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零三章 毒枪九婴

第四百零三章 毒枪九婴

    果是别人一天的时间可以把大婚准备得风风光光在吹牛但如果是炎帝那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婚姻之事解决了张天涯这才提起马虚之事再次行礼道:“父皇天涯还有一事相求。”

    炎帝此时也是开心慈祥的一笑道:“我以前就过私下里不用这么多礼数更何况现在多了一个翁婿的关系就更不用客气了有什么事就吧。”

    张天涯平身后微微一笑道:“父皇我昨晚听马虚那子犯了事了而且据知情人起他刑毙的时候只是打了吴昆十板子而且都是普通新手打的用的力气也不大。我想这么打的话除非被打的人本来就要死否则被打死的机会恐怕不大。所以天涯觉得其中肯定有问题想请父皇暂且先不要急于处置马虚。”

    炎帝听到张天涯道十板子的时候眉头一皱暗道天涯查案的本事果然不一般啊。秘审其中的内幕他居然可以不动声色的查出来。本来他不想给马虚什么机会的但也只是想把马虚无限期的关着。叫他不愁吃喝的等事情风头过了再。

    但张天涯既然提出了炎帝也不好不给面子略微的了头道:“你想亲自审理?但明天还要成亲而且还要准备出征的事情恐怕也抽不出身吧?”

    张天涯一看炎帝并没有反对。心中一喜道:“这件并不急只要炎帝暂时不处置他就好。待天涯出征若得胜归来再亲自审理此案。如果我不幸埋骨列山炎帝怎么处置他天涯也就不过问了。”

    “住口!”炎帝一瞪眼睛声音转为严厉道:“自此出征许胜不许败!最起码。你也要给我活着回来!”神色缓和了一下才头道:“好了总之不要再不吉利地话了。事情就这么定了按你的意思办吧。”

    张天涯与精卫谢恩之后带着炎帝的赐姻圣旨回到青天府除了凌飞早有准备之外。其他人都是大感惊讶对炎帝临阵赐婚一事十分不解。而白玉和刚刚得到消息从万寿赶回来的丁香则秀眉紧锁不出的伤心失落。还是精卫主导去开导她们并答应等仗打完再让张天涯吧他们也一并娶了这才让两女稍微高兴一些。

    但精卫却不知道兑现这个承诺居然足足拖延了百年光阴。那是天下早已非今日的局面就连神王之一的炎帝。都已经坐骨多时……

    三天之内的事情到是很顺利当天凌飞便向张天涯将部队出征地各项事宜交代清楚。第二天精卫与张天涯大婚天下知名认识纷纷送来贺礼。其中黑帝还乘机报复一下俗气无比的送了张天涯一口晶石棺材张天涯则并不介意的笑纳了。

    第三天张天涯足并将各种交接手续就足足办了半天的时间最后张天涯与白虎两路元帅同时下令二更做饭三更出。命前部正印先锋官银狼七夜、副先锋睚眦带兵无万先头开路逢身开路、遇水搭桥。另外下帅令。命青鸾、火凤回到万寿着急天伤、天哭、天妖三支部队。以及自己旧部于大军回合。

    随军出征的大将领足有千人之多其中最张天涯惊讶的是在众多将领地名单内居然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名字——禹!不过回去查过上古神话资料后知道禹似乎和共工大哥有矛盾所以张天涯并没有刻意的提拔他当然也没有刻意打压至于将来成绩如何还要看他自己的表现。

    一路山饥餐渴饮晓行夜宿。这一天先锋部队已经接近了前线只有一日的路程。这时突然接到前线玉简回报张天涯用神识一扫。原来九黎的先头部队再次破关现在已经兵临横断关。对方刚刚起进攻才短短九天的时间里已经连取两关了。横断关是天虞城后前随后一道关了如果横断被攻破对方就可以围攻天虞那可是一座大城啊!如果丢了天虞三百里之内将再无险可守。

    军报里面得明白对方的先锋九婴厉害非常我方守将不是对手前两关就是因为主将败亡士气大落才被对方一鼓作气攻取的城池。不过张天涯也了解了一下前向守将的资料都不怎么样。如果七夜或者睚眦地话要打赢应该没什么问题。

    张天涯看过军报后马上取出了炼妖壶里的地图查看一番后嘴角挂起一丝冷笑。马上取出一块空白地玉简来给七夜了一个消息询问先锋部队的行军情况。片刻后消息回来原来七夜已经带领先头部队马上到达天虞城打算进城吃饭休息后次日一早出明天午时之前便可以抵达抵达前线。

    张天涯知道行军之后休息一下再作战能挥更强地战斗力但是看样子横断关守将未必可以守得到明天中午。如果下令急行军恐怕到达之后军队战斗力也会受到一定影响。不过张天涯并没有感到为难因为他早已经向好了应敌之策。

    了解情况后张天涯马上给七夜下了一道命令命他带领先锋部队进入天虞城后安心休息不必急于出。后面还附带了一条退敌之策。同时给横断关守将谢登出一道命令内容是:可以先行迎敌能胜最好败了也没关系。实在打不多就退守天虞城。但如果因为恋战而损失太多的士兵便要军法处置!而且不管胜败都必须要打上一仗。如果败了马上撤离横断关一定要吧士兵的损失减少的最低!

    横断关守将谢登接到命令后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现在天虞前的两关已失如果这横断关再失守天虞究竟变成一座孤城对我军可是大大的不利啊!不过军令已下自然是不容他死守了。不过这命令里要打上一仗倒是正合他的胃口。

    这谢登的本事可是要比前两关地守将高出不少。前面两个都是这三年里在张天涯的度劫店渡劫成仙地和他这个稳扎稳打练起来的高手自然是差上不少。

    本来他还为了保险起见还打算等七夜的援军到来再痛

    去和九婴打上仗。现在接到张天涯的军令后再没I马上下令:“兵出战!”

    城下的九黎先锋九婴一路杀来未逢敌手自然是春风得意九日中连取两关今天刚刚到达横断关前就马上亲自带兵出营讨敌骂阵。哪知道骂了半天嘴都有些渴了对方也没有一动静。

    无奈的又骂了几句缩头乌龟之类的话就要收兵回营。可就在这时城上突然鼓声响起跟着城门大开一队人马列方阵而出队伍两边散开让出中间一人手那一把开山铖黄脸短须身后树着一杆大旗上面斗大的一个“谢”字迎风飞舞。

    九婴一看就知道出来的是横断关的守将谢登亲自出战了用手中绿色的长枪向前一指傲慢的问道:“来人可是这横断关的守将谢登?”

    九婴打量谢登的同时谢登也在打量着九婴这九婴一身墨绿色的铠甲面白似鬼一张脸比正常人要长上许多如果他是驴到也不像因为他一对眼睛的瞳仁是立着的长条形和毒蛇的眼睛一般无二。让人看了就不由得心里毛。

    见对方询问谢登答道:“没错!我正是谢登。你就是九黎国的先锋九婴吧?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的看招!”着提铖便是一招力劈华山向九婴砍了下去。

    铖其实分为两种。一种是白虎侯监兵所用地那样护身短铖适于近站。另外一种是长铖就是斧子头的长兵器。而谢登所用的是长铖因为攻击范围更广所以更适合在战场上拼杀注足仙力后一铖劈下有着开山碎石之威。

    九婴丝毫没有吧谢登放在眼里。横抢架开谢登的一铖顺势将枪一绞毒蛇一般沿着铖柄刺向了谢登握铖前把的左手:“你给我松手吧!”

    谢登没想到九婴的招式居然这么狠辣心道看来这人的功夫不但在前两关的守将之上甚至比起我来也要强出一些。大惊下。忙松开左手右手跟着将铖柄向外一甩也不等对方继续进逼自己先松开了。

    他这一手用地却是巧力一甩之下开山铖以铖柄中心为轴顺时针就是一转铖头上的斧刃反削向九婴的后脑。九婴向下一缩身手中绿色长枪再次出手疾如闪电一般。刺向谢登的腹。

    谢登忙向左一闪身子闪开了这一枪。同时一抬手。将飞转回来的开山铖接回手中。而这时九婴见一枪被谢登躲过马上横抢一扫。以枪为棍扫向谢登的软肋。

    这一枪不但急而且攻击地位置也是人身一处要害谢登知道躲是肯定躲过过去了不过好在铖也已经接回了手中忙将铖一立显现的挡住了这一枪。

    “锵!”枪铖一嘭两人各自被震退出一丈之外。谢登只感觉双手有些酸体内气血也一阵翻腾。抬头再看九婴。那才叫气不长出面不改色呢和一个没事人一样。谢登心里暗暗叫苦没想到这个九婴不断枪法厉害修为也高出自己很多!这样打下去哪里还有胜算?

    不过早就想和这个九婴好好的较量一番不继续打还不甘心。暗自吧心一横再次挥舞开山铖朝九婴攻了过去与九婴站在一处。两人的招数都很老道每一招的威力都集中在对方身上对四周的环境再没有什么破坏。而两边的战鼓则是一顿猛敲好像他们的鼓声可以决定胜负一般一个个鼓手卖足了力气恨不得将鼓敲漏似的。

    两人又打了十几招谢登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已经有几次险象环生还好他作战多年经验丰富否则恐怕早已经负伤败退了。而这时九婴还是那么平静的样子见谢登坚持不住招式上居然放缓了一下口中谈笑道:“我看明白了原来你就这本事啊。我到做到!从现在开始每九枪便在你身上开一个窟窿看看你能坚持到第几个窟窿地时候才死!看枪!”着招式猛地变急度上居然快出了之前一倍有余。

    谢登万万没想到对方刚才根本就没有用上全力仓促之间狼狈的招架了对方八枪结果被九婴抓住了一个空挡第九枪在他左腿上开了一个窟窿。谢登大惊下不理会腿上地伤口忙横铖扫向对方的脖子。却是用上了拼命地打法。

    九婴占尽先机自然不肯和他拼命忙收枪回防。而谢登则是心里更惊因为腿上的一枪根本就没有一疼痛的感觉先是一凉跟着就是一阵酸麻之感。这就明对方的枪上染有剧毒。忙运仙力将毒性暂时压制住同时喝一声:“退兵!”

    兵将接到谢登的命令后马上退回城中而谢登自己则为了掩护士兵撤退继续与九婴纠缠着。因为谢登的部队训练得比较严谨撤退的时候也是十分又序因此九婴并没有贸然下令追击。但手上却加上了力气在士兵退回城内之前又在谢登的身上开了三个窟窿。虽然都不是要害但毒素地作用已经让谢登的招式不再灵便了。

    谢登苦苦支撑到士兵全部退回城内但身上已经中四枪局部地麻痹影响道了招式的挥。知道这样下去恐怕连逃命都无法做到眼见九婴又是一枪刺向自己咽喉冷冷一笑根本不予理会全力一铖劈向了九婴的头。

    九婴一看心道:“要拼命?反正连中了我九毒冰火枪四枪的人根本活不过五个时辰和你玩命犯不上!”索性收枪横挡。

    “锵!”这次谢登是用足了力气一声巨响山谷中回荡许久。九婴被这一下阵退出五丈左右但他凭借自身的修为深厚并没有受伤。而谢登则是狂喷出一大口鲜血接反震之力直接逃回了城内。

    九婴也带兵退会大帐后马上下令道:“责令全军吃饭休息今夜子时攻城!”心道那时候谢登应该刚好毒身亡不久军心不稳下更好是拿下城池的最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