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零九章 万兕奔烈

第四百零九章 万兕奔烈

    咚!咚!咚!咚!咚!……”战鼓轰隆响起七夜升两边站满了数十战将。左下手头一位便是副先锋凶龙睚眦一听要动手他现在可是够精神了压了几天的火气终于得以泄了站在下面都不是很老实不时用手偷偷伸道身后抚摸几下天行刀的刀身。右下手第一位正是新被册封的副先锋神箭后。此刻也是精神抖擞跃跃欲试。

    七夜稳坐当中目光如电向四下将官巡视了一圈随手拿出了第一支令箭开口道:“睚眦上前听令!”

    虽然平时七夜、睚眦两人交情不错谁也不服谁也经常斗嘴。但此刻眦却不敢对七夜有丝毫的不敬忙恭敬的上前跪倒行礼:“末将眦在将军请吩咐!”心里确在暗暗高兴今天七夜第一个就叫道自己看来这头淫浪虽然平时总拿话挤兑我但关键时刻我还是很重要的嘛。

    七夜依然保持严肃道:“睚眦我给你三万精兵、上将十员务必在今夜子时前占领凶杀慑魂阵左侧前后的两座山头待到子时一到以信号为另从两侧山上向大阵起攻击一定要拿下大阵左翼阵营不得有误!”

    “睚眦得令!”睚眦答应一声上前接过令箭。而七夜在将令箭交给眦的同时用传音入密的方式对睚眦道:“在占领两座山头后。你还有另外一个十分重要地任务这件事情非你不可。你要亲自去一趟祷过山下的溪祠谷然后在亥时左右……”

    眦听得两眼放光终于知道七夜破阵的秘密武器是什么了心里不由对‘这头淫浪’真心佩服起来忙再次抱拳行礼道:“遵命!”

    眦接令箭下去后七夜又拿出了两支令箭:“莫向青、韩冷之何在?”

    下面又走出两员战将这两个也都是仙级的高手。不过没有得到过高人指战斗力与后、七夜等人无法同日而语。两人出列后双双跪倒在七夜面前恭敬的行军礼道:“末将在!”

    “我给你们每人两万军兵列队在阵前左右两边待命子时信号一响。分别从左右两翼夹攻凶杀慑魄阵前阵不得有误!”七夜着将两支令箭交给了莫向青、韩冷之二人。

    “末将遵命!”二人结过令箭后转身出了帅厅。

    这时七夜有拿起了第四支令箭一转头目光落在了后的身上微微一笑道:“后兄你也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我给你弓兵五千混元霹雳努六十支。你无比在今夜子时之前占领大阵东北方山丘哨卡。今夜子时大阵将有所变故你见到睚眦和刑天动上手后。马上予以接应并放出信号。不得有误!”

    “末将遵旨!”在后结过令箭后。七夜又将自己的计策传音对他了一遍。现在为止知道七夜计划地。除了他自己之外就只有后和眦了。毕竟这个计策如果被对方知道恐怕就要失灵了。所以能不告诉的人他也没有多。至于后和睚眦两人七夜自然是放心也就没瞒着他们。

    七夜也接令箭出去兵去了七夜淡然一笑:“剩下我也不闲着。其余众将齐本部兵马在城中待命。我们亥时出子时与各路人马一共向大阵起攻击!”

    “遵命!”

    ……

    在七夜将完毕后。各路人马都去忙着七夜所分配给自己的任务去了。刑天这次把所有兵力都用来固守大阵对于大阵四周的附近山头除了派出一些人巡逻之外根本就没什么重视。结果被神农大军有心算无心下全部悄无声息的杀死占领了各个山头。

    事情虽然做得干净利索但刑天也知道了七夜打算今天来破阵。因为莫向青、韩冷之所带的两路人马就停在距离大阵不远地地方摆开阵势却不急于进攻。刑天得报后暗道七夜这次不动则以一旦起进攻恐怕就是一场大血战。不过他对于凶杀慑魂大阵还是有十足的信心的此阵连凌飞年前都不能干脆的破掉更何况只是一个七夜?

    所以刑天听到报告后下令全军按兵不动大阵照常运转不要理会阵外的敌军。同时心里暗暗想道:今天我就要依靠这凶杀慑魂大阵将神农先锋部队全歼与此!天涯、张天涯蚩尤大王的恩德我不能不报这次就只能对不起你了唉……

    ……

    当夜亥时左右七夜终于带着倾城之兵浩浩荡荡的开道大阵正前方。呐喊示威了好一阵子才下令士兵原地休息等待信号行事。

    而与此同时睚眦早已经将大军交给两个副将待为管理自己则来到了金锁关北不远的祷过山溪祠谷这山谷距离大阵约有三十里的山路。这段路其实并不难走其中有一条宽敞的平原带可以直通凶杀慑魂大阵北阵门。

    此山谷中生产一种凶猛地怪兽名为兕。外表很像水牛一身青色的毛皮十分结实一般锋利地刀剑都难以伤其分号头上生有一角成年的兕角长五尺狂奔起来可以撞碎山石。而且此兽体型巨大成年兕体重足有三千斤就算刚刚落生地兕也有二三百斤。一旦起怒来十分凶恶。有此物霸占此谷连凶猛的妖兽或是附近的猎户都不敢靠近。

    眦飞到谷中后马上隐藏气息绕到了山谷的另一头在一颗树叶茂密的大树上藏起身形开始静静等待。直道达到亥时的时候才翻身从树上跳了下来开始大肆肆的向兕群走去。当兕群现他并开始对他怒吼示警的时候睚眦突然放出气势冲着眼前地兕群出一声清亮的龙吟。

    “吼!……”龙吟起百兽惊!

    龙乃兽中魁就算是刚刚出生地幼龙也足以震慑强过自己十倍以上的其他猛兽!而睚眦身为九龙子之虽只是半龙之体但龙威却丝毫不弱于真正的龙族反因为他凶性太强

    兽的震慑力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声龙吟伴随着灼热出顿时灼伤了附近的数头正在向他示警兕。

    几头兕惨叫一声虽然痛苦难当但慑于龙威却不敢反扑。受惊下疯癫了一般掉图就跑其他的兕见这几头跑得如此惊慌很自然的以为后面有什么危险纯在加之刚才那声龙吟的作用也纷纷想着同一个方向逃串。一传十十传百片刻后谷内数千的兕全部受惊一路向南狂奔而去。

    而睚眦为了让兕群维持这种恐惧还跟在兕群后面不时的出以两声龙吟怒吼。

    万兕齐奔连大地都为之颤抖。如果张天涯此刻在场一定会为刑天的大军而感到默哀同时附赠一句:“时候看的动画片《狮子王》里辛巴它老爸穆法沙就是这么挂的。”后来张天涯又将这一战略进一步加工还原出了古代战争中的火牛阵来。这是后话。

    另一边刑天端坐大阵住帐面前摆着一大碗清水。

    是的清水。刑天平时很喜欢喝酒也很会喝酒他如今品酒的水平还要远在张天涯之上。一群“老朋友”中比他更懂酒的一就只有一个应朝了。但自从领军出征以来他却滴酒不沾为了报答蚩尤的授业、知遇之恩他要求自己时刻保持最清醒的状态来为九黎建功立业。至于他为什么如此急着立功报恩。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自从七夜地帅大军亥时出城刑天就已经下令大阵开始运转凡闯阵者杀无赦!而他自己则稳坐大阵主帐一旦大战开始他则要负责指挥整个大阵如何对敌。现在一个时辰都已经过去了但奇怪的是七夜的大军居然还没有一攻城的意思不知到底在等着什么。

    正在刑天满心疑惑的时候。突然感觉道地面似乎开始颤抖了起来。起初他还当是心绪不宁所产生的错觉但低头一看却现桌上碗中的清水开始出现一阵阵的涟漪而且波纹越来越大片刻后整个水碗都在桌子上抖动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敌军开始攻阵了?可是并无喊杀之声也没有人进来报告啊!或者敌人还有别地诡计?刑天想到七夜如此镇定的表现马上坐不住了一挺身站立起来举步就向帐外走去。

    “哗啦啪!”就在刑天走到帐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响转头看去原来是由于震动的关系水碗在桌上不断颤抖、移动。终于在刑天将要走出帐门的一刻从桌子上掉落下去水洒了一地。碗也摔了个粉碎。

    但刑天此刻还哪有功夫顾及水碗只是回头瞄了一眼。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之后便头也不回的冲出帐外飞身形腾空而起闪目向四周看去。

    “啊?……怎么会这样!?”一看之下刑天顿时大惊因为刚才他感觉道地动后先是有所犹豫后来又因回头看水碗地功夫耽误了片刻。现在一看之下兕群已经浩浩荡荡的从北面冲来。现在距离大阵已经不足百米了。以兕兽的奔跑度岂非转眼即到?

    刑天大惊下并没有失去方寸。知道这北门正是大阵的生门也是整个大阵中杀气最薄弱之处。而眼前这些受了惊的兕兽别是这相对薄弱的北门恐怕连其他最强的东门都抵挡不住。如果被这些兕兽冲进阵来大阵肯定被破!

    想到这里刑天一把将身后的战斧抽了出来只见他现在所用的战斧并非之前所用的鬼哭但其强度尤在鬼哭之上光是战斧被握在手中后所散出地杀机就远飞鬼哭可比或者这把战斧已经接近了青天神剑的等级距离神州九器也相差不远!

    战斧在手刑天马上生出了一种血肉相连地感觉就好像这把战斧本来就是他身体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样。而战斧也感受到主人地心情原本光滑的斧面上顿时出现了无数幽蓝色的光如果仔细观看可以现这些光电其实竟然是一个个古怪的符文所组成的而这些符文正是凯啸一族特有的文字如今世上只有刑天一人认得这种文字了。

    握斧在手斧随身转一斧横扫而出隔空形成一道幽蓝色的气刃朝着兕群斩去。而那些皮糙肉厚甚至可以得上刀枪不入的兕兽在这一斧气刃之下被切豆腐一样地从中间斩成两截一斧子之下五六十只兕兽毙命倒下。

    但早已经受了惊的兕群却好像根本不知道眼前地危险似的。后面的兕兽踏着前面的尸体继续向前阵内狂奔看来除非刑天将这些兕兽斩尽杀绝否则肯定难以将其逼退。

    刑天心知如此刚打算再斩出第二斧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在兕群背后传来一声响亮的龙吟跟着就是一道金光睚眦已经挥动天行神刀朝他斩来。这一刀眦乃全力而加上全前重的度加成远远看去就给人一种无法匹敌的威势。

    刑天无奈下只好将准备斩向兕群的一斧改变方向向上一翻迎上了眦的金刀。

    “锵!”刀斧相交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刑天和睚眦格子向后退出了十丈之远。眦心里暗叫厉害这一刀自己蓄势已久而刑天则是临时变招自己可以是占尽了便宜。但在这种情况下刑天居然丝毫不落下风难怪七夜和后两个家伙对他如此次看重。

    不过心里活动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一刀过后睚眦双手握刀压在腰间身体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陀螺一般向刑天撞了过去。身体每旋转一周刀上的力量就叠加一分此招名为刀舞宝轮乃是睚眦最近新创的刀招之一可以挥出他本身功力的十五成威力来!一场血战也因为他们的交手而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