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零八章 大风献

第四百零八章 大风献

    在七夜被这五行大阵的阵图折磨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兵在门外禀报:“七夜将军。刚刚在城楼我们抓到了一个奸细!后将军请您亲自到后堂去看看。”

    “奸细?”在这个时候能抓到奸细七夜也很感到意外。而且后还要自己亲自去看想必定有缘由又是了头对来报信的士兵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完将地图收起起身来到后堂。

    前堂是办公执行军令的地方而后堂则是私人的会客场所一般只有军城或衙门才又前堂、后堂之分普通人家则都叫他客厅。

    七夜来到后堂时这里原本的守卫军兵一早被后打走了只有眦、后分别坐在两个副位上堂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被五花大绑却站在堂中立而不跪。

    一面从这大汉的身边走过七夜顺便打量了这个大汉一圈。只见此人一身不错的盔甲头盔上还带着一支装饰用的稚鸡翎这稚鸡翎本是头盔部的一个鸡蛋大的红色绒球只要脑袋一动绒球也微微乱颤很是好看。但这也只限于外表英俊的将而此人却是外表粗狂嘴上还带着两撇胡子。外表看来三十七八自爱配上这稚鸡翎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最让七夜感到惊讶的是此人的修为自己无法看透。那就明他至少也是一个仙级地高手。这样的高手就算真是奸细有怎么可能被的城门官抓住?难怪后专门要自己前来看来这里面肯定是有文章的。

    想道这里七夜哈哈一笑对后、睚眦道:“有贵客到来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客人?”着亲自上前将这人的绑绳解开并热情的道:“来!来!来!这位兄弟故意被我们抓来。想必是有什么事吧坐下再。”将这人拉道坐位上后自己才回到主位上坐下。

    这时却听到后声对睚眦道:“怎么样?我早过七夜兄到来后会比我还客气的这顿酒你输了吧?”

    “咳、咳……”七夜咳嗽两声打断了后的话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心道这个家伙这种话居然忘了用传音入密真是的!不过只是看了后一眼后便转对来人道:“不知这位兄弟怎么称呼?这次来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七大王你可还记得当年万兽山飞禽蒙难一事?”此话听得七夜心头一震。七大王这个称呼还是七夜在万兽山当妖怪头领的时候才有人这么叫。如今时过境迁这人却突然听到这么称呼自己而且还提到了万兽山中的一些秘辛。不禁更是疑惑忙问道:“你是……”

    想当初一夕在万兽山独霸。当时山上本有七个领最后一个却是飞七夜。而是七劫。七劫乃一修成*人身的火鸟必方。只因一次酒后多言出他心底对圣兽朱雀的敬仰还大肆地赞扬了一番。哪知这却正触道了一夕的逆鳞因为当初五大天神灭年兽的时候火神祝融的坐骑正是他口中所赞扬不已的圣兽朱雀!

    一夕本就喜怒无常听后当即大怒还没等其他兄弟阻拦。便已出手将七劫杀死。为了斩草除根更将七劫的亲信部署全部杀害。因为七劫是飞禽类的第一高手。他手下的亲信也都是飞禽成精那次事件也被内部人士称为飞禽蒙难。也正因为如此万寿七王中并无飞禽族的高手。

    这件事情本来被二相刻意封锁的。但事后不久七夜被续为第七位领而这些事情他则是从六道地口中得知的。这件事情这个人怎么会知道?他既然知道那就肯定和万兽山有着莫大地关系。

    对方像是回忆起了什么难过的事情表情中带着几丝凄凉惨然道:“在下大风家父正是当初那七劫手下地亲信之一飞禽一族仅次于七劫的第二高手风都。当年飞禽蒙难我父母被贼人杀害当时我就藏在衣柜里透过衣柜门缝我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六道侮辱后来还惨死在他的手中!”到这里用双捂住了脸半晌没有话。

    七夜三人互相交换了一眼眼色谁都没有话在一旁静静的等待。

    过了好半天大风擦了一把脸再次抬起头道:“幸好当初母亲在衣柜上内布下了禁制我才没有被那六道现。之后我逃出了万兽山一路慌不择路不知飞了过久竟然飞到了九黎的地界才昏了过去。后被九黎雷亲王府的人所救并得到他的赏识在军中任职。奈何九黎一族向来排外以我地修为却只能成为了一个偏将。”

    到这里大风站起身来一撩衣襟“扑通”一声跪倒道七夜面前声泪俱下道:“我本以为这一生也无望报仇了。但苍天有眼在三年前一夕一伙终于恶贯满盈。为了报答您和青天剑神的大恩我特地带着凶杀慑魂阵地阵图和九黎内部各管卡的军力布置图前来投奔。还请七夜将军一定要收留在下!”

    七夜闻言大喜忙起身上前将大风扶起激动的道:“真实太好了!我正为那凶杀慑魂阵愁得吃不下饭你的到来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啊!快快起来起来话……”

    七夜接过阵图和九黎一十八座管卡的兵力布置情况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丝疑惑。如此机密的东西这个大风不过是一个偏将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想必就连刑天也未必可以知道得这么详细吧?

    想到这里七夜呵呵一笑对大风道:“大风兄弟我并不是信不过你。只是这些资料应该都是绝密你是怎么搞到手的?”

    大风似乎早料到七夜会有此一问很自然的回答道:“其实每个城关的兵力如何布置蚩律怎么可能事事躬亲?这些兵力的布置图都是他手下的亲信所

    我因为度较快是专门负责传递这些绝密文件的一。反倒是这阵图我足足等待了三天才终于找到机会复制了一份。”

    “原来如此!”七夜这才放下心来一边看着阵图连连头不已过了好一会才再次对大风道:“大风兄弟啊。这次如果我们能破了凶杀慑魂阵你就是功!不过这些功劳也只能暂时给你记下蚩律毕竟不是傻子如果被他知道你已经投效了神农这些兵力布置图岂非都成了废纸?”

    大风忙头道:“这是自然。我这次前来是来查探城中的兵力情况的。还请七夜将军对外宣布我被当场格杀这样才不会引起刑天的怀疑。”

    “好!”七夜了头随口对身边的睚眦吩咐道:“凶龙你负责去找一个头颅来恩……就从上次剿灭的九婴顽固部队里找一个差不多的头颅吧参考大风兄弟的样子整容之后悬于城墙之上。来人!给这位将军安排一个房间休息。”

    大风和睚眦先后离开后七夜转对后问道:“后兄你对这个大风怎么看?”

    后苦笑摇头道:“我没什么看法反正我是没瞧出什么破绽来。如果非要我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如果真的没有其他的方式破阵我们也只能赌上一次了。”显然后这个人。也很有军事头脑并不在七夜之下。

    七夜也头道:“我地想法和你差不多。但对于这个大风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看来我还要继续研究阵图那就只有麻烦你留心一下大风的举动。并不一定要看得太过严密最重要的是不被他现幸亏有你来了。否则这件事情交给眦那条凶龙我还真不放心。”

    后头笑道:“箭术修炼中很重要的一就是如何在不被对方现的情况下掌握对方的一举一动。这件事情你交给我再合适不过了你就放心好了。”

    回到卧房七夜继续研究阵图。之前是一张阵图。他尚且看不明白现在却变成了两张更让七夜觉得心力消耗机大。后来索性先将五行大阵的阵图收起全力研究凶杀慑魂阵的阵图。只有可以借鉴地地方才拿出五行阵图比对一番。

    好在这凶杀慑魂阵比起五行大阵来要简单得多。有了之前对五行大阵的研究看起来倒是比较省力又过了三天七夜才终于将凶杀慑魂大阵的阵图吃透做到了心中有数。但虽然知道了阵法的弱。但七夜还是没有马上下令破阵。而是叫上后、睚眦一起巡城。

    大风不能看得太紧如果后一直不离开后院。不定也会另他起疑的。如果他所真的是真以后还要一起共事呢。一边在城楼上四周巡视。后问道:“七夜兄地阵图研究得怎么样了打算什么时候动手破阵?”

    七夜叹了一口气道:“阵图我倒是已经吃透了也知道锋芒和弱了。但是这个大阵起来虽然很简单但想要破掉他恐怕也会有不的牺牲。我想了许久也没找出一条好的破阵之法想来可能是我一连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六天头脑有些迟钝了。这才叫你们一起出来透透风。清醒一下。不定能想到好的办法呢。”

    眦在一旁大咧咧的道:“真希望你能早想出好办法来这么多天憋在城里不能打仗。我都快憋出鸟来了!”

    七夜摇头一笑转对后问道:“对了后兄这几天大风有什么异常的表现没有?”

    “没有。”后很肯定的答道:“那大风这几天老实的紧多半时间都在房内静坐练功。偶尔还主动来找我谈论一些修炼方面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和我打听我军的任何事情。对了又一次他问起了一线峡大战地事情再就没有其他的了。”

    七夜心里这才放宽了不少毕竟要根据阵图破阵前提必须是在阵图真实这个基础上。如果大风这几天地表现很好那阵图的可信度自然就增加了几分。一路上三人有谈论起一些闲话来到了城西。

    城地两边都有类似长城一样的城墙宽度可容纳马车行走。城墙与金锁关城本身是由两个长长的吊桥连接城里的人只要放下吊桥就可以一路平川的通往左右两山而城外的人即使出奇兵占领了城墙也无法从那里攻进来在城墙上只能成为城上弓箭的靶子。

    两侧城墙与金锁关城墙之间高度差又三丈不放下吊桥一般人根本无法通过。三人来到这里时吊桥正是拉起的放眼向下看去却见到一匹战马正吸溜暴跳响城内飞奔而来上面坐着一位官兵从服饰上可以看出此人乃是城内地巡山士兵。

    此人如此慌慌张张到底出了什么事了?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再仔细向那士兵看去却现他的脸上此刻十分慌张而且看样子是正在竭力地拉住战马。而他胯下战马却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根本不听使唤。

    现在吊桥高挂眼看那士兵就有从城墙上掉下去的危险。不等七夜吩咐睚眦已经飞身从城墙上冲了出去一把将那士兵从马上拉了起来平稳的放在地上。跟着反手抓住马的缰绳脚下一扫将战马掀翻在地。

    却见那战马被睚眦制服后又挣扎了好一会七窍开始流出黑血气绝身亡。眦略检查了一下抬头对七夜和后道:“这马是被毒蛇咬了受到惊吓才这样的。”

    哪知者无心听者有意七夜听了睚眦的话两眼一亮右手狠狠的在城墙头上拍了一下喜道:“这不就是破阵之法吗!?击鼓升帐我现在就要兵破阵!”(未完~.o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