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潘多拉宝盒

第三百八十九章 潘多拉宝盒

    回到张天涯却惊兆突生感觉到一股极其邪恶的正在礼盒中蠢蠢欲动心里知道这肯定是那个‘潘金莲’的阴谋忙喝止道:“不要打开!”着身形一闪已经冲到了杜飞面前挥手将礼品盒打落在地。

    但张天涯的反映虽快却还是慢了一步。就他的话刚喊出口的功夫杜飞已将那礼品盒打开了一个缝隙一道黑色的光芒从礼品盒中射出直没入了杜飞的眉心。而这时张天涯才刚刚赶到一巴掌将礼品盒打落在地。

    再看杜飞原本谦逊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狰狞的微笑双眼更是泛起一层黑雾。但这异样来的快去的也快还没待张天涯仔细观瞧就马上回复了原来的样子像是什么都没有生似的。

    弯腰检起礼品盒杜飞随口道:“我还以为那个‘潘金莲’会送什么诱惑力很强的东西呢没像到竟然拿一个空盒子来戏弄我还真是有够无聊的了。”着还朝张天涯秀了一下空空如也的礼品盒。

    “哼!”张天涯冷冷一笑不屑的道:“和我装腔作势你子还嫩了一!我现在还能感受到盒子里残留的邪气。”着右手食指闪电般朝杜飞的眉心出后者的修为与张天涯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根本就没看清张天涯是如何出指的额头就已经被中。

    被张天涯一指中后。杜飞身躯一震如遭雷击。全身上下顿时使不出一力气来只能无力地跪倒在地上脸上又再次出现了之前惊鸿一瞥的狰狞双眼布满血丝最恐怖的是眼球上的血丝竟然全是黑中带亮的奇怪颜色。看起来诡异之极。虽然身体不能动了嘴上却对张天涯怒吼道:“你……混蛋……快放开我!”

    “放开你?”张天涯不屑的反驳道:“我现在放开你恐怕整个中原武力都要毁于你手!到时候你就算后悔得自杀也无法弥补任何过失。还好你今天遇到了我看来历老的面子上我就耗损一些神力。帮你清除那邪恶力量的侵蚀吧。”着左手地指尖浮现出一滴金黄色液体正是张天涯修成神体后才刚刚掌握的《弱水真经》中的上乘力量——天都水月!这还是他成神之后第一次帮别人洗魂。

    杜飞一见天都水月布满黑色血丝的双眼马上一整收缩口中惊恐的吼道:“不要让那个东西碰到我!快……快吧它拿开!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不要!oh!快吧它拿开!亚咩爹.之下才知道原来这子懂得的外语还不少。

    “你不要白费力气了我现你这个办公室里地隔音设备很不错。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话一出后张天涯自己马上感觉到这话有怪怪的。忙补救道:“还是老老实实的接受我的治疗吧回复理智之后。你会感谢我的。”完左手一弹天都水月被张天涯用柔劲弹到站了自己在杜飞额头上的右手食指上沿着手指融入他的体内。

    《弱水真经》本就是最纯净的一种能量如果修炼到了天都水月的境界便是天下各种邪物地克星。天都水月一进入杜飞的体内马上开始对之前那黑色地邪恶能量进行穷追猛打只要被天都水月接触到的邪恶能量。马上便烟消云散根本没有一抵抗地能力。

    而此刻的杜飞。已经被那黑暗的能量所控制的他感受到的正是黑暗能量所经受的痛苦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不绝于耳听的张天涯眉头连皱。

    虽然那黑暗能量并不足以与他地天都水月相抗衡但杜飞现在的身体却只是**凡胎他地灵魂连最基本的金丹或者元婴保护都没有可以是脆弱之极这就要求张天涯在洗魂的时候格外注意而这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却是闹心之极。张天涯忙住了他的哑穴并随口道:“我现在对于这种法术并不熟悉再乱叫很可能要了你的命!”

    长话短一个时之后张天涯已将侵入杜飞灵魂之内的黑暗力量清除过半而这时他的额头上已有细汗流出。毕竟既要对付黑暗能量还要心不要不能伤到杜飞那脆弱的灵魂这样高度的精神集中连神也感觉有些吃力。

    而这时杜飞体内的黑暗能量却突然生了变化不再四处无目的的游走了而变得有规律的逃避起天都水月来。这也使得张天涯的洗魂工作变得更加吃力不过这样也不是没有好处既然黑暗能量知道躲避就有机会将其围而灭之了。

    现这张天涯忙再次弹出一滴天都水月与进入杜飞体内后与之前的水月合而为一并幻化出一片金色的雾气由上而下的朝所有逃散的黑色雾气打压下去。看来施术者也已经觉张天涯的举动准备进行反抗了成败在此一举!

    那黑暗能量起初还只是和张天涯再捉迷藏可是当现已经被张天涯有计划的驱赶到了杜飞的左臂上后知道再继续躲闪下去肯定是四面楚歌的结局。马上改变了之前的退让所有的黑气凝结到了一起幻化出一个面目曾拧的骷髅模样朝天都水月反攻了过来。

    张天涯也感觉到对方要拼命不屑的冷笑一声:“不自量力!”之前那两滴天都水月马上再次凝结了起来变成一个把锋利的宝剑模样经直朝骷髅斩去!现在黑暗能量已经被张天涯驱离了杜飞的要害可以放手一搏了胜负成败在此一举!

    “哇!”一击之下张天涯虎躯剧震保持着盘膝而坐的姿势不由被震退了一米多的距离。感觉到喉咙一甜吐出了一口血来。不过看他脸上胜利的笑容随然受了伤但实际上的胜利者还应该是他。

    随手两道指劲解开了杜飞的穴道。

    后者早在张天涯

    能量逼离灵魂的时候就已经清醒了过来只是苦于所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现在见张天涯居然突然受伤联想到之前的情况已经把事情的大概猜到了七八分忙跳起来搀扶起张天涯问道:“都是杜飞鲁莽害得前辈为了救我而受伤您的伤要紧吗?”

    张天涯随手将他推开擦去嘴角的鲜血道:“我还不至于需要人搀扶的地步这伤对我来意思的很。对方受的伤却要比我重多了。”微微一顿转移话题道:“不过对方竟能伤到我肯定不会等闲之辈我要赶快回去查查资料希望可以找到对方的底细。知己知彼总是好的。”完一个瞬移消失在杜飞的办公室。

    ……

    与此同时在早已被中原武林定为必杀目标的日资工厂内主楼的地下室已经改成了一个奇怪而古朴的室内装饰风格。地下室是一个很宽敝的大厅中间由十三阶台阶隔断上边一个很高的石椅上坐着一个面容冷峻的西方男子生倒是十分秀气穿着一身名贵的燕尾服配合上略显惨白的面孔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传中的血族。

    在台阶的下面恭敬的站着三个身穿亮黑色奇怪战甲的男子一个个面容冷峻中透着邪异却都是一眼不。

    坐在上位的冷峻西方青年。紧闭地双眼突然眉头一皱跟着身体如遭雷击般剧烈颤抖了一下跟着一张嘴“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黑色的鲜血来。缓缓的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声音阴沉的道:“看来是我来这里的时候无意中散出的黑暗能量果然引起了神州高手地注意。没像到这么快就遇到了这么强的对手!该死的神州九天结界!”

    下面的三人知道这个时候那冷峻青年正在气头上冒然开口绝对不是明智之举。全部地头不语等待着冷峻青年的吩咐。

    “拉达曼迪斯。”回复平静后的冷峻青年坐直了身子后随口叫出了一个名字。

    “属下在!”下面三人中。其中一个盔甲上带有亮黑色金属屏风地站出一步恭敬的单膝跪倒。

    那冷峻青年对其问道:“潘多啦回来了吗?”

    “回冥王殿下!”啦大人归来。拉达曼迪斯愿请命前去寻找以保潘多啦大人平安!”这个拉达曼迪斯话很是干脆没有一句多于的废话。

    “不用了。既然对方能这么快解除我的死神诅咒相信潘多啦的消失也肯定和此人有关。对方的能力足以伤到我你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微微一顿起身到:“我先回城堡找哥哥商量一下你们绝对不许轻举妄动!”

    ……

    张天涯回到步炀的住所后。现步炀早已经回来而大厅内还站着另外一个张天涯。正是他之前放出去的替身。见张天涯回来替身马上化作一阵青烟。回到了张天涯地体内。而之前那个潘金莲则昏迷着软倒在地板上。

    看来步炀已经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了张天涯可以使用分身一事对此并不赶到奇怪反看了躺在地上地‘潘金莲’一眼对张天涯问道:“天涯这个洋妞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也和你们么要对付的人有所关联吗?”

    “你们可千万别看了她。”张天涯随口解释道:“这个女地叫潘金莲。哦不是潘思敏。反正应该是一个假名否则我可不认为外国的仙级高手会作为驻华公司的经理来找杜飞谈生意。特别的她的魅术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抵御的了的!”

    着随手丢出一个水球来砸在潘金莲的脸上将她弄醒。并继续对众人道:“她临走地时候留给杜飞一个盒子其中那邪恶的黑暗能量肯定和工场里隐藏地那个神级高手有关。我也废了老半天的劲才搞定的呢。”

    “呵呵……”潘金莲清醒之后居然并没有任何害怕或生气的表情反妩媚的娇笑着在地上蠕动了一下被张天涯封住功力的身体用让人骨软的声音对张天涯一笑道:“人家还当我只是单相思呢没像到帅哥你更着急居然半路上把人家抓回了家来。想怎么样?不管你打算强*奸还是**人家都听话就是让人家帮你们做泰式都行只要你不抢我的项链就好很贵的呢!”

    一见潘金莲又要动魅术张天涯忙将一个水系的醒神法术照在功力弱的步炀身上才转对潘金莲不屑的道:“收起你那不要脸的样子否则我就先让啸天犬把你给配了!”着给杨戬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把狗牵过来。

    “吆!……”看到刚刚被杨戬叫过来的啸天犬潘金莲娇哼一声道:“原来帅哥喜欢玩虐待啊人家依你便是……”

    气得张天涯无可奈何转身进入书房拿出一张纸快在上面写了几个问题出来后扔给白虎道:“照着这个反复的问她回答的对错你不要管不停的问。如果他不肯回答我允许你生吃活人。”完又随手在潘金莲的额头上打上出一道禁制。

    这禁止乃是当年曳影离开时所留下的禁制密法之一不管你有多高的修为多可以快使其精神赶到极度的疲惫以张天涯现在和潘金莲的功力差距相信用不了半个时就可以让她达到疲惫的极限。

    白虎听张天涯允许他吃人的命令马上的接过纸条兴奋的舔了一下嘴唇对潘多啦问道:“姓名?”后者明显感觉到白虎身上的杀气知道他舔嘴唇的动作不是因为好色只能老实的回答道:“潘思敏。”反正张天涯不管答案是否正确她也就没什么顾及的胡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