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零一章 禽兽不如

第四百零一章 禽兽不如

    天涯来到不夜楼方虹的房间内还没等他话。I后竟开门见山的道:“王爷这次前来可是为了马虚一事?”

    张天涯了头也来到窗前淡然道:“方教主果然蒽质兰心我刚一出现就已经知道我为什么而来了。如果六年之前你就这么聪明我岂还有命在?”完也将目光投向了窗外欣赏起湖光山色来。

    方虹先是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头道:“难道你现在的修为高了反倒记起仇来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你现在完全可以打断我一条胳膊报仇。起来楼儿的事情还要多谢王爷你呢你如果打伤我我肯定不会……回九黎告状的。”玩笑话道最后神色中却有着几分哀怨。

    张天涯见她谈到蚩尤的名讳之时候竟然刻意避过知道她的心里还是放不下但也不好劝什么。索性揣着明白装糊涂继续开玩笑道:“方教主如此绝代佳人我又怎么舍得辣手摧花呢?”

    方虹白了张天涯一眼道:“吆……难道青天剑神是在调戏人家?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回国宣传一下能被号称不近女色的青天剑神调戏可真是女子的荣幸呢!”完对给了张天涯一个戏弄的微笑。

    张天涯忙举手投降道:“方教主饶命!何况我也并不是什么不近女色之人。只是自制力还算过得去而已。”嘿嘿一笑后转移话题道:“方教主。既然我一出现你就猜出了我地目的不知方教主能否成全讲所知相告呢?”

    “你这人真没劲!”方虹娇嗔道:“好啦人家不再调戏你就是了。其实我也不是突然变聪明了你一回来肯定要问起马虚的事情这是事当时就有很多人想得到的。既然要问。如果在别人那里得不到你向要的答案那很可能就要问到消息比较灵通的我的头上这也是很自然不过的事情。如果连这都想不到我还有资格做这个教主吗?”

    张天涯一听有门忙追问道:“那你快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本不应该地。毕竟马虚一直紧咬不放的事情对我们蚩火教很不利。但是既然是你问起也罢!”似乎下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方虹才开始叙述道:“你应该知道马虚一上任就念念不忘想找出你的罪证将你搬倒。一年前他终于在一起人命案子中查到了楼儿之事的一蛛丝马迹自然不肯放弃。后来你师兄和白虎侯出于无奈。才联名保举他来上党赴任谁知道他到了这里还是不肯罢休。反而在京里进行调查而且好像还有了新的收获。这可是两人始料未及地。”

    以上的事情张天涯都已经知道了但怕事情有所遗漏一直在耐心的听着。

    方虹继续道:“后来炎帝下了令以本案没有原告为名不许他继续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不清。这就等于明告诉他这件事情是炎帝授意的如果马虚识相。自然就应该收手了。可是他却被仇恨蒙蔽心智不但抗旨在暗中继续调查。更是刻意将事情对外散播想借百姓之口给炎帝压力。”

    果然如此。张天涯听了暗暗头之前在茶楼听书先生起消息被散播开来就猜到了八成是马虚搞的鬼现在终于在方虹口中落实了这个答案。

    方虹见他默默头像是在确认什么到也没在意继续道:“这下可惹怒了炎帝索性又准许他继续调查但不可以公审。而且只给他半个月的时间差无所获后若再纠缠不清就是欺君之罪。其实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的话当时炎帝肯定把他杀了坐几天天牢对他来已经是很便宜的了!”

    张天涯知道要关键的地方了而方虹却突然停了下来禁不住追问道:“那然后呢!”

    “然后马虚继续调查并抓住了参与向赤松子传讯地一个军中参谋吴昆秘审。这件事情当时的情况我还真知道那吴昆本来就是一个文弱书生非但没有什么修为身体也比较弱。可是无论马虚如何询问用什么样地推论来逼问吴昆都是一个字也不。马虚这才用刑他也考虑到了吴昆的身体只下令打十板子可是谁知道这吴昆竟然当成被打死了。从被带去秘审到最后被打死一个字都没有过。”

    “十板之内被打死了?”张天涯一听忙道:“是什么人来打地?”

    “普通人。”方虹丝毫没有隐瞒对张天涯道:“而且都是两个新衙役根本没学过打板子的技巧。而且马虚只是想吓吓他而已并没有让他们用力打。按照正常的情况除非是一个行将就木之人否则这十下板子留下的绝对只是三天内可以痊愈的皮外伤。可是偏偏就是这么轻轻的十下吴昆就死了。”

    张天涯听了眉头紧皱叹了口气道:“那他死得也太巧了吧?”

    “我只叙述我知道的事情至于如何推测如何去破案那就是你的问题了。”方虹摇头拒绝了张天涯这个试探性地问题后继续道:“不过马虚在天牢里现在住的很舒服里面什么东西都不缺除了不能外出和一个客栈没什么两样。青龙、白虎、平西三侯先后暗地里对告诉他只要他以后不再纠缠就可以向炎帝请旨将他配地自己的封底名为流放但仍予以重任。可是直到现在他还在牢里呆着呢。”

    “原来如此。”张天涯似乎想道了什么对方虹一抱拳道:“多谢方教主的这番话。天色不早了在下不再打扰方教主的休息告辞!”着就要走。

    “等等!”方虹忙叫住张天涯道:“你要问问我都已经回答你了。我另外还有几句话也希望你能听我完。”

    张天涯淡然一笑道:“洗耳恭听。”

    方虹叹了一口气悠然道:“关于九黎军队的动向和目

    并不清楚。但楼儿真的在这件事情上做了很多的工I如何他已经尽力了。自从被你收留并安排好将他送回蚩邪手中后他一直对你十分感激视你为挚友。我不希望你在这件事情上对他有什么误会。”

    “这不用你我也不会误会他的。”张天涯很坦然的道。随后又是一笑继续道:“看来一向自称只注重自身利益的方教主对蚩楼倒是很关心的嘛。不用解释一定是你母爱泛滥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了吧?”

    方虹毫不示弱的白了张天涯一眼凑道近前将嘴巴附在张天涯耳朵边道:“我看你也像个大孩子呢。刚好我现在也有母爱泛滥要不要我给你喂奶?你也不用担心别看我平时总是一副要勾引人的样子其实人家现在还是黄花闺女呢!干净得很。”

    张天涯忙向后滑出一步严肃的道:“我绝对没有怀疑过方教主的冰清玉洁。不过我早已经断奶多时了戒掉不容易不能复吸!告辞!”完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刚才被方虹吹得热的耳朵暂时瞬移逃之夭夭。

    张天涯走后方虹恢复了庄重摇头笑道:“被吹一下耳朵就这么大反应还自己不是孩子?不过逗逗这个大孩子倒是挺有意思的。”完再次将头转向窗外去欣赏五谷湖地夜色。

    张天涯瞬移动回到了青天府的后花园。左右看看现精卫并没在这里。心道这丫头可能是对自己比较放心已经休息了。于是也没再等候转身回头了自己的房间打算好好的睡上他一觉。可是当他推门一看一个红色的身影正坐在自己房间的内椅子上。

    虽然看到的只是背影但张天涯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个美女肯定是精卫无疑。美女听到开门的声音也回过头来果然正是精卫公主。

    精卫一见张天涯回来不禁有些好奇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才刚进屋呢。”

    “就问几句话对方也没书先生一样喜欢在烘托气氛上下功夫自然是问地快。答得也快了。能用得了多长时间?我刚才不是让你在后花园等我吗?怎么跑道我房间来了现在见到我应该放心了吧?赶快回去休息吧明天我还要去进宫见驾呢。”

    精卫马上摇头道:“人家在这里等你自然是想知道你到底问出什么来了也好帮你分析分析。快现在都有什么线索了。”看她一副好奇宝宝模样分明就是把这当成了一种游戏这个习惯恐怕还是当初血妖案时候养成的呢。

    张天涯也不想隐瞒索性就将自己知道的都了一遍。精卫则马上装得很认真的思考。片刻之后才开口道:“这其中恐怕有古怪。”

    “我也知道有古怪。”张天涯失笑道:“但具体有什么古怪恐怕就不是三两天之内可以调查清楚的了。反正他在里面过得也很舒服。就让他多呆一段事件吧明天我先向炎帝请旨调查。三天之内能有结果固然好。不行就等我班师回朝之后再。”

    精卫了头道:“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张天涯一笑:“那你还不赶快回去睡觉。难道你今晚还打算留下来陪我不成?”

    “哼!”精卫用脸色微红鼻子哼了一声道:“不行!已经三年没见到你了除非你先给我讲个好听的故事否则我就不走了!”

    好吧!张天涯无奈地笑了笑开口讲道:“我今天要讲的是一个爱情故事。话有一对互有情谊的青年男女两人结伴外出路上一个镇上只有一家客栈。而客栈里只剩下一间客房了。两人无奈下共处一室。睡前女子在床上画了一条分界线并对男子:‘越过此线就是禽兽。’”到这里张天涯故意停了下来。

    精卫虽然听张天涯讲过不少故事但还从来没听过“荤段子”。听道一半见张天涯居然停了下来忙追问道:“接下来怎么样那个男的越过线了吗?”

    张天涯依然装成很严肃的模样继续道:“没有。那个男的真的是一个君子听女子这么一便真的没有越过那条线规规矩矩的睡了一觉。可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现女友已经不再房间了而枕头上则留了一张纸条上写着‘你居然禽兽不如!’。”

    精卫听后先是感觉莫名其妙但片刻之后便反映了过来俏脸羞得通红粉拳一挥就朝着张天涯地身上招呼了过来。但张天涯早在开始讲故事的时候就想到了她会有如此反应此时早已经躲出了老远。

    见精卫被自己捉弄得又羞又气地可爱模样张天涯再次感觉道一阵热血沸腾。忙稳定了一下心神举手求饶道:“刚才是我不对微臣向公主殿下道歉。下次肯定讲一个好一的今天地故事已经讲完了早回去休息吧。”

    精卫瞪着张天涯气得嘴鼓着愤愤道:“你这个家伙简直禽兽不如!”

    张天涯抓住她的语病忍不住再次调笑道:“公主殿下话要注意一下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禽兽不如这四个字可是有其他的理解方式的哦!”

    “你!”精卫先是狠狠的瞪了张天涯一眼随后将红透的脸蛋低了下去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道:“我…我……我就是那个意思……”

    以张天涯现在的修为就算再地声音也可以听得清楚明白。精卫的话地声音虽但听在张天涯耳朵里却犹如平地炸雷一般惊讶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忙追问道:“精卫你刚才什么!?”

    下章预告:携手揽腕入罗帏含羞带笑把灯吹金针刺破桃花蕊不敢高声暗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