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剑里乾坤

第三百七十七章 剑里乾坤

    让飞把我给拿下?哈哈……”听了历笑天的话童

    哈哈大笑一阵都没拿正眼去看杜飞继续对历笑天道:“我之前还以为门主你有什么好办法对付我呢原来您也有驴技穷的时候啊。你身受阿鼻大人的剑伤至今未好看来也实在没有人可以对付我了。如果你求张天涯来拿下我或许我还忌惮几分但飞您认为他能在我下走过五十招吗?”

    杜飞见童豪叫嚣根本没有受到一影响身体向后退了半步将锦盒交于左手右手一抹腰带“唰!”的一声从腰带里抽出一把紫金软剑来而那紫金的腰带扣子刚好就成了软剑的剑柄。一震软剑杜飞反手刺向了童豪的胸口膻中大穴。

    张天涯看了暗暗头杜飞这一剑虽然刺的是胸口但剑势飘忽不定将童豪胸口的各个要害全部笼罩其中可以是将软剑诡异多变的特挥到了一个极至。看他现在的剑术修为将来的成就虽然及不上历笑天但要继承他的衣钵却是足够了。

    童豪见杜飞这一剑凶险心道这子的剑法不可窥今天历笑天重伤之下应该无法出手而张天涯是一个外人包括他带来的两个人都未必会插手魔门内部的事情。我如今的对手只有飞而已绝不可阴沟里翻船!我要扬长避短。不能急于求胜。只要稳住阵脚飞经验不足我在五十招内想找出破绽胜他应该不难。

    想到这里脚尖轻轻一地面与杜飞地攻击相同的度飘然后退脸上则镇定如常。似乎根本没有把杜飞的这诡异的一剑放在眼里一般。双手向后一背有马上伸了出来一收一出的工夫却已经带上了一副精致的金丝手套。这手法和度恐怕就连大卫科波菲尔看到也要自愧不如。

    手套带好之后。童豪不再后退又脚一地面后退之势马上停了下来。随手一扬袖子猛然鼓起胀圆一看就是内力急放所至。充满内劲的袖子带着呼啸的风声扫向杜飞地软剑竟然是一个很稳健的守势。不过看他那蓄而不的左手谁都知道真正的杀招其实是在这里。

    好一招功守兼备的打法!看来这童豪能坐上魔门第三把交椅。确是有一些真功夫的。

    童豪地话虽然的狂妄但也算实事求是。并没有低估杜飞的实力。杜飞的资质是好以仅仅十九岁的年龄。深得历笑天真传武功方面直追两位副门主稳坐魔门第四高手的宝座。虽然在武功上已与魔门两位副门主相若但经验火候上的差距毕竟不是可以成的。童豪杰五十招内可以解决他并不是夸口。

    但他却忽略了一啊历笑天既然早知道他要反连他实现埋伏好的手下都搞定了。怎么可能没有考虑到杜飞和他武功上的差距?以历笑天地境界。加上对他武功的了解针对地指杜飞两招破解之法。要拿下他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边张天涯看地觉得还有意思毕竟他现在是拿当初的眼光来看也算是对自己当初所混迹的武林的一种怀念。而另一边的白虎和蝶舞却没那份心情在他们眼里这两个人的战斗根本就和两个流氓斗殴没什么区别自是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也没加掩饰。

    两人的表情看在历笑天地眼力不禁心中更对两人的身份狐疑不已。

    另一边杜飞见童豪居然选择硬接也不犹豫直接一挺紫金软剑就朝对方地袖子绞去。同时左手一甩将锦盒子抛向张天涯的方向道:“张前辈童三不好对付请帮忙保管一下华佗丹。”

    “叮!”软剑被杜飞灌入功力后锋利程度一下子提升了数倍。摧枯拉朽的就将童豪的袖子绞得粉碎不过再想进而上他胳膊的时候却没有砍进去反出了一声砍在金属上面的清脆声响。放眼看去原来童豪的金丝受到并非只是一个手套而是一个可以保护整个前臂的加长手套。

    童豪冷冷一笑心到你们谁也想不到我还有一副备用的加长手套吧?挡开软剑的同时左手曲指成爪直朝杜飞的面门抓去。五跟手指不断做着细微的变化指力射出竟然形成了迎面五个不同的攻击无论攻击的角度力道的大刚柔都无一相同。

    其实这招反击一爪叫做五岳留痕正是童豪成名绝技阴阳羽牙爪的几式杀招之一他本是打算留着现杜飞破绽后再使出来一举制敌。但刚才他见一向只擅长单手剑法的杜飞居然将锦盒抛给了张天涯惟恐对方耍什么手段为了安全起见才一攻为守袭用杀招让对方的手段无法施展。

    他这套阴阳羽牙爪乃是童豪参悟十几种飞禽走兽自创出的一套威力惊人的爪法。这套爪法还有一个外号。因为他年轻的时候依仗武功不弱不修德行四处占花惹草。甚至**过崆峒派掌门的千金结果被整个崆峒派千里追杀这样才投靠了魔门。又因为他这套爪法是根据飞禽走兽而创所以武林中人更多的叫它‘禽兽爪法’。

    其实杜飞把锦盒抛给张天涯却是早想好了的。目的就是利用他的疑心将他的杀招诱出。既然早有准备自然也早想好了应付的方法借刚才对方那一撩的反震之力身体腾空而起轻盈潇洒的躲开了童豪威力惊人的一爪。

    另一边张天涯看了暗叫杜飞好心计随手一抬将锦盒收在手中并对身边的白虎和蝶武道:“你们这样是不对的不客观的看法。在以前你们见过有后天级别的高手拥有这样的身手的吗?”

    两人一听暗叫对啊!这两个人的招式虽然入不了他们的法眼但那是因为他们也都是神级的高

    果把这两个人的功夫放到自己的时空别对付一个了恐怕就算对付两个先天也绝对没问题!想明白这两人才收起了之前的轻视之心认真观瞧起来。

    杜飞借力腾身跃到童豪的正上空头下脚上紫金软剑在功力的作用下变得坚硬笔直全力刺向童豪的头百汇穴。毫无花俏的一剑却又威力惊人。

    现在童豪左手一爪刚刚击空还没来得及收回根本无法躲闪只能用右手来硬拼一种应付办法。即使这样杜飞因为先出手且早有准备的优势也占了上风。

    见到这个情景张天涯马上收回了之前对杜飞的评价。因为以杜飞刚刚出师半年他的经验火候根本不可能想出这么诡异巧妙的克敌手法将童豪压得死死。这肯定是历笑天之前针对童豪的武功早帮他拟订好的策略。

    不过这样的策略只能持续三五招还行时间一长历笑天再厉害也不可能将童豪的所有变化事先算计好到时候势必给对方番盘的机会。当然还有一种方法是创出一套专门克制他的剑法来。虽然这对于历笑天不是什么难事但肯定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看来胜负将在这一两找之内揭晓。

    既然是早想好的针对之法那么一旦使出就必须要制敌!不然的地话。没有必要那么早用出来让对方有所防备。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换了张天涯也会这么做。

    童豪见杜飞居然想要与自己硬拼心头冷笑虽然同是后天但我十年前就是后天峰了功力的精纯程度。岂是你这个后起之辈可以比拟的?于是不闪不避也没有去硬拼而是依仗他高杜飞一筹的功力和那刀枪不如的手套使用了一种更为欺负人的办法直接用手去抓杜飞的软剑。

    杜飞身在空中。这一剑又是全力而自然无法躲开他地一抓紫金软剑就这么被他抓在了手中。软剑被抓住后在杜飞的功力支持下又继续挺进了半寸削断童豪几跟头后终于被对方扣得死死无法再动了。

    宝剑被对方抓住杜飞就等于失去了唯一的攻击利器而对方还有一只手可以自由攻击。可以他此刻的情况已经变得凶险万分。因为论起拳脚上的功夫杜飞拍马也赶不上专修拳脚的童豪!

    但本应惊慌地杜飞。脸上却挂起了一丝笑容不等对方反映过来他因何笑。食指一钩本是腰带扣子的剑柄上的钩销两根黑色的牛毛细针毫无声息的从剑脊两边平行射出看那乌黑的色泽不是奇金打造就是喂有剧毒。

    童豪一见这两枚黑针射出马上脸色大变。他的手套为了保证不影响手指的灵活并不是用金属板连接而成的鳞甲手套。而是用金丝编制而成的。既然是编制品自然就有缝隙存在。挡挡刀剑还行但对于这样细如牛毛地飞针他可半把握也欠奉!

    还好此时左手一抓已经可以收回虽然赶不及阻止两枚飞针但指劲还是来得及的。忙曲指连弹两道指力一左一右分别射向两那两枚黑针。只要能将这黑针打飞那失去软剑控制权地杜飞还不是任他蹂躏?

    但历笑天既然能算到他这一步自然可以算计到他有这样的应付方法。只见杜飞见他两道指力射出灌注在软剑中地内力突然一震剑尖虽然被童豪抓得死死但剑身的柔韧并不受影响一震之下剑身也跟着左右一晃。

    “叮!叮!”剑身晃动下在两枚黑针上各自撞了一下便轻松的改变了黑针的方向躲来对方指劲后同时没入童豪的两侧肩头。

    “不好!”童豪之感觉两肩膀先是一疼跟着就是一阵麻痹之感觉知道着了道“不好”两个字脱口叫出了声来。

    但两枚黑针的毒性虽强却也没有马上让他的双手失去知觉。右手依然死死的抓住紫金软剑猛地向下一拉左手一爪子则抓向杜飞下阴。出手狠辣之极断子绝孙!

    他是要乘机毒针药性作之前将杜飞击杀!

    可他这一拉却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把上空地杜飞拉下来而是匪夷所思的将紫金软剑拉长了两尺多长。

    这是怎么会事?软剑只是韧性更好一些的长剑而已又不是拉面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正在童豪惊讶不解的时候杜飞也向上一拉剑柄居然从原本的软剑之中抽出一把更细、更薄的软剑出来。真气一沉身体快落向地面左手一撑体面右手软剑向后一扫便在童豪的双足跟上划过。

    再一个潇洒的翻身杜飞背对童豪而立。而另一边的童豪肩膀中的针毒性已经作双脚脚筋又被杜飞斩断现在四肢算是同时费了。站立不稳下一个狗吃屎摔在地上右手也终于无力的松开空心剑身掉落地上出一声轻响。

    略一扁头后童豪还不甘心的道:“剑内针子母剑你这软剑上到底还有多少名堂?”

    “没了。”杜飞走过去将地上的空心剑刃检起双剑合一后插回腰带之内。才继续道:“就这两样你刚才都尝到滋味了。”

    “童豪!”历笑天脸色一板对已成废人的童豪质问道:“你背叛魔门残杀同门兄弟投靠日寇我魔门的门规一共只有十条你一下子就连反了三条我要将你带回去家法处置你可还有什么话?”

    听到“家法”二字童豪不禁打了一个哆嗦但还是故做强硬的道:“门主。你最好还是现在就杀了我否则阿鼻大人肯定回救我的你休想把我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