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流落东夷

第三百六十四章 流落东夷

    这是在哪?颠簸中拉动伤口的疼痛将张天涯惊醒了惊醒的也只是精神而已眼皮却如同泰山一样沉重几次努力下都没能睁开。只觉得全身上下都有夸父的星神之力在与自己的剑气在互相撕杀使他的重伤的身体根本无法自行愈合。

    张天涯此刻的情景与当初他打伤仪云的时候是何其的相似!让张天涯不禁苦笑想到一句现在的名言来:出来混早晚要还的!

    但是着一个苦笑的表情却让拉到了他面布的肌肉传来一阵针刺般的剧痛。

    “你醒了。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带你去找大夫。”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从他耳变传来。这才将张天涯的注意力拉会了现实开始注意起自己周围的情况来。

    由于现在张天涯无法睁开眼睛只能凭借身边划过的微风确定自己正在移动中。而身下颠簸的后辈加上下垂的双手触碰到的皮毛的感觉、还有连绵不绝的马蹄声告诉他此刻自己应该在马背上被人载着狂奔中。

    而救了自己的人十有**就是刚才话的那个青年男子了。不过他一面骑马还可以现自己醒来后的细微变化而且还可以在狂奔之中话让自己觉得是耳边轻语肯定是传音入秘之类的功夫。

    此人身具武功但又不是原婴期以上地高手。因为他没有飞行而选择骑马。张天涯通过简短的分析便给这个救自己一命的恩人下了一个简要的定义。本想马上开口道谢但奈何自己现在的伤势实在太过严重只能放弃。等以后再做报答。

    一面引导这体内的剑气来有组织的对抗星神之力的进攻。张天涯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夸父最后地星爆。居然炸出了一个空间裂缝出来将自己吸了进来。这么自己现在身在哪里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难道我已经二穿了?这次又穿越到其他的地方了?会是哪里呢?我被一个武功不弱的人所救但这人却骑马而行如果估计得没错的话。很可能是一个武侠世界。可到底是哪里呢?大唐?射雕?天龙?倚天……没有办法这子穿越到上古之前就是同人看得最多。如果他现在可以话第一句肯定是问问这位恩人的贵姓高名。

    总之不管到了哪里只要过一段时日身上地伤痊愈了都可以横着飞了。不过丁香、精卫还有白玉他们怎么办?不行!我必须想办法回去昆仑镜对了。目标还是昆仑镜。只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这面镜子在什么地方。一切先养好伤再吧……

    时间在张天涯胡思乱想中过得很快一会功夫。救了张天涯的青年男子就到了他的目的地。张天涯却只是感觉到马逐渐减慢最后停了下来。跟着是自己被扶下马来再次听到那青年男子大声叫道:“柳姑娘我在路上救下一个人看他的样子快不行了开看看还有没有的救!”

    “阿元是你回来了。”一个柔和的女子声音回答了青年男子的话跟着是一声开门声响:“呀!这人怎么浑身都是血。快!快把他扶进屋来让我看看!”就这样。一代剑仙就着被抬进了屋扶躺在病床上。

    被称为柳姑娘的女子简略的查看了一下张天涯地伤势一边皱眉摇头转对那被她叫做阿元的青年男子问道:“他地伤很奇怪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重这么怪的伤。而且此人地修为应该不低我本想用真气来探察他的身体状态反被两股既然不同的能量波及险些受伤。你是在什么地方现他的?”

    阿元坐到了窗口处木桌边的椅子上牛饮了一大口凉茶后才回答道:“我是在回来的路上现他的。奇怪的是他浑身都是血但现他地地方四周不但没有一打斗的痕迹甚至连多余地血迹都没有。怎么样还有的救吗?”

    柳姑娘微微摇头无奈的道:“他现在的伤我根本无法下手。只能调配一些固本培元的汤维持住他的生命同时利用金针度穴的方法来刺激他保持清醒。此人的修为不低或许有自救的本事也不定呢。”

    张天涯听了暗自头这个柳姑娘的一没错。他现在要任务就是消灭体内残余的星神之力除非有一个神级以上的高手可以帮忙将星神力拔出如果被其他医生胡乱医治的话只能是越帮越忙。

    柳姑娘为张天涯施针、煎药自然不用多到喂药的时候张天涯虽然身体无法活动但咽下药汤这个简单的动作还是可以办到的。同时也是变相告诉两人我还清醒着会尽力配合你们的治疗的。

    安置好了张天涯柳姑娘转对阿元问道:“你这次一出去就是三天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你的那个朋友答应送我们走了吗?”躺在床上的张天涯听到此话也提起了精神来他们谈到自己的事情自己不定就能听出现在到底是何时何地了。

    “哎……”阿元大摇其头郁闷的道:“别提了。我那个朋友到是没什么问题他也答应可以护送我们出国。但我这次出去却听到了很多惊人的消息我们之前的逃难计划恐怕要重新思量了。”张天涯暗想最好是什么军国大事那我起码可以先确定一下年代。

    柳姑娘忙追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阿元叹了口气道:“原来我们躲在这里的这些日子以来天下所生的变化既然比几千年来加起来还要多。先是听三天前青天剑仙张天涯终于从那个宝藏里出来了与星神仙夸父在战域大战最后两败俱伤星神夸父现在还在疗伤中而张天涯却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据是被夸父的星爆给轰得烟消云散了。”

    张天涯现在终于可以确定自己所在的时代了原来夸父那星爆的

    虽然已经打乱了空间却没有影响到时间。所以自I在上古只是不知道具体被送到哪里了而已。不过听阿元话里的意思应该还在神州。

    这边张天涯放下了心来却听阿元继续道:“不过外面流传因为白帝早在决斗之前在星神夸父身上种下了一道保命真气才是现在的这样的结局的。如果不是这样获胜的肯定是张天涯。现在这种法闹得很凶对东夷很不利!”不用问散步这个消息出去的肯定是师兄凌飞了。

    “呵呵……”柳姑娘呵呵一笑调笑道:“听你现在的口气已经开始直呼白帝、夸父以及东夷的名字了。看来你已经不拿自己当东夷的子民了呢。”

    阿元则不屑的会道:“东夷负我在先我自然没必要再保持什么忠心!不过刚才的事情到与我们没什么关系而影响到我们决定的却是另外一件惊动整个神州的大事!”张天涯不禁暗笑到青天剑仙正在你面前躺着呢怎么会和你们没关系?

    “什么大事。”柳姑娘好奇的打听道:“来听听。”

    阿元却苦笑道:“我们本来不是打算潜出国去到神州净土太昊避难吗?可是我昨天刚刚听到的消息青帝伏羲与大地之母女娲娘娘一齐宣布他们将从即日起归隐云游除非有人敢动他们地两个女儿。否则决不会再插手神州之事!”

    “什么!”听到阿元的话柳姑娘终于忍不住出一声惊呼。

    “呜……”而张天涯听到此话后马上联想到了师傅这几年来怪异的表现不由信了七八分情急之下也想惊呼却因为牵动到伤口而吐出一大口血出来。吓得两人忙终止了谈话来查看他的伤情。

    山中无日月。五天后张天涯终于睁开了眼睛次日终于能开口话了。当时阿元和柳姑娘正在研究去向哪里的问题张天涯突然开口道:“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如果你们只想找一个安身之所。不如等我伤好之后带你们去神农吧。在下是神农国的人在那里还算有些地位。”虽然气息很弱两人到也听了个清楚明白。

    不过可惜的是两人虽然注意到了他地话却更惊喜他终于可以开口话了相反对他刚才的提议直接被两人给忽略掉了。阿元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却是因为修炼道法的功劳他的真实年龄已经二十有五了。一听张天涯开口。马上将那分析不明白的时局抛到一边忙对张天涯问道:“你终于可以话了。昨天你睁开眼睛后柳姑娘还叫我不要打扰你。可是我真地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

    此刻张天涯早已经被阿元洗过了身子也换上了他的衣服早不是之前的那血人模样了。听对方一问微笑反问道:“你们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贸然救了我就不怕我是坏人最后会害了你们吗?”

    还没等阿元回话。柳姑娘一笑道:“我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现在在这里都只是我的病人。一连六天保持清醒疗伤却无法开口话也却是难为你了。刚好阿元这家伙好奇心很重你们好好聊聊吧。男人话我就不在合理打扰了我出去给你煎药。”完转身离开了屋子她却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好女孩。

    柳姑娘走后张天涯才想起回答阿元的问话叹了口气道:“没看出来吗?我是被仇家伤成这个样子的。”

    阿元见他含糊其词不甘的追问道:“那你总该把名字告诉我吧要不我怎么称呼你啊?”

    张天涯心道对方救了自己一命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便如实答道:“张天涯。”

    却没想到阿元居然撇了撇嘴不屑地道:“不想就算了。等你伤好一些我们就准备离开了你怎么办是否与我们同行?”

    “同行当然问题。我之前就过我本是神农国的人因为受伤才流落至此地。”张天涯随即也提出了心中的疑惑道:“反到是你们在这里住得好好地怎么非得逃亡不可。”见对方有些迟疑忙补救道:“当然不想的话也没关系。我只是随便问问。”

    “到也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只是这件事情来话长反正现在也没事情可做我就和你漫漫吧。”随后阿元将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对张天涯叙述了一遍。

    原来阿元本名是许镇元原是东夷国靠近昆仑山边境的一个门派飞云山庄的少爷。可惜由于是庶出虽然修为比两个不务正业的哥哥强上许多甚至隐有青出于蓝地趋势但却并不受其父重视一直底人半头。

    因为生活太过压抑他经常出门散心。却在一次外出的时候被这一带最大地门派朝星门掌门的公子无故拦住去路。许镇元知道次人一向嚣张跋扈本欲避之大吉奈何对方并不打算放过他不但多翻挑衅最后更出了一些侮辱性的字眼出来。李镇元盛怒之下将其打成重伤。

    不过他这一时的冲动却惹下了大祸。当晚朝星门张门德星真人就找上门来要许镇元的父亲把许镇元交出来给他一个法。没想到其父却胆怕事又因为向来看许镇元不是很顺眼竟然当面就欲将他交给对方处置是杀是剐决不过问!

    许镇元因此彻底的对自己的父亲绝望了当即宣布与其断绝父子关系并依靠对地形的熟悉加上德星真人为了保持身份而没有出手的装逼行为硬是杀出一条血路利用之前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一块传送玉简逃了出来。但那时候他已受伤极重幸被隐居修医的柳盈雪所救。但伤却到现在都没有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