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八十八章 金发妖女

第三百八十八章 金发妖女

    天涯知道如果不拿出真本是来恐怕难以服对组内个个都是栋梁之材又实在不忍心看着他们前去送死。无奈下叹了一口气右手一抬茶几上摆放的所有动物尸体全部漂浮在了他的手心上空。意念移动三昧真火从手心喷出一瞬间便吧所有的尸体炼化了个干净。

    不是化为灰烬而是连灰都没留下彻底的炼化干净了!

    “三……三昧真火!”逆鳞见状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伸手揉了揉后却现张天涯手中的三昧真火还在旺盛的燃烧着。不禁惊道:“这怎么可能这分明是‘火神’的三昧真火你居然也能应用而且其强度绝非‘火神’可比的!”他口中的火神并非祝融而是龙组之中的三号种子选手的代号。

    张天涯知道只有让逆鳞彻底的承认了自己的实力才能打消龙组参与其中的决定。左手食指一弹一个缠绕着冰雾的水球落在了三昧真火上面水球与三昧真火已经接触马上凝结成冰将三昧真火包裹在里面冻上了冻成了一个大冰球!从外面可以看到透明的球体内那保持着跳跃状却纹丝不动的火苗。瞬间的急冻连三昧真火都可以冻住!

    “这是?……”连续的惊讶已经让逆鳞有些麻木了。从麻木中冷静下来后。他开始重新考虑起张天涯之前地话来如果张天涯只是他之前所知道的程度那么无论他对方有多强大也根本不足为信。可是现在……他不得不重新琢磨这件事的利害了。

    见逆鳞迷茫的样子张天涯随手将三昧真火和玄气收回体内道:“这是玄冰之气五行之中克制三昧真火。”微微一顿继续自己之前的话题道:“这两下子。不管是对于我还是对于工厂里藏着的那位都是儿科的东西。龙组都是国家的精英我实在不愿意看到你们作出无为地牺牲因为我有把握对付那个隐藏的神!……厄……秘高手。”一是嘴快差出不该的东西。

    逆鳞无奈的苦笑摇头。他一只当自己的武功丝毫不差与武林中的高手加上身具异能论战斗力绝对要在神州五杰之上。可是没想到地是今天居然在自己最擅长的方面被张天涯给比下去虽然知道张天涯强大不会有什么坏处但心中也不免有些沮丧。叹了一口气头道:“如果对方真的像你的那么强大武林中的豪杰怎么办?”

    “这你不用担心。”张天涯一笑道:“我自有办法将对方引开单独解决。”

    “那好吧!”逆鳞一拍大腿像是作出了什么很重要的决定。抬头对张天涯道:“如此。就有劳了。组织里我会尽力去的我想以我在组织内的影响力。应该可以劝他们取消这次行动。不过只是今晚毕竟组织也有组织的规矩。清除一切作恶的自然能力拥有者是我们龙组地天职!”

    张天涯也头表示理解道:“这我明白。”

    逆鳞离开后张天涯面色一沉对三人道:“子扎手。对方是一个神级高手我怕打草惊蛇没敢强行使用天眼探查。今晚的行动必须请你们帮一个忙。如果出现意外全力保护前去地武林中人。”完突然想到什么。忙道:“我必须得通知历老一下。”

    完张天涯进入书房。抄起电话熟练的拨通了一个号码。历笑天身上从来不带手机家里也没有电话。张天涯所知道唯一能联系到他地电话就是他徒弟杜飞公司的电话了。找到杜飞后通知历笑天的事情就不劳张天涯操心了。

    “嘟……嘟……”电话接通片刻之后一个很好听的女子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语气温和的问道:“您好我们是有间公司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对方的话很客气到让张天涯着急的心思感觉舒服了少许。

    “你好是这样地。”张天涯道:“请帮我转接一下杜飞我找他有急事。”

    “先生不好意思。杜总现在正在接待一个很重要的客户如果您没有预约地话他恐怕暂时不能接您的电话。或者您有什么问题可以对我一会客户离开后我会帮您转达的。如果觉得不方便我也可以让杜总一回给您回个电话。”那女子如是道。

    “如果有功夫事先预约还能算作急事吗?”张天涯苦笑道:“这样吧。麻烦你帮我询问一下就张天涯有急事找他商量。”

    那女子回道:“这样恐怕不行。对方可是一个很重要的客户杜总特别吩咐过如果不是历老先生来找他绝对不可以打扰的。”靠做生意不过是魔门的副业而已何况能有什么生意比命更为重要?

    张天涯郁闷的率下电话一个瞬移直接来到了杜飞的办公室也没去看那客户到底是什么人便对杜飞不悦的道:“你这个有间公司的门槛还真是高啊我想让你接个电话都这么费事。不别的了尽快帮我联系历老。”完就大肆肆的一屁股做在了身边的沙上目光朝对面的客户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原来这个客户居然还是个女的而且是个绝色佳人!这美女一身标准的白领打扮手中捧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金碧眼竟然是一个外国美女。虽然张天涯对西方美女一向不是很感冒但见到这个美女也不由感到十分养眼。她的美貌虽不能于白玉相提并论但比起丁香、精卫到也相差不多。

    而且此女还有一不同于张天涯之前所见过的任何美人。张天涯只见所见的不管是使人望而敬之的白玉或是楚楚可人的丁香又或者是身材火辣的魃都属于那种圣洁之美。而此女则不同只见她只是静坐在那里就可以让人浮想联翩绝对是最能吸引男人的那种女人最能引起男人肉欲的女人!

    “原来是前辈到访。”这边张天涯在欣赏美女。杜飞却见张天涯不悦的模样

    是自己之前的命令惹恼了这个修为还在恩师之上的高身道歉道:“是晚辈的礼数不周望前部不要见怪。前辈请稍等。”

    着杜飞转对那金美女一笑道:“杜飞现在有些紧急的私事要处理生意的事情只能改天再谈了。潘姐见谅。”张天涯这时突然嗅到一丝淡淡的血腥气味眼角一扫原是杜飞背再身后的右手早已经握出了血来已经将身上皮尔卡丹西服后背阴湿了大片。而他的坐姿刚好可以让西服上的血迹不被那被杜飞称为‘潘姐’的金法美女看到。

    好强的魅术!以张天涯的心性修为虽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但也有所感应这样的魅术绝对是他平生所仅见!看来杜飞是一直再这种诱惑下坚持下来的果然是个好样的!同时用心神扫了一下那金美女的修为——仙级高手!

    对方居然是一个仙级高手!张天涯初来之时却丝毫没有现。看来这金美女不但是魅术就连隐藏修为的本领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如果这个美女也和工厂里那个神级高手有关系的话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张天涯注意到对方的时候那美女也注意到了张天涯的突然出现。但她隐藏得很好只是对张天涯露出一丝祸国殃民的微笑便起身对杜飞笑道:“既然杜总有事。我们地生意也可以改天再谈。我这里为杜总带来一礼物是家乡特产不成敬意请笑纳。”着将手中的锦盒放再杜飞的办工桌上转身开门而去。临走出门的时候还回头给张天涯抛了一记魅眼。

    可她却没有现张天涯早已经将自己的一个分身隐身起来跟再了她的身后。

    潘姐走后。杜飞才长出了一口气无力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有余悸的道:“可怕!这到底是什么魅术?真Tmd太可怕了!如果不是我昨夜诛杀童豪地时候受了一暗伤再关键时刻心口一痛恐怕早已经着了她的道了。”

    张天涯这时也对这金美女引起了兴趣。随口道:“所以你就利用手上的疼痛来抵抗她的魅术?不过我到觉得奇怪她看样子并不是中国人怎么会姓潘呢?难道是混血儿?”

    杜飞这才想起处理自己的伤口一边从抽屉里取出纱布将手包好摇头道:“关于她的具体来历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她是德国xx跨国公司地驻华总经理这次本是来谈买卖的。来中国之后起了个中国名字叫潘思敏今天一见才知道。简直比潘金莲还可怕!如果不是前辈来得及时不定我真就坚持不住了。”

    张天涯听了默然的了头。心中若有所思。

    杜飞将心中的后怕宣泄完毕后才想到张天涯之前的急事。忙问道:“前辈这次前来到底有什么事?师傅现在出去了我也要到晚饭时候才能见到他老人家。如果方便的话晚辈可以转达。”

    张天涯也收起了思索抬头道:“计划有变我这次来就是为了通知你们在那工厂里现了一个绝对比须佐厉害得多的高手。不过我到时候会先把他引开单独收拾的我希望你和杜老可以控制住局面。再我将地方引开之前绝对不可以起进攻切记!”

    “比须佐更厉害的高手?”杜飞听了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忙追问道:“前辈有几成把握可以对付此人?”

    “只要能将他引至一个无人之所不用担心伤及无辜的话我有十成把握!”

    杜飞这才放下心来对张天涯恭敬地了一句:“那以前就按前辈的吩咐行事。”完将桌上地电话抄了起来对着话筒大声喊道:“你给我进来!”看得张天涯慕名奇妙不知道这子到底是对谁起了邪火。

    不片刻一个看起来是十分秀气的女孩走了进来见杜飞生气地样子却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错心的问道:“杜总您找我有事?”张天涯一听居然是之前拒绝帮自己传话的那个少女的声音心里已经把杜飞的把戏猜了个**不离十。

    “你为什么帮我把刚才的电话接进来?你险些耽误了大事你知道吗?”完也不给对方解释的机会随手一挥道:“去财务部领了这个月的薪水你可以走了。”白了就三个字炒鱿鱼。

    那女孩听了这话仿佛晴天霹雳当时就傻再了当场半天没反映过来。

    杜飞见状不悦地道:“你没听清我刚才的话吗?”

    女孩这才反映了过来脸色惨白一句话不掉头就走。父母已经下岗还有一个弟弟正在上大学整个家庭都要靠她地这份收入来支撑。可是现在却被老板抄了鱿鱼原因只是自己听从他的吩咐没有把别的电话接进来。想到伤心处委屈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等一下。”张天涯一见杜飞居然玩真的只能出言叫住那少女转对杜飞道:“你就别和我演戏了。这么一个优秀的员工你就舍得这么开除?之前的事情我也不和你计较了就当我为她求个情杜总就别开出她了我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儿感到内疚。”

    杜飞一听喜道:“前辈有命杜飞莫敢不从。王姐今天因为这位先生的开口提你求情我就不开除你了。”完还对那少女使了一个眼色传音道:“刚才委屈你了回头给你加薪。”他的这个动作又怎么能瞒得过张天涯的耳朵。不过对此张天涯也只能摇头苦笑拿杜飞没什么办法。

    作戏完毕杜飞让那女孩出去后随手拿起了刚才拿潘姓美女留下的礼品盒随口道:“不知道那个‘潘金莲’留下的是什么好东西前辈你猜是不是支窗户的竹竿?”而张天涯却惊兆突生忙喝止道:“不要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