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剑度三秋

第三百六十七章 剑度三秋

    道不能力敌张天涯马上转为了游斗。并不断试验I留下的本事里自己所能掌握的部分。不断试验着在自己的剑法中寻找破绽但是他会的东西对面的复制品一样也都会让张天涯忙了许久始终没有任何成绩。

    就在张天涯考虑是否要试一下曳影留下来的禁制时对面的复制品张天涯剑势突然一转剑气一波接一波的朝张天涯劈来而且每一次攻击都是用足了十成功力全力而的。从招式的破空威力开看连对开天辟地的领悟这个复制品也丝毫不比张天涯弱!

    “这是一江春水!”张天涯郁闷的想到这个家伙真不愧是我的复制品居然明知我力量在不断流失就选择了和我打消耗战。果然有本剑仙的风格手段真Tmd歹毒!

    不过郁闷归郁闷张天涯还是马上使出了最新创出的十面埋伏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以他现在的能量流失度如果和对方打消耗战那无疑就是自取灭亡。而十面埋伏对方也和他一样了解一旦施展出来就是短兵相接的局面谁能获胜完全看运气。张天涯虽然一向自认人品不错但这个复制品是否连同运气也一起复制去了就不好了。

    神劫(为了防止混乱对复制的张天涯如此称呼)果然没有让张天涯失望。见他使出了十面埋伏要拼命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没有一犹豫一剑刺进了剑网之中。拥有与张天涯相同地作战风格还有能量上的优势存在神劫自然不会因为畏惧而在气势上输给张天涯。

    “锵!锵!锵!锵!锵!……”短兵相接下两人都各自拿出了真正的本事来。片刻时间已经互相过了百余招上下。每一剑都是因势而险到颠峰。不论谁稍有怠慢都将是马上横尸当场的结局。这次交锋可以是战斗开始以来最为惊险的一次交手了。

    虽然表面上看来。两人还是平手的局面。可能量大量流失的张天涯却是越打越累越打越苦。每一次双剑交锋的时候他都被对方那已经强出他不少地剑气震的虎口麻连带胸口也有阵阵闷痛之感觉。断断一瞬间的交锋对他来却像是几年那么长久。

    “唰!”终于在这样被动的情况下张天涯手中青天神剑的节奏稍慢了一。竟然被神劫在胸口的衣服上划出了一道长长地口子跟着神劫的剑锋一转直取张天涯咽喉。这个动作是如此的自然就一剑划过张天涯胸口后停下折反。居然没有一的时间间隔。就好象这个折反是将剑顺势继续前推一样的自然。而张天涯现在要收剑回防已经来不及了。

    在这生死一线的时刻。张天涯的嘴角却挂起了一丝微笑是自信的微笑!原来他终于现这个复制品的弱了。不过。现在还来得及吗?

    血花四溅!胜负已经分了出来只见张天涯左手两指居然牢牢的将神劫手中地宝剑夹在了手里。而自己手中的青天神剑却已经刺进了神劫地腹剑气道处形神具灭!神劫眼神中满是不敢相信他到最后也没看清张天涯那一剑是如何刺出的。

    神劫地身影渐渐开始变淡最后终于消失与无形。包括被张天涯夹在手中的复制神剑。

    “啪!啪!啪!”蓐收先是伸出了自己的左右跟着又伸出了右手。右手用力在左手上连拍了三下竟是在给张天涯鼓掌。跟着身体翩然一动在张天涯没看清他是如何行动的情况下已经来到张天涯的面前一笑赞道:“精彩!真没想到你果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现神劫的破绽大家都没有看错你。恭喜度劫成功!”

    “怎么呢?”张天涯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回道:“杀自己地感觉还真不是很好!”

    蓐收会心的一笑头道:“我当时度劫后地感觉也和你差不多。不过我还是很好奇刚才你最后那一剑到底是什么名堂连我都只能明白一个大概。”

    谈到正事张天涯的表情也恢复了严肃淡然道:“刚才在短兵相接的时候我的潜力终于被逼了出来并现了神劫的弱。那就是他和你之前所的一样他的状态上锁定为我之前最佳状态的。不会有能量流失固然是好事但也限制了他的进步但是我可以。刚才杀他那一剑就是我在交手之中被逼出来的。利用天地之间某些我无法明的奥意在出剑的时候范围的加快或缩短时间流动。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剑度三秋!”

    ……

    木屋外浩月当空。许镇元和柳盈雪正对坐在一堆篝火旁边烧烤着他刚刚猎回的一只兔子。此刻兔子已经被靠到金黄阵阵肉香让两个青年男女食指大动许镇元先掰下一个兔子的前腿献宝似的送到柳盈雪面前道:“这兔身上的肉后腿虽然比较肥大但论起美味却是远不如着前腿鲜美呢。”

    柳盈雪先是心的挽起衣袖才接过兔腿轻启朱唇尝了一口后对许镇元嫣然一笑算是对他手艺的夸奖。

    许镇元见自己的手艺赢得美人一笑也是大感宽慰。刚想掰下另一只前腿来自己吃却突然眉头一皱停止了手张的动作豁然起身向天空上望去.

    “没想到能量原婴受损的你警惕性居然还是如此之高佩服!”天空中四个身着战袍的人飘然落到两人对面四人的战袍都是清一色的紫金装束但背后的披风却各不相同。分别为赤、紫、白、青四种颜色。而话之人正是紫色披风的那个。

    “朝星门赤、紫、白、青四大护法!”一见对面四人许镇元的瞳孔一阵收缩下意识的前迈半步将柳盈雪护在身后才继续道:“我现在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按照普通人的样子来进行偌大的东疆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即使是他全盛时期要单独面对这四人中的任何一个也是败多利少。更何况是现在所以他故做镇定的拖延时间脑中却飞快的想起了应付之法。那起来就巧了。”四护

    色披风的那个外表看起来虽然很酷但一开口话他居然是个娘娘腔:“之前虽然派弟子门四处寻你下落却一直没有任何音训。今天却有两个弟子报告在附近现了很强的灵力存在应是什么天才地宝出世。但他们怕宝物有灵兽守护我们四个才一起来的要不你以为凭你有这个资格吗?”

    “原来如此。”许镇元微微头后突然拉起柳盈雪退后到木桌的旁边双手凝集真元力分别虚按在桌上装有火山赤龙果的盒子与装有灵泉玉露的坛子上对四人一笑道:“实不相瞒这盒子和坛子里就是你们口中的天才地宝也是疗伤的圣品。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

    紫衣护法不屑的一笑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许镇元没有回答双目紧盯着对面四人右手缓缓将木盒打开。浓厚的火系灵气再次从盒内涌出四大护法感应到其中灵力的雄厚不由都露出了狂喜之色。

    “啪!”许镇元见对方已经动心知道自己手中终于有了和对方谈判的筹码。忙将盒子盖住自信的一笑道:“现在我只要双手的真元力一吐这两样宝物马上就会化为乌有你们信是不信?”

    四大护法知道他所言非虚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还是他们中地位最高地紫衣护法道:“你这是知道星神大人受伤。我朝星门需要献上疗伤至宝才拿这个来威胁我们的。有胆色!出你的条件来吧。”他这么就等于承认了许镇元的威胁有效在接下来的谈判中落入不利的局面。但为了防止许镇元先毁掉其一来确认这件事情他还是明智的选择了自己承认。

    “我的要求很简单只是想活着离开东夷!”许镇元镇定地道:“只要你们能保证我们平安离开事后并不许再找我们麻烦。我就把东西交给你们。”嘴上虽然镇定但心里却在打鼓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也没想出一个行得通的脱身计划来。

    四人略微考虑了一下紫衣护法道:“好吧。我可以代表朝星门保证以后绝不与你为难。但你必须在一年之内离开国土东疆否则我们朝星门的面子上会挂不住的。我想我这么决定掌门他老人家也不会反对的。”

    “保证?”许镇元冷笑道:“我并不觉得你们地保证有什么可信度可言。废话就不要了具体的交易方法你们回去把德星请来我明日午时与他本人谈。毕竟只有他的保证。才没有其他人敢违背。”

    其实许镇元可以相信德星的保证么?当然不能!这他自己比谁都明白一旦对方得到宝物。自己和柳盈雪肯定会被灭口的。但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那个张兄既然能拿出这么好的东西来不定真有些本事也不定。他明早可以痊愈出关也只能姑且信之了或许他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也不定。

    “也好!”紫衣护法虽然不满但还是答应下来道:“不过为了保证你不会逃跑我们还是先抓一个人质在手里会放心一。”着对另一边的青衣护法使了一个眼色后者马上身行一动。向柳盈雪的方向冲去。

    “不许碰她!”情急之下许镇元顾不得其他。右手一挥一股阴风从袖子里刮出直接向青衣护法卷去。这正是许镇元根据家传法术经过演化而自成一派的袖里乾坤地法术。他的衣袖就是一对可以强化法术地法宝任何法术通过袖子甩出都会威力倍增!

    青衣护法将状忙一伏身背后披风反卷到前面许镇元的阴风法术硬挡了下来。

    “不好!”许镇元马上反映过来自己是上了对方地当了!自己现在能挥出的就只有金丹初期的水平而已无论反映还是力量、度、法力等各方面都比以前大打了折扣。如果在精神绝对集中的时候还可以在对方动攻击的时候先行毁掉手中的宝物可是现在已经被青衣护法转移了注意力恐怕……

    “唰!”“唰!”“嘭!”许镇元刚现对方的阴谋却已经来不及了。之间眼前白光一闪跟着胸口如遭雷击断线风筝般跌飞出老远。而他的两条胳膊则并没有跟着一起飞出来无力地掉落在桌子的两旁。轰然落地后许镇元断臂处鲜血狂喷忙忍者剧痛止住伤口地流血。对四大护法怒骂了一声:“卑鄙!”

    “卑鄙?谢谢夸奖!不过你后面还应该加上无耻两个字因为我们接下来还要坐一些无耻的事情。老四你这几天不是一直抱怨什么星神受伤掌门严令你不许开荤吗?现在有一个现成的美女就在这里还不快动手?一会老四玩完了就让老二虐待死好了。嘿嘿……”着飘然来到桌子前将两个样宝物收进戒指。

    “啊!”柳盈雪这才从刚才的惊变中会过神来也不知是见许镇元被白衣护法斩断双手的凄惨还是因为听到四大护法要对自己做的无耻事情而感到害怕。在惊慌中一声尖叫响起声音之高居然惊飞了整个谷中的鸟儿。

    “你们不许碰她!否则我做鬼也不会防过你们的。”许镇元的双眼已经血红想挣扎着站立起来却因为收的伤实在太重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理会要吃人一样的许镇元青衣护法淫笑着一步步的向柳盈雪逼了过去还戏谑的道:“你叫啊你到是继续叫啊。你越叫我一会干起来就越是兴奋!嘿嘿……厄……”淫笑中声音突然卡住了。

    “喀吧!”一声很轻的声响过后另外三位护法才现原来在青衣护法的身后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着人的左手拖着青衣护法的下巴右手则按在青衣护法的头上。再看这人手中的青衣护法已经没了气息竟是被这人扭断了脖子杀死的!

    许镇元和柳盈雪见到此人都面露喜色后者更是脱口叫道:“张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