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零二章 东床驸马

第四百零二章 东床驸马

    我我就是那个意思!”最难为情的话已经出了口性也不再顾忌飞身扑入张天涯的怀中继续道:“上次你一走就是三年没见到你。这次你刚回来就又要走了我真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所以我就是那个意思!”

    “精卫……”张天涯刚才在不夜楼被方虹挑逗得生里就已经有了一些冲动不过方虹毕竟只是在和他开玩笑而且也非他所爱所以他还是靠理智压了下来。但如今精卫主动告白张天涯就算心如钢铁也已经被融化了。

    面对精卫的柔情张天涯的开天辟地、剑心元婴竟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不再顾忌其他双手从后面搂住精卫的蛮腰低头向精卫的樱桃口深深的吻了下去……

    良久……唇分……张天涯与精卫鼻子挨着鼻子呼吸着精卫吐出的阵阵香气再次柔声问道:“精卫你真的想好了吗?我怕……”

    精卫又白了张天涯一眼娇嗔道:“你这人啊我们都已经这样了你还问什么问啊?难道非要人家出那些羞耻的话来你才满意吗?”张天涯闻听此言再控制不住弯腰一手拖起精卫双腿膝盖后关节处将她抱了起来向床铺的方向走去。心念一动剑气已将蜡烛斩灭……(为保持本书阳春白雪的特故省略若干字。)

    ……第二天一早。张天涯与精卫二人早早地穿好衣服眉目之间都带着无限情意。眼看快要道吃早饭的时间了精卫先开口问道:“那个……好蛋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要不要回宫奏明父亲?”

    张天涯含笑头道:“当然要去我总不能不明不白的委屈了你吧?一会吃过早饭。我们就进攻面圣向炎帝求婚。不过现在军情紧急成亲的事情不知来不来的及太仓促的话我害怕礼节不周委屈了你……。总之等见过俞伯伯之后再做定夺吧。”

    “师弟该起来了吃过早饭之后我还得向你交代一些军队方面的事情……”就在张天涯和精卫商量如何为昨夜的冲动善后地时候凌飞的声音突然出现将他们吓得够呛。还没等张天涯起身迎出去房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了。凌飞迈步而入将两人堵了个正着。

    凌飞与张天涯二人。就是一愣凌飞怎么也没想到。精卫会出现在张天涯的房间里。一时之间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而张天涯是心里大惊。这件事情在禀报炎帝之前他可不想被其他人知道特别是和自己熟悉的人。

    怎么办?杀人灭口?这可是自己的师兄!两人一起经历过多少生死比起亲手足来恐怕还要更亲上几分。而且这件事情似乎也没有出人命的必要。可是要怎么样才能蒙混过关呢?

    “原来精卫公主比我来地还早啊。”凌飞的想法倒是很单纯见精卫已经在这里了。就以为是精卫早晨起来便来找张天涯谈心。于是很随意的走进来道:“走吧。吃过早饭我还有不少军事方面的事情要和你交代呢。等回来之后你们再聊。”

    张天涯做贼心虚一见凌飞如此坦荡马上站起身来陪笑道:“嘿嘿师兄的对天亮了就应该吃早饭嘛。走我们这就去吃早饭。”着也觉得自己有些欲盖弥彰急中生智下决定来一招围魏救赵话锋一转对凌飞笑道:“不过师兄我昨天怎么想都觉得马虚的事情有些蹊跷一会吃过饭之后要先去见一下炎帝。”哪知他这个敲山震虎却又变成了欲盖弥彰。只因为他们师兄弟之间彼此太了解了。

    凌飞一听张天涯居然用马虚的事情再次试探自己不由得有心里一紧。心道师弟难道昨天晚上已经向出来什么破绽不成?不对!师弟以前办案子的时候自己几乎每次都在场这种敲山震虎旁敲侧击的方式他可是从来没有对同一个人连用两次的。而他实用这种争取主动地谈话方式的时候通常都是向躲开某个话题……

    觉得事情有鬼凌飞有转头装作不经意地看了精卫一眼见到一向开朗公主殿下此时正低着头好像犯了什么错误似的再联想道张天涯刚才那欲盖弥彰地话马上恍然大悟随口道:“哦!……我明白了!”

    张天涯一看坏了。忙岔开话题道:“师兄你刚才什么明白了?”不给凌飞话的机会马上接话题继续道:“师兄肯定是刚才在又悟出什么绝招了吧?刚好师弟我最近得到一匹坐骑一会吃完饭我们师兄弟切磋一些也好向师兄学习一些马上作战的技巧。”

    凌飞一听暗道你子着分明就是**裸的威胁!虽然凭两人的关系张天涯不至于把自己怎么样但联合白虎揍自己一顿也不爽啊。既然他们两个害羞我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也就是了。想到这里摇头道:“你这子非得吓我刚才刚想明白现在又忘了。”

    “哦。”张天涯了头给凌飞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又问道:“真的忘了?”

    凌飞也很配合的了头肯定地道:“真的忘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既然你要去帝宫询问马虚地事情那就等你回来我再和交代军事吧。走我们这就去吃饭。”凌飞心里也明白了张天涯这次去帝宫也许会谈到马虚但更主要的目的肯定是他和精卫的终身大事。

    吃罢早饭张天涯婉言拒绝了其他人的陪同带着精卫两人两人来到炎帝的帝宫。守卫通禀后在书房见到炎帝。本来想的很好见到炎帝后便把事情清楚然后求情炎帝赐婚一切任凭炎帝做主。可是见到炎帝后原本想好的话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好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半晌都没有开口话。

    炎帝一开始还没注意见两人都没有话不禁觉得事情有些奇怪再仔细的打量两人一下。炎帝千万年的阅历什么事情没见过一见一向于是从容的张天涯有些紧张自己的女儿眉目含春两人交换眼神的时候更是眉目传情那叫一个甜蜜!

    这些炎帝马上明白了昨天晚上生了什么事情。I桌案厉声喝道:“张天涯!精卫可是我最喜欢的女儿。现在却生了这样的事你该怎么办吧!?”双眼一瞪不出的威严。

    自从当初炎帝任命张天涯为上党府尹的时候到现在张天涯还是第二次见到炎帝在私下里对自己使用这种君王的威势。心想坏了!事情恐怕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封建社会……哦应该是原始社会比较保守而且精卫身为公主自己这件事情在这里可是不啊!

    不过事到临头张天涯也不想退缩。之前是事情不知道该如何张嘴现在既然炎帝将话挑明了张天涯将心一横豁出去了。上前一步一撩衣襟俯身跪到对炎帝一抱拳不卑不亢的道:“千错万错都是天涯的错。陛下如果要降罪。千刀万剐天涯绝无怨言!”

    古人舍得一身剐敢把黄帝拉下马。张天涯现在是舍得一身剐敢把公主……那啥。

    精卫一见炎帝怒再听张天涯出了“千刀万剐”这么恐怖的词来心里一惊不急细想就要上前给张天涯求情。可是他刚要动却见到炎帝对她使了个眼色这才知道炎帝只是想吓唬吓唬张天涯并不想将他怎么样这才放下心来老实的站在原地。

    炎帝听罢张天涯地话。怒气似乎稍微减少了一些冷冷道:“我听青帝过你这个人恩怨分明而且不会向强权低头。他甚至断言不管是谁向要了你的命你都肯定先要了对方的命。如果我现在要杀你你真的没有怨言吗?”

    张天涯很平静的答道:“事情是天涯有错在先自然应该受到惩罚。不过在这之前。天涯还有一事相求。希望炎帝另立名目将我处决以免坏了精卫的名节。”完也不再言语低下头听候炎帝的落。

    按理以张天涯的智慧根本不难看出炎帝其实只是吓唬他。但自幼与步炀生活在一起传统思想对他地影响远过了现前卫的开放思想。男女之事在他的心里是十分神圣的。所以以他的人品、相貌、本事、身家、地位还能将处男保持至昨天晚上。也正是因为这样炎帝的话他也没有丝毫地怀疑。

    炎帝本以为张天涯这子鬼精鬼灵的肯定能看出自己只是吓唬他。而这么装腔作势也不过是向借此和张天涯谈谈条件让他对精卫更好一些而已。可是看张天涯的表现感情这子心眼居然突然实在了起来。把自己的话当真了。无奈之中又不禁多出几分喜欢。

    可是话将道这里。看张天涯的样子剐了他也不会主动求饶的。不禁无奈的暗自苦笑神色缓和了不少。叹了一口气但还是绷着脸装成余怒未消的样子道:“杀你?杀了你我的宝贝女儿怎么办?以这丫头的性子非殉情不可。但事到如今你该怎么办吧?”

    “我……”张天涯见炎帝这样才终于放弃了之前求死地念头从牛角尖里出来。智商马上恢复了以往的高度一瞬间便想明白了炎帝地用意。一喜下。忙道:“天涯不才想请炎帝陛下将精卫公主下嫁与我。我保证全心全意的爱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这几句话张天涯确是自肺腑地。

    炎帝看出张天涯语气中的诚恳装出平息了怒气的样子满意的了头道:“看你的语气诚恳我姑且先相信你的话。”微微一顿话锋一转道:“不过精卫的身份毕竟不同于平民百姓你娶了精卫之后还打算给她找几个姐妹啊?”这才是炎帝的真正目地现在终于提出等张天涯的表态了。

    如果是以前张天涯或许还会有所犹豫毕竟他地感情在精卫、丁香与白玉之间有些摇摆不定但也只是想三选其一而已。有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就已经下定决心让精卫成为自己一生的伴侣。治愈两外两位红颜知己就只能辜负她们的一片情意了。

    张天涯对一夫一妻制婚姻的执着程度是别人很难理解的。

    因为心里早有了打算所以炎帝一问他丝毫没有一犹豫便坦言道:“天涯能得精卫公主的倾爱已是三生有幸又岂敢再有他想?我可以做出保证一生一世只有精卫一个妻子!”

    精卫听了张天涯的话感动得心头狂喜几乎要喜极而啼。不管张天涯这话是真是假能听到张天涯出这样的话来她就已经很开心了。但精卫没有分清是真是假但炎帝却清楚张天涯只要是用这种隆重其事的话就肯定是真的!

    可是转念又一想不行!张天涯虽然不沾花惹草但却是天生的招女孩喜欢除了精卫之外青帝的女儿白玉公主女娲娘娘的徒弟丁香也都对他情深义重。张天涯这么肯定是因为昨晚的事情但是自己真的坦然头恐怕结果不但是另个女孩要伤心恐怕青帝夫妻也会对自己不满。

    更何况大丈夫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了自己本来的目的也只是提醒张天涯不要做得太过火。没想到这子的思想这么保守倒是出乎预料之外。略微想了一下终于拿出了决定对张天涯道:“起来吧。我道也不是让你一生只娶一妻。如果白玉或者丁香以后愿意嫁给你的话可与精卫不分大。但你若再想另外纳妾就必须经过精卫她们的同意才行听到没有?”

    张天涯刚要再表自己的一夫一妻论却被炎帝挥手阻止随后道:“既然事已至此我现在就下旨你们明天便拜堂成亲好了。虽然军情紧急但一天时间的准备应该也不至于委屈了精卫。事情就这样定了你还有别的事吗?”

    张天涯一听大喜忙再次跪倒恭敬的行礼道:“谢陛下!”

    炎帝眉头一皱做出不高兴的样子道:“你叫我什么?”张天涯马上明白过来忙改口道:“谢父皇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