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六十一章 莫装逼

第三百六十一章 莫装逼

    天涯飞行所用的只是普通的借剑光飞遁之术并未有他和神级以上高手才能使用的瞬移。这到不只是为了隐藏实力这么简单毕竟马上就要同夸父、仪和其一开战打过之后恐怕再隐藏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了。他这么做不过是想给对方一个机会一个拦路向他挑战的机会。

    在不想依靠别人力量的前提下张天涯以一敌二是没有什么胜算可言的。而他唯一的优势就是对方还不认为他可以与神级高手抗衡。所以这第一战对方应该没有什么诡计才是一对一的公平决战张天涯现在的信心可比三年之前足多了!

    横竖这个仇已经结下了自己杀了仪云他们两个肯定是不会和自己和平解决此事。与其处处提防守制于人到不如乘对方低估自己的时候出其不意的以公平决斗的方式除掉其中一人。剩下一对一还怕他们什么?

    为了这一战张天涯已经做出了充足的准备。早在从飞船出来之前他就将三大分身隐藏在了体内伏羲琴、炼妖壶的使用上也重新温习了一遍祝融送的炎煌戒指在右手戴好。一边抚摩着右手的炎煌戒指张天涯心中杀机大盛今天定要让夸父或仪和其中之一才神州神级高手中除名!同时也要削掉白帝一条臂膀!

    不多时张天涯便已飞出了有熊国境外。达到有熊与东夷两国交界又单独存在并不副依附任何一国地昆仑山势力范围。心道我已出了有熊该了的也差不多要来了吧?

    “哈哈哈……”果如张天涯所料随着前方一股能量波动一个短须青袍老者瞬移出现挡住张天涯的去路。并出一阵极其蔑视的狂笑。从他瞬移时所用的那极其接近仪云星芒力量的能量波动张天涯已经猜出了来人身份。

    虽然已知道来人身份是谁张天涯还是明知故问。先收敛内心的杀机后又淡然一笑用书生味十足的语气对其问道:“何人拦路剪径?”

    夸父一听心里这个气啊。感情你把我老人家当成拦路抢劫地了!收住笑声不屑的冷哼道:“无知辈休要胡言我乃白帝坐下星神夸父!”看他有些动怒的样子张天涯心中暗笑你就气吧生气的时候容易出现破绽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既然你已经上道那我也不妨给你再添一把火。张天涯拿定主意后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状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原来是星神夸父。久仰久仰!”就在夸父感觉很是得意刚要什么地时候。张天涯话锋一转又问道:“不知星神这次拦我。是要劫财还是劫人?是要钱还是要命?”

    夸父一听鼻子查没被张天涯给气歪了。好嘛了半天还是拿我当劫道的了!气得一甩袖子冷声答道:“老夫要命……”话出口才觉自己居然不知不觉中。配合了张天涯忙转补救道:“你杀了我徒儿仪云。老夫今天就要你为他填命!”完右手心突然爆起一团星芒看其密集程度却远非仪云可比的。

    “且慢!”一见夸父话就要动手张天涯忙叫停道。

    夸父不屑的冷哼一声白了张天涯一眼手中的星芒却仍未收回鄙视的对张天涯道:“怎么?现在才想求饶你不觉得太晚了吗?”

    “不!、不!、不!”张天涯一连了三个不字才有条不紊的解释道:“在什么神农国有这样一句话叫做‘好狗不挡道’。哦错了不要见怪。那句话是‘要决斗到战域。保护神州自然遗产人人有责。’既然星神非要动手我们不如到战域里打如何?”

    “战域?”夸父一听心里马上一突。也顾不的张天涯刚才骂他‘好狗不挡道’的气愤了。心道战域可是必须要有神级的水准懂得瞬移才可以去地地方啊!这个张天涯要去战域那明什么?难怪他这么有恃无恐也许白帝的担忧并不是没有根据地。

    张天涯见状心中冷笑不已亏你还是神级高手中的星神夸父。居然在动手之前就被我地话所激你的心已经乱了看你还怎么和我打?表面上却是一副着急的样子催促道:“怎么了星神夸父你到底敢不敢去?”

    夸父这时也回过神来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我有什么不敢的?既然你想死在战域里我就完成你的心愿。请!”

    “星神您是前辈您先请!”

    “算你子还有礼数那老夫就先行一步了你跟好了!”

    “好!”张天涯两手一背傲然道:“前面带路!”

    听了他这句话夸父的鼻子差没被气得当场吐血。感情这个张天涯刚才和我那么客气都是在套我呢最后在这等着我呢!还前面带路当我是下人使唤怎么着?心知再下去也肯定不是张天涯的对手全装做没听见随手一道星芒破开了空间先张天涯一步进入战域去也。

    张天涯激将成功一顿话得夸父心志已乱心中自是十分得意随手一道剑气也同样破开了空间进入战域之内。而张天涯刚走又一次空间波动出现原是凌飞现张天涯被夸父拦住刚好赶到。他到时张天涯破开地空间裂缝还没有完全消失被凌飞看在眼中。

    眼看带有张天涯剑气能量的空间裂缝瞬间愈合凌飞不由苦笑想到了当初来有熊之前张天涯给他表演穿越结界地情形原来这个子早就已经掌握了破空瞬移的能耐。当初我没看清楚还道是什么取巧的功夫今天一见这分明不就是货真价实的瞬移吗?也难道这子敢叫嚣单挑一个神了。不过他和夸父到底去哪了呢?

    正在凌飞疑惑的功夫在他对面百丈之外再次出现一股能量波动。转眼看去果然是最有理由出现在这里的一个人

    魔天神——仪和。

    仪和一出现先是四下没有找到张天涯、夸父二人的身影无果后才把目光移回到了凌飞的身上傲慢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如果是三年之前凌飞尚未度过神劫的时候或许还会忌惮对方几分。可如今凌飞自己也是一个神级高手两人的地位完全可以是平起平坐了仪和还是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凌飞也自然不会对他客气。马上反唇相讥道:“我当然是当心我的师弟在原本公平的比斗中被其他人联手欺负过来观战顺便坐镇而已。”

    “哈……”仪和像是听到了一件十分好笑的事情对凌飞半威胁式的邪笑道:“真没想到啊!三年不见你的脾气到是长了不少。再次见到我居然敢和我这么话了好大的胆子!”完目光逼视向凌飞。

    凌飞也毫不退让的与之对视不卑不亢的回道:“我的外号既然叫做五行将自然是纵横沙场无所畏惧一身是胆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大有一种你要动手我凌飞绝对奉陪到底的气势。

    见凌飞如此仪和不仅有些意外又是哈哈一笑后身手摸了一下满是奇异图案刺青的秃头淡然道:“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有什么本事敢和我这么嚣张。记得三年之前你可不是这个样子地哦。”

    “此一时。彼一时。”凌飞冷笑道:“当时你也不过是因为畏惧家师才没有动我。所以你今天也不用那当初的事情和我事!现在凌飞神劫已度神躯已成白了大家都是神级高手你少在我面前摆出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我看了恶心!”反正因为张天涯的事情和对方已经势成水火了自然没有和仪和客气的必要。

    “你!”议和做梦也没想到。如今的凌飞居然敢如此不给面子的当面这么骂他。本欲作但想到凌飞得也确实没错现在大家都是神级高手凌飞虽然刚刚修成神体打起来肯定不如自己但要将其拿下。也不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一个搞不好还要受伤不凌飞要走自己也肯定留他不住。

    想到这里仪和才将怒火压下淡然一笑道:“既然你如此不服气我找机会我们定要切磋一下。不过我们这次都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地吧。夸父和张天涯去了哪里你我前来不都是为了观战兼压阵吗?”

    “既然是要打架当然去战域了你怎么连这都想不明白?”凌飞再次损了仪和一句后。身上五行本原神力一放一收轻描淡写的将空间破开。瞬移动到战域去也。同时也是在提醒对方我已经成神了。刚才可没有骗你!

    凌飞走的潇洒留下的仪和却是在心里打鼓。张天涯与夸父居然是在战域决斗那是不是如今的张天涯也已经是一个神级的高手了呢?之前还到自己和夸父可以轻松收拾地两个娃娃如今居然都成了和自己平起平坐的神级高手了这下报仇的事情果然麻烦了。

    暗到还好白帝早有安排。这次张天涯肯定在劫难逃。不然放任他们这么继续的成长下去自己肯定睡难安枕。他们两个。哦不准确的应该是那个张天涯的进步度简直太可怕了。六年时间从一个金丹期的娃娃成为一个神级高手这还是人吗!?

    一道伏魔灵力放出同样的破开空间仪和也跟着进入了战域之内。

    再张天涯与夸父先后进入战域后马上各自做好了战斗准备。这不是一般的比武较量客气的话自然直接省略。夸父双手手心并拢随后虚空一扶他地最强武器天星杖凭空出现在他双手之中。

    这天星杖本是盘古初开时的一根灵木后被夸父得到后用群星之力加以炼化而成。外表看来虽然与普通老人走路所用地木杖并不两样但其中蕴涵的能量却明了这绝对是一件上品神器!

    张天涯一见夸父这武器呵呵一笑道:“没想到星神大人连拐杖都准备好了既然你这么诚恳我今天就手下留情只断你一条腿好了。”张天涯拿定注意要把调侃进行到底不给对方从愤怒中恢复理智地机会。

    夸父听了张天涯的话自然心中有气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冷哼一声道:“无知辈先接我三招再大话不迟。混沌之灵在吾之杖归星容斗灰灭吾敌!”完一杖横扫而出大片的星神之力半月形朝张天涯横斩而出。

    张天涯平静的随手祭出青天神剑随手一撩同样一道半月形态的剑气破空而出迎上了夸父斩来的星芒之上。

    “嘭!”剑气于星芒一经接触星芒顿时暗淡了不少可是张天涯的剑气却彻底地被星芒击散了。被削弱的星芒去势不减继续向张天涯斩来。

    张天涯这一惊非暗道神级高手就是神级高手自己地剑气固然神奇但力量的层次本身与夸父还是差得太多了是我太看神州众神了!心里虽惊但剑法不乱见星芒已斩至于马上横剑相抗。

    “当!当!当!……”剑与星芒的碰撞所出的却是金属交鸣的声响。张天涯一连斩出七剑才将星芒的力量全部抵消。同时他本人也被这道强大的星芒推出老远。停下来后距离夸父已足有一里的距离了。

    长剑一抖张天涯赞了一句:“好功力!”便继续向夸父冲来。其实刚才那道星芒他本可以利用瞬移轻松闪避开的但输招不输势他还是选择了正面硬接。虽然也落了些须下风但气势仍然在加上还有分身、合体等多个秘密没有使用出来。夸父的心志又先被自己所乱要杀夸父张天涯到还是信心十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