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毒龙隐衷

第三百七十六章 毒龙隐衷

    话间三人同时眉头一皱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移到了大并异口同声的惊道:“好强大的能量!”这里的强大是相对于三人现在的实力来的也就是对于刚刚被龙卷风带回上古的那个张天涯来这力量是绝对不可以抗衡的。

    “现代怎么可能有这种近似神力的强大能量存在!?”突然现自己一直认为很了解的现代居然还有这样的奇异能量涌动就算张天涯再如何镇定也不禁心理大惊忙一抹天眼并将自己所看到的结果向另外两人介绍道:“这股能量来自与公海哦不现在已经进入我国的海域了!是一个水下的城堡居然是欧式建筑……这……怎么突然间消失不见了?可以移动的水下欧式城堡其中还有灵力波动难道和传中的血族有关?”

    “主人你到底在什么我怎么头听不懂呢?”张天涯刚才的自顾自其中免不了包含一些现代词语另外两人自然无法全听明白。两人听后都想开口询问但还是蝶舞的嘴更快一先问了出来。

    不过张天涯并没有马上她的话而是继续用天眼在茫茫大海中搜索了一会无果之后才转身对两人道:“就是这里出现了本不应该出现的东西而且这个不应该出现的东西的危险性你们也见识到了。可惜我只有三天地时间。否则非要好好的调查一下此事不可。”

    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心道你了等于没我们还是没听明白具体是怎么回事。见张天涯一脸忧虑的样子却也不好多问场面刚刚陷入沉默白虎便开口道:“那么老大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分出一个人去调查这个你的那个城堡。还是一起去参加你的决斗?”

    张天涯紧锁的眉头这才舒展了一些摇头叹道:“看样子对方是现了我的探查而故意躲起来了。既然这个城堡可以在我的天眼下凭空消失就明对方地隐藏手段肯定不一般现在去找肯定不会有结果的。如果到时候我还没死。就交给以后的我来处理吧。走我们现在就去毒龙岛。”着带头向毒龙岛的方向飞去。

    后面两人见他心情沉重的样子知道张天涯虽然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但知道家乡将要面对危险而自由却又无能为力的时候心情还是无法平静地。

    先后跟上去后蝶舞开口劝道:“主人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不定对方会再三天之内出现呢凭我们三人之力。不管对方是何方神圣还不都叫他们饮恨在这里?”

    张天涯知道蝶舞是在劝慰自己。转头回了一个微笑后便继续带头飞行。什么也没。

    ……

    毒龙岛上一个一身黑色中山装外表看起来约有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占在岛上最高的一座悬崖边上面对呼啸的海潮水被手而立。利刃般让人不敢直视的目光中却透出了几分无法掩饰的忧虑目光所及。正是张天涯赶来也就是龙卷风刮起的方向。

    在他身后十余丈外。并排站立着两个人分别是一个中年一个青年的两个男子其中年男子面色阴沉不知道心理在想什么而另一个青年则是一身时尚的打扮班尼路的潜绿色短袖衫配合上一条米黄色地西裤腰带虽然不是什么名牌但识货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那腰带地扣子是用稀有的紫金制品。

    这紫金虽不及金英、玄铁、秘银等武林人士梦寐以求地铸剑圣品却是也铸造兵器的绝佳材料对于一般门派来恐怕得到一块都会舍不得用生怕铸成利器反被高人所夺。也只有魔门这样的武林大派的核心人物才会奢侈到用它来打造腰带扣子。

    这个少年外表看起来与张天涯大相仿正是之前给张天涯送去挑战书的历笑天的爱徒杜飞。他手重还捧这一个包装华丽古朴的锦盒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而另一个则是魔门地三门主童豪据此人还是清朝著名侠客童林的后人。不过他这个身份是凭他自己出来就和刘备地汉室宗亲一样天知道是真是假。

    “门主。”又过了片刻童豪终于忍不住开口对远处的历笑天道:“刚才那阵飓风刮过的位置刚好是张天涯来这里的必经之路而且时间上也很凑巧恐怕那子已经……恩我的意思是我们还有必要再继续等下去吗?”

    历笑天根本没有回头用没有任何感情的语气对他会道:“距离月正当空还有三个时。”言下之意在这三个时里必须在这里等。

    “可是门主……”童豪还想再些什么却被历笑天冰冷的声音打断道:“你是在质疑本我的决定吗?”

    童豪听后大惊忙低下头道:“属下不敢!”

    “哈哈历老果然是守信之人对于你这样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在我怎么舍得死在半路上呢?”随着一声爽朗而玩世不恭的声音张天涯三人没有丝毫先兆的出现在悬崖峰历笑天身边不远的地方。

    “张天涯?”现张天涯居然带着两个人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历笑天眼中不禁露出一丝惊异之色但又马上演示了下去。微微一笑也不多问只是随口叫了一声:“飞。”

    杜飞也同样对张天涯的突然出现感到惊异本以为自己自幼跟着师傅修行即使不如张天涯这个最杰出的青年高手但也绝不会相差太远。

    可是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错得是多么离谱这个张天涯确实有资格与恩师一战!听到历笑天的召唤看似不紧不慢的想前迈出三步却足足跨过了他与张天涯间十丈的距离来到张天涯面前恭敬的双手捧着锦盒送到张天涯面前。

    “这个就是我之前答应你的‘华佗丹’是这世上

    传下来的一颗华佗亲手炼话的丹药。内服可以医治I以重生已经坏死的筋骨。”历笑天在一旁若无其事的向张天涯解释道:“步炀本来很有潜力但却因心高气傲落的这般下场也让我痛失一个好对手实在可惜。这华佗丹是我日前所得就当感谢他帮我培养了你这么一个优秀的对手吧。”

    张天涯并没有接过盒子转而对历笑天道:“如果是三天之前我一定很高兴的欣然接受这份礼物然后在决斗之中打败你借此来成就我新一代武林第一高手的威名。不过现在华佗丹对我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但我却多出了三个疑问希望历老不要隐瞒。”

    不等历笑天答话张天涯转有对身后的蝶舞和白虎搬开玩笑的道:“你们也向历老的人一样退后一吧别让人家觉得我想要以多取胜。”历笑天同时也对杜飞使了一个眼色三人同时腿出了十丈之外。

    “咦?”见到三人腿开历笑天忍不住出一声惊叹。这看起来像是张天涯手下的一男一女绝对不简单!他们刚才腿开的步法居然连自己都没看清楚。如果做到这件事的是张天涯还好理解一些可是连另外两个都这么厉害难道我真的老了吗?

    不过历笑天毕竟老练略微惊讶后恢复了过来。马上对张天涯道:“你问。”

    “第一历老地一身武功已经达到了由魔入圣的境界是公认的武林第一高手连那些三个老顽固都不敢否认这。你是继魔门创始人李淳风之后魔门最杰出的人才也毫不为过。”出乎意料的张天涯提问之前居然大肆的夸奖了历笑天一番。随后话锋一转语出惊人道:“我实在想不出究竟是什么人可以将你伤的这般严重至今还有剑气在你体内作乱?”

    似乎是想好了要语不惊人死不休张天涯不等历笑天回答。便继续道:“第二历老的伤势如此严重为什么还要在这种情况下与我决斗?到底历老觉得你这样就可以打败我还有另有其他隐情?”不等历笑天接口继续道:“第三……历老地伤如此严重得到华佗丹为什么不留着自己疗伤而要将它给我呢?”

    历笑天不由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号称可以继自己之后下一个成为武林第一高手的年轻人不敢相信的叹道:“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我实在不敢相信。一个年龄与飞相差不大的年轻人居然可以一眼看出我身上的伤势情况。光凭你这份眼光老夫就不得不认输了。因为换了是我。绝对做不到!”

    张天涯心道咱们好歹也是神自然比你要强了。

    淡然一笑也不推辞继续问道:“历老是先回答我的问题呢还是现清理叛徒?”着把目光投向了头上已见细汗地童豪身上。张天涯刚才每一句他的心跳都不有自主的加快瞳孔也在不断收缩。虽然他隐藏得很好但却绝对瞒不过张天涯敏锐的洞察!

    被张天涯盯着。童豪全身上下极为不爽一种**裸被看穿内心的感觉让他挥之不去。本想保持沉默。或者辩解几句的他终于忍受不住张天涯的目光哈哈一笑道:“没想到隐过了历笑天却被你这个如臭未干的黄毛子给现了。难怪历笑天那么看重你张天涯!你果然了得不过有的时候聪明的人总会死得比别人快!”

    听到他地叫嚣历笑天不冷不热的道:“居然敢在我地面前这么嚣张了看来你投靠了新主人似乎长了不少本事呢。”

    “识时务者为俊杰道:“门主我最后再叫你一声门主!阿鼻大人地功夫如何你是亲身体会到了的。没错我是做了走狗但好歹还可以走还可以继续享受我的荣华富贵!不然你你认为凭你们所谓的神州五杰可以与阿鼻大人抗衡吗?好似不如赖活着啊门主!”

    “哼!”历笑天不屑的冷哼一声训斥道:“那你就卖国求荣去做了日本的走狗还害死了曾经救过你性命的老二?”

    “没错!”也许是童豪常年来对历笑天的敬畏在作樂现在只能靠大声话来掩饰自己地心虚。坦白的承认自己做过地事情后一摆双手道:“过你现在才明白过来却太晚了!我事先早在这里下了无色无味的‘宿夜软骨香’现在这里除了早吃过解药的我你们试试还能用出三成以上的功力来?”

    “二哥不识时务还撞见了我的秘密我也不得不杀了他。”童豪得意的继续道:“不过马上你们也要死了。本来阿鼻大人当初就可以杀了你不过是希望你把中原武林的人聚集到一起再一网打尽的不过你们知道的太多了必须要死!”

    “无知真幸福啊。”看着童豪叫嚣的样子张天涯不由摇头叹道。

    后者不知道张天涯这么出这样的感叹本来准备好的辞却不下去了。

    张天涯这才不屑的继续道:“历笑天是什么人?你真当我们神州五杰都是头脑简单四肢达的莽夫吗?历老如果被你这种跳梁丑出卖成功他也就混不到今时今日的地位了。历老他就交给你自己解决吧。”

    历笑天先对张天涯了头才转对童豪道:“早在我知道老二死的时候就开始怀疑你了亏你还觉得自己做的很隐秘。刚才的话明显是虚张声势下毒不过是为了临时应变而决定的策略你怎么会之前下毒来破坏整个计划呢?刚才你的大声叫嚣才是下毒的暗号吧?不过可惜你安排的那些人早已经先一步在黄泉路上等你这这个走狗头子了。飞把他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