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六十九章 诛灭朝星

第三百六十九章 诛灭朝星

    前辈!”许镇元的话将张天涯的思绪从会意与沉思现实。见张天涯会过神来后才有些担心的道:“其实前辈所言确也在理但我还是怕混战之中无法顾及到柳姑娘万一她出现什么闪失的话我宁愿永远也不报仇了。”

    “永远也不报仇?”张天涯有些好笑的反问道:“就像你之前的那样他们给你的压力一直都现在都让你记忆犹新。还那些事情将会成为你以后鞭策自己的动力知道想到这件事情你就会更加努力的修炼不在让自己受到那样的委屈。我的没错吧?”

    许镇元认真的了头后又再次道:“可是柳姑娘她……”

    “她可以暂时呆在我的炼妖壶中的世界里自从我将搜狐放生以后那里现在没有一个妖魔安全的很。”先解决了他心中的疑虑张天涯话锋一转反问道:“看你之前惊讶的样子似乎知道我不少事情但你是否知道夸父找我拼命的真正原因呢?”

    “是因为你杀了仪云。”许镇元很认真的回答道:“虽然凌飞前辈已经证明了是仪云拼上了性命要杀你你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出手杀他的。但杀子之仇夸父却不能不报所以在你出关之后才第一时间找你决斗的。那个……你们两个到底谁胜了?”

    “这不是重。”张天涯摇了摇头。又继续问道:“那你是否还知道仪云明明知道不是我地对手即使拼上性命也未必可以杀死我。但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身为神州青年高手十杰榜中的他会是一个因为一时愤恨而失去判断力的人吗?”

    “这个……”许镇元终于答不上来了但他隐约可以猜到这件看似风马牛不相关的事情。一定和张天涯对于灭朝星门一事比自己还要热心有直接的关系。

    “是阴影!”张天涯马上给出了他一个明确的回答:“是心理上的阴影!早在之前我与他一战中便在他心理种下了一个‘我是他永远无法战胜的敌人’地心理阴影。如果不将这个阴影抹去他的修为将永远停歇不前。而抹阴影的最好办法当然就是杀了我。”

    “吓!”许镇元与柳盈雪对望一眼心中惊异莫名。他们其实也早知道。心理作用对一个人的修为进步有着很大的影响却没想到这种影响居然大到了如此地步!而许镇元现在已经对张天涯执意要灭朝星门的动机猜到了几分。

    见许镇元已经开始开窍地样子张天涯了头后继续道:“没错!化悲痛为力量之前你所受到的那些委屈在一定时间内的确会成为你进步的动力使你的修炼度快上许多。但这种动力的副作用太大了当你修为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你也会出现在和仪云相同的情况。而到那个时候再灭朝星门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见对方似懂非懂。张天涯索性直接将话挑明道:“现在朝星门的人企图侮辱并杀害我的救命恩人。这是一个很好地借口。有了这个借口就算以后白帝想因此为难在道理上也占不到上风。但这样的借口可是一去不再来地哦。”

    许镇元这才明白张天涯的用心良苦忙恭敬地对他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关心许镇元无以为报!”

    “我今年才二十七岁比你也只大两岁而已前辈两个字还是算了吧。”完转对一旁的柳盈雪笑道:“柳姑娘先放松。不要抗拒炼妖壶的力量请先到壶中稍做休息。相信灭一个朝星门用不了多长时间的。”后者乖巧的了头。

    将柳盈雪收到了炼妖壶内张天涯右手一挥一大片的白炽劫火在天空中燃烧了起来组成“替天行道诛灭朝星”八个大字。每个字的大足有数十丈即使远在百里之外的朝星门所在也可以清楚地看到。

    这白炽劫火正是刚刚度过神劫所能掌握的最新火焰能量必须要是神级高手才可以控制地火焰。再往上的紫炎天火是一般神王级高手才可以应用的而最高级七仞天火和纯阳天火则是火神祝融和炎帝各自掌握的最终极的火焰除非火灵火德之体绝对无法练成!

    就好象天都水月是水系的最终极秘法张天涯虽然也可以修炼出来但也只能是相对较低级的草木之黄色甚至金光之黄却无法修炼到最后的水月那最纯净的境界。每一个人的修炼之路都是不同的张天涯如果想再进一步就必须要挥出属于他自己的“道”来。绝对不能走伏羲、共工甚至盘古、鸿钧的老路。

    声势制造完成之后张天涯叫上了许镇元一起飞起到空中的八个火焰大字之上。后者看着这几个大子忍不住吐了吐舌头道:“前辈。即使要灭了朝星门也不用弄出这么大动静来吧?虽然夸父现在伤未必可以痊愈但万一将仪和引出来的话。”

    “我就怕他不来!”张天涯这句到是心里话早在度劫之前就已经不怕他们了。那现在要杀仪和自然是不在话下能乘机除掉自己一个大敌何乐而不为?邪邪的一笑后又不悦的道:“不是都了不要叫前辈了吗?还是直接叫张兄我听得更舒服。”

    许镇元却固执的摇头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拜师就不必了。”张天涯半开玩笑的道:“你现在原婴已成功法也有了自己的定形我的剑术你是修炼不了了。不过以后有机会的话修炼上的问题可以随时来问我就算我答不上来也可以代为请教其他高手。不过现在我们的游戏开始了!”着右手虚扫而出一道金色的剑气锁定了朝星门的方向呼啸而去。

    “这里距离朝星门有百里路程。”张天涯平静的解释道:“我们每前进一里我都会出一道剑气来和他们打个招呼等到了地方应该剩不下几个人了吧?”着给许镇元一个眼色两人开始前行而他们

    白炽劫火所组成的那八个字也一直漂浮在他们脚下同前行。

    ……

    东夷边陲第一大修真门派位于盂山之上的朝星门大殿中。两排的椅子上分别坐有六人左右各三全都表情严肃一幅如临大敌的模样。大厅主位上坐着一个须皆白的老者外表看来颇有几分道骨仙风的模样。在他旁边站立一个相貌表平凡的少年却是眼珠上下乱转心不在焉。

    大殿的中央还跪着一个紫色披风的青年正是刚刚被张天涯放会的紫衣护法。

    这个不成器的东西!白老者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少年在心里暗骂一句后才转对下手位坐落的六人道:“刚才听紫衣所那个人下手十分狠辣而且修为也一定不低。保守的估计对方也应该是一个仙级的高手。对于这件事情大家有什么看法?”听他的口气定是朝星门的掌门人德星道长无疑了。

    “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做在德星右边下手第一位的是一个大胡子一听德星的询问马上扯着破锣嗓子叫嚣道:“在东夷边疆这一带我们朝星门什么时候吃归亏?我们不去欺负别人就算是给国家做贡献了。既然有人敢杀了我们的三大护法我们就去灭了他就是反正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仙级高手而我们是七个。怕他做什么?”

    坐在他旁边地另一个大汉与着大胡子的模样极其相似如果沾上胡子外人肯定无法分辨出他们谁是谁来。这两人在六大长老之中的地位最高却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大胡子的叫化骨龙另一个叫化骨蛟。

    两人不但模样极其相同连声音也都是那个可以被称之为噪音的破锣嗓子。但或者显然比化骨龙要心细得多。听了哥哥的话后皱着眉头分析道:“道理是这样不错。但我却还有一件事情想不通。听紫衣的描述那人绝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辈。但最后紫衣居然只是求饶几句就被放了回来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紫衣!”听到这个疑虑德星道长马上对下跪的紫衣护法问道:“那人在放你回来之前。有没有对你做过什么?”

    “他打了地一掌的现在胸口还觉得麻木不仁自身的真元根本无法靠近。”

    一听紫衣的回答众人都把目光转移到了化骨蛟的身上问题是他提出来的大家都猜想他这个时候应该还有话要。

    “我来看看!”见到众人地目光化骨蛟并没有马上出自己的猜想而决定先探察一下紫衣的伤再。

    起身来到紫衣的身前很郑重的盘膝坐好。右手缓缓按在紫衣的胸口上。三分力试探七分力防御。既然不知道对方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心一总是没错的。

    心是没错但未必管用!

    就在他将手按在紫衣的胸口上。预备好了七成力量自防御刚用另外三成力量对张天涯留下的剑气进行试探的时候。却突然脸色大变瞳孔剧烈地一阵收缩。“轰!”的一声两人被一股巨大地力量炸开两边。

    众人见状大惊下起身上前查看却现两人同时瞳孔扩散气息全无。在这股力量的反扑下连原婴都没来得几逃出。便双双死于非命!

    好狠毒地手段!众人见状大惊还没来得及表态的时候。突见外面跑来一个守卫的弟子一进大殿便跪倒在地惊慌的道:“报告掌门大事不好了!在东方百里之外突然现白色的真火在空中燃起真火形成字形竟扬言要灭我朝星!”

    “什么!?”接二连三的变化让德星道长大惊失色忙一个闪身来到门外抬头望去正见火光跳动的“替天行道诛灭朝星”八个大字。

    跟在德星身后除了已死的化骨蛟之外其他人也来到了大殿之外。抬头间看到天空中那八个大字都惊得咽了一口口水化骨龙更失声用他那破锣一样地声音道:“不可能!难道这就是害死弟弟的凶手地手笔?这是白炽劫火啊!只有神级高手才可以控制的白炽天火!对方居然是一个神级高手!?这怎么可能?……”

    此时德星道长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头脑之中也充满了问号。如果这个神级高手真的是杀四大护法的人那他怎么会和许镇元扯上关系?早在兴师问罪之前他们就已经打听好了许镇元除了一个庶出的派公子的身世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任何背景。

    从不去招惹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正是朝星门多年不倒的一个重要原因。

    正在思索中却从见天空中的火焰的位置一道肉眼可见的金色剑气凌空向盂山斩来。但这道剑气的度实在太快现后再想反映已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剑气斩在了门派的护山阵法之上。

    “轰!”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整个山峰都颤了几颤除了德星道长于五大护法外期于门人都被这样的剧烈震荡在红立足不稳当摔倒一地三两不一的落在一起就好象地震中的普通人一样无助!

    德星的双眼眯得更紧豆大的汗珠已经从额头上滑落下来。敌人太强大了朝星门作为边催第一大派护山阵法那可是经过星神仙夸父的提才建设起来的是何其的强大?可是就在对方一剑之下已经出现了不支的迹象!

    实在想不出任何半大的情况下德星道长只能对身边的人吩咐道:“快!快去送求救信号向伏魔天神求援!”完还自言自语道:“按理在现在星神受伤两人地位不稳的时候伏魔天神应该不允许任何人触犯他们的虎须吧?只要伏魔天神肯出手来犯的人肯定成为杀给猴看的那只鸡!不然的话……”“不然”的可能性德星没有去想也不敢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