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被阴了

第三百九十二章 被阴了

    躺在床上静养了几天感觉身体都快僵硬了。不过.B切都过去了水肿消了大半我也终于可以直力行走了。从今天开始恢复更新多谢大家的支持哈!)

    张天涯的惊天一剑斩出其中内涵先天八卦变幻的奥义哈迪斯怎么可能会懂?

    不过哈迪斯的表现却是大大的出乎张天涯的预料按理张天涯的这式变化即使是对八卦之术很是精通的师兄凌飞初次见到也大感惊异赞不绝口。可是眼前这个连中国话都不利索的哈迪斯一个怎么看也不可能了解八卦之术的西方神。见到这一剑却并没有显出一慌张之色。

    只见哈迪斯先是面色凝重跟着露出一丝毫无掩饰的轻蔑似乎根本没把张天涯的这一剑放在眼里。但轻蔑归轻蔑面对张天涯的攻击哈迪斯切丝毫不敢怠慢手中长剑周围黑雾大盛不退反进斜下里砍向自己胸前空处。

    随着他这一剑斩出长剑四周漫布的黑色雾气竟全部被吸回到长剑之内使得原本就黑光阵阵的长剑更显得黑里亮。

    哈迪斯这看似愚蠢的一剑斩出却是大大的出乎了张天涯的预料之外。因为就在哈迪斯一剑斩出的刹那间他就断定自己这一剑的变化已经被对方完全的封死了。不过对方也只是后先至地将张天涯的攻击路线封死。却并没有寻到任何破绽。有心试试哈迪斯的功力到底如何张天涯也原始不变的将这一剑批了下去。

    “叮!”双剑对碰出一个的火花来。跟着只见从哈迪斯长剑中原本被吸收回去的黑雾再次出现却早已经被压缩成线数十条黑色的细线沿着青天神剑的剑身毒蛇一般朝张天涯地手臂扑来。

    “不好!”张天涯心叫糟糕。接双剑一拼的反震力忙加后退同时晴天神剑一震剑气四射而出将周围的细线尽数斩算打散!

    同时张天涯心里暗暗吃惊。这个哈迪斯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剑法的后招变化而且应对得如此从容?这一出手可比起他那外行的握剑姿势。根本不可同日而语。难道他真的对卦术也有很深地研究流传于世的八卦越来越国际化?

    张天涯一退哈迪斯得势猛进手中长剑上下飞舞顷刻之间就朝着张天涯斩出了数百剑剑势非砍即扫打开大和、简单至极。可是数百道剑气叠加起来却弥补了剑势变化中的不足狂风一般。朝张天涯呼啸斩来。口中还用不算流利的的汉语叫出了招式的名字:“忘川的叹息!”

    哈迪斯的这招式‘忘川的叹息’在张天涯眼中根本就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失败!剑势虽强却散而不聚。根本不可能对张天涯这样的高手构成为何威胁!比起让自己都吃了一亏地第一剑来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张天涯实在敢相信这差距据此悬殊的前后两剑会出自同一人之手。一边疑惑着对方刚才那一剑地玄妙而张天涯就欲用一招一江春水从剑网中撕开一个口子从而赢回主动。

    可就在张天涯猜疑之即。突然感觉到手背一痛跟着就是一嘛。几乎失去了知觉。用眼角余光一扫原来刚刚被自己绞碎的那些黑线中竟然残留了一个火柴棍长短地线头此刻已经刺入了他的手背静脉之上整个右手包括前臂已经变成了黑色而且这种黑色还在不断的向上蔓延着!

    原来这才是对方真正的杀招所在!忙运用幻术将右手上的血肉经脉齐肩封住使黑气无法继续向上蔓延可这时对方狂风般的剑气已经斩至近前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刚才那被张天涯蔑视华而不实的一剑如今却成了比集中攻击更让他头痛的妙招。

    好一个哈迪斯!原来哈迪斯所有地攻击都是针对张天涯而而且环环相扣完全将张天涯给设计了。同样的情况张天涯出道以来只遇到过一次那就是在上当白虎侯监兵大寿地时候与孟辽的一战。

    可是那次张天涯之所以处处受制却也没有败得如此狼狈最后甚至还利用种种因素反败为胜更在对方偷袭下将其斩杀。而且那次处处受制确实因为之前孟章暗中用神识观察了张天涯的剑招变化并指了孟辽专门针对自己的克制之法。可是这个哈迪斯自己还是第一次见面怎么感觉他对自己的招式变化比孟章更为熟悉。哈迪斯针对性的攻击更是第一回合就暂时性的废掉了他一条手臂。这又该如何解释?

    虽然心中出充满了疑团但张天涯更知道现在并非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忙将泥工丸内的剑气向下催至舌尖张口向前方吹出一口气剑气随之被喷出旋转着穿透了对方的剑网朝哈迪斯的咽喉射去。

    同时左手一掐剑诀在胸前一摆动早已围成大阵的乾坤八剑中的天乾地坤二剑猛然从阵中脱离出来飞至张天涯的面前两把剑柄连接道一起旋转如轮堪堪挡住对方狂风般的剑气。

    其实这两把剑要挡住那黑风剑气本就十分面前如果哈迪斯补上一剑剑轮肯定马上被阵开。而张天涯之前口中吐出的那一道剑气刚好阻止了这件事的生使得哈迪斯不得不先一剑将剑气挑开才挥剑向两把剑的连接处。

    “叮!”两把神剑应声而散再次回归道剑阵之内补充了之前空下来的位置。再看张天涯已经乘机将青天神剑交与左手双眼紧盯着自己杀机大胜!

    张天涯出道以来也从来没栽过这么大一个跟头。

    交手第一招就被对方废掉了一条手臂而且还是习惯用剑的右手如果不是他急中生智口吐剑气拖延了哈迪斯的进攻时机地二招弄不好就要败北甚至被杀!已经习惯了以弱胜强的他怎么能坦然面对这样的事实?不管如何这个哈迪斯已经被张天涯列入了必杀的名单!

    看到张天涯充满杀机的眼神不禁让哈迪斯心里一突似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但他马上又恢复了过来。轻蔑的一笑对张天涯道:“你的眼神还是很当年一样的可怕。可是你的本事还真是越活越倒退了看看你现在狼狈的样子我实在无法把现在的你和当年一剑战五神的青天剑神想象成一个人。”

    “不晓得你在什么。”张天涯现在了也懒得理会哈迪斯那莫名其妙的言语了左手持剑剑势风中劲草般摇摆不定伴随着铺天盖地的杀气向哈迪斯攻去。张天涯现在杀机大盛的心理却使得这招万华定基挥出了空前的威力。

    “装糊涂是没有用的我的原则是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仇人更何况你用的剑法我认得就算你不是张天涯也是他的后代。中国有句所谓的‘古话’叫做父债子偿你任命吧!你命中注定今天就要败亡在我的冥王剑下!”哈迪斯的倒是煞有介事手中长剑依然是那几招劈砍虽然变化不足但却贵在度快竟然也将万华定基的进路封锁了个七七八八。

    怪哉!张天涯不禁感到奇怪按对方既然知道克制自己剑法的方法现在自己右手已废起码在这次决斗中只能实用左手。虽然对于现在的张天涯来左手、右手的差别已经不是很大。但毕竟从未用左手使过剑地自己用起剑招来还是有些别扭的对方应该破得更轻松才对可是为什么如今这一招对方只能预先抵住七八成呢?

    难道哈迪斯所掌握的破解之招只是针对我平时出招的习惯而设。转又回想一下如果刚才自己那一招用右手使出哈迪斯这招挡住的剑气反会更多一。难道……。想到这张天涯眼睛马上一亮已经出手的剑招不禁生出了变化。

    “叮!叮!锵!……”张天涯左手青天神剑一挺与哈迪斯的长剑绞杀在了一起。

    ……

    城郊工厂的上空杨戬一时不慎被黑甲神秘高手地冥动波吸入了另一个空间内。对杨戬忠心耿耿的啸天犬怒吼一声马上就朝着黑甲神秘高手扑了过去狂吠中一口朝着对方会阴穴要害就是一口。

    黑衣神秘高手见状大惊忙抽身向后一闪躲开了这断子绝孙的一咬。同时一脚踢出撩向啸天犬的下巴。

    啸天犬毕竟是杨戬所养的仙兽据当初在杨戬大战孙悟空的时候都立过奇功。见对方一脚踢来很轻盈地向旁边一闪跟着一抬头咬向了黑衣神秘高手的跟。看来此狗对自己的牙齿十分自信。根本就没吧对方的金属靴放在眼里。

    但似乎对方也对自己的金属靴的防御力保持怀疑态度见啸天犬的牙齿寒光闪烁。忙收回右脚再看跟在后面的白虎的蝶舞也已经到来。黑甲神秘高手不再恋战身形先是一退再次用出了冥动波不过这次确是将他自己吸收了进去。

    “嗖!嗖!”又是两个黑色的身影从工厂闪了出来拦在他们看他们地盔甲与之前的那人十分相似或者是材料相同但确是造型各异。左边地那个一头白没有头盔。身后的金属披风形状类似七星瓢虫地后壳不过没有斑而已。右边的是一个是黑色头。一身盔甲的造型很类似于扑克李的大王如果涂上不同的颜色简直就和马戏团里的丑一个模样。手中还拿着一个件奇怪的兵器看似棍子滚头处却有一个类似弓箭尾翼的东西也是黑色金属地质地。

    两人出现在空中各自摆开架势左边白头的那个先开口道:“冥王哈迪斯殿下座前三大天王之一米诺斯在此何人胆敢来此捣乱?”

    右边地那个“丑”也嘿嘿一笑道:“冥王哈迪斯殿下座前三大天王之一艾尔寇斯在此而定若再上前一步就准备接受冥王的惩罚吧!”

    这时白虎和蝶舞也已经跟了上来件两个怪模怪样的家伙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白虎吧嗒了一下嘴对身边的蝶舞道:“刚才我用伸识已经产看过了除了刚才消失的那个就剩这么两个了。我也不贪心一人一个如何?”

    蝶舞淡然摇头道:“对于打扮这么古怪的家伙我没兴趣两个都是你的了。”微微一顿后再次开口提醒道:“不过手脚利索不要影响那些凡人的战斗。我帮你们压阵顺便保护那些凡人的安全。”

    “住口!”见到白虎和蝶舞漫不经心的样子米诺斯和艾尔寇斯同时大怒前者伸手指向白虎、蝶舞不满的大声道:“面对冥王殿下坐下三大天王你们居然敢如此轻视你们这简直就是没把冥王殿下放在眼里!”着还朝两人直瞪眼睛。

    “切!”白虎不屑的冷哼道:“我什么时候过我有把你们那个所谓的什么冥王放在眼里了?我的眼睛可是很干净的容不得半那么让人不爽的沙子!”

    “无知的东方人你们竟敢将冥王殿下比喻成沙子你们……啊好快的度!”不等米诺斯完白虎已经一个瞬移动出现在两人中间与他们并列的立双手搭在他们两个的肩膀上样子就好像三个喝多了的酒鬼互相搀扶着走路一样。

    “你的废话太多了我已经听够了。”白虎着露出一丝充满杀机的笑容双手猛地向中间一搂米诺斯和艾尔寇斯马上感觉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从白虎的手臂上传来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在白虎的一搂下互相撞在了一起。

    “嘭!”这么多年来两个人还是第一次做到如此亲密的零距离接触。在白虎这一搂之下两人的胸口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胸部的铠甲被挤压成饼里面的人又岂会好得了?当时便七孔流血落了个形神俱灭的悲惨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