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六十章 卡罗风逝

第三百六十章 卡罗风逝

    张天涯仍不动手取石卡罗开口催促道:“这块石头晶莹通透我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天晶石。好了我的时间不多了击破祭坛取下你过关的奖励吧。”

    “作为我的奖励吗?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话间张天涯右手两指一弹一勾便轻松写意的完成了整个破坏祭坛取得宝物的过程。握石在手一股清爽之意立时从石中传来让张天涯查没当场大呼爽快。

    取下石头后张天涯转对一旁的卡罗道:“卡罗我们前后拿走的这些宝贝在你们凯啸一族中也都是不可多得的绝世珍宝吧?但你也知道刑天十有**会随我们前来为什么这些好东西不全留给他而要便宜了我们呢?”

    卡罗很平静的回答道:“我留给刑天的自然是极好的东西。但却不能把所有的好东西全部留给他一个人。我留给他的是我在千百年中早已练化千万此的一把兵器在他归来后我将其固定成了战斧的形状。其锋利程度上绝对比起你的宝剑来尤有过之!至于其他的宝物用你的话那叫君子无罪!”

    “怀璧其醉……”张天涯无奈的了头。试想一下如果这次进来的众人中只有刑天一人带走一大堆宝物。而其他人所得到的都是随手扔掉也不心疼的垃圾。那出去以后。恐怕连自己都要私下里抱怨两句其他人就更不用了。可以想象那时候刑天地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收起来吧。”卡罗把目光移到气门后面的刑天身上油然道:“刑天已经成功了我的大限也要到了。”

    “嚯!”张天涯跟着向刑天的方向看去正见到刑天猛然睁开眼睛身体猛的从原地弹起。随手一掌拍在他身前的气门之上。气门上先是出现一股激烈的波纹浮动随之便被刑天这一掌震散气劲卷向整个大厅。在强烈的气流冲击下强如张天涯和卡罗都忍不住向后退了半步。

    张天涯退后半步后马上站稳了身行。却见到一边地卡罗再次出现了能量不济的状况忙一把将其扶住转对正陶醉在自己力量下的刑天笑道:“恭喜刑天兄公德圆满。不过与其过早的欣赏自己新获得的力量还不如先和卡罗话。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且还有很多地话要向你交代的。”

    “天涯!”刑天这才注意到卡罗和张天涯居然都在惊喜下忙迎上来道:“没想到天涯你也在不过父亲我需要三年的时间才能行功圆满怎么你?”他显然还不敢相信张天涯会在这给飞船中。一呆就是三年之久。

    卡罗爱惜的打量一下刑天的全身欣然道:“是我请求他留下来陪我三年。让我在生命的最后三年与一生最敬佩的对手兼朋友的打斗中度过。如今你也已经行功圆满了。正如天涯所。我有很多话要向你交代呢。”

    张天涯也一笑道:“是否需要我回避又或者直接把我送出去在外面等刑天也可以。”

    “也好。”卡罗微微头挥手间一道金光将张天涯包裹随后大手一挥便将张天涯传送到了飞船的外面。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属于神州大地地新鲜空气张天涯再次看了一眼镶满黑玉钥匙的飞船。喃喃自语道:“没想到我回到上古之后在这个飞船里呆地时间。已经快赶上在完面所呆的时间地总和了。卡罗你也是我在上古所接触时间最长的朋友。放心去吧你的心愿如果刑天不行我一定会代他替你完成的!”

    又过片刻一道金色的光芒再次出现光芒过后显露出刑天的身影瞧他的眼角微红显是刚刚流过泪水。张天涯刚欲上前询问却被对方一把将胳膊抓住急道:“我们快离开这里!”着便硬拉着张天涯向远处飞去。

    飞至数里之外两人才停了下来。转头望去只见飞船的外层连续闪烁着七色光芒。那七色光芒循环不断而且越闪越快最终突然消失不见。而四周地空气也似乎遇到黑洞半被吸收进了飞船只内形成了一个包围整个山头的空间凹陷。

    “轰……”空间凹陷出现地时间十分短暂随之而来的则是几其强大的能量从飞船内射出。伴随着一声巨响能量波冲击四方。先是飞船的本身因位于能量核心最先被摧毁待尽。之后是崇吾山上半截山体也被夷为平地!

    ……

    太昊国青帝帝宫伏羲神殿后的一间厢房内。凌飞的神识感应到来由崇吾山上的奇异能量。缓缓睁开眼睛自言自语道:“这么强的能量波动……天涯是你成功出来了吗?现在我就去向师母辞行如今我神劫已过就让我们并肩作战。告诉全神州的高手青帝之徒不输于人!”

    ……

    “看招!”远在东夷国一做云雾环绕的仙山之颠夸父随手一颗黑子落下后捻须微笑道:“老兄弟你大龙被屠这次你又输了哦。而我们七局四胜的比试也有了结果。那张天涯出来之后应该由我来动手吧?”

    仪和微微摇头叹道:“这围棋本就如纵横天际的星斗我怎么可能是你这个星神的对手?早知如此我真该换一个赌法!”微微一顿转而严肃的道:“不过云是毕竟是我的骨肉张天涯的命你要留给我一半才行!”

    夸父含笑头刚欲答应下来突然眉头一皱随之又是一喜道:“有熊国崇吾山的方向出现了大规模的能量波动。应该是那个张天涯出来了。我已经放出神识过去再到有熊境外拦截于他!那半条命我会给你留下的!”

    议和也头道:“这样最好不过了。想当初我们确实太冲动了一毕竟有熊国的面子我们还是要给的。如果惹恼了黄帝对我们想报仇恐怕就会更加困难了。这

    我们不在有熊国境内动手黄帝、应龙他们应该不意见才是。”

    分析一几句后仪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夸父提醒道:“对了那口气还在吗?”

    夸父了头又有些不以为然的道:“我真不明白对付一个张天涯真的有那个必要吗?还是白帝认为那张天涯会不守约定另找高手来施以偷袭?”

    仪和摇头道:“我也不认为有此必要但白帝一向谨慎。心一总不会有坏处的不是?”

    ……

    远在崇吾山数里之外的张天涯与刑天同时抬手臂抵挡着割肤生痛的气浪。同时张天涯对一旁的刑天传音道:“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飞船怎么会突然爆炸?”

    “这个飞船中隐藏了太多我们凯啸一族的秘密。父亲不想我们的族人因为今后某一天现了这些秘密而做上重振凯啸的白日梦所以在把我送出来之后就启动了飞船的自我毁灭装置。”刑天的话完飞船自爆最强的那股气流已过两人才先手将手放下。

    “嗖!”这时突然一道青绿色光光芒从飞船爆炸的方向直接朝着张飞来。张天涯忙伸手接住脑海中马上传来了卡罗的声音道:“天涯我的灵魂虽已覆灭但一身能量却是长存的。考虑到你们神州地修炼方法的强大。我放弃了原本将这些能量全部灌输给刑天的想法。现我将我的所有能量融合成了这颗种子。你随便找个地方种下吧就当是留个纪念。再见了我的朋友……”

    “卡罗……”看着手中那充满生机的绿色种子张天涯的眼泪终于还是没控制住从眼角悄然滑落。

    “天涯你怎么了?”一旁的刑天见张天涯突然流泪忙询问道。

    “没什么。”随手将将种子收入炼妖壶中。张天涯摇头间用法术将泪痕迹挥干净强挤出一丝笑容道:“现在飞船地事情先告一段落我决定到应龙王府辞行便离开会神农。你有什么打算?”

    刑天也整理了一下情绪后冷静的回答道:“虽然我猜太子殿下他们应该早已经回国了但我还是应该先会悦来客栈看看。反正我们回去也是顺路。不如结伴而行如何?或许白玉公主他们还没有走都在等你呢。”

    “也许吧?”张天涯微微摇头道:“但是我不能与你同行我们必须各走各的!因为我在飞船中杀了仪云。并让师兄传话等出回来后回当面和仪和、夸父解决这件事的。我不想你也被牵涉进来你什么也不要了因为你现在根本帮不上我的忙。还有你忘记卡罗的嘱咐了吗?在完成他地嘱托之前你绝不能出现意外!”

    “这……。好吧!”刑天犹豫半晌终于头答应了下来。毕竟现在的刑天。已经被服起了延续一个民族继续生存的沉重包袱再不是之前那个了无牵挂的刑天了。

    “我怎么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原来是天涯和刑天都出来了。”话声中应龙瞬移出现在两人面前转对刑天问道:“令尊卡罗先生呢他没有与你们一起出来吗?”

    刑天眼中闪过哀色再次看了一眼只剩下一半的崇吾山惨然回道:“家父已经与这飞船一起归于尘土了。”这才想到对应龙行了一礼改口问道:“既然见到应龙王爷。刑天有一事请教不知道太子殿下他们。是否已经起程回国了?”

    “他们三年前就起程离开了。”应龙道:“但你也不要怪他们毕竟蚩旭身为太子有太多的事情要他来处理不能无限期的在这里等你。”这些话表面上看来是在帮蚩旭话其实不过是一些套话来赢得刑天的好感而已。

    刑天再次行礼道:“这个刑天自然醒得既然殿下他们已经离开那刑天也不多留了就此告辞!”完又给了张天涯一个鼓励的眼神转身向南方飞去。他飞得很急确是不想在这个伤心之地多做停留了。

    刑天走后应龙转对张天涯笑道:“天涯啊。刑天心情不好才那么着急走地你就不用那么急了吧?何不多在有熊盘旋几日也让老夫一尽地主之谊。而且自从受到你的指以后孟露地剑法一日千里老夫还没有好好的感谢你一翻呢。”

    “这就不必了吧?”张天涯摇头笑道:“都了那只是一个交易。不过我也有些事情请教就是我地朋友们现在还有几人留在有熊?”

    应龙答道:“凌飞、七夜在他们出来的十天之后便带着雷雅一同离开了。半年前白玉公主接到了女娲娘娘的指示是去昆仑山了现在应该还再那里。而负责保护她们的后居然也告别新婚不久的妻子随行保护。公主这两年来与黄帝陛下渐有情谊天下之事无所不谈现在仍然留在有熊。朝儿已经参军现在正住手北放边关。”

    “白玉去昆仑山了?后结婚了?应朝从军了?美女魃居然和黄帝陛下……”张天涯忙晃了晃脑袋理清思路后才分先后的提出了第一个问题道:“敢问王爷后的妻子是哪家的千金?”

    应龙道:“是朝儿在战场上救下地一位家碧玉不过人长得到是美极名字叫嫦娥。”

    “原来如此!”张天涯头道:“后的妻子是嫦娥我早该想到地。那么既然大家都已经离开了我也就不打扰了。刚好我还有一些事情需去一趟昆仑山这就动身了。请王爷代我想师姐和黄陛告辞!”

    应龙略感意外道:“真的不留下吃顿便饭吗?”

    张天涯自信的一笑道:“东夷的两位前辈已经等我三年之久我怎么好再耽搁时间告辞!”完已经化身剑光向西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