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神劫威临

第三百六十五章 神劫威临

    盈雪因为收留了许镇元也被牵涉了进来。一旦事I难免会受其牵连。所以两人才打算通过许镇元的好友偷偷潜出东夷到相对纷争最少的太昊去避难。不过听到伏羲传出的消息后只能另想他处了。

    听了许镇元的叙述张天涯也不由握紧了拳头为他感到不平。再自己承蒙对方的救命大恩无以为报艰难的坐起身来对其道:“去处的问题就交给我好了我找的地方绝对可以让你安心修炼让柳姑娘安心钻研医术。不过在那之前你就没想过报仇吗?比如灭了那个朝星门……”魔鬼的诱惑。只要许镇元头张天涯肯定伤一好就马上展开针对朝星门的“灭门行动”。

    “报仇?谈何容易啊……”许镇元摇头苦笑道:“先不我之前原婴受损现在连出行都要骑马装成普通人。就算我伤势痊愈也不是那德星真人的对手。就算等到以后有足够实力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朝星门是星神夸父的直属势力!”

    “又是夸父……”张天涯此刻已经把朝星门定成了必灭的目标。

    将自己的遭遇叙述了出来许镇元的心中一下子轻松了许多自嘲的摇了摇头便转移话题道:“张兄。既然你不肯出名字还自称张天涯那我就叫你张兄好了。张兄你现在也知道我们地情况了。能不能给我一个大概的时间你的伤大约需要多长时间可以痊愈?”

    张天涯虎躯一震脸上义愤的表情边为肃穆之色吓得对面许镇元不知所以还到他要出什么重要的事情却没想到等了半天张天涯还是什么都没有。

    “张兄……张兄……张兄!”连叫两声没有得到回应后许镇元终于显得有些不耐烦了。第三声的音量提高了许多才终于把张天涯惊醒了过来。尴尬的一笑后张天涯挠了挠头道:“哦不好意思走神了。你刚才什么来着?”

    “这你也能走神真是服了你了。”许镇元无奈的摇了摇头后。又把刚才地话重复了一便道:“我刚才是问你你的伤大约什么时候可以痊愈。毕竟我们现在的形式不容乐观逃亡的事情我必须早做准备才行!”

    “明天。”张天涯肯定的回答道。

    “明天?”听到张天涯出人意表的答案许镇元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地耳朵。

    张天涯看出对方的疑惑暗笑如果换了刚才的自己恐怕也不会相信这个答案的。但还是认真的回答道:“你没有听错我的的确是明天又或者今天晚上就可以。不过在那之前我需要一间安静的屋子。如果我不死。明天一早我就可以彻底痊愈了!”

    许镇元还道张天涯是因为他们的事情。才下定决心采取什么极端而有危险性的手段来强行疗伤呢。忙摇头道:“如果危险性很大地话还是漫漫条理吧。反正我们在这里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而且三天前夸父身受重伤此刻朝星门的人恐怕正在研究如何借此机会去送礼拍马屁没心思来追查我地下落。”

    同样这段时间又如何不是他们逃亡的最佳时刻呢?为了一个素未平生地自己他居然可以放弃如此难得的机会。这个许镇元确有一幅侠义心肠!许镇元无意中的一句话。却使他在张天涯心中的位置再次提升了一大截。

    固执的摇了摇头。张天涯解释道:“现在是否冒险已经不是我可以了算的了今天晚上我必须闭关一夜。若是成功则伤势痊愈若是失败则行神具灭。我无法逃避只能面对!还要麻烦你和柳姑娘帮我安排一下。”

    “药来喽!”这时柳盈雪含笑着推门而入手中还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药烫。

    张天涯催动体内剑气将右臂中残留的星神之力驱往身体地其他部位才单手接过药汤并抱歉到的道:“现在我只能作到让自己地伤势暂时转移。单手接药并非对姑娘却有不敬勿怪。”

    柳盈雪听了张天涯的话被逗得噗嗤一笑道:“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个人还这么多规矩。什么单手双手的?总比前几天我亲手喂你来吃要好多了。”

    想到自己一代剑仙却在之前的几天里连生活自理都办不到只能靠柳盈雪一勺一勺的来喂自己吃药。顿时老脸一红不再话将手中药汤一饮而尽才找到机会转移话题道:“熟地、当归、、人参为主配合三十六味其他药草确是适合大病初愈的人来补气养血的好东西。在这六天里柳姑娘已经先后换了三次药方却始终保持最适合我身体状况的方子果然心细如尘啊!”

    张天涯一翻话却的两人目瞪口呆。许镇元更是惊讶的问道:“张兄你还懂医术?”

    柳盈雪略比许镇元镇定一些微微一笑道:“原来这位兄台姓张。不过你刚才居然只喝了一口就猜出了我熬药所用的方子那医术一定很厉害了!女子正好有有一些医术上的困惑还请张兄不吝赐教。”

    “赐教不敢当互相讨论一下的话张某一定知无不言!”

    柳映雪含笑头道:“你这个人总是这么多礼貌。”不过随后有马上转为严肃道:“我前些日子外出行医也就是救回阿元的那次。在一个村中遇到一个被毒蛇咬伤的村民他种的毒很厉害我到最后也没能挽回他的性命。当时他全身都有赤红色铜钱大的斑……”

    柳盈雪显然是一个醉心医术的女子一遇到张天涯这样精通岐黄之术的高手自然是像网民遇到电脑一样恨不得一下子将自己左右不解的地方都问个清楚明白。张天涯也感于她这几天来的照顾虽然不能直接将《神农百草经》传授于她但每当她提出一个问题都举一反三的尽量多传授她一些医理知识。

    两人有问有答谈得不亦乐乎却闷坏了一旁几乎对医术没什么了解的许镇元。勉强自己听了一会后便告罪一声出去打坐疗伤去了。

    又谈论了一笑会天色逐渐暗淡了下来。

    想起之前许镇元他伤势至今未愈便问道:“对了原婴受损到现在还没有痊愈。他的伤到底如何?我虽然也是一个伤员但或许能在医术上给你提供一些帮助也不定。”

    经过这段时间的交谈每每当柳盈雪有疑问提出张天涯都对答如流甚至还会举一反三让她明白了许多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东西。此刻早已经对自己这个病人敬若神明一听他询问起许镇元的伤势马上答道:“他当时身上多处受伤原婴也曾经被阴阳能量伤的极重我想除非有疗伤圣品否则短期内休想痊愈了。”

    张天涯听后头道:“他的伤若当真如此严重也只能靠疗伤圣品了其他药物即使搭配得再好恐怕作用也不会很大。这样吧我这里刚好有一些被人称之为疗伤圣品的东西应该可以帮得上他的。”着从炼妖壶中取出了装有火山赤龙果的盒子还有从不周山收集到的灵泉玉露一坛另附有几株祝余草。

    “这是神农国特产的祝余草!”柳盈雪一眼就认出了祝余草的模样奇道:“根据家传医书记载此草有避谷之效食一株可三天不觉饥饿。另外就只能作为一些调和性药物来使用难道它能对阿元的伤有什么帮助吗?”

    “它本来就只是一种调和药物你地家传医术上记载并没有什么错误。不过要挥另外两样药物的作用。还非用它来调和不行。不要打开!”张天涯见柳盈雪疑惑中就欲打开盒子忙阻止道:“这两样分别是天下至阳、至阴的灵元圣品坛子里的还好这个盒子却必须要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或是至阴至寒之地才可以打开。之后各取少许熬制半个时辰口服即可。”

    见张天涯得如此严重柳盈雪也不敢乱动。只是机械的头答应了下来。

    这时张天涯的眉头突然一皱马上转移话题道:“我必须马上闭关!柳姑娘能不能帮我安排一下还有这些药我暂时用不上你都收起来吧。”

    听闻张天涯突然提出了闭关的要求柳盈雪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左右看看才道:“这谷之中并没有什么荫蔽地场所啊。如果张先生想闭关的话就只能在这里将就一下了我让阿元在另外帮我搭一间木屋。”

    “那就麻烦你们了。”张天涯也不客气答应下来后马上闭上双眼不再言语。

    柳映雪见状收起三样药物也转身退出了房间并随手将门关好。其实这谷之中本有两间木屋。张天涯的病房刚好在正屋的大厅而柳盈雪的闺房则在内屋。恐进出会有打扰才想到另建一所木屋的。而许镇元本睡在大厅。自从张天涯被救会以后伤势已经稳定地他就已经移架到柴房去了。

    以张天涯如今的身体状况连布一两个禁制都办不到。而且夸父自爆的时候正处于合体状态三大分身受的伤丝毫不比他低当时就因为无法承受伤势而被打散了。也正因如此张天涯所承受的伤害只是原本的四分之一。才在夸父的绝杀下保住性命。

    “蝶舞蝶舞。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封闭六识后张天涯马上在内心呼唤起久久没有询问过的造化玉蝶来。

    “哼!臭主人!坏主人!现在终于想起我来了一连半年都不和人家话哼!不理你!”在张天涯反复叫了几次后蝶舞那女孩的声音终于出现了。

    对此张天涯只能在心里苦笑道:“我是不想打扰你的私生活嘛。我不对我有罪我不好我检讨还不行吗?现在时间紧迫你不是一直都有和我保持相当地实力吗?现在只能请你帮忙暂时镇住我体内的星神之力。再晚就来不及了!”

    “那样做等于饮鸠止渴对你地伤有损无益出你这么做的理由来或许本姐还可以考虑考虑。”

    “我要度劫了!必须保持最佳状态才可以!”

    “神劫?”

    “是地。”其实之前与许镇元交谈的时候张天涯就已经感应到神劫将在晚上到来。而后来与柳盈雪交谈中又再次感应到神劫。知道马上神劫就要降临了所以才连忙宣布要闭关并向造化玉蝶求助。

    “根本不用那么麻烦!”蝶舞嘻嘻一笑道:“度神劫和你身上的伤没有什么关系的。至于具体原因嘛我先保密!你到时候就知道了只要调整好心态我相信你应该可以度劫成功的。”

    张天涯听了不禁苦笑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玩起了保密……”

    “因为有秘密的女子才最美丽啊!嘿嘿……”

    张天涯一阵无奈还没来得及考虑她话中的意思突然一道金色的电光在张天涯地眉心闪过接着张天涯的意识便突然离开了身体出现在了一个似曾相识地环境中。或者是他的意识出现在了四处都漫布着雷光的战域之中。

    “这是哪里?”张天涯警惕的四周观瞧却没注意到他现在身上的伤一都找不见了。

    “你的心里!”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张天涯正前方的雷电突然一阵交集最后幻化出了一个人类的模样。

    一见此人张天涯不禁失声道:“蓐收大哥!”原来雷光幻化出来的人正是掌管天劫、神劫的金神蓐收!

    “少和我套近乎!”正在琢磨他是否因为自己和夸父之间的矛盾才突然对自己改变态度的时候却听他继续道:“不管是任何人在度神劫的过程中我都不会留一情面的。对于神劫你有什么疑问可以询问我我会帮你解答的。”

    原来是为了表示神劫的公正才黑着面孔的。张天涯不仅松了一口气开口问道:“我要如何做才可以度过神劫?”

    “战胜你自己!”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张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