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零六章 如临大敌

第四百零六章 如临大敌

    见后再次弯弓上箭“嗖!嗖!嗖!”又是三箭射根本连躲避都来不及身下的三个脑袋也同时报销。现在的九婴才算是死透了。偌大的无头尸身瘫软着向地下落去。

    而这时后的最后一箭也已经拉圆弓了将真火之力注入箭身之内。带着五昧真火的一箭正中九婴肥大的肚子没入其中!九婴已死再无仙力护身五昧真火从里往外烧在落地之前便将九婴的尸体烧成了灰烬。

    九婴一死九黎部队马上没了主心骨不知道是哪个开始带头放下兵器跪倒投降。但仍人有一部分是九婴的死党不肯投降。七夜见状当即下令:“投降的缴械压会原籍顽固不化者杀!”

    命令下达后七夜才飞到后的面前微笑了头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否则哪有这么容易吧九婴置于死地?这件事情我一定如实报告大帅。后兄你是与我们一同继续作战还是先与大帅会和?”

    后呵呵一笑道:“去找他的话还要再回来的还不如和你们并肩作战呢?这位兄弟应该就是睚眦吧弟后有礼了。”在九黎残余部队的惨叫声中他们互相打过了招呼。

    九黎的顽固军力毕竟只是一部分大多数都是很珍惜自己的生命的。一会工夫将不肯投降地斩杀完毕。七夜下令分出五千兵卒将俘虏押回天虞严加看管。自己和后、睚眦带着得胜之师乘胜追击。同时向张天涯出玉简将战况简略的汇报了一遍。

    张天涯得知后来投后心中大喜。有了这么一个牛逼的狙击手其价值远高过十万精兵啊!

    满意的笑了笑后当即回复信息。任命后为副先锋之职与睚眦平级。同时给三人记下大功一件。至于俘虏如何处理张天涯倒是有些头痛了。两国交战招降来的俘虏忠心很难保证一直关押着吃粮不。还需要分兵看管。有心想效仿一下白起又觉得太过残忍。如果释放回去被整编之后还是敌人。思量再三后给七夜“不可杀再做商权”七个字的指示。

    九黎先锋大军被全歼后之前失守的三个管卡中所留并将并不多。除了横断关的守将负隅顽抗被七夜大军全歼外另外两关守将一个弃关投降。一个弃关撤回九黎地界。神农大军兵不血刃地一连收复了两个管卡。

    第三天午时炎帝照旧与三大诸侯在御书房议事。所谈论的话题自然都是前线的战况。这次大战几乎威胁道神农的存亡。炎帝也不敢有丝毫的疏忽大意。把手中的一个玉简给三人看过之后才略微送了一口气道:“看来飞居然亲自带前路大军作战如今已经收复失地将敌军先锋部队拒于国门之外。现在就等仪和地大军一到两军做最后的决战了。”

    三人表示赞同的了头陵光不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对炎帝道:“凌飞现在不管是修为还是战术都很让人放心。加上有老虎坐镇可以是万无一失。但张天涯毕竟没有带兵打过仗。双方交战至今也没有消息回来道是让人不免担心啊。”

    这时青龙侯孟章无奈的道:“老光此话有理。想那张天涯现在的先锋只是一个没打过仗的七夜就算张天涯真的有本事也必须坐镇与大军同行难以分身。白虎圣兽虽然厉害但要让他带兵打仗未免有些强兽所难。从凌飞的一日三捷报和张天涯的没什么消息就可以看出他们大概已经与敌军僵持住了。希望张天涯到达时能给我们一些惊喜吧。”

    炎帝听了刚想要什么突然心神移动伸手接过一片玉简。仔细查看了一下后大喜过望开怀长笑一声后满带喜色道:“看来我们真的是多虑了。这个是天涯回来地内容是:横断关守将谢登弃关撤回天虞成功以最的伤亡代价将九黎先锋九婴部队引至天虞城下。七夜带兵大破敌军于一线峡全歼敌军十余万!俘虏三万余人新来投靠地后箭射九婴。后七夜率得胜之师一路将失守的管卡全部拿下。现在正在整兵休息听蚩律又派出了二路先锋他们正在准备迎战。天涯给我玉简地主要目的却是与我商量三万俘虏如何处置。”

    三大诸侯听了不禁都喜形于色。一边是一天三捷另一边是三天一大捷。全歼!这是全歼啊!十五万大军对蚩律来也绝对不是一个数目这次可真要肉痛死他了。

    足足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三人才从兴奋中恢复过来青龙侯孟章苦笑摇头道:“希望他不要太骄傲才好。反倒是俘虏的事情他作为主帅要杀要放自己决定就是了。怎么还特地与炎帝商量真是没主见!”孟章和张天涯虽然不对付但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没有质疑他的能力。但话到最后还是顺便在俘虏的事情上鄙视了张天涯一句。

    炎帝微微一笑道:“也不能这么天涯在玉简里已经给我提出了一个建议。那些投降的兵将他也不想用。而那些人都是壮丁当然不能白养活他们。所以张天涯建议我将这些人登机身份后送到各处矿场等地服劳役。待到战争结束之后释放或者交换俘虏再行商议不迟。”

    一向最少话的玄武侯执明听到这个主意后连连头道:“不错!这确是一个一举两得地好办法。我个人赞同他的方法而且我建议把这个方法推广以后我们神农国抓住地战俘都这么处理!”

    “好!”炎帝当场拍板道:“这个办法从即日起执行。执明!你负责把这个命令传达给监兵和凌飞。这样一来也可以让残酷的战争中少死一些人了。唉……”一想到每次战争都要死很多人悲天悯人的炎帝不禁长叹里一口

    完炎帝将目光向了书房窗外精卫常常练武的那个演武场上。精卫也已经出去有熊“求援”去了才几天不见炎帝已经有些想念她了。虽然精卫此行按理应该不会有任何危险但炎帝的心里却隐隐出现了一丝的不安……

    ……

    金锁关是神农与九黎分界的头一道管卡。城墙高有十余长都是用最坚固的石料配合各种灵力材料布置的防御阵法可以抵御五行法术的攻击。仙级一下修为者断难伤到城墙分毫。城堡的两翼为延续的城墙直接与左右两座山峰连接起来。敌军若要进攻只能从正面袭击段难形成围攻之势力。又因为此关的外形好似用两条金链串联起来的金锁故被炎帝命早年名为金锁关。

    城门是纯合金制成上刻着各种防御阵法内镶五颗上品仙石可自行吸收附近的五行元气来补充防御阵法的能量。城墙上站着三人正是这次西征的一正两副三大先锋七夜、睚眦和后。根据探马的回报敌军的二路先锋部队明天一早就可以到达城下。三人上城头也是为了事先观察一下地形而来商量一下应敌对策。

    看着城外宽阔的一片将来的战场睚眦不禁摩拳擦掌道:“上次对付那个叫什么九婴的你们两个已经够出风头的了。明天二路元帅到来。我一定要第一个出去会他一会!这么长时间没于人拼命我地天行刀都已经按耐不住了。”

    “不!”另一边的后摇头道:“你们都已经跟随天涯多年当初灭一夕的时候就已经立下了不少战功我想明天的一战还是让给我吧。让我积累一些战功以后论功行赏的时候也好和你们受到一样的待遇。”

    “那怎么行?”睚眦马上反驳道:“轮也应该轮道我了!”

    七夜见他们还不知道对方的主将是谁。就先争执了起来不禁有些好笑但还是阻止道:“我看明天就先让睚眦出去一战吧。后兄不要误会我这并不是欺生。所谓未某胜先某败我的想法是万一对方地功夫在我们之上。只要有你压阵我们就不至于有什么损伤。所以就算你不出战我也会向大帅奏明给你请上一个功的。”

    后忙客气道:“七夜兄多虑了我道不是非要争功不可。不过是因为技痒向找个对手比一比而已既然你这么就全听你的好了。”完转头向城外望去左手轻扶城墙右手则背在身后。随意的玩弄拇指上的玉扳指。

    只见一道人影由远至近很快就飞上了城楼。在三然面前单膝跪倒后。抱拳道:“报告三位将军现在已查明。九黎二路先锋部队将于明日辰时到达。同时对方的先锋也已经探查明乃是刑天!”

    “刑天?”听到这个名字后七夜和后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对方地目光中看到一丝疑虑。略微皱了皱眉头七夜对报信的探马下令道:“再探再报!”后者领命飞身而走片刻后消失在三人的目光中。

    见探马走后睚眦自信的一笑道:“原来来的是刑天啊!以前总听大帅刑天这个人如何如何的厉害。如何如何的了不起这次我倒是要会他一会。看看到底是他的鬼哭斧厉害。还是我的天行刀更强!”

    哪知七夜听后脸上马上挂起一层寒霜声音严厉的道:“绝对不可轻敌!王爷以前对他夸奖多多绝对不会没有道理地。如果对方真的是刑天地话我恐怕没有必胜的把握。”从张天涯以前地评论中七夜就知道刑天这个人绝对不简单。虽然心里不是很服气但他还是愿意相信张天涯的眼光。

    后也同样低头不语虽然没有出来但谁都看得出他也没有什么信心。

    见两人一听到刑天的名字都这个样子。睚眦不满的道:“你看看你们两个。怎么一听到刑天的名字就吓得没有声了?不管刑天到底有多厉害胜负也要在打过之后才能知道在这个皱眉头来有个屁用?”

    听了睚眦的粗口七夜和后不禁都露出一丝苦笑前者头道:“你这个暴龙这句话倒是得很有道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顺便商量一下对策。”

    三人回到七夜的主将房间名人上来三杯清茶后后才开口道:“我这并不是长他人志气灭我们的威风。如果这个刑天还是三年之前地那个刑天我也有自信独自对付他。但现在刑天有多厉害是在不好估计啊!”

    眦一听马上反驳道:“他有进步我们也没闲着!凭什么他这三年里的进步就比我们都要大?后你地箭术我睚眦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但你的胆量嘛我就实在不敢恭维了。”着还露出满脸的不屑之色。

    后也懒得去理他转对七夜道:“七夜兄你是否还记得当初的那个宝藏之事?所有人都被卡罗传送了出来在宝藏内呆满三年的就只有一个张天涯再有就是这个刑天了。而且刑天比天涯更为神秘。”

    眦不屑的道:“那又能明什么呢?”

    后也不直接回答反从另一个角度道:“至于他们这三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三年后天涯一出关就与星神夸父再战域打了一个两败俱伤!那刑天在里面的三年难道会没什么收获吗?”

    “这……”听后这么一睚眦也没话了毕竟后所的都是事实他根本无从反驳。

    “我倒是有一个不算光彩的应敌之策。”沉默许久的七夜这时终于开口道。

    后和睚眦同时眼睛一亮异口同声道:“将计安出!”(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oo)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