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零五章 一线峡大捷

第四百零五章 一线峡大捷

    夜实现了自己的承诺三剑之内在九婴的身上开了。不过九婴的身体却是出乎七夜预料的结实原本七夜在这一剑上关注了八成的功力准备一剑将九婴的整个前胸绞成肉泥但九婴的皮肉却异常坚韧卸调了他大半的功力。

    “呀!”九婴剧痛之下惨叫一声一对蛇眼狠狠的盯向七夜眼神之中透出的凶光连七夜都不禁眉头一皱。只见九婴嗓子一动“哇!”的一大口鲜血朝着七夜的面门就喷了出来。血箭未到一股难闻无比的气味就已经熏得七夜几欲作呕。

    好在七夜的功夫远在九婴之上情急下一推手中牙刃剑的剑柄同时猫腰前冲。不但躲过了九婴喷出的血箭还在九婴身后十丈左右的位置潇洒的接会牙刃剑。剑锋向下一抖甩掉剑身上残留的鲜血转身再次看向九婴。

    “哎呀!”就在七夜转过身来的同时九婴先前喷出被七夜躲过的那口血箭射在了数百米外神农军方阵前排的一个士兵身上。只听那士兵惨叫一声便倒地不起。全身上下出了一阵“嗤嗤”之声冒起了黑色的烟雾片刻之后便化为一滩血水只有瘫在地上的甲冑长矛证明着他的存在。

    好歹毒的毒血!七夜见了心中大为恼火一甩手中牙刃剑就要将其碎尸万段。但一口毒血喷出后。九婴似乎也已经摇摇欲坠了还没等七夜起第二波地攻击身体一栽头下脚上的向地下跌落了下去。

    七夜见九婴死了杀机顿时减了不少但还是不放心。牙刃剑向下隔空挥舞了几下一连斩出十三道剑气就要将九婴乱刃分尸。虽然一剑穿心。案例九婴肯定是要死的但九婴皮肉那过常人的坚韧却让七夜隐隐感觉到他似乎不会死得这般轻易。

    只见下落中的九婴瞳孔已经开始扩散眼看活不成了。而七夜的十三道剑气也接连而至于。就在第一道剑气马上要斩道他身上的时候九婴原本已经瞳孔扩散的一对蛇眼突然闪出一丝精芒。下垂地九毒冰火枪猛地翻转一劈正劈在七夜的第一的剑气上面。

    “嘭!”一声巨响九婴接着反震之力向后猛退眨眼的功夫已经退回道了自己的队伍之中。知道自己不是七夜的对手现在战败更是士气大落。再看神农部队士气大振。在七夜一声令下后已经冲杀了过来。九婴心知有败无胜。忙举枪传令:“快退!退守横断关!”

    “想跑?恐怕没那么容易吧?”七夜冷笑一声再次提剑朝九婴攻了过来。只要能杀死九婴。那九黎地这十五万大军就将群龙无溃不成军!

    其实就算没有杀死九婴九黎的大军也已经自己乱了起来。撤退命令一下后队变前队掉头就跑这一便队形加上慑于七夜的剑法一个个慌不择路再没有来时那么整齐了。互相挤压、碰撞又的甚至被自己人踩死。加上神农部队中三十把浑圆霹雳弩的扫射死亡人数不断剧增。已经失去战斗勇气的军队自然无法给神农军造成什么损伤。

    唯一还没有被吓傻的九婴这时也不敢独自逃走了。心知道只要自己一逃大军肯定有一多半马上跪地投降。狠狠的咬了咬牙提枪将七夜挡了下来。不过这次他采取游斗的战术每次交手一两招后就退出老远七夜虽然技高一筹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将其斩于剑下。

    九黎大军一路逃窜跑得快的还能保住性命跑得慢地则成了刀下亡魂。就这样一路逃亡大军终于冲进了一线峡内。因为现在能够活下来的军兵都是脚程快地。大军冲入一线峡后终于和神农的追杀部队拉开了一定地距离。

    而与七夜缠斗的九婴虽然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游斗但每过几招也要被七夜来上一剑一路下来浑身上下已经伤痕累累战袍完全被染成了鲜红色。好在他的功夫还算不错而且皮糙肉厚所受的也都是皮外伤都不致命。

    “唰!”又是一剑在九婴的肩头削掉一片肉来七夜随口道:“此情此景不禁让我想起了大帅以前对我过的一种酷刑来。此刑就是在人身上不断的将肉削下共分三千六百刀直到无处下刀时才一击毙命。这种酷刑叫做凌迟!你我现在地战斗与这种酷刑何其相似

    七夜这么其实是借此来打击九婴的意志只要九婴一经生出求死之心七夜肯定毫不客气地一剑将他结果掉。九婴不死九黎部队势必会顽抗到底。

    但九婴也猜到了七夜的想法竟然丝毫不受影响枪法丝毫不乱。

    而这时下面的九黎部队已经全部涌入一线峡内前头部队眼看就要从峡谷中冲出。

    但就在这个时候峡谷的对面突然战鼓响起一对人马拦住了九黎大军的去路。这支队伍的人数并不多只有一千余人。为的一个赤金刀正是之前偷偷消失的睚眦。再看他身后的士兵在一百面门板大的盾牌掩护下后面就是三十支浑圆霹雳努之后也全是强攻硬弩等远程武器。一经有人进入射程内顿时便会化作箭下亡魂!

    谷口前后的战鼓之声音听在九黎军的耳朵里就好像一声声催命的丧钟在峡谷之中不断的回荡!前无去路、后有追兵一路上大杀四方的他们现在才感觉道死亡居然和自己如此的接近!

    九婴这才知道七夜为什么在他来的时候没有设下任何埋伏感情是为了让自己放心后再堵自己的后路!看大势已去忙虚晃一枪推出老远。同时一举九毒冰火枪厉声喝道:“兄弟们!和他们拼了杀出一条血路来!”

    下面的士兵被九婴悲壮的吼声所感染前赴后继的朝谷口对面冲去他们也都明

    果不能冲出去那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死亡!九黎军的倒下去但后面的竟然拼命的冲了上来。在尸骨的堆积下开始向峡谷对面的弓箭队不断接近。

    眦远远的朝七夜看去后者微微的了头后两人同时将手中的刀剑高高举起在头上画了三个圈。山谷两端的鼓手看到他们的信号后突然停止了击鼓鼓声哑然而止。跟着两路人马百余名鼓手同时将手中的一对鼓锤用力的砸向鼓面。

    “咚!……”一声巨向震得谷内九黎士兵耳根一痛先前被激起的凶性一下子冷静了不少。“咚!……”“咚!……”跟着又是两声一连三上鼓响过后在山谷的上方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奇怪声响。再抬头向上看去……

    “妈呀!天上掉石头拉!……”只见从悬崖两侧不断有磨盘大的石头密密麻麻的轮落下来再想逃跑左右都是悬崖峭壁根本无处可逃。就在九黎部队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巨石也纷纷落了下来只要是被砸到的人马上便成了一滩肉泥。其中有些修为略高达到金丹期的在砍飞几块巨石后也终于力有不支被后面的巨石砸在下面尸骨无存!

    “呀!七夜我和你拼了!”九婴见此惨状本想前去帮忙却被七夜阻止。盛怒下狂吸了一口气。一道火箭从口中喷出直取七夜胸口。

    七夜一看这道火箭并非任何真火但又与凡火大不相同特别是火焰周围闪着阵阵绿光显然火中有毒。七夜不敢迎接忙一短身手中牙刃剑全闪电般朝九婴地腹刺去。九婴的毒火虽奇。按施放之时破绽太大被七夜抓住了机会恐怕是很难躲过了。

    “啊!啊!啊!……”一连串的惨叫之声传来原来被七夜躲过的毒火射进了后面的神农追兵队伍中一穿就是一串凡是被毒火占到的。顿时被烧成了一具具干尸。但九婴却也不好受被七夜一剑贯穿腹剑尖从身后刺出。

    但九婴却还没有死冷冷一笑后再次张口一口水箭朝七夜喷出。七夜没想道九婴的生命力居然如此顽强忙一扭手中牙刃剑推磨一般的转了一向左一转在九婴地腹上开出了一道一尺多长的大口子而他自己。自然也借此躲开九婴口中喷出的水箭。

    七夜躲起九婴的攻击来自然十分轻松。但他身后的部队确倒霉了。一道水箭之下再次有近百名士兵魂断异乡。而九婴似乎对身上的上毫不在乎。又是猛吸了一大口气就好再往出喷东西。

    “嗖!”就在这时一道金光从悬崖地对面射来正中九婴的后脑。一颗大好的头颅被轰得粉碎。之后利箭破空的尖锐之声才穿入众人的而中。却见轰碎九婴头颅的金光在完成任务后马上光芒尽失。一头撞在石壁上后竟然无力的向下掉落。七夜这才看清楚。原来这神兵天降般的金光竟然只是一支再普通不过的箭支!

    这时才看到一个青色的人影由远至近飞到了谷口地上空。左手握着一张长弓右手随意玩弄着拇指上的玉扳指。七夜转头看去一眼便吧此人认了出来。来人正是后!因为当初亲眼目睹了他与白玉、魃联手大战仪云所以对他那神乎其技地弓箭之术印象颇深。没想到三年不见后的箭术竟然进步道了这等地步!

    后停下身子后先是向七夜了头。便再次伸手在身后箭囊中抽出三支箭来口中随意地道:“九婴的生命力很强是蛇一族的怪胎出生便生有九头但身躯极。后因品行不端被族长相柳驱除蛇一族。身上不论受了多重的伤都可以暂时压制住要将其快消灭只有斩去九头方可。七夜兄我这次孤身来投奔张兄也没准备什么见面礼这个斩杀九婴的功劳就让给在下如何?”

    七夜正愁怎么对付这个打不死的家伙如此下去等他杀死了九婴神农大军还不一定又多少人会丧命在他的毒下呢。

    而后的出现无疑是雪中送炭。大喜下忙推开道:“能得到后兄前来帮忙真是太好了我想大帅也一定十分欢迎地!”他刚才还奇怪怎么脑袋都被射掉了九婴却还不死听后一才明白感情九婴居然有九个脑袋。

    “吼!”丢了脑袋的九婴身体突然生了变化原本地战甲被撑得粉碎。身体变成了一条蛇的形状但这条蛇却长着九个脑袋。当然其中一个只剩脖子上面道脑袋早已经被后一箭射爆了。虽然后刚才九婴的身躯极但现在看来也与一头大象相仿了。所谓的是针对射一族而言的。

    “多事的家伙我和你拼了!”变回原形后九婴暴走一般朝谷口的后冲去。他知道现在如果再与别人纠缠肯定会被后吧剩下的八个脑袋一个个的射光。反正被三大高手围攻也没有活着的希望了所以他才想拉后做一个垫背的。一边前冲还八只头先后开始闭口吸气就要用水火毒箭与后对射。

    后冷冷一笑“嗖!嗖!嗖!”。弯弓、射箭在一瞬间便完成了后射箭完全可以省略瞄准这一最重要的过程。三道精光在九婴的水火毒箭还没有喷出之前便将九婴的五个脑袋爆。其中两支箭是一箭双头!

    而这时九婴剩下三个脑袋已经分别喷出了两水一火三道毒箭却被后轻松的躲过。一变躲开九婴的三道毒箭后又从背后箭囊之中抽出了四支箭来。刚才三箭射掉九婴五个脑袋现在九婴只剩下三个脑袋他却抽出四支箭来到底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