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零七章 凶杀慑魂阵

第四百零七章 凶杀慑魂阵

    我倒是有一个不算光彩的应敌之策。”沉默许久的I于开口道。

    后和睚眦同时眼睛一亮异口同声道:“将计安出!”

    七夜随手将自己面前的茶碗盖从茶碗上拿了下来。对两人道:“其实先让睚眦出战斗他一斗也是可以的。如果不住我就下场与他合力一战刑天如果再不行的话就三个一起上!”两人这才知道他为什么自己的注意不够光彩了。

    两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无奈的了头后还有些不放心道:“可是如果刑天太厉害我们三个联手都战不倒他又该怎么办?”

    七夜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茶碗盖在手中晃了晃道:“比如这个是刑天。”着又将茶碗盖扣在桌子上然后分别将三个人的茶碗挪到茶碗盖的左右两边另一个则放在比较远的地方。继续道:“我和睚眦负责将它牵制住后兄不用下城只要在后面弓箭支援就可以。如此一来可以将我们三人的优势做到最大的挥。如果再不行……就只能拼得性命不要为大帅尽忠了。”话道最后不禁有一种悲壮的意味。

    其余两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默然头。

    第二天一早刑天的大军开到在离城十里外安营扎寨。但刑天却似乎并不急于一战。一连在城外休息了三天才率领一直部队来到城下。但他这次来还不是来讨敌骂阵城门官进帅府禀报地时候的是刑天在城下求见三位先锋。

    三人见状不禁大感疑惑来到城上后现刑天竟是将部队停在老远自己孤身来到城下。一把大斧子背在身后看着露出来的部分竟然不是他一贯所用的下品神器鬼哭战斧。但身上却依然是当初那套皮甲并没有更换。

    七夜见状对身边的睚眦和后道:“看来刑天似乎真的有话要你们帮我压阵我先下去见他一见。”完脚尖一地面。从城墙上一跃而下飞身形来到城下的刑天面前抱拳拱手道:“三年不见刑天兄别来无恙?”

    刑天哈哈一笑对七夜道:“我自然是好的很呢。不过现在是两军阵前并非你我聊天之所如果想要叙旧等过后不迟。”微微一顿话锋一转道:“听前不久你们在天虞城外大破九婴部队并将他们全歼在一线峡。我得可对?”

    七夜了头道:“一不假!刑天兄难道是想杀了我等。为那九婴报仇不成?”

    刑天不屑地摇头道:“九婴那家伙生性残暴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如果不是因为同为九黎之臣我早亲手将他解决了。为他报仇?我可没那闲工夫!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在城外布置下了一个大阵想和你们打一个赌。如果你们破得了我二话不马上拔营撤退回去与我家大帅蚩律回合。如果你们破不了的话似乎也应该有些法吧?”

    “这……”七夜听了眉头就是一皱阵法他自然也听过。凌飞的那攻无不克的五行大阵他甚至得到了几分真髓。但并没听过蚩律也有什么厉害的行军阵法啊……。有心不答应话将道这了。索性一咬牙暗道你的阵法再厉害还能强得过五行大阵不成?

    了头七夜对刑天道:“好!我答应破这个阵。如果如果我破不了这个阵我愿意让出金锁关。同时按兵不动按照你地意思等到你我两家大帅到来亲自主持此战!”

    “爽快!”刑天转身向自己的军营方向一指道:“七夜兄可敢同我前去观阵!”

    “有何不敢?”听到刑天近乎于挑衅的话语七夜的火气也不禁被激了起来对刑天一抱拳道:“请刑天兄稍等片刻我和兄弟们打个招呼就来。”完转身飞回了城楼看了七夜和睚眦一眼道:“刚才刑天的话你们可都听到了?”

    两人同时头睚眦忍不住道:“刑天要你前去观阵恐怕有诈要不我和你一同前往有事也好有个照应。”虽然平时总是互相吵嘴但真正到了关键时刻睚眦还是很关心七夜安全的。他们两个的感情属于越打越厚那种。

    后也上前一步道:“不可。还是由我和七夜将军一同前往的好万一你们两个都出了意外我这个新来的先锋恐怕无法服众!我和七夜兄一起前去如果真的中了对方地道睚眦你一定要死守金锁关等待大帅到来。”

    七夜微笑摇头道:“后。你和刑天的接触比我多在你看来他像是一个会耍阴谋诡计地人吗?我只是去观阵想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你们帮我看好城关安心地等我回来吧。”见两人还想要什么脸色突然转冷道:“这是军令!”

    两人一看七夜主意已定只能头答应下来。

    再次飞下城楼七夜随刑天一起越过刑天带来叫阵的五千军兵一路向西飞去。大约飞出十里之外两人来到了刑天的军营处。从上空向下看去只见军营分成了四个六个方阵每个方阵只见距离都不一样人数上也不尽相同。四周的五个方阵保护着中军主帐好像这军营就是一个阵法一般看起来很是怪异。

    “我这军营就是我之前所的阵法不知七夜兄可否敢破?”这时刑天突然如是道。

    “军营就是大阵?”七夜皱起了眉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忙再仔细观看一下整个军营的从左到右从前到后……反复看了数遍眉头却是越皱越深心里反起难来。

    刑天见七夜露出这个表情得意的一笑到:“看七夜兄的样子莫非已经认出此阵来了?”

    “凶杀慑魂阵!”七夜一字一顿地道。

    “没错!”刑天马上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这正是凶杀慑魂大阵没想到七夜兄弟果真认得。”

    七夜神色恢复冰冷

    道:“去年平西侯凌飞将军与你们的咒亲蚩邪大蚩邪所摆出的就是此阵!当时连以擅长军阵著称的凌飞都没有看出此阵的玄虚只能在关下布开五行大阵以阵挤阵。最后因为九黎的粮草供应远不如我神农蚩邪不得不先行进攻结果大败而归。事后平西侯还给我画过此阵草图。但当时因为我心有旁骛事后也就忘记了今天见到你的大阵才终于想了起来。”

    刑天头道:“七夜兄的丝毫无差只不知我们先前的赌约还是否作数?”

    七夜心道大不了我也摆出五行大阵来和你的阵法对挤表情上却还是自信满满的样子道:“出的话岂可收回?当初听到此阵大名的时候我就心痒不已今天有缘得见又岂可错过?只不知刑天兄给我多长时间来破此阵?”

    刑天知道七夜的话是在撑场面索性也不破淡然道:“一个月可够?”

    “一个月自然是没问题。”七夜心道刑天给的事件倒是挺宽裕了头又道:“不过这一个月的事件想必你我两家大帅的大军也足以抵达了吧?”

    刑天又是一笑头道:“没错!但就算两家主帅都到了想必他们也不会破坏我们之前的约定破不了阵相信天涯也会同意让出金锁关的。到那时候。你我再见就不是这样地比较阵法了而是和别的将军一样较量一下武技上的修为。岂不痛快!”

    七夜一抱拳:“既然如此七夜告辞!”

    “不送!”

    回到金锁关睚眦和后都在焦急的等着七夜归来毕竟这次深入敌阵实在太过危险了。见到七夜平安归来。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欣喜之色。七夜见到他们后先是微微一笑在两人身边落下后开口道:“回府再。”

    回到帅府后三人马上进入房间秘谈。七夜将观阵的情况以及自己对此阵法的了解以及凌飞年前遇到此阵的情况。和对此阵的评价简略地对两人介绍了一遍。眦马上拍案而起道:“将军!破个阵能又何难?请你给我三万精兵我这就去把他那个凶杀什么阵杀个七零八落!他的阵法再凶还凶得过我吗!?”

    “呆着你的!”七夜没好气的登了睚眦一眼严厉的道:“凶杀慑魂大阵内处处都充满了凶杀之气士兵一旦进入其中便会被阵中杀气所慑斗志尽失。士兵失去斗志是什么战斗力你们想想之前九婴的部队就知道了。在大阵里。光一你个人凶能有个屁用!?”

    眦听了还不服气。狠狠地与七夜对瞪了一会。一时间两人的杀气都已经将对方锁定一个不好。就要动起手来。一边的后刚想出言劝阻却见睚眦像泄气的皮球一样有坐回了椅子上嘴里嘟囓道:“那你能又什么好办法?”心里却在埋怨张天涯偏心教给七夜的东西要比教给他的多。

    后见他们没打起来才松了一口气摇头叹道:“可惜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如果给我三年的时间和一匹元婴期间修为的高手。我保证可以训练出一支强大的弓箭队。管他什么大阵保证在外面把他地大阵射垮!”

    七夜苦笑道:“先不我们没有三年的时间。就算现在逆天三旅在我也不敢拿他们去险这个险。我们毕竟还不了解对方地大阵结构如果被对方将远程部队兜入其中那损失可就大了。”逆天三旅所指的正是天伤、天哭、天夭三支部队被炎帝统称为逆天三旅。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睚眦气急败坏地道:“难道我们真的要拱手献出金锁关不成?”

    七夜苦笑道:“事情到也不至于那样。对于这个大阵凌飞侯爷比我了解得多。我打算先向他询问一下现在可有破解之法实在不行我也学他一样摆一个五行大阵和他的阵法对着往里挤!”

    他是这么的也是这么做的。三人各自回房后七夜马上就给凌飞出一道玉简把今天和刑天打赌的事以及自己的想法详细明并询问凌飞是否又破阵之法。片刻后凌飞回他一道玉简内容如下:

    凶杀慑魂阵凶险异常我当初见之就感觉到如依仗五行大阵强攻则只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杀敌人一千我伤六百。何况五行大阵并非一夕可成没有足够地训练挥不出应有的威力来只有一个月地时间训练的好的话也只能是五五对损的局面。如非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如此。

    后面附有五行大阵的阵图和详细的介绍。凌飞倒是丝毫没有藏似这等等于将真个五行大阵传授给七夜了。

    可是七夜看到阵图之后却是眉头大皱。以前虽然也零星的和凌飞请教过一些关于五行大阵方面的知识但凌飞考虑道七夜能接受的程度告诉他的都是其中较容易理解的内容。现在将全图送上七夜才其中的先天五行变化才是真正的精髓所在。

    七夜可不是凌飞或张天涯他可没学过《伏羲神鉴》章的五行篇。一个月的时间不要训练出另一支五行旗了自己能否将这阵图看懂吃透都在两可之间。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只能尽力的去看、去学。

    就这样一连三天三夜没有休息七夜现这阵图越看越觉得难懂。用了三天时间将起初的几个不明白的地方勉强弄通后却有出现了十几个新的问题。再回过头来想一下前面遇到的几个问题却现自己之前所想幼稚得可笑。

    正在他被这阵图折磨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突然有军兵在门外禀报:“七夜将军。刚刚在城楼我们抓到了一个奸细!后将军请您亲自到后堂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