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三年(中)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三年(中)

    十面埋伏这样使出来我是用肩膀撞伤了你。如果▋|十面埋伏这样使出来我是用肩膀撞伤了你。如果▋|十面埋伏这样使出来我是用肩膀撞伤了你。如果▋|十面埋伏这样使出来我是用肩膀撞伤了你。如果▋|十面埋伏这样使出来我是用肩膀撞伤了你。如果▋|十面埋伏这样使出来我是用肩膀撞伤了你。如果▋是一剑刺中了你的心口你自己想象一下哪个更疼?”张天涯这话的时候不但一没有给对方气势上的压力更连眼神也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了。给卡罗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平凡无比的青年在同他聊天打屁一样。

    “你的气势?”卡罗现他的异样忙问道。

    “呵呵。”张天涯淡然一笑道:“这是同样是我刚刚领悟到的不论有意或是无意都无形间落了下乘。厄……与其是我自己领悟出来的到不如是突然想起了之前一位高人的话。只有在有意与无意之间才是真正的上乘大道。所以辛苦两年没有办到的事情就这么完成了这种情况在我们神州被称之为顿悟!”

    “一个月前你什么你现在的修为达到了一个叫瓶子口的地方除非境界再有突破否则贸然提升功力无益在之后的战斗中除了保持能量的平衡之外便再没有多吸收一能量。现在又搞出了什么顿悟你们神州的修炼方法还真是让人弄不明白。”卡罗虽然在两年中已经对神州的修炼方法有了初步的了解但对于瓶径、顿悟这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境界还是一头雾水。

    “是瓶径不是瓶子口!”张天涯再一次纠正道:“现在能量方面我暂时不可能有什么进步了。所以我接下来地目标就是将那套强的剑法与我自身的剑法进一步的融合。在最后的一年中能作到什么程度就算什么程度。”

    “那你就是要再一次的用剑喽?”想到再次要应付张天涯那锋利无比的神剑心情不禁有些郁闷。

    “我的剑法重意而非形。不一定要用剑才能使得出来。”张天涯一笑后捏地手指关节“啪啪”做响继续道:“所以最后一年我还是这样和你来打。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用顾及控制不住那强大的能量了所以你还是先变成第三形态吧。”

    ……

    神农国万寿郡境内的崇山峻岭之中。三座有大山上竟无飞禽走兽存在的迹象到不是因为这三座山的条件有多恶劣或是有什么占上为王地妖兽。而是因为这三座山上有着一种比任何猛兽都更为可怕的存在那就是——人!

    没错!是人足足十五万大军分别驻扎在三座山上每山五万。从远处看去山头上那密密麻麻的象征神农**队的红色旗帜居然遮挡住了大片林木。细看之下。这些旗帜上都写有一个斗大的“凌”字明这些军队。都是属于五行将凌飞队伍。而旗杆的颜色却分别带有金、木、水、火、土五行的象征色彩也证明了每一支队属于哪一旗下。

    这三座大山。其名字分别为句余、浮玉和成山。三山所夹是一谷此谷本无名却因为其宽敞平坦被凌飞临时命名为平原谷。

    此时三山之上并没有多少军丁除了留守营帐的少数守军外其余部队全部被凌飞集中到了平原谷中。足有十余万众。整齐的排队站好方阵后足足占据了平原谷内五分之一的面积。在方阵地中央。是一个用木头所搭建的简易将台。

    将台上凌飞平静地俯视这下面的士兵而在他身手一排站立着五人正是他这两年中重提拔培养起来地五行旗将而其中木、水两将居然不是凌飞旗下本部的人其中木旗将更是一员英姿飒爽的女将。居然是当初张天涯助凌飞攻打山寇宋义时所俘虏并被招安的张浪、孙青夫妇。

    “转眼间我们的五行旗部队已经成立两年多了。这两年中炎帝为了能让我们安心操练并没有让我们参加过任何大战事。但我们五行旗不是吃干饭的!日前我主动向炎帝请命今年抵抗九黎侵袭我将带你们上战场!大家有没有信心?”在一切准备就绪后凌飞终于那熟练而有充满鼓惑性的终于传遍了平原谷中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有!”士兵门马上整齐地答道。

    “大声一我没听到!”老套到不能再老套却又十分有效的鼓舞士气手段。

    “有信心!”这次地声音比之前还要大许多十万人同时喊住竟将附近数坐山头上林中休息的鸟类竟飞起了大片。

    “好!”凌飞大声赞扬了一个“好”字后转而道:“不过光有信心是不够的。经过两年的训练你们已经是地地道道的精兵了。但还也只是精兵而已!要知道战场不同于训练场在战场上是要死人的!不是你杀死敌人就是敌人杀死你!真正的强兵不是训练出来的而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我决定在入秋前的三个月中给你们安排最接近于死亡的训练让你们成为真正的虎狼之师!”

    正在凌飞到慷慨激昂的时候一个通讯兵匆忙的跑上了将台身凌飞身边低声了几句后又马上退了下去。

    凌飞却并没有受什么影响似的继续道:“再今后的几个月里我将不定期的引一些凶兽、猛兽甚至是妖兽随即你们的营地。所以你们要像真正打仗一样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应付。要知道妖兽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好了我要的就这么多心志不够坚定的人我宁愿你们死在妖兽的口中也不希望你们死在敌人的手下丢我的脸!随后给你们一个忠告……活、下、去!”最后一句凌飞显然是在应龙哪里得到的灵感。

    “各自回营戒备解散!”宣布了解散之后凌飞马上运起了他最快的度一道银光办消失在战场上射向位于浮玉山的中军帅帐。

    一进大帐凌飞第一眼便看到了早已在此等候的负屃。忙上前问道:“刚才传讯兵你找我有急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一般的事以你的本事自己解决应该

    么问题吧?”其实刚才听到传讯兵的报告后凌飞就事情恐怕非同可。但为了保证军心主帅在任何时候都要保证绝对镇定的素质凌飞却早已养成了习惯。

    “当然不是事!”屃情。”

    “蚩楼?”凌飞不解道:“我早在两年之前就按照天涯的吩咐通过赤松子国师联系到九黎咒亲王蚩邪将他安全遣送回国了吗?而后来我更把我们所了解的所有关于东夷国的情报送给他现在他在九黎的地位已经直追蚩旭了。怎么会有什么问题?”

    “到不是蚩楼那里出了问题……怎么呢?”屃后对凌飞纤细的解释道:“万寿知府被称为冷面神判青天的马虚最近破获了一起生在无疆集的谋杀案。案中牵涉到了蚩火教的人他居然在破案之后调查了所有关于蚩火教的资料。并从中现蚩楼与王爷接触过的事情矛头直指青天府还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马虚?就是那个当初因为触犯军法被天涯下令当街斩的马谦的弟弟马虚?”凌飞听了也有些头痛道:“蚩楼的事情虽然蚩尤应该也已经知道了大家心照不宣但此事情绝不宜公开!这件事情绝对不能任他这么胡闹下去。否则无论他能否查出结果对神农国来都绝不会是一件好事。你是怎么处理地?”

    “我就是因为无法处理才来找侯爷你来商量啊!”完苦笑道:“先不马虚是王爷为了弥补对马谦的内疚特意指提拔起来的。单是他这两年中屡破奇案所树立起的民望。在没有一个合理法的情况下也是不能动的。而调查境内蚩火教的事情正是他知府的管辖范围。我虽代王爷管理万寿。对于这件事情也不好干涉地太过明显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负屃继续道:“好在他的权利只是一个知府的权利而且在万寿王爷是至高的权威。他无权到青天府来调查可是就像侯爷之前所的那样。如果事情真地被他这么继续闹下去的话……”

    “坐下再。”凌飞这才想到让负屃坐回坐位同时自己也在主位坐下后开始分析道:“天涯这还真实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过也不能这么有这个‘青天’在万寿的治安是整个神农国最好的一郡了。不过这次事情牵涉不……还真是十分棘手啊!”

    “我本想在掐断所有线索之后激他立下军令状限期破案。然后查他一个办事不利之罪。可是如此一来却是逆了王爷临行之前的意思。而且像就侯爷之前的那样他确实是一个人才。所以我才来见侯爷请侯爷给帮我拿个注意。”着把期盼的目光。投向了凌飞打有你不给我做主。我就赖着不走的驾驶。

    凌飞这才明白了负屃来找自己的用意他地主意确实可行。但难免张天涯回来后可能有所怪罪。但如果拿主意的人是凌飞张天涯就不出什么了。笑骂一声“你这滑头”后凌飞头道:“你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不过既然你找到了我我自然有更方便地条件可以更好的解决这件事情。”

    略微思索了一会凌飞道:“你这次来地还算及时如果你明天来的话就见不到我了。我其实另有急事。必须马上赶回太昊拜见一下师傅他老人家具体归期不定。不过在这之前。我就帮你安排一下吧。”

    负屃虽然也好奇凌飞所的到底是什么急事。但凌飞自己不他自然也不会不知趣的去主动询问。只是头道:“那就多谢候爷了。”

    凌飞这才转回正题道:“关于这个马虚你如果能安抚的话尽量安抚不过在不知他是否能接受前实情又不能让他知道的太多。具体分寸你自己把握吧。如果不行你就去上党找白虎侯监兵监老爷子具体处理办法你和他商量就可以了。通过他可以晋见炎帝给马虚升个官随便调到什么地方去或者直接入朝也没问题。”

    不管调到哪里只要不在万寿马虚就不能继续调查这件事了。

    “这个注意好啊还是侯爷想的周到负屃佩服!”

    佩服个屁!凌飞郁闷的想到如果你有我或张天涯地关系这个主意并不难想。你子并不是没有主意而是缺门路。但凌飞并没有当面破欣然接受他的谬赞后继续道:“如果马虚不肯接受地话你就和监老爷子商量这办吧。天涯和我都对监老爷子十分敬重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我马上会给他传去玉简明个中原由的。”

    负屃得到满意的答案欣然告退后。凌飞又找来了五行旗将吩咐了一下关于军务方面的事情后变展开身法全向太昊的方向飞去了。

    飞行中凌飞自言自语道:“神劫将至还是先回到师傅身边更安心一些。天涯这是我两年来第一次希望你不要这么快从那飞船里出来。等我等我度过神劫之后夸父、仪和的挑战让我们师兄弟共同面对并肩作战!”

    ……

    轩辕丘北七百里一座无名的石山面前应朝持枪傲立。神识保持告诉集中状态似乎在提防着什么又好象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但放眼方圆百里只内除了一些根本无法对他构成威胁的飞禽走兽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啊!

    找到了!应朝的双眼中突然神光大盛身体上密密麻麻的长出一层鳞片变身的过程居然只用了一瞬间便完成了。比之当年在卦台竟不知长进了多少。随着变身的完成身上所蕴涵的能量也一下子提升了数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