船才可以生存。但第二次变身之后寿命就已经减少到了三十年而动用第三次变身之后。实不相瞒再过三年我的生命就将彻底消散。”

    张天涯听了默然头沉思一下道:“的确是没有什么强大的能量是可以不付出任何代价的。之前为了防止刑天在暴走的情况下无法控制他的意志我也曾研究过他的血液。当时只找出了压制他暴走的方法却没有彻底解决。而你这个能量体和真人没什么两样想来和我的分身应该差不多……我只能我可以尽力一试。”对于卡罗的身体问题张天涯半分把握也欠奉。

    “你以为我想让你帮我延续生命?”卡罗一笑道:“不!三年后刚好是刑天的修炼得以大成的日子我的任务也就已经完成了。最后一件事情了了我也不会再留恋这个坐牢一样的生命了。我的第一个请求是你可以留下来三年和让我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在与我最尊敬的朋友兼对手的比试中度过。”

    “这个要求还真有你们战斗一族的风格呢。”张天涯一笑道:“不过我需要考虑一下。”

    “这是自然!”卡罗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随后又道:“我本不应该提出这样的要求的但听到你的生命近乎无限才觉得这个或许再你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当然如果你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要做拒绝我也没关系。”

    “好吧我答应你!”犹豫了许久张天涯终于头应承了下来:“虽然外面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等我去做但我出去后也要面对两个很可怕的强敌。能多一分实力就多了一分活下去的保障。而和你交手确实是一个提升实力的好方法这样对我同样有利!”

    “那就太感谢了!”卡罗有些激动的道。顿了一下又恢复平静道:“其实刑天能回来也让我很是欣慰。因为他是我们一族中唯一活着的族人。作为王子他他有他必须完成的使命。我的第二个请

    在方便的情况下帮他一把。”

    “你是希望我帮助刑天重振凯啸一族?”这次张天涯皱紧了眉头以凯啸一族那疯狂的血来看这样作无疑是养虎为患。让他们壮大起来谁也无法保证将来这些人不会对神州构成威胁。

    张天涯本想马上拒绝却突然灵光一闪换了一种相对诙谐的方式道:“这可有难度除非刑天出去后娶上一百个老婆而且每天坚持奋战或许还有希望。”

    “那不可能。”卡罗摇头道:“我们凯啸一族的繁殖能力很低每一个成年男子他的后代都不会过两个。就算刑天娶上一千个老婆也不会有所改变的。不过这个飞船上有一个基因库在启动后会结合我们一族的基因诞生出十男十女二十个婴儿出来。厄……我的这些你能理解吗?”

    “可以。”张天涯头道:“请继续。”

    “二十个孩子已经是极限了他们虽然无法重震我们一族但起码可以让我们一族继续存在下去。”卡罗到这里居然露出了慈祥的微笑:“其实我当初就是为了保住这个基因库在星球爆炸中身死的。如果刑天无法办到我希望你能帮忙。可以安排他们在你的监视下生活也可以安排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子。而且你完全不用教他们任何武技。只好能让他们继续活下去就好。只要活下去……”

    “不教他们任何武技?”张天涯吃惊道:“你就不怕辜负了你们一族战斗地血液吗?”

    卡罗摇头道:“我们那里有一句俗话‘目标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定永远不要在不切实际的情况下想着拿回曾经得到过的所有。’失去了刑天之外所有高手凯啸一族再非当年的凯啸一族了。拥有相对强大的战斗力所带来的只会是灭之灾!”

    没想到这个卡罗虽然并不像一个‘王’却有者一般的‘王’所不具有的大智慧。没有被雄心壮志冲昏头脑取舍之间做出如此真确地决定。张天涯深以为然的了头赞同的道:“我们神州的当权者确实有一种不能为我所用便留之无用的理念。”

    略想一下张天涯再次开口道:“其实以刑天今时今日在九黎的地位。这件事情对他来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不过既然你已经这么了那么我可以答应你如果到时候刑天真地无法完成这件事的话我会尽量帮忙让你的族人在神州做一群普通人的。”

    ……

    三天之后在同一个大厅内。一道强烈的光芒伴随着滔天气浪将大厅下半的灵池冲得呼啸不断。就这样一直延续了一柱香左右的时间。才漫漫的恢复了平静。而此时半空中一个青年男子傲然而立。

    看这男子的相貌。与张天涯到有九成相似但比起张天涯那原本齐肩的短。这个男子地头却要长上许多飘然在的他身后无风自动。而竟是被他身上无意间散出来地气势吹浮起来的。

    伴随着身上地气势男子身上各个肌肉间都有电弧在不停的流动出一阵劈啪声响。同时他眉宇之间那演示不住的那鄙人的神芒也与张天涯的反扑归真有着鲜明的对比。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这男子半开玩笑的道:“我卡罗你们这个飞船里地空气也太干燥了。除了这个不是水组成的灵池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液体存在。我才在这里呆了十三天而已身上就开始起静电了。”

    原来这个人居然真地是张天涯!

    “我变身的时候不也这样吗?”在大厅的角落中卡罗飞了出来双手环抱在胸前谈笑自若道:“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啊!不管怎么可以先在气势上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不是?”

    张天涯也不回答默默的将身上散出的气势全部压制了下去但身上自然放出的那种给人以机达压力的感觉依然连他自己都感觉得到。

    默然摇了摇头张天涯郁闷道:“还是不行。四合而一后我的实力确实提升了不少。但我现在还无法完全适应这样的力量还无法作到挥自如收放由心的程度。”显然对于这种情况张天涯并不是很满意。

    见到张天涯的能量得到大幅提升后居然没有一高兴反有些不满。不禁奇怪的问道:“挥自如收放由心这些东西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不管怎么你的实战能力比起以前来要提升了十倍以上才是啊!”

    “不!”张天涯苦恼的摇头道:“也许对别人来这的确是一件另人高兴的事。但我却不同只有用我可以完全驾御的力量我才敢用出那最强的剑法。否则剑气将如脱缰的野马根本无法控制伤敌一千亦可能自损八百!”

    卡罗无奈的摇头道:“是这样啊?刚才还为你的成功而感到高兴呢没想到在我看来最适合你的技能却变成了无用之物。”

    “这不是合体功法的问题而是我自身的毛病。”微微一顿张天涯将目光投向卡罗道:“卡罗我决定了。我要给我自己定下一个目标再这三年的时间里一定要将这样的能量做到完全驾御。不过在这事前我不会再用剑了我们来徒手过招如何?”

    “此话当真?”卡罗听了张天涯的决定居然一幅惊喜的表情。

    见张天涯认真的了头卡罗又道:“其实一开始我就很不喜欢对上你的剑法。因为你的剑太强了我根本不敢用身体来抵挡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我实力的挥。可那又是你最擅长的功夫我还也不好主动提出来。如今你居然自己答应肉搏真是太好了!不过要对付现在的你的话……喝啊!……喝啊!”(未~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