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章 说书先生

第四百章 说书先生

    着已经转身走入后台的出先生张天涯不禁失笑道我们来的这么不巧刚一进来就要散场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钱花得可有冤枉。”着抬头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走开的伙计向听听他如何解释这件事情。

    “客观您别急嘛!”伙计一见张天涯质问的眼神忙解释道:“今天晚上的节目才刚刚开始呢。我们店里请了三位先生轮流为大家讲故事。刚才那段就不收二位的钱了从下一段开始计如何?”

    “还有后面的节目?”张天涯了头道:“既然是这样你去忙吧。”

    果然。张天涯打法走伙计后台上又走出了另外一个书先生年龄大约有四十多岁留着胡子很瘦但看起来却很有精神。一走上来先咳嗽了而一声来吸引众人的目光随后开口道:“大家好我是王本初现在由我继续给大家讲《血妖记》昨天我们讲到忠勇王张天涯再次来到案现场后马上命人取来了一大瓶醋……”

    “嘻嘻……”精卫在一旁忍不住笑还用手捅了捅张天涯低声道:“听见没有?你的事迹现在已经被编成故事都可以卖钱了呢!而且听他讲的好像比你自己都更了解整个破案过程似的连你的内心想法人家都知道。”

    张天涯听了不禁摇头苦笑。到不是因为这个先生得是否好。而是他现自己来地的确不是一个用来打听消息的地方除了上面的书先生其他人谁也不会没事闲聊。就精卫刚才那几句低声耳语都引来了几道不善的目光。

    无奈的听完这一段后张天涯忙吧伙计叫了过来并取出了一把仙石币。约有十三四个整齐了罗在桌上道:“刚才这个先生所将的故事我以前也听人过。我今天想听听以前没听过的。我看你们这里楼上似乎有单间吧?你吧刚才那个先生叫来给我们单独一段这些钱就都是你们地了。”

    “这个……”伙计见到钱后眼睛一亮。随后又面露难色。苦苦一笑对二人道:“这个并不合乎规矩那些单间是白天用的。最主要的是这件事情的做不了主要不您先等一等我帮您问问我们掌柜的?”

    张天涯了头用手背将桌上的钱向前推了推淡然道:“这些钱你先拿着算是打赏。如果事情办得好少不了你地赏钱。”完转头对身边的精卫笑了笑。做足了一副纨绔子弟为讨好美女。大手大脚的凯子模样。

    张天涯现在摆出的样子无疑是所有店家都最喜欢的那种。伙计一见来了不怕花钱的。忙将钱收起满脸赔笑道:“客观您稍等我这就去帮您。”着转头向后台走去看他离去的步法似乎都比之前轻盈了许多。

    见伙计走远后张天涯才对身边满脸疑惑的精卫解释道:“刚才那个王本初先生将的故事大多都是真的这明什么?这就明他编写故事地时候。收集了很多的真实材料而且一旦养成习惯之后。他应该知道很多地新闻。所以我才想起问问他知道的事情。虽然他不可能知道什么内幕但众人皆知地事情也未必就没有参考价值何况我现在连众人皆知的事情都不晓得。”

    精卫受教的了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似乎还想些什么但想到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没能榜上张天涯的忙又愧疚的把头低了下去。

    片刻后伙计回来告诉张天涯事情已经办妥并提出价钱后成交后将张天涯二人请上了楼上雅间。而那书的先生早已经再次等候这个时代的书设备倒是简陋的可以连“醒木”都没有。桌子则是用吃饭地餐桌代替。

    见张天涯和精卫先后坐好后书先生王本初才开口问道:“二位客观既然名向听我讲的故事想必也是很喜欢忠勇王青天剑神张天涯地吧?不知道你们想听听他的什么故事呢?《闹幽都》、《血妖记》、《万寿无疆》还是《不周群英会》?”

    张天涯失笑的和精卫交换了一个眼神谁也没想道张天涯这几年的经历居然被书的编成了这么多版本。无奈的摇头苦笑后张天涯才转过头对书先生王本初道:“关于张天涯的事迹我知道得很多。除了他的故事你还知道些别人的故事吗?比如继他之后的那个青天马虚的故事你知道吗?”

    “这个……”王本初露出为难之色嘿嘿一笑道:“这个我当然也知道是我刚刚编辑好的一个新故事而且长度也过以前的作品现在还没有公开在外面讲您看这……”不用要钱的意思。

    在张天涯随手打赏了他几个仙石币后王本初才赔笑着接过将钱揣了起来开始将道:“故事要从三年之前起那是一个乌云遮月天色漆黑的晚上。在万寿城内青天府后墙之外有一个少年翻墙而入口中还叼着一把牛耳钢刀!这把刀……”

    “停!”张天涯一听这家伙居然要从马虚入府行刺开始起暗道听他这么下去听到明天早上也涉及不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忙叫住他道:“句实话我的一个亲戚就住在万寿所以这些事情我都了解得差不多了。我向听的是关于他最近打死人的那个案子。”

    “看您的穿着打扮应该是居住在上党的。怎么连这件事情都不知道?”王本初很不解的问道。

    张天涯淡然一笑道:“前段事件我刚好外出整整一年的事件昨天才回来。”这时伙计送来的茶张天涯随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我听这件事情后很好奇今天刚好请你给我来累了的话就一起喝口茶。”

    王本初没想到张天涯不但出手大方为人也很和蔼心里高兴下马上头应承道:“关于这件事情我这里又两个版本正在考虑如何取舍.

    I|仇恨蒙蔽了心智从而变了心性的。不知您想听哪个版本?”

    张天涯听了不禁眉头一皱道:“两个版本?”

    “是啊!”王本初很耐心的向张天涯解释道:“因为现在不少人对马虚表示同情认为他这样一个清官就因为这样一个错误被贬实在可惜。另外还有不少人认为他针对忠勇王的行为属于欺师灭祖所以很讨要他。我之所以编成两个版本就是为了迎合更多人的胃口。可是到现在我却现这两种观的支持者都不少所以我才没有将他的故事公开对客人讲就是怕讲到后来无从选择。”

    “哦。”张天涯似懂非懂的了头随后又问道:“同样的事情生在不久之前你应该不能做出太大的改动吧?如此以来怎么会出现两个截然不同版本呢?”

    “您有所不知其实就马虚打死人的那个案子并不是公审的而是秘审打死的。”着还叹了一口气道:“你那马虚也真是的虽他哥哥是被忠勇王所杀但那是因为他哥哥触犯军法在先。可是他呢?不但不感激忠勇王的授业栽培之恩反处处针对忠勇王最后更散播谣言忠勇王有勾结蚩火教的嫌疑还扬言要查明真相。你这不是吃饱了没事干。闲地吗?”道最后连连摇头似乎对马虚的做法十分不满。

    王本初的话很多但张天涯却只注意到了两个字:“秘审?”

    “是啊!”王本初头道:“当初他开始调查这件事情的时候据炎帝就让他不许过问。可是他非但不听在四下里继续调查还多次向炎帝请缨扬言一定要查明白此事。后来这件事情不知怎么就流传开了炎帝这才允许他公开调查。但所有的升堂审案过程必须要秘密进行不得公开。”

    张天涯听了暗暗摇头如果是秘审而马虚又亲自向炎帝请罪这件事情十有**是不会有错了。而且就算其中有什么蹊跷。自己私访恐怕也得不到什么答案。看起来师兄倒是知道真相可是他会告诉自己吗?

    思索了片刻后张天涯转移话题又问道:“那这个马虚以前办案的时候一般都是用什么方式破案的呢?喜欢用刑还是其他什么特?”这很重要如果马虚不是一个喜欢用刑的堂官地话即使这次秘审用了刑也不会太重那刑毙很可能就是一个意外或者另有隐情。

    “这位客观……”听到张天涯这么问话。王本初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我看您似乎不是为听故事而来吧?”

    “终于被你现了。”张天涯随口打了一个哈哈道:“其实我不想听张天涯的故事。那是因为他的事我比你清楚。但是我也有不清楚的事情。想一想。你会话我也会话但我为什么要花钱听你话?”微微一顿又道:“自然是让你一些我向听的东西。”着有摆棋子式的在桌上摆了九枚仙石币。

    “这个……”王本初几欲伸手拿钱但有控制住自己将手收了回去摇头笑道:“如果是这样地话那您可要失望了。这件事情有的细节公开。有的细节隐秘公开的事情。很多老百姓都知道根本不值得您花钱听。至于隐秘的事情我也一都不知道。我为了将剧情连贯所编出来的过程可能您也没兴趣吧?”

    张天涯一笑道:“那就些公开的事情吧吧你知道的都出来这些钱就是你的了。”

    “好!”王本初忙答应了下来将钱收起揣好这才道:“那青天马虚自从上任以来也是破案无数并未出现过冤假错案而且他办案将就证据与推理分析通常都是当场将犯人得哑口无言极少用刑的。至于这次地事情内幕的就真地不知了我个人的想法其实趋向于编地一种结局就是因为他欺师灭祖而遭了天谴。”这倒是和精卫所将的情况不谋而合。

    张天涯又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询问了一遍可惜他知道的事情也并不多。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便结了帐带着精卫一起离开了茶馆。

    出了茶馆精卫忙追问道:“好蛋怎么样?现了什么线索没有?”

    张天涯不禁失笑道:“你还真挡我是神仙啊?厄……神仙倒是不过没有那么厉害拉我现在只是隐隐觉得事情上有蹊跷。看来想知道内幕我必须要去一趟不夜楼。你先不要火我只是去询问一下情况很快就回来。”

    “哼!”精卫目光不善道:“白了你还是想出去鬼混!”

    张天涯知道这种事情不好解释方虹的存在又不好对她明只能婉转得劝道:“要不这样好了你回去后先在后院练剑。我问几句话之后马上使用瞬移回去!保证在时间上绝对没有做坏事的功夫。这样总行了吧?”

    “切!谁晓得你做那种事情需要多长时间?”精卫鄙视着道。

    “嘿嘿……”张天涯坏坏的一笑将嘴巴凑道了精卫耳边才开口道:“你想知道吗?回头你可以亲自考验一下看看我地战斗力如何。恩?”着还朝精卫的耳朵吹了一口气弄得丫头面红耳赤。

    “哼!”精卫娇脸一红愤愤道:“懒得理你!”完转身向青天府地方向飞走了。

    张天涯这才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总算搞定了这个丫头了。”话间已经利用神识找到了方虹话音一落便施展瞬移来到了蚩火教主的闺房之内。

    方虹此时正在窗边欣赏月色感觉到有人瞬移而至忙警惕转过身看清来人是张天涯后这才放下心来平静的问道:“王爷这次前来可是为了马虚一事?”(未完待~.o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