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阿鼻现身

第三百七十八章 阿鼻现身

    到“家法”二字童豪不禁打了一个哆嗦但还是故道:“门主。你最好还是现在就杀了我否则阿鼻大人肯定回救我的你休想把我带回去!”因为贪生怕死而背叛历笑天的童豪居然突然改口要抰历笑天杀了他。魔门的“家法”的严厉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呵呵……”历笑天怒极反笑用同情的目光看了看这个叛徒摇头问道:“那个自称阿鼻的倭人之所以要收留你还不是因为你还有用处。可是你现在看看你自己还能对它有用吗?没用的狗只适合用来炖豆腐!他还会救你?你太天真了!”

    “哎……”被一语惊醒的童豪之前那一丝的侥幸心理也已经完全被历笑天给抹杀了。趴在地上无力的叹了一口气自嘲道:“自作孽不可活啊!不过当时我也是被逼无奈的连你都不是他的对手我能如何?请门主看在我以前还对魔门有些功绩的份上给我一个痛快吧。”如今的他只求死!

    历笑天虎目一瞪冷冷的反问道:“你当初杀害老二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现在这个下场?不带你回去家法处置如何可安老二的在天之灵?”

    “哈……”童豪惨笑一声摇头叹息道:“我本是江湖上一个自在的独行客当初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也不会投身魔门。来收到那些门规地约束。如今投靠阿鼻也是一个道理作你历笑天的狗和作阿鼻的狗又有什么区别?反正十几年前我就已经是一条狗了……”

    “嘟!不许美化你自己!”张天涯实在没心情去听这个走狗的歪理邪随手一指打断他的话道:“狗是一种对主人很忠心的动物。更不会有背叛国家。投敌卖国的举动!你把自己比喻成狗根本就是对狗的一种侮辱!你连——狗——都——不——如!”

    张天涯越越气虽然此人是魔门地叛徒但他的所作所为实在让张天涯这个外人。都很不得亲手除之而后快。还想继续骂上几句却感觉到一旁的历笑天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这才压下火气没有继续什么。

    听到张天涯的痛骂童豪感到的不是惭愧而是绝望。之前他还抱着最后地想法利用阿鼻的强大来劝张天涯救下自己。可是现在看到张天涯那比历笑天还要强横的态度他彻底绝望了因为从那些话里就可以看出。张天涯的民族感绝对比历笑天还要强。

    “天涯。”阻止了张天涯痛骂童豪后历笑天叹了一口气。道:“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不值得你费那么多口水。等下我要飞将他带会去。肯定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的时间是可以变慢很多倍的。我这次找你出来却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对付阿鼻?”张天涯早已经想到了历笑天要谈的事情不过他更在意的却是那个阿鼻地身份。历笑天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先天化境能将他伤成这样地。就只有金丹期或者更强的高手了。可是那样地人是不应该存在与武林中的。看来这个现代的世界。也要乱了。

    “没错!”历笑天肯定的答道:“那个阿鼻太强了我与他交手三招就被打伤成了这个样子。而且我看得出他根本就没有用出全力!真没想到那个弹丸国居然会出现如此高手。我想那个阿鼻的目的就和童豪的那样希望我为了抵抗他而将全武林的高手聚集起来然后来个一窝端。所以我就将计就计约你出来名为决斗实是为了对抗他。”

    “哦?”张天涯摇头微笑道:“历老还真瞧得起我。不过我自认还是比那三个老顽固更容易接触一些。”顿了一下话锋一转道:“不过看历老你胸有成竹地样子应该已经有了对付阿鼻的主意了需要我帮什么忙?”

    “我想你从今天开始销声匿迹三年勤研武功只有你地资质才有胜过他的机会。”不等张天涯拒绝继续道:“你不要担心我绝对不是让你虚度三年。因为我有一种方法来迅提高你的实力但这样的实力需要三年的时间来熟悉。”

    “哦?”历笑天的法不禁让张天涯想起了卡罗教给自己的合体之术事实证明合体确实在战斗中很有用。所以一听历笑天的方法马上好奇的追问道:“什么方法?方便的话来听听。”

    历笑天先看了看张天涯带来的蝶舞和白虎又看了看地上趴着的童豪确定没有可以将秘密泄露出去的外人后才把目光移到海洋的深处悠然念出了几句诗文:“茫茫天数此中求世道兴衰不自由;千千万万不尽不如推背去归休。天涯这几句词文你可听过?”

    “不如推背去归休……推背……”张天涯喃喃重复了一遍诗文中的最后一句才不确定的答道:“听起来好象是《推背图》上的东西我当初为了研究您老的武功路数曾经在网上搜索过的不过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历笑天了头道:“你的没错这确是推背图上的文字也正是我魔门最高武学《推背圣典》的起源。而这最后几句却与《推背圣典》中的最高境界的总纲一样。也是祖师李淳风与当时的另一大宗师袁天罡共同研得的武学至高境界!但自创出以来一直没有人练成过。包括创出它的两位宗师。”

    “为什么呢?”张天涯在恰当的时候恰当的配合了他一下好让他得很起劲。

    “因为这最高境界与我魔门中人的作风是相违背的。”历笑天很随意的向张天涯吐露着魔门的秘辛:“因为这最高境界只有我这样将《推背宝典》练到极至的人才可以修炼但却是将自身全部的功力完美而没有一丝损失的传到另一个人身上。而传功之人之后将武功全失推背之后自然只能去归休了。”

    无先兆的一把将张天涯的手腕扣住历笑天郑重的对咐道:“我知道即使我以一身功力相赠你也不会答应入我魔门。但为了中国的武林我必须这么做。答应我打败阿鼻!”话间一丝功力已经向张天涯体内度入。

    另一边的杜飞看到这本应该属于他的机会得利的却是张天涯。不但没有一嫉妒反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是为了师傅能完成心愿而欣慰。但欣慰之中却有着一股隐藏不住的忧伤历笑天体内的那道剑气全靠一身功力的压制将功力传给张天涯后结果可想而知。

    张天涯感觉到历笑天的决心但并不打算让他得逞。先使用柔力将他的手震开没等对方反映过来已经反将历笑天的手腕扣出了。一股柔和的水系能量度入历笑天的体内不禁脸色微变道:“这是天之丛云的剑气!我想我大概已经猜到是阿鼻的身份了。”着手中内劲猛的一吸。

    历笑天只感觉半身经脉传来一股刀绞般的剧痛心里一惊下试图反抗却现自己欲震开张天涯的功力镇在张天涯手上后直接从他指尖滑开居然没有一效果!刚想再试却惊喜的现自己体内那定时炸弹一样的催命剑气已经被张天涯吸走了。

    这个子到底有多厉害?历笑天惊异不已地迎向张天涯的目光时。又感觉到一股温和无比的内力源源不绝的涌入体内内力所过之处破损的经脉马上恢复了原状不但如此甚至比起之前更加坚韧宽阔了许多。

    张天涯的真气只在他体内游走一周历笑天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本以为是不治之伤在张天涯的内力下不但恢复。刚连他那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定型地经脉都得到了扩充和锤炼这简直比任何灵丹妙药的效果都要好上百倍不止啊!

    历笑天更加迷惑了因为他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清这个江湖上的后起之秀了。

    这边张天涯帮历笑天疗伤可另一边的杜飞却不明所以。见张天涯反扣住了师傅的脉们更从师傅脸上看到了惊恐之色。不及去想张天涯如果想害历笑天完全可以等他传功之后再动手这一道理双脚力猛朝张天涯的方向冲来口好中大喝道:“快放开我师傅!”右手一扣要带一剑诡异出现直刺向张天涯太阳穴。

    “好地。”张天涯这时已经帮历笑天运功完毕感于杜飞对历笑天的师徒之情也没有怪罪他的冒犯。潇洒的后退了半步避开他猛然出手的诡异一剑。

    “退下!”张天涯可以不怪罪。但历笑天却不能让自己的徒弟在外人面前如此放肆。不过他也知道杜飞是救师心切。训斥之后还补充解释了一句道:“刚才天涯是在帮为师辽伤。”着头看向张天涯却现张天涯正在观摩这手心上浮现出的一道犹如实体的剑气。

    淡然的摇了摇头张天涯随手一握拳便将那剑气捏得粉碎口中还不屑的道:“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还是没什么长进。”这一句话显然不是对这里地众人的。完之后转而笑道:“怎么?既然来了。还想走吗?白虎拿下!”

    后者听到张天涯地吩咐。猛然将头一抬朝天空中怒吼一声。

    “吼!”这一声传到再场众人的耳中只觉得是声稍大一而已可是当历笑天师徒顺着他大吼地方向朝天上看去时却都惊得合不拢嘴了。因为在他这一吼之下上空厚厚的一片乌云居然被一分而二!这得什么样的功力啊?

    云层散开后两历笑天师徒才看到在刚刚被白虎吼散的位置有一个人影正遥遥欲坠。白虎丝毫没有怠慢直接一个瞬移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天空中那人的身后。之间他飞快的用擒拿手法舞弄了一阵只有张天涯和蝶舞两人可以听到天空中传来的那一连串骨断裂那让人牙酸地声响。

    “嗖……嘭!”跟着就是天空中那个黑炮弹般从天空中跌落下来仰面朝天的摔在悬崖地岩石上奇怪的是这么高的距离的重力加度的作用下这人居然没有被摔扁而且连伤都是之前被白虎弄出来的。

    白虎也紧跟着此人飞落了下来对张天涯一抱拳道:“老大拿下了!”

    “阿鼻!”一见次人历笑天不禁惊声出口。

    “须佐。果然是你这个死太监!没想到在这里我还能再次见到你真是映了我们中国的一句古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不门自来投!”张天涯一见此人马上叫出了他的名字正是当初被自己一脚踢成终生太监的须佐。

    “张天涯!”须佐一见张天涯一种原自与内心千万年来几乎被淡忘的恐惧又再次浮现出现其恐惧的程度甚至比起当初有过之而无不及。

    本能的向后挪动一下身体却因为有白虎的禁制在全身上下根本无法移动半分。口中则不利索的道:“怎么可能是你?你居然还在人界?”心道早知道我宁可继续被天照那个女人封印也决不会来这里。

    “须佐?人界?”一连两个名词让历笑天的脑袋也变得迟钝了起来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身边的张天涯。

    张天涯知道再无法隐瞒下去淡然答道:“历老这个人的名字叫须佐。也就是倭国神话里的须佐之男他的实力相当与一个天仙你老输给他并不丢人。至于他后来的人界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是很了解。”

    解释完毕之后又转对须佐冷笑道:“哼!我劝你最好弄清楚情况现在只有我问你答哪里轮到你来问我问题了!?”微微一顿开口问道:“!你们这次侵略中原武林到底是谁的主意是不是雪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