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剑仙斗星神

第三百六十二章 剑仙斗星神

    天涯的剑刚一刺出却又马上停了下来。原来这会I与仪和也已经先后赶到战域内。张天涯一见之下自然马上收住去势横剑笑道:“恭喜师兄度过了神劫成就了神体。但天涯现在要与星神决斗过会我们再行叙旧!”

    “好!”凌飞马上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同时身体一闪向仪和的方向移动了过去。后者居然也不约而同的向他的方向移来两人在距离三丈后才同时停下并同时放出自己的神力来包裹住两人周围十丈内的空间使对方无法使用瞬移。这才现对方居然也和自己采用了一样的手段不由得对视一笑。

    那边的凌飞与仪和互相牵制又再次构成了张天涯与夸父之间的公平对决之局面。

    张天涯暗自替凌飞高兴的同时身随剑走一剑中平无奇的刺向了夸父的胸口。他这一剑并没有夹杂任何自创剑意有或者‘开天辟地’等高深奥意就只是最平常不过就算一个初学武术的新人也能有多种应付手段的一记仙人指路而已。

    这招仙人指路的顾名思义除了只是一记试探性的起手势后续变化无穷的优外。却是一般剑法师傅用来指徒弟武功的喂招功夫。若论起威力并不强大。其意却在于通过这招让弟子可以尽情挥再根据其变化来引导弟子实战中地应变能力。使起用出最正确的处理方法。所以招式之名才在‘仙人’两字的后面追加了‘指路’二字。

    张天涯此招一出其中侮辱之意昭然若揭!夸父自是无名火起心骂张天涯目中无人刚欲施展绝技将其一举轰杀却听另一边与凌飞对持的仪和提醒道:“张天涯那子是要借此招激怒你老兄切末上当!”

    此语一出。宛如当头棒喝使夸父那无名的火气立时消了不少。这才想到刚才如果自己含怒使出杀招威力上固然有所增加但那种情况下出现破绽也是难免的事情。张天涯有心算无心下自己肯定是要吃亏的。于是天星神杖一抖幻化出万千杖影。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朝张天涯笼罩下来。看似威猛却是一记攻守兼备地正常招数。

    张天涯步步连环的攻心计划就这么被仪和破坏了多半心中却不懊恼青天神剑剑势一展与以攻对攻的与夸父战到一处剑锋所指招招不离对方周身要害。而且一剑接着一剑似是永无止境一般。上穷碧落下黄泉!这是张天涯经过三年完善。威力再次得到提升的碧落九重。

    “哈哈……刚才伏魔天神的话字字珠玑。夸父你一定要听清楚了。而且要牢记在心这样对你有好处。知道吗?”张天涯那边没有再继续气夸父另一边的凌飞却清闲得很与仪和只是气势上地僵持嘴上却马上帮腔张天涯用一副教训晚辈的口吻配合自己的师弟挤兑起夸父来了。

    夸父一听这话刚刚被强压下来的火气。禁不住再次穿了上来。就在他气息一变的功夫张天涯果不负凌飞重望。抓住了机会马上在夸父的杖法中制造出一个破绽来一剑直刺对方心口。还是夸父经验老道才在千钧一之即险险的避开要害但衣服上却被青天神剑划出一道口子出来。惊出了一头的冷汗。

    “凌飞!”另一边观战的仪和见状对凌飞怒目而视牛眼一瞪道:“你这是在出言扰乱夸父的心志是一种破坏决斗公平地行为!”

    凌飞却保持和睦的笑容淡然摇头道:“莫非伏魔天神你老糊涂了?刚才第一个开口影响两人公平决斗地人似乎不是在下吧?更何况我刚才还是顺着你的话地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来。那么看着我做什么?我不是早过了现在我们的关系是对立的我们师兄弟也不可能拿你当什么前辈对待别摆架子了没用的没用的……”到最后还赶苍蝇似的摆了摆手。

    仪和、夸父之所以处处吃亏到不是他们的口才真地就比张天涯师兄弟差得太多。而是因为他们在神州成名较早理所当然的把张天涯他们当成后生晚辈以为自己什么对方都只能听着反驳就是目无尊长。

    但事实证明张天涯师兄弟地态度分明就不买他们的帐。反正我们也不怕你们就是目无你们这样的尊长怎么着吧?有本事咬我们啊!想压下我们一头可以!回去闭关修炼在我们之前达到神王境界让我们怕你。否则免谈!

    夸父、仪和现在心里多是在气愤这两个不知礼数的后生晚辈而张天涯、凌飞则是在想用什么话挤兑他们更加过瘾用什么话来骂他们才能既不失文雅又骂得痛快。两方面心境不同谁占上风自是不用多。

    此刻的战场上张天涯也同样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上穷碧落下黄泉!每一剑都逼得夸父不得不作出响应的变化完全被张天涯牵着鼻子走。这还不算耳朵里还要一直忍受着张天涯和凌飞配合无间的讽刺挖苦。

    这会功夫凌飞又想出了一个新花样道:“对了师弟我这里有一个上联你听着。和此刻的局势十分贴切是夸你的。你听好了我这上联是:剑仙舞剑剑破空。”

    “我的下联是:星神有气气得疯。”张天涯一边随口胡诌手中青天神剑一抖由下而上连刺向夸父的胸口膻中穴、咽喉以及眉心三处要害。

    夸父现在确实气得疯被两个后辈如此戏弄早已怒不可遏了怒喝一声:“臭子你够了没有!”手中天星神杖一转借神杖之长不退反进的以杖尾向了张天涯握剑的手腕。

    张天涯心知若这一剑继续刺下去在伤到夸父之前自己的手腕肯定会先被中。忙收剑回挡。

    “嘭!”张天涯虽有隐藏实力但论起自身的修为来自然还无法和成神已久的夸父相提并论。从开战到现在一直战局上风

    是他凭借着剑法之奇不给对方一硬碰的机会。I然也一直隐藏实力到此刻才把真功夫使了出来。一时不防下被逼得硬拼了一招杖剑相交修为上的的高下立判!

    张天涯连人带剑被震退出三里之外脸色微变气息也有些乱了。而夸父则只是连退了十几丈的距离便停了下来不屑的冷哼一声道:“臭子!原来你就这本事!就只知道呈口舌之利无知的晚辈。”原来这夸父之前的愤怒虽然是动了真火却没有因此失去理智还保留着杀招来阴上张天涯一下。

    “气你不是目的我的目的是气死你!”口头上张天涯自然是不会让夸父占到一便宜。完剑光一闪再次朝夸父冲了过来。

    另一边互相较劲的凌飞和仪和这时却谁都没有话各自都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仪和笑是因为夸父占了上风而且看张天涯除了近战还可以之外自身修为简直差的一塌糊涂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度过神劫的神级高手嘛。哪知张天涯压根就没见过什么是神劫到现在也只是一个仙级峰而已对于神劫的感应到是越来越强烈了正在“时刻准备着!”

    凌飞的笑确实在笑夸父和仪和都太低估张天涯了。修为不济那是张天涯一直以来的弱。但那却是因为张天涯地对手多半都是修为远高过他的人。修为相仿的人与张天涯动手只有被虐的份!虽然现在自己已经成了神但要对上自己这个怪胎师弟的话恐怕连半分把握都没有师弟身上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

    天涯的后招你们就漫漫的惊喜吧!凌飞心里坏坏地想道。

    夸父见张天涯再次冲了上来。知道近身战恐怕与自己并无益处。冷冷一笑随手将手中神杖朝张天涯隔掷出。杖上星芒大盛一看只下就知道其威力绝不下与他刚才震非张天涯的那一记反挑。

    张天涯知道这一下厉害忙控制前冲的身体向上飘起右脚脚尖在了天星神杖的杖身上。这一之下。他施展出了当初对付重时用的那‘踏浪而来’的手段从神杖内吸取星神之力。

    但夸父可不比重或是卡罗卡罗和张天涯之前地能量差距充其量也不过是量的差别而已。但夸父所用的可是神力!与张天涯的仙力好听叫差一个档次得不好听那就是天壤云泥之别!他哪里敢多吸?只吸收少量星神之力与脚心便马上将其反嫁回去。

    饶是如此也让张天涯脚心经脉隐隐作痛。

    弹开天星神杖张天涯的身体再次加继续朝夸父冲去。

    但就在他刚摆脱神杖的时候身后的天星神杖居然一转间将他那一脚的力道卸去。同时反抽向他的后腰。另一边观战的凌飞也没想到被夸父掷出地神杖居然回自行转弯。忙出声提醒道:“天涯心!”

    事出突然。如果听到他的提醒再加应付哪里来得及?好在张天涯现在地境界也不低。眼前和身后的攻击对他来已经没多大分别了。感应到那一杖居然起了变化忙横剑腰间身体一转以巧力卸开了剑上力道。同时借反弹之力退出了这一杖地攻击范围。同时暗惊这天星神杖出手之后的变化比自己的乾坤八剑精妙多了。

    而这工夫那天星神杖又再一次的冲了过来。另一边的星神夸父。被张天涯挤兑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一边不时的放出星芒。配合着天星神杖的攻击。口中对疲于应付的张天涯狂笑道:“神杖一出不杀不归!张天涯我知道你地剑法厉害但你有什么妙招还是先对我的神杖招呼吧!哈哈哈……”

    张天涯丝毫不惧怕青天神剑遥指夸父冷笑道:“一根破拐杖就想困得住我?简直就是做梦!你有神杖我有剑域。剑域八剑齐飞!”乾坤八剑同时自张天涯地体内飞出以把敌一对上了夸父的天星神杖。而张天涯本人则以青天神剑卷一去幕雪花再次向夸父冲去六字剑意——六月飞霜!

    夸父见张天涯居然用办法对付他的神杖却丝毫不感到意外。冷笑一声身体猛朝张天涯的方向撞了过来。体内的星神之力猛然爆出居然占满了夸父身体四周十丈内的空间。形成了一个型的彗星让张天涯剑法虽妙却无处下手。

    两人打到精彩之处另一边的凌飞和仪和也都忘记了互相较劲秉住呼吸看这两人的战斗。

    “嘭!”这次交锋张天涯是彻底的吃了大亏。在彗星的撞击下不但狂喷出了一片血雾连神剑也从出世以来第一次脱手非出。身体更是皮球一样被撞到下面云层之中又再次被反弹了起来勉强定下身子后忍不住又再次次吐出一大口血来。

    他万万没想到这么强的大招夸父居然可以在没有任何事先准备的前提下释放出来。

    不!这绝不可能!张天涯第一时间想明白了其中关键夸父肯定是早知道自己有剑域这样的本事才在自己释放剑域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着招。只是他隐藏的很好自己没有现而已。

    不过他是怎么会知道的呢?记得自己只有在凯啸一族的飞船内使用过……难道是——蚩旭!

    一定是他没错!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当时的情况凭借声音他应该也能猜出一个轮廓出来。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居然被他阴了一下。不过比起自己暗助蚩楼来蚩旭这样的做法到也无可厚非。

    如果不是立场的关系和他或许可以做为一个朋友但是现在蚩旭肯定是一个辣手的敌人!因为他总会在你最想不到的地方阴上你这么一下。而这一下有时候却是致命的就比如这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