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六十三章 胜负无凭

第三百六十三章 胜负无凭

    天涯!”另一边观战的凌飞见张天涯吃了大亏取出就要冲上去帮忙。却被一把黄色的大伞挡住了去路。转头看去这伞的主人正是一直与他互相牵制的伏魔天神仪和。有这个家伙在凌飞知道张天涯只能靠他自己来脱险了。

    “没想到你见到我的星体之后居然不闪不避的以攻对攻还真是勇气可嘉啊!”恢复本来面貌的夸父对张天涯肆无忌惮的笑道。

    张天涯随手擦掉了嘴上的鲜血淡然一笑道:“我当然敢因为……”

    夸父见张天涯如此反映惊讶之余马上想到了其中肯定有问题!

    忙收起胜利的喜悦静下心来。却现自己左边、右边和脚下居然无故多出了三颗米粒大的冰珠。心知不妙下再想躲避张天涯哪里会给他机会。三颗冰珠瞬间变回了张天涯三大分身的形态各施擒拿手法将夸父两手和双脚锁得死死丝毫动弹不得。

    是天涯的分身!凌飞一见马上大喜这个分身他是见到过的不过当时出现得快而且消失得也快而且那时候张天涯只动用一个分身就秒杀了西卡斯。如今张天涯居然一次用出了三个分身夸父这次是要倒霉喽!

    不过高兴之余凌飞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手中十方烈光一绞将仪和地伏魔伞缠得死死。同时还向仪和投去了一个挑衅的眼神。淡然笑道:“现在我们的实力是均衡的一时间走不了我但也跑不了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和我一起在这里观战把您哪!”

    另一边夸父被张天涯的三大翻身缠住想召回天星神杖救架奈何天星神杖现在被张天涯的乾坤八剑纠缠想脱身比他自己更加困难。虽天星神杖不论力量和变化上都远非乾坤八剑可比。但乾坤八剑毕竟是八柄。剑域在经过张天涯三年来无数次的演化后互相间配合起来自然没有任何破绽。八柄神剑挥了乱拳打死老师傅地精神将天星神杖困得死死想脱身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随手召回青天神剑张天涯也不再和夸父罗嗦。先将青天神剑收回体内。叫了一声“看拳”隔空一拳向夸父轰去。他居然没有用剑而改用拳了!难道他不想乘这个机会一举消灭夸父这个强敌吗?

    对付敌人张天涯当然不会手软。正因为他不会手软才没有用剑来攻击对方而采取了一种更为极端攻击力更为强大的手段。他对自己的剑气固然自信但相比起来夸父在神级护体星芒的保护下。未必就可以作到一击必杀。何况三大分身也不可能缠住夸父太久所以在这难得的机会下。张天涯选择了更有把握的攻击方式!

    只见他一拳轰出却不带有一拳劲。反将自己地少量五行能量。注入了右手中指上的炎煌戒指中。夸父见张天涯嘴上是看拳实则在驱动手上的戒指再看到那戒指上一个闪起紫色火焰光芒的“炎”字马上明白了张天涯用的是什么宝贝。被吓了个魂飞魄散顾不得严重的后果居然爆起了身体内的原婴潜能来。试图在张天涯的攻击到达前重获得自由之身。

    而张天涯这边右手中指上的炎煌戒指。在闪出一道紫色的火焰光芒后。光芒马上一收一淡蓝色地火星从戒指中射出。跟着就是一条淡蓝色的火线随着前面喷出地火线越来越长后面的位置也开始上涨。

    从夸父地角度看来最前面的位置只跟火针之后就是一把火焰尖刀到最后的部位已经构成了一面火墙冲天七仞!淡蓝色的火焰犹如开天辟地的利刃从正面风驰电掣的向他切割了过来。

    “七仞天火!”惊吼声中夸父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硬是在天火烧到身体前的一刹那爆出一股强大地星芒能量将三个张天涯同时震飞了出去。一经脱困想施展瞬间移之术已来不及忙侧身向左面躲闪。

    七仞天火的有限而宝贵地张天涯自然要格外珍惜。火势一经穿过夸父所在的位置马上就被他收回了戒指中。再看夸父此刻正和他的右腿分别向左、右两个不同的方向急飞退血花飞溅!

    原来在方才电光火石时间夸父虽然避开了要害但还是没能完全躲避七仞天火的这次攻击右腿齐根被削了下去。

    “呀!”夸父惨叫一声忙止住伤口鲜血。好在七韧天火的能量过于聚集被其烧过的东西只会被融化或切割开来火势则不会蔓延。否则此刻的夸父早已经被烧成灰烬形神具灭万劫不复了!

    看着自己断掉的右腿夸父愤怒难当。被七仞天火烧伤的伤口是那么容易痊愈的吗?此刻钻心的剧疼痛那是从灵魂深处出来的啊!恐怕没有个百年左右这条右腿是休想痊愈了。好一个恶毒的后生晚辈好你个张天涯!

    再联想到张天涯决斗之前戏言中过的要断他一腿的法夸父更加怒不可遏!一边提升身上的星神之力单腿朝张天涯扑来口中怒骂道:“可恶啊!老夫与你拼了!”

    张天涯心道就算你不和我拼我也要和你拼的。不乘这个大好机会除去你这个后患以后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

    正所谓机会只属于懂得把握机会的人!张天涯笑骂一声:“你要是舍得死我就舍得埋!分身合体!”四个张天涯同时聚集到了一起潇洒的一指出动作好似照镜子般完全一致。百光一闪后合而为一!

    合体完毕后张天涯马上展开身法便向夸父对冲过去。

    现在仪和与凌飞的心情是完全掉换了一个位置。刚才张天涯被夸父绝对力量的星体所伤凌飞心急下意欲救人却被仪和拦住。现在夸父断了一腿招式上怎么比的上本就胜他一筹的张天涯?现在要拼命明显是怒急攻心失去理智所至。可惜他也同样被凌飞缠住只能出言提醒道:“老兄不要被

    响了理智!”

    可是现在的夸父哪里会听他这个?盛怒之下什么都听不进去了聚集了星力右手一拳就朝着张天涯的胸口砸来。

    张天涯则整好以暇左手上浮现出一幅似真似幻的八卦图案先卸去对方拳头上一半以上的星神力接着有柔劲巧妙的将他的拳头抓在手中。让夸父的力量全部如泥牛入海根本无法打实。右手则一掌轻拍而出青天神剑的剑锋自掌心射出直刺向夸父的心脏!

    夸父没想到刚才跟无法与自己硬撼的张天涯此刻居然有了如此本事。再看到他右手心射出那明晃晃的剑锋狠狠的咬了咬牙抬起左掌丝毫不顾及青天神剑之威朝张天涯的右手扣去。

    “呲!”“啪!”“呲!”夸父虽然是神级的修为修成了神体但张天涯的青天神剑也是上品神器完全可以诛神的武器!切豆腐一样将夸父的左手穿了个窟窿。夸父也来了倔脾气忍着巨痛硬是将张天涯的右手死死的扣住。十指相扣夸父的手忙向上一抬用力也是巧妙才在神剑穿心前一刻将剑锋抬起却在他的肩膀上划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战斗打到现在夸父已经被张天涯打成了一级残废外带肩膀上的重度伤害。但在他脸上却并没有看出一的颓废之色。斗志反更加旺盛双眼之中星芒大盛。一时间四周地空间似乎在以他为中心急的收缩着。

    果然是条硬汉!虽然彼此站在了绝对的对立面上。张天涯还是在心里不由得对夸父树起了大拇指。不过……他这是要干什么?空间收缩神力聚集压缩回丹田之内……。不好!他要自爆玩玉石具焚!

    “你个老疯子快放手!”张天涯还有大把的正事要做可不想与夸父在这里一起死。如果他是个绝世美女……也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眼见双手抓住对方的同时也被对方牢牢扣住忙一脚踢出。正中夸父断腿的伤口上!

    “哼!”伤上加伤要比在另外一个完好的地方再开一个伤口要痛得多得多!夸父在张天涯情急地权利一脚下痛得惨哼一声同时半面身子开始麻但双手还是牢牢不放的紧扣住张天涯的双手沉声念道:“正群星之威得兮天华;聚缩而破灭兮绝命破荒。九灭之道凶、劫、破、灭、寂、戾、狂、号、死!……”

    “赶快放手!”张天涯情急之下双脚雨般连环朝夸父的断腿踢去。嘣得双腿尽染鲜血已成血红之色。但夸父却忍着剧痛。硬是一没耽误他吟唱咒语!

    “这是星爆的咒语!老兄你快停下来!”另一边观战的二人中。凌飞听不出来仪和却是认得夸父这不要命地最后杀招。被他一叫凌飞也马上明白了夸父是要同归于尽两人都顾不得互相牵制了同时撤消了神力的封锁朝张天涯与夸父的方向冲去。他们现在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救下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

    可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此刻的夸父双眼之中。已经布满了血丝狰狞的盯着张天涯怒吼道:“天星自毁。万物皆灭!去死吧张天涯星爆!”

    “轰!”伴随一声巨响疯狂的星神之力潮水四射而出将正冲过来的凌飞与仪和推出老远根本无法靠近。

    星爆地威力来得快去的也快。片刻之后余威便已消失不见了。再朝刚刚两人缠斗地方向看去那里还有张天涯的影子?只有躯体残破不堪摇摇欲坠地夸父和他身前不远处一个空间的裂缝正在自我愈合着。看这空间裂缝的大形态明显不可能是张天涯自己施展瞬移留下的。

    “天涯!”凌飞心知张天涯已经凶多吉少叫了几声还哪里可能有人回答?

    “老兄!”另一边的仪和一把将夸父扶在怀里紧张的问道:“你怎么这么傻啊?要报仇以后有的是机会何必如此呢?你的伤……”

    夸父艰难地摇了摇头道:“还好有白帝陛下之前那一道神气保命……死不了的。”

    “你必须死!”凌飞找寻张天涯无果同时听到了他们地对话。这才晓得原来夸父的体内居然藏有白帝少昊留给他的一道保命神气。师弟你死得冤枉啊!愤怒中凌飞一震手中十方烈光转身朝仪云和夸父攻去一枪幻化出万千枪影每一条枪影都不离两人周身要害!“我要你们给天涯填命!”

    仪和见愤怒的凌飞攻来心知现在和他动手肯定会是拼命的打法。就算自己打赢了也不得和夸父一个下场。何况大仇已报与凌飞之间并没有什么势不两立的仇恨。同时也担心自己的老兄身上的伤势终于放弃了与凌飞动手。

    “噗!”伏魔伞开一幕伏魔灵力形成的屏障挡下了凌飞的枪影。同时仪和马上施展开了瞬移之法破开空间带着夸父一起消失在战域之内。

    “有胆子不要跑!”凌飞眼睁睁看着对方两人瞬移逃走自己却是毫无办法。气愤之下狠狠的将自己的神枪十方烈光摔在地上:“哎!”

    又过了一会凌飞终于恢复了冷静知道现在不是和自己生闷气的时候。随手将刚刚摔在地上的神枪吸回手中却现张天涯的乾坤八剑居然也和张天涯一起不见了踪影。

    如果天涯真的遇害乾坤八剑肯定会失去光芒后散落在这云层之上的。现在乾坤八剑也一同消失是不是明……天涯他还活着!

    “我现在应该马上回卦台请师尊占卜一下天涯的情况!”想到张天涯还没有死的可能凌飞马上重新振作起精神施展开瞬移之术也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片空荡荡的战域。

    刚才张天涯和夸父之间激烈的对决居然没有给战域留下一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