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零四章 牙剑破毒枪

第四百零四章 牙剑破毒枪

    夜子正九黎先锋大军悄无升息的接近横断城下五十现城上士兵居然没有丝毫反应好像一察觉都没有似的。九婴眉头一皱暗想谢登没死?而且早在城里设下埋伏就等我们自投罗网?

    转念又一想不对!对于九毒冰火枪上的毒性他还是很有自信的就算万一谢登没死解了毒身体也将十分虚弱段期内头脑都不会很灵光怎么可能设下什么埋伏呢?而且攻城略地守方本来就占有城墙的优势放弃这另设埋伏并不明智。这么看来谢登是在故弄玄虚如果我被他的诡计吓住不敢进攻岂非要被人笑掉大牙?

    想到这里九婴一对蛇眼闪过一丝嗜血的目光伸出舌头来舔了一圈嘴唇从他出现至今还是第一次亮出舌头来原来他的舌头也与旁人大不相同光是伸出来的部位就足有半尺长舌头中间分这叉就好像毒蛇的芯子一般。

    手中九毒冰火枪向天一指冷声喝道:“击鼓攻城!”

    “咚!咚!咚!咚!……”鼓声震天喊杀声如同响雷开始攻城。

    九婴当其冲展开身法一震手中九毒冰火枪第一个冲上城墙长枪诡异无比的一枪从身后刺出正扎在一名守城军兵的咽喉。但那守城士兵的反应却十分奇怪眼见着九毒冰火枪刺中自己地咽喉。居然没有一反应就好像什么也没看到一般。

    九婴这次出手料定平常的一枪守城士兵也躲避不开。而且他还有一种喜欢见道死在自己枪下的人临死之前那绝望的目光所以他出枪的度并不快有意让对方看到。也正因为如此才现守城士兵的目光怪异。一枪刺入。感觉并非刺在人身上的感觉而是一种扎在木头上的感觉。

    不好!九婴心里大惊忙收枪急闪。直退出十丈开外才停了下来定睛先前望去现刚刚被自己一枪穿喉地士兵已经变成了一根木桩。在木桩端部贴有一张化形符纸符纸的上面正事刚刚被他扎出的窟窿。如今化形被破却没有其他的异象。

    既是陷阱怎么木桩上没有五行雷符之类的攻击装置?疑惑中横抢一扫枪劲将城上的化形士兵全部打回原形。而这时下面地九黎士兵中修为较高的已经跃上了城墙本以为会是一场血战却现之前自己所看到的守城士兵都已经变成了一根根贴着符纸的木桩。无敌可杀。纷纷都把目光集中道了九婴的身上等着他的指示。

    九婴先是将他的蛇眼投向城内。现城里一片死静没有一埋伏的迹象。这才放心下令道:“占城!”

    马上有士兵冲下城楼。打开城门将大军迎进城内。大军进程之后九婴才确定谢登已经带兵跑了。本以为今天可以杀个痛快可是当他攻上城堡后对方的部队却全跑了。九婴的心中并没有因为并不血刃地拿下横断而感到高兴反而觉得很不过瘾有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气得九婴一对蛇眼中凶光连闪冷声道:“屠城!”

    手下军士马上领命进城屠杀。但没过多大一会功夫刚才地奉命屠城的偏将又回来了。行军礼禀报道:“报告九婴将军城内空无一人无人可屠。”这并不奇怪横断只是关卡并没有老百姓居住。之前地两城攻陷后九婴也曾下令屠城但那是因为守将死守被屠的也都是投降的士兵而已。

    听到城内无人可屠九婴蛇眼中凶光更胜冷笑道:“跑了?看来是张天涯知道谢登不是我的对手才打算保存实力让他与七夜会师之后在与我一战了?哼……谢登不是我的对手难道七夜就行吗?与其等着你们来打我还不如主动出击。传我将令留五千军兵驻守横断关大军随我一起追!”

    九婴的几个副将都觉得这样贸然去追恐怕难有什么收获还是固守横断来的保险一些。可是这样的想法也没有出来这些九婴地亲信都知道九婴这家伙心狠手辣翻脸无情。现在正在他兴头上泼冷水又不出具体理由来那不是自找倒霉吗?所以虽然心中有所疑虑也只能遵命行事。

    长话短用了大约半个时辰的事件九黎军已经占领了横断地全部军事要留下五千军兵把守后九婴齐并将再次出直朝着天虞的方向追去。他料想神农主力不可能绕过自己的大军夺回横断。如果事股奇兵五千军兵配合城墙之固也应该可以守住了。

    追兵一路急行来到一处深深的峡谷处。通道只有五十米左右的宽度刚好而可以让他的大军不必改变队形直接通过。但两边炫耀峭壁高达数十丈从下面向上看只能看到一线天空。

    “停!”九婴知道这样的地形最利于设下埋伏忙命令大军停下并随口向身边的亲近副将问道:“前面是什么地方?”

    副将马上回答道:“回禀将军前面就是一线峡了。这里地形易守难攻如果再继续追下去的话恐怕会有埋伏。”着还偷眼瞄了九婴一眼见他并没有生气才放下心来。来到如此险地及时冒险他也必须要提醒九婴一下的。

    九婴微微头转又对副将吩咐道:“你带着几个修为高的上悬崖上面查看一下。如果对方没有伏兵而我们只是被一个空山谷吓得止步不前岂非笑话?”副将虽然知道此曲凶险但还是带着十几个元婴期可以御空飞行的高手飞上悬崖上面查看情况。

    片刻之后那副将便已经带人回来向九婴回报道:“将军山上空无一人方圆五里内没有任何伏兵。”这么禀报着他也开始对九婴的决定赞同了起来看来神农这次前来的住将并不懂得用兵啊!

    九婴听后果然得意的一笑道:“哈哈……我还道张天涯的心腹七夜会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没想到也是草包一个物以类聚想必那号称青天剑神的张天涯也徒有匹夫之勇和一聪明带兵

    根本就是外行。如此还我还惧他何用?继续追!▋

    一路追来并没有一埋伏远远的天虞城已经出现在视野之内。九婴心里对七夜更加不屑马上下军令:“在距天虞城十里之外安营扎寨休息一夜明天一早我要会会七夜那草包到底有多少斤两。”

    众副将领命继续前行当他们行至天虞城外十五里的时候天虞城突然一阵鼓炮之声响起跟着吊桥放下城门打开黑压压的一队人马已经从城里冲了出来远远看去数量足有十万左右与自己的大军规模也相差无几。大军最前面众星捧月一般闪出一人双手交叉胸前悬浮于空中面白如玉素白衣身后背着一把骨制的牙刃宝剑正是张天涯手下第一猛将——七夜!

    有天虞坚城不守反道要与我在城外决战七夜啊七夜你到底是疯了呢还是对自己的功夫有绝对的自信?九婴见到七夜帅军冲出心里一阵莫名的兴奋。一挥手中九毒冰火枪传令道:“迎上他们既然他们不知死活我们就让他们知道我们九黎雄师的厉害!杀他们个片甲不留!拿下天虞城!”

    “杀他们个片甲不留!拿下天虞城!”主将已经话九黎十五万大军随之附和十几万人同时呐喊声音震得地动山摇。随着呐喊声音。部队开始加前进迎头而来神农、九黎两国地先锋部队第一次见面就要以决生死!

    在两军相距半里时九婴挥枪令大军停下另一边的七夜也挥手将大军喝止住。两位先锋官四目相对擦出一串充满挑战的电花。

    九婴飞身上前在战场中心停了下来。九毒冰火枪遥指七夜戏虐的问道:“看你的打扮和一头白应该就是神农国的先锋七夜吧?在动手之前我有一件事情想询问一下谢登毒身亡了没有?”

    七夜淡然一笑。飞身迎上前来淡然道:“九婴将军你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们现在的敌人可以神农国!你枪上地那毒也好意思询问?有大帅配制的解毒丹在谢将军的毒早已经解掉了现在正在天虞城中休息。弟七夜不才已经答应谢将军今天要替他报仇了。”

    “哼!”九婴冷哼一声轻蔑的道:“既然如此。就让我来领教一下银狼七夜是否如传中的那般厉害。还是一个名过其实之辈!”

    “将军!”这时在神农国的阵营中突然飞出一个红大汉。背后背着一把金刀。来到七夜近前朗声道:“对付地一个九婴哪还用得着你亲自出马?把它交给末将便是我保证五十招内取下对方人头!”

    七夜不用看也知道话的是他的老搭档睚眦。装出一副不悦的样子冷声道:“这是两国先锋之间的决斗有你什么事。退下!”跟着用传音入密的方式对睚眦道:“表现不错。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

    眦出来和七夜强这一阵其实只是做一个样子而已他还是有另外一个重要的任务。现在出来冒个头不过是为了混淆九婴的视听。装出不甘心的样子退下去后便乘对方不注意转身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九婴挥手中九毒冰火枪对七夜道:“七夜!你是神农的先锋我是九黎地先锋。劝降之类的废话也就不必多了既然你敢与我一战就请拔剑吧!”中将仙力注入手中毒枪之内九毒冰火枪中射出阵阵微弱地绿光。可见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慢!”七夜伸手阻止了对方强攻同时悠然自得的慢慢将背后牙刃剑拔出很随意地道:“听你昨天到做到在九枪之内在谢将军的身上留一个窟窿。我倒是觉得你的这个做法很又创意有意模仿一下。”

    着七夜的牙刃剑已经全部拔了出来手上的度突然加快闪电般向前一挥剑尖遥指九婴杀气已经将对方锁定这才继续道:“我今天也到做到我每出三剑便要在你的身上留一个窟窿不知你能坚持道第几个窟窿才死?”

    九婴听到七夜的话气得差没气得当场吐血自从出道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看于他。在九黎新一辈高手之中也只有刑天才能另他心服口服。一见七夜对他如此藐视不禁气的暴跳如雷:“七夜你休要猖狂看枪!”着加想七夜冲来九毒冰火枪微微向上一太头跟着猛朝七夜地咽喉刺出。其攻击的轨迹与毒蛇捕猎十分相似。

    而七夜见到他冲了过来根本没有吧他地攻击放在眼里手中牙刃剑先是先后一拉跟着反手划了一个椭圆形向上一撩正撩在九毒冰火枪的枪头上:“一剑!”

    “锵!”七夜此时的功力已经达到了仙级后期的水准加上受到过张天涯亲手指学得“开天辟地”中的一些奥义一剑威力何其强大!?枪剑刚一交手九婴就感觉自己之前注入枪身的仙力被绞杀殆尽手臂一阵麻长枪被震起老高。

    而七夜则跟个没事人一样连剑锋都没有被震偏一稳稳的停在了刚刚枪剑相碰的位置上。反手向前一扫就朝着九婴的脖子抹了过去。同时空手那平静得让人心寒的声音再次道:“两剑。”

    九婴没想到七夜竟然厉害到如此地步忙收身全向后疾退和七夜保持住一定距离凭借九毒冰火枪之长横着一扫砸想七夜的太阳穴。他这一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希望能借此来开距离重整旗鼓再战七夜。

    但七夜并没有如他相像一般去硬挡这一枪只见他雪白的身影在空中一转翻身下腰躲开了九婴的一枪同时牙刃剑顺势力向前一送正刺在九婴的心口上穿心而过!借着身体的旋转这一剑直接在九婴的身上开了一个前后通风的大圆窟窿。“三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