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八十章 显圣真君

第三百八十章 显圣真君

    打开书房的门他就现书柜上面多了一个很古典的面还贴有一张纸条“《金锁剑》秘籍已经奉还复赠崇祯年间青花瓷瓶一个(真品)。”落款是司徒空。

    张天涯看了不禁摇头苦笑这个家伙为了挑战难度连自己这个朋友都不放过。经常来光顾一下不过拿走的东西玩两天就给送回来还附带赠品别人就没这个待遇了。随手打开装有存折的抽屉现丢失那本密集果然在上面另有一张纸条“本偷神不喜欢赝品。”

    一边将压在下面的存折抽了出来张天涯不禁笑骂道:“这个家伙武功秘籍只有真假之分哪还有什么正品、赝品的?难怪这次东西还回来的这么快!”完回到客厅一边将存折收进炼妖壶并开始取出各种药材开始炼起了药来。

    炼化药用的炉鼎是一件下品仙器当初他大批炼神器的时候都是以武器和防具为主的炼药鼎到给忽略了。不过好在张天涯只是因为让步炀的陈疾在经过神力的梳理后可以更快的回复炼化几颗滋补丹药而已对炉鼎的要求并步高。

    炼化药物炉鼎是必须的一般的炼药炉鼎虽然没有神农鼎那么神奇的功效但确可以将使用者的真火转化否则三昧真火一烧恐怕再好的药物也得飞回湮灭了!一边起鼎放药。开始催动三昧真火再鼎下加热张天涯才抽空对另外两人解释道:“电梯是一种移动工具使用一种叫做‘电’地能量可以载人上下对于一般人来是很方便的。”

    “那个老大。”白虎见张天涯开始炼药好奇的问道:“你这是打算炼药做什么啊?”

    “帮我师傅疗伤。”张天涯回答的到也痛快同时回想起了当初和师傅再一起的滴滴。

    白虎听后大惊。忙追问道:“不是吧老大!青帝陛下也会受伤你有没有搞错啊?”跟了张天涯快一天的时间他对张天涯的背景也多少了解了一些。当得知张天涯是青帝伏羲的弟子后对他地恭敬不禁有多了几分。

    “不!”张天涯摇头道:“不是青帝是我的另一个师傅也是我的启蒙恩师。”

    ……

    闲谈中。丹药很快就炼化完成了。满意的用一个玉瓶将将炼出的丹药一十三颗收好后才起身对收回炉鼎道:“搞定了。我们走吧我师傅就住再楼你们也一起来看看把。对了蝶舞以后再外人面前绝对不需再称呼我为主人。否则别人会一位我是变态的。”

    三人乘坐电梯来到楼还没等进门就听到屋里有人话。而且张天涯听得出这绝不是步炀地声音。那声音还很洪亮:“夜战八方藏刀式!”根式是很多人在哄堂大笑。其中还有长“咿……”之声。

    张天涯这才反映过来原来是电视的声音。同时自嘲的想到。没想到再上古待了六年连电视这最普通不过的东西都给忘记了。利用水系法术知道出一个冰钥匙来打开房门推门而入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只见阳台的窗户大开着开门之后过堂风呼呼作响最重要的是打开的窗户。居然还是没有纱窗的。现在正直中秋而且屋里打着灯。夜里这样开窗户的话还不被蚊子给吃了?难道师傅有危险?

    想到这里张天涯心头一紧。忙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推开师傅卧房地房门里面没人。再转到书房现师傅的电脑正开着刚才地声音也不是从电视中而是从这里传出来的。现在还在播放是网络视频地相声。但却依然没有见到步炀的身影。

    师傅到哪去了?这时后面的蝶舞和白虎也跟了上来见屋里没人再看张天涯那着急的样子马上也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冷静!在最着急的时候张天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伸手摸了一下师傅的专用轮椅凉的。而且连藏在轮椅中地护身短刀都没有被拔出过。这就明师傅离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且有两种可能。

    一是他自愿离开的所以才没有出手反抗这是张天涯更愿意相信地情况因为这种情况下步炀的安全系数要高得多。

    第二种可能就是张天涯所不愿见到的了。师傅是被人劫走的那劫走步炀的人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否则以步炀的功夫及时身有残疾除非当今的神州五杰有或者是逆鳞那样的级高手一般人也绝非他的对手更别提让他连反坑的机会有没有了。

    电脑已经进入黑屏状态这是屏幕保护中设置的问题。张天涯随手晃动了一下鼠标显示器便自动亮了起来果然是网络视频相声上面记载的时间是八分钟稍微多一再看一下是一个专辑一共只有三个节目。这么算来师傅离开的时间应该是屏幕保护出现为的时限五分钟到八分加上前两个节目大约半个时的时间。

    再在桌子上扫视了一眼现似乎少了什么东西。但张天涯毕竟已经在上古待了六年了对这里的东西记忆并不是那么清楚加上心理着急一时间竟想不出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在张天涯寻找线索的这片刻工夫里另外两人也都没闲着。蝶舞手掐法印一自身为中心马上浮现出一个天蓝色的八卦虚影来还在不停运转着。这正是伏羲卦术中的推算之法张天涯当初学习时蝶舞闲来无聊也跟着学了一些。

    而灵一边的白虎则闭上了眼睛不断用鼻子轻微的吸气似是在嗅什么味道。片刻之后突然眼睛一亮道:“有妖气在这座城东面!”

    得到提示后张天涯直接下达了一个简单而直接的命令:“追!”

    这时蝶舞也收起挂爻白虎在前面

    蝶舞两人紧跟在后夺窗而出向城东急追了过去。▋|蝶舞两人紧跟在后夺窗而出向城东急追了过去。▋|蝶舞两人紧跟在后夺窗而出向城东急追了过去。▋|蝶舞两人紧跟在后夺窗而出向城东急追了过去。▋|蝶舞两人紧跟在后夺窗而出向城东急追了过去。▋|蝶舞两人紧跟在后夺窗而出向城东急追了过去。▋舞还不解的自言自语道:“不对啊卦象上明明显示主人的师傅应该被带到了另一个空间但那个空间却不是战域奇怪!”

    三人的度已经提到了极快蝶舞的自言自语还没有完三人已经来到城外的一座山上最前面的白虎也在山上停了下来双目紧紧盯着山头上一个二十**岁模样手中还提着一个看起来已经被制服妖气很重的狼妖的帅气男子。

    先后停下来后张天涯才主意打量了一下对面的帅哥。一看之下不禁暗挑大拇指。

    在张天涯所间过的人中若论相貌恐怕也只有刑天能和此人一较长短了。这人长得不但帅而且长的很刚正眉目之中自然透出一股子正气。头有染成黄色但并不是很重身穿一件黑色的立领风衣里面也是一件黑色的羊绒衫下身一条黑色的西裤看起来十分得体。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条大狼狗不但毛色十分好看而且也有了仙级的实力竟是一头仙兽!还不断用脖子去蹭那帅哥的大腿在张天涯三人出现后马上畏惧的看了白虎一眼便马上趴在地上不敢有丝毫动作了。

    最重要的是此人的修为也再次让张天涯认识到了自己之前对这个现代世界地了解是在太少了。眼前这人的修为。居然已经达到了仙级峰的水准也就是相当于张天涯与夸父战域大战时的程度!

    上前和对方抱了一下拳张天涯客气的问道:“这只狼妖看起来是阁下刚刚抓擒获的不知在那之前有没有看到一个下身瘫痪的老人恩那老人也很可能是被妖魔掳走的是在下一个很重要地亲人。如果阁下有见过。还请如实相告。”

    “要问我问题也可以但需要有这个实力才行!”张天涯强压住心理的着急客客气气的向对方问话但对方却似乎并不领情随手将封住行动的狼妖仍到一旁一击手刀隔空就朝张天涯斩来。仙力凝集犹如实体。可见此人对仙力的应用上并不输给当初的张天涯。不过他招招中并无杀气确实只是为了试探张天涯地虚实。

    心理虽然着急但不明底细下张天涯还是不好下手太重反正三招的时间不长如果对方到时赖帐到时再翻脸不迟。想到这里张天涯趋指成剑随手一道剑气划出。将两人间的空间划出一道口子出来直接在半路上。便将对方的气刃绞杀!

    “破的好!再接我第二招。”那帅哥着又脚想前跨出半步。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以指背一抹眉心一道银色的神光从眉心射出直朝张天涯照来。这样的攻击张天涯太熟悉了这根本就是天眼的光束攻击张天涯自己也会的。

    好胜心起张天涯也有样学样前跨一步。两指一抹眉心一道金色的光芒射出。直接将对方地银色神光反弹了回去天眼的能量冲得对方站立不稳忍不住向后退了半步。而张天涯并没想伤人天眼一即收淡然一笑道:“还有一招君子一言。”

    “不必了!”那人却没有继续出第三招就直接道:“天眼放金芒剑气破虚迷果然是你!”着居然对张天涯很恭敬地弯腰行了一礼态度十分严肃的道:“天庭灌江口守将杨戬见过上界大神剑祖大人!我奉玉帝之命特下界寻找剑祖协助剑祖共同抵抗西方神域地入侵在此期间杨戬任凭剑祖差遣!”

    杨戬?二郎神杨戬!?张天涯大感觉意外看来不光是上古诸神就连《西游记》和《封神榜》里才有的二郎神杨戬也是确实存在的。难怪一条狗都是仙兽如果是啸天犬的话就不足为奇了。可是他为什么称呼我问剑祖?本剑神什么时候又混出这么一个外号了?

    虽然心理着急但张天涯并没有就这么胡乱答应西来抱拳还礼后坦白的道:“原来是二郎显圣真君失敬!在下张天涯师尊曾经赐予一个称号叫做青天剑神至于显圣口中的剑祖恐怕是认错人了。”

    “没有弄错。”杨戬到是对自己的判断很自信微微一笑道:“青天剑神即是剑祖。至于具体原由请恕神不能言明。”不等张天涯追问便转移话题道:“言归正传刚才我已经问过这个狼妖了他们的头领带着一个老人进入了地仙界地妖族领地一个叫万窟山的地方好象是要从他那里找什么东西。地仙界地神十分熟悉愿为剑祖带路。”

    张天涯听了心中一喜忙道:“如此就有劳显圣真君了。”正犯愁不知道地仙界到底是什么位置空有瞬移的本事而无法应用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要前面带路的这让救师心切的张天涯怎么能不大喜过望?

    在杨戬的带领下众人一路朝天空之上飞去。穿过云层之后现天空中居然有一个不断不断漂移的仙术接界。

    由于这结界本无形的肉眼凡胎根本无法看到。一边用仙力在在结界上开出一条通道杨戬向众人解释道:“这就是三界通道通过它可以自由的穿梭于仙、凡、地三界。后来因为凡人的科技展太快才不得不将其设置成这样随时漂移的形态可以自动避开凡人的飞机高客机飞行物。”

    张天涯也笑了笑道:“没想道凡人的科技已经可以影响到仙界了我真替凡人而感到自豪。”虽然修为已经达到了身级但在心里张天涯还多半当自己是一个凡人。可能是因为他的生命中至今为止还是作为一个凡人的时间更多的缘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