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反八卦剑

第三百九十四章 反八卦剑

    达曼迪斯的本事在希腊一带也算得上是一个级高接近仙级峰的层次后来得到冥王哈迪斯的赏识成为冥界三大天王之哈迪斯座下第一猛将!

    不过西方的修炼者多都是盲目的追求力量而虽然初期修炼的度很快但极少出现有所成就的。拉达曼迪斯也不例外在达到仙级后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提升修为除了个有限的杀招外根本就没有对招数上下过什么功夫。

    可是他现在所面对的确是天庭第一高手杨戬。放弃了之前龟缩保守的打法后一个照面便被杨戬的连环五刀劈中顿时身受重伤几乎当场形神俱灭。不过也好在他的盔甲确实不俗替他挡住了大部分的刀气这才只是重伤昏迷而没有当场死去。

    “嘭!”的一声拉达曼迪斯连人带甲被杨戬一刀劈落。还没等杨戬前去取其性命另外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四大鬼差马上一声令下不计其数的游魂野鬼马上一拥而上开始对拉达曼迪斯进行惨无人道的万鬼群殴。其惨状直看得杨戬眉头连皱。

    片刻之后群鬼退后再看之下除了一地的肉泥烂酱之外还哪里有拉达曼迪斯的影子?最令杨戬感到不解的是连杨戬的三尖两刃刀都无法劈断的盔甲竟然也消失不见了。

    见此请将。杨戬不禁喃喃自语道:“难道游魂野鬼地业力居然可以毁灭连我的三尖两刃刀都无法一击而破的铠甲?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之前还真是看了业障这种邪恶到让人讨厌的东西了。”

    “显圣真君!”就在杨戬暗自疑惑之时地府四大鬼差齐齐上前行礼杨戬转头看去四大鬼差正手捧着拉达曼迪斯的铠甲组件恭敬的鬼道在他面前。牛头还瓮声瓮气的道:“对方闯入地府地妖魔被真君打晕后已经被这群孤魂野鬼分尸而死这是妖魔所穿铠甲请显圣真君落!”

    “原来拉达曼迪斯是先被扒下护身铠甲后才被分尸的。”杨戬不禁对自己的杞人忧天感到好笑随后一摆手道:“这套铠甲上尽是九幽之力。对天庭来并没有什么用途你们将其交给地藏王菩萨妥善处理吧也许可以对地府有所帮助也不一定。”

    四鬼差大喜忙跪倒谢恩。

    杨戬收起三尖两刃刀看着地上自己对手残留的血迹叹了一口气后转又问道:“我还有一不明。刚才我已将拉达曼迪斯打昏在地要杀他只是举手之劳你们为什么不经我允许便命令游魂野鬼围而攻之?”

    四大鬼差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刚要叩请罪却被杨戬随手阻止了。杨戬道:“刚才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事情肯定麻烦的很。这些游魂野鬼虽然并不被我放在眼里但他们的归宿应该是地府地条例处置。而不是在我的刀下魂飞魄散。所以我这么问不是质问或怪罪你们只是想弄个明白。”

    四大鬼差这才转忧为喜长出了一口后马面再次行礼道:“回禀显圣真君。这些游魂野鬼之所以没有归于地府的管辖而四散在阴山之中就是因为他们的业力太重。但谁又知道他们的一身罪孽。不是在世的时候被逼出来的呢?所以我们才自作主张给他们一个积累功德的机会。让他们定刑或是转世的时候能收受到稍微好一的待遇。神自知卤莽还请真君恕罪!”

    原来看似凶神恶煞被n多丑化地地府鬼差也有如此心胸。杨戬不禁再次摇头刚想感叹一句突然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传来跟着整个地府一阵颤动仿佛出现了七级以上地大地震一样。

    杨戬和四大鬼差同时一惊而这时下面跪着的游魂野鬼居然三五个抱成一团出一阵阵让人听得心里毛地嚎哭之声。哭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按理能够在受审前积累一些功德他们应该高兴才是难道亡灵表达心情的方式与人间相反吗?

    四大鬼差也不明所以忙向杨戬行礼牛头问道:“显圣真君这是……”

    杨戬一愣后随后便把事情猜出了一个大概平静的将目光投降灰蒙蒙一片的上空淡然道:“在上面凡人界正在展开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那是一场真正强者之间的大战连我都无法插得上手的大战!”

    ……

    与此同时公海上空剑域所组成的与世隔绝地空间内。张天涯左手持着青天神剑已经与冥王哈迪斯战斗了数百回合。

    此时的张天涯每次与哈迪斯交手几剑后便要催动体内剑气将青天神剑上地黑雾震开、驱散。现在他一边要分出一部分剑气来压制右手的黑气青天神剑每次和哈迪斯长剑碰撞后所感染的邪力也要及时清除这样的消耗强如张天涯也有些经受不住了。

    最让张天涯郁闷的是哈迪斯的力量并非五行能量的任何一种而是邪恶的黑暗能量利用吸收自补之法对他有损无益。已经开始腐烂并有脓血流出的右臂就明了被对方的邪力侵体后果又多么可怕!

    经过几百回合的交手张天涯终于确认了哈迪斯确实对自己的每个招式都十分了解二是对于如何针对自己作战很是下了一翻苦功来研究。好在对方并不能完全适应自己左手剑与之前的不同之处这也算得上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

    如此一来剑招上张天涯和哈迪斯只能算的上是势均力敌而修为强度上哈迪斯已经达到了神级的高级状态比张天涯这个新晋天神肯定是强出许多甚至连兵器上张天涯都感觉到自己的青天神剑大大的不如哈迪斯手中的冥王剑。

    再次一剑弹开哈迪斯的猛攻张天涯

    身上的休闲服撕下缠在右臂上防止脓血外流后体的其他部位。同时也开始考虑一个问题对付眼前的哈迪斯是否应该动用一下自己的真正底牌?

    而这时哈迪斯也停止了攻击面对张天涯得意的一笑道:“真没想到你就是那个让我恐惧了千万年的张天涯!我针对你而专门设计的招式感觉如何?虽然我还不能完全适应你的左手剑但单凭一只左手你又能坚持道什么时候呢?我现在已经开始憧憬起来将你斩杀后在哥哥面前炫耀时的威风样子了!哈哈……”

    见哈迪斯如此嚣张张天涯也终于下定决决心及时暴露分身合体的绝技也一定要将其斩杀。想到这张天涯的心里也更有底了冷冷一笑反问道:“你真的确定我只有一只手一把剑可以对付你吗?啊……怎么会这样!?”不知生了什么事情张天涯居然大惊失色。

    哈迪斯却似乎早知道张天涯会有如此表情一般收住笑声后嘲弄着道:“怎么?是不是被我的死神诅咒所缠绕分身根本施展不出来了?为了应付你的分身我可是花费了千年的时间才研究出来的这招的呢。不过能见到你这样的表情一切都是值得的。”

    “哈……”张天涯不由仰天苦笑一声转又叹道:“明白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不过你今天还是要死这都是你逼我地!”

    他终于想明白的是哈迪斯为什么口口声声自己以前如何如何了。因为两天之后自己就要回到上古不定是回去以后将有机会与他见面。而对于哈迪斯来那自然是以前的事情。而因为时间的错乱张天涯刚才才没有想明白这。

    想明白了之前不解的地方张天涯的精神为之一振双眼杀机大盛手中晴天神剑遥指哈迪斯随着一剑指出。剑域之内顿时阴风恶号变的异常昏暗。黑蒙蒙的空间内阴风地声音几乎与地府内出现的万鬼嚎哭之声如出一辙!

    哈迪斯见状不由一惊下意识的将冥王剑横在胸前做了一个防守的架势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他之所以突然变得如此谨慎是因为张天涯现在所用的招数他从未见过而张天涯接下来地攻击也再非他可以了然于胸的了。

    “这招你没见过吧?”张天涯冷冷一笑。手中青天神剑随手挽了几个剑花而随着张天涯手中的剑每晃动一下。哈迪斯都感到威胁逼近而向后退出少许。几个剑花下来已经退出了一丈距离。

    这时又听张天涯继续道:“既然我的剑势变化已经完全被你所掌握或者是熟悉那我也只能以魔克魔了。这招我自从创出来以后还从未用过。或者这只能算是半招八卦乾坤的另一个变化!”

    着张天涯身体猛然前冲青天神剑似漫时快的向了哈迪斯的咽喉。而剑势之中竟然借助了哈迪斯之前所散出来的邪力。只见青天神剑在没有之前的光彩和正气而变成一条邪恶的毒蛇吐着芯子咬向哈迪斯地咽喉。

    哈迪斯见状忙将冥王剑向上一格。可是张天涯的剑招也随之出现了变化斜挂向哈迪斯地两侧肩胛。这一个变化邪气更胜仿佛两个高举战镰的魔鬼同时砍向他地双肩。之前还充满正气的剑法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哈迪斯不明白也来不及多想情急下双手握剑不闪不避全力劈向张天涯面门要和张天涯以命搏命。

    早已经夺回先机的张天涯怎肯和他同归于尽?身子向左一闪青天神剑向下划了一个半圆拦腰解带又是一剑。

    哈迪斯忙向后退身冥王剑原势不变的劈下却因为身体的移动这下不会劈空而是劈向了张天涯的剑锋。

    哪知张天涯根本不与他硬碰手腕一转青天神剑向后转了一个圈反手再次向了哈迪斯的咽喉。不过因为一剑变化中阴邪之力越来越盛之前打吻喉的毒蛇已经变成了一条更为恐怖地巨蟒!

    哈迪斯收剑不及忙向后急退。但还是被青天神剑挑中肩头飞溅出一幕血花。

    “啊!”惨叫一声哈迪斯忙抽身向后退去可是他却不知道他这一退已经进入了八卦乾坤中反八卦变化的死门!

    当初张天涯地师兄凌飞曾对过张天涯的八卦乾坤中内涵变化无数乃剑法变化之最。可是他却不知道他所想到的也只是八卦乾坤变化的一半而已因为八卦本就分为正反两种正八卦为乾、坤、巽、震、坎、离、、兑反八卦则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前者主万物之生后者主万物之灭。

    原本这反八卦的变化也只是自然界的规律并非就如此的邪气凛然。但张天涯当初将反八卦融入剑招之时却为求变化将这半式的变化演化成了天下至邪之剑。此变化初成之时连伏羲看见都大摇其头。

    其实不用伏羲什么张天涯自己也觉得这变化有伤天和威力却与前半式的变化相差不大故虽然有此绝技却从用之与人动过手。张天涯也不打算将这变化传给其他人宁可就此失传。就当是自己参悟剑法的一个过程创出来就算完了。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这当初自己已经决定尘封的变化如今却派上了大用场。

    就在哈迪斯抽身后退的同时张天涯的青天神剑突然离手伴随着张天涯体内近半的剑气和剑域内的邪气直刺向哈迪斯的胸口。如今他无论躲闪还是招架都已经来不及了眼看就要被青天神剑贯胸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