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八十章 龙组逆鳞

第三百八十章 龙组逆鳞

    这……”服务员略微犹豫一下对他问道:“你朋友时间能来?”

    “他家离这里不远一个时之内应该能到你帮我和你们老板一下就到时候给一千也成。我这次出来的时候真是忘了。”心里却郁闷的想到本剑神我自出生以来就没这么丢过人!

    但世界上总有一些不开眼的人。就在服务员本打算答应张天涯的时候做在张天涯对面的一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看起来一副堕落模样的青年站了起来阴阳怪气的朝张天涯道:“没钱就别学人家出来吃饭!不过今天算你运气碰到了我只要这位姐答应陪哥们喝几杯你们的饭钱就算在我身上了!”着还用淫秽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蝶舞。

    他的这个一举动可是一下子把三人当世最强的人都激怒了!

    张天涯的指尖弹出一道无形的剑气蝶舞右手藏在身后暗运起了三昧真火白虎更是愤怒的舔了舔自己的牙齿随时做好了吃人的准备。三人的眼中同时杀机大盛。只要这个流氓再敢多一句肯定会在o.o1秒内人间蒸。

    “人渣!”就在张天涯三人刚打算动手杀人的时候一个背对着张天涯而坐的中年男子突然豁然而起一抬手就将那流氓染得五颜六色的头抓住。向回一拉就这么用那流氓地脸撞在自己的桌子上。跟着一甩就这么将那流氓整个人抛飞起来从窗户飞到店门之外。并随手摔掉手指间残留的断。

    “***。竟敢动我们兄弟扁他!”与那流氓同桌的另外三个流氓状也同时拍桌而起抄起板凳向那中年男子扑了过去。但他们哪里是那中年男子的对手。一人一拳就被打得在地上不断打滚爬不起来了。

    先天级高手!张天涯从这人动手时散出的气息马上分析出了此人的武功修为。不但是先天高手而且是接近先天后期地级高手。单论这份功力恐怕武林中除了历笑天之外没人可以稳赢他。这样的高手在江湖上不可能是无名之辈何况先天级高手除了神州五杰之外整个江湖也就寥寥十几人。看此人的外貌特征与其中任何一个都不相符。

    而且此人身上还有一种雷电能量波动虽然很弱却控制得很好。而这种能量又不像是修道者所修炼出的能量具体能量性质。张天涯也看不出来。

    就在张天涯分析此人来历的时候那男子已经搞定了几个流氓。拍了拍手从兜里取出一个鳄鱼牌的钱包。随手取出二十几张一百元地人民币扔在桌上道:“刚才打架的损失和这三位的饭钱都算我的。”完对张天涯头一笑便转身出了烧烤店。从出现到离开形象一直都保持得很酷。

    见有人帮自己解围三人这才收起杀气。既然人家已经走了不管怎么都应该跟出去看看。张天涯对白虎和蝶舞随口吩咐了一句:“跟过去瞧瞧。”便跟着那人。也走了出去。除了好奇之外张天涯更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

    凭那男子的身手。要甩该赶过来围观的人自然可以不露痕迹的作到。可是他却甩不开张天涯三人在转了两个弯来到一个相对比较安静的街心公园内那男子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一笑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三位又何苦跟来?”

    “因为我还欠你一句话。”张天涯着走上前去想对方表示友好的伸出右手道:“谢了!”他身后地白虎和蝶舞看了却是眉头暗皱因为在上古根本就没有握手这种礼节的存在他们纳闷地是张天涯为什么要和对方较力?

    “只要你们不怪罪我捣乱就行了谢谢两个字言重了。”着也伸出手来与张天涯礼貌的握了一下。又继续道:“虽然知道很唐突但我还是想为刚才那几个流浪求一个情他们虽然是人渣但罪不至死失踪人口地增加会给警方添麻烦的。”原来他是早看出张天涯他们有杀人的冲动出手虽然教训了那几个流氓实际上却是救了他们。

    张天涯再次打量了一下对方看起来忠厚正直三十岁上下听他的口气不像是一个武林中人到像是和警方有些关系。一时间有想不出与他所符合的高手来。表面上却镇定自若道:“既然事情已经过去我们也懒得无聊到找几个流氓的麻烦。不过刚才的事情还是要谢谢你的要不我地人就丢大了。”

    话间张天涯不动声色的从炼妖壶中取出了一块作为浑元霹雳弩能量源地雷荧玉来握在手心里并快的用剑气雕刻成一个腾飞的青龙模样的玉配来。微微一笑道:“不知兄弟贵姓?在下张天涯我今天连名片都没带再身上这个是我自己的手艺就留个纪念吧。”出自己的名字来却是为了试探对方的反映。

    “逆剑张天涯!”那人一惊后转而微笑道:“果然和传中的一样英雄了得这是我的名片在下姓尼单名一个林字。”到这里两人开始“交换名片”对方接过张天涯刚刚雕好的龙配不禁一惊道:“你已经猜到我的身份了?”

    还没等张天涯回话尼林又是一惊:“这个玉配无论质地还是雕功都绝对具有国宝级的收藏价值而且它对于一个习武之人的价值还远远不止于此!这么贵重的东西我绝对不能收我刚才帮你也不是为了这个。”

    “宝物的价值只有在需要它的时候才能体现出来。”张天涯一边观看着尼林的名片随口道:“刚才的情况这个东西却不能作为饭费来用。不过这并不重要只是交个朋友留个纪念而已在条理里这

    算贪污受贿吧。何况我既然能制作出这块来再多▋|算贪污受贿吧。何况我既然能制作出这块来再多▋|算贪污受贿吧。何况我既然能制作出这块来再多▋|算贪污受贿吧。何况我既然能制作出这块来再多▋|算贪污受贿吧。何况我既然能制作出这块来再多▋|算贪污受贿吧。何况我既然能制作出这块来再多▋绝对不是问题。”

    尼林犹豫了一下最终终于将玉配收了起来爽朗的一笑道:“既然堂堂张天涯都这么了我如果再推辞就显得扭捏了。”微微一顿把目光盯向张天涯的眼睛道随口问道:“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什么时候猜到我的身份的?”

    张天涯知道对方盯着自己的眼睛目的是看出自己是否在谎。到这样本事来就算江湖上最了得的毒龙历笑天恐怕也远不及眼前这人。

    毫不避忌的与对方对视张天涯半开玩笑的道:“之前真没想出来可是见到你看到这块玉配后的反映我如果再猜不出你的身份也就不用出来混了。”

    尼林听了不禁失笑道:“原来是我自己做贼心虚了。”

    “尼兄此言差矣。”张天涯也回以一笑道:“你是兵和你比起来我才是贼我都没心虚你怎么会心虚呢?对了忘记介绍了这两位是我的朋友白虎和蝶舞他们现在还没有一个合法的身份就请你搞抬贵手不要调查他们了。”

    “没有合法身份的江湖中人并不少见。我可不会没趣到专和你找不自在。”尼林到是很好话张天涯刚一提出要求来就一口答应了下来。随后话锋一转道:“到这里。我到是有两件事情想拜托你毕竟在江湖上你地人脉要更广一些想麻烦你帮我注意一些人。”

    “什么人?”

    尼林也不客气直接出他的目标道:“先是一批来自倭国的忍者和武士这些都不是一般人我们现在也失去了他们的踪迹。如果你见到可疑的人。请打名片上的电话联系我。另外你如果有偷神之神司徒空的消息我也想知道。”

    张天涯听了一笑道:“原来你们你已经注意到那批倭寇了。不过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藏在什么地方不过刚才不久我和历老已经将他们的头目阿鼻给宰了相信他们群龙无下。应该很快就会露出破绽地。如果你先掌握的他们的行踪拜托也通知我一下我们和历老已经联名出英雄帖决定召集整个武林的高手共同商量此事情。”

    “那真是太好了!”尼林闻之大喜道:“如此的话就不怕那些倭寇能搞出什么破坏来了。这件事情我可以代表组织答应你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张天涯也客气的道:“能与龙组合作确实是一件另人愉快地事情呢。”顿了一下又道:“不过司徒空的事情。弟就爱莫能助了。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但却不能因此而出卖我另一个朋友。”

    尼林略感遗憾道:“那就没办法了。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强求。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这就走了。武林也将集会研究灭倭的事情这个消息太重大了我必须马上向上头报告。你的联系电话是……”

    “没有!”张天涯摇头道:“我的手机早弄丢了。如果需要联系我可以直接到我家我不在家的话可以留纸条什么的。”

    “那你家的地址总该告诉我吧?”尼林转又问道。

    “这可不像龙组的人该提出地问题。”张天涯毫不避讳的指出对方查探消息地度之快。

    对方却对张天涯的直白丝毫不以为意。爽快地一笑后对张天涯抱了抱拳。转身而去。看似在很平常的漫步却每每都在转弯的地方暗中加转三五个弯之后就已经消失在了张天涯三人的视线之内。

    见尼林走后一旁的白虎才好奇的问道:“我老大刚才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他修为虽然不高但身上的能量却很怪异他是修武者吧身上还有一股奇怪的雷电能量。他是道武同修却也不像。我实在弄不明白他身上那股能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家伙可绝对不简单。”张天涯随口解释道:“他地真实身份是龙组的第一高手代号逆鳞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认识他。至于他身上地那股能量叫做特异功能是一种与生俱来或者是后天经过特殊情况自然获得的奇异能量。对于特异功能我知道的也不多关于特异功能的资料可是政府的最高机密之一。”

    “那龙组又是什么样的组织?”蝶舞也好奇的问道。

    “政府的秘密武器相当于我们万寿的‘天伤’。”完嘴角挂起一丝温和的笑容继续道:“没想到这次回来还有和龙组合作的机会。不这个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你们不是都想看看我的家是什么样的吗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

    “这是什么?”进入楼道后白虎又对电梯产生了好奇之心。毫不顾忌的一问引来了一个陌生邻居的好奇目光。

    张天涯打感郁闷随口应付道:“电梯。还有问题的话先记着回去之后再漫漫问。”

    来到第十六楼张天涯带着两人下了电梯随后有水系法术制造出一个冰钥匙出来才将自己家的门打开。

    没办法在上古清理炼妖壶的时候不光是现金连家里的钥匙也一起不知扔到什么地方去了。找开锁公司的话还要出示身份证、房产证、户口本等有效证件。走窗户还要先坐电梯再下去折腾起来太麻烦!用瞬移还怕后面两个不熟悉里面摆设的家伙撞坏了什么东西。

    进屋后张天涯先让两人随便坐自己则决定先把存折拿出来。没钱的尴尬尝到一次就够了他可不想在尝试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