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第四百一十章 兵困松果

第四百一十章 兵困松果

    人这一耽搁下面的兕群却乘机冲进了大阵之中将士兵撞得人仰马翻。凡是挡住兕群逃串路线的立时被踏成了肉泥。

    “嗖……嘭!”就在刑天和睚眦对攻的时候在大阵附近的一座山上突然一声信炮之声响起跟着又是“嗖!”“嗖!”“嗖!”的三声从信炮出现的位置三道金光快似闪电般朝刑天攻来目标分别是刑天的眉心、心口和软肋。

    而随着信炮响起七夜大军的总攻也正是展开了。一事件含杀之声四起乘凶杀慑魂大阵被大乱的机会分别从正东、东南、东北、东南四个放下同时向大阵起了进攻而大阵最外围的弓箭手在兕群冲城军心大乱的时候便被后的五千弓箭队射杀殆尽!

    凶杀慑魂阵顾名思义就是以凶杀之戾气摧敌心志使其丧失斗志自然不会再有什么战斗力。可是现在经过兕群一闯欲慑魂者、魂先被慑!心中早已经从满了恐惧的九黎士兵哪里能散出杀气来?两军一交上手马上进入了一边倒的局面。

    而位于东方大军的神农军主帅七夜和东北方向带兵攻阵的莫向青则马上各持武器从后面向刑天围攻过来。既然一个人不是刑天的对手那就几个挑他一个!

    刑天也看出了这招的厉害。双手紧握斧柄不得不将对大阵地担心抛出脑后将全部心神集中在睚眦的刀上。就在睚眦的刀轮眼看就要斩道他身边的时候刑天眼睛一亮终于清晰的把握住了这一刀的轨迹一斧猛然劈出正中刀锋!

    “锵!”又是一声巨响睚眦被震得气血一阵翻涌。虎口麻神刀险些脱手。一连退出老远才停下身来。而刑天却只是身子微微一晃其实力之强横可见一斑!

    但他此刻却比睚眦更要难过因为刚刚一击下。他虽然外表无恙但气血也微有起伏最要命的是他根本没有没有一喘息的机会因为后地三箭已经射到了。

    “喝……啊!”刑天现在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眼看无法应付眼前这要命的三箭。顿时怒喝一声额头上本已隐藏起来的符文亮出了幽蓝的光芒一头飘逸的长。受到能量的冲击赤红如血。冲出体外地能量气流让他的形象看起来都有些模糊了。

    巨斧随手横劈。将射胸口的一箭斩成两截斧柄向下一压又将射向他丹田处的第二支箭打飞。但这样一耽搁第三支射他软肋的箭已经近在咫尺刑天慌忙中反转斧头横着向外一拍却没能向之前那样从容的将其击飞。箭撞在斧背上后只是略微的被改变了一下方向贴着他软肋的肉皮划了过去。在他的衣服上划出了一道口子。

    “嗖!”、“啊……”箭在划过刑天的衣服后余力不减。继续向刑天地后方射去。而这时莫向青却刚好从这个方向冲了上来也是他倒霉这一箭被改变方向后直奔他的咽喉而来。如果换了七夜或睚眦站在他地位置上自然可以躲开或挡下这一箭。可是莫向青哪有这个本事?一见金光射向自己咽喉双眼就吓得一直而就在他这一楞的功夫被箭光传喉而过当场形神俱灭死尸栽往地下。

    七夜见状打惊忙一把将他地尸体借助随手抛给了他的一个随行副将道:“收好莫将遗体!”跟着牙刃剑一击横扫加入了围攻刑天的战团。七夜、眦、后张天涯手下最厉害的三个高手合力围攻刑天!

    但刑天却是异常的勇猛他现在已经可以掌握当初卡罗的第一次完美变身了而且现在隐隐有达到第二次变身的趋势。在他变身后的强大能量下和三人之力虽然可以杀得他手忙脚乱一时间却也无法奈何地了他。而且七夜和眦的刀剑每次一碰到刑天地战斧就会被连人带兵器震出老远如不是合三人之力还真困他不住。

    但刑天能打刑天够勇猛并不代表他带来的九黎大军也一样勇猛。此刻他们早已失去争胜之心在神农国大军的冲击下一片一片的倒下而神农的大军虽然也有伤亡但相比起来就要得多了。

    所谓人上一万无边无沿;人上十万彻地连天。七夜这次为了破阵将自己带来的十万大军倾巢出动加上刑天大阵中的十五万九黎大军足足有二十五万大军在一起厮杀!只见漫山遍野尽是军兵其中乌黑色的一片是九黎的大军赤红色的一片则是神农大军。居高临下的刑天一面与三人厮杀也曾偷向下扫视几次几次下来只见九黎大军的面积越来越这就明没隔一段时间九黎都有打量的军兵阵亡。反观神农大军方面却是变化不大。

    见此情景刑天不由得一阵肉痛。知道大势已去忙一挥手中战斧运足了内力暴喝道:“传我将令全军撤退!”好在七夜怕九黎大军困兽凶并没有进行四面包围之从两个方向攻击大阵。

    “噗!”就在刑天忙里偷闲高举战斧布军令的时候终于露出了破绽肩头被后一箭射中。痛得他惨哼一声连拔出弓箭的机会都没有便强忍着肩头剧痛挥战斧继续与三人周旋。但因伤势所累招式难免比之前慢上几分已经完全处在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两军现在正在混战刑天的撤退将领一下后面的九黎士兵马上如皇恩大赦一般倒头就跑可是正在前线苦苦支撑的九黎军兵就倒霉了失去了后方部队的支持被神农大军一拥而上顷刻之间全部做了刀下亡魂。

    “追!”旗开得胜七夜自然不会放弃扩大战果的机会马上一举手中牙刃剑出了追杀的军令。但他这个举动却给了刑天一个机会一斧阵开了迎面攻来的睚眦闪动身形退出三人的包围圈外。这才有机会将肩头的箭拔出运仙力止住了伤口继续流血。

    其实以刑天现在的度他如果要跑谁也追他不上。可是为了掩护大军

    他不得不忍着伤痛继续与七夜三人周旋。

    就这样九黎大军一路急退神农大军一路追击。足足追了三天三夜一路上又拿下了九黎七座关城才终因粮草供给脱节无法继续追杀了。在刚刚占领的一座名为松果城安兵休息打算等后方粮台供应上来后再继续西征。

    九黎的大军有一百二十万神农的大军则只有八十万。但七夜两个漂亮的胜仗下来已经将这只见的差距大大的减了。兵力上出现了平衡也对张天涯的西征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

    刑天在摆脱追兵后再一清人员只却只剩三万残兵败将了。想自己带来十五万大军被打成了这个样子刑天顿时感到一阵无力。仰天长叹一声:“如此一来蚩尤大王的恩德不知何日方可还完!”便下令大军继续撤退与蚩律的大军会合。

    ……

    再七夜正在松果城苦等粮草的补给哪知等了足足十天还不见运粮草运到而军中的自带粮草也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七夜叫来了军中了粮草官问道:“现在军中粮草还够吃几天的。”

    粮草官面露难色苦笑道:“现在军中粮草多还够吃三顿这还得让全军喝粥如果吃干的连两顿都坚持不了。我们是否派兵出去打粮?”是打粮。白了就是抢粮食。只要附近百姓家中有粮食地见到就抢完全是一种土匪行径。

    七夜听后不禁眉头大皱暗叫糟糕。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人是铁饭是钢没有饭吃哪来的力气打仗?背手低头在大堂内转了几圈。又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近黄昏。摇头叹道:“大帅定下的军规绝不可骚扰百姓虽然现在进入了九黎地界也还是要遵守的。更何况我们足有十万大军粮草消耗何其巨大出去打粮也只是杯水车薪。不值得为了这个破坏我军的形象。再等一夜如果明早粮草还不到的话就只能退兵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七夜正打算宣布退兵命令时。却突然有一个一身是伤的探马跑近帅厅一进来就跪倒道:“报告将军大事不好了。昨天夜里各个山头上巡逻地弟兄同时遭到了攻击。如今九黎的三路先锋部队已经带兵十五万将松果城围得水泄不通!属下一路杀出。索性没有丢掉性命这才来向将军禀报此事。”

    “什么!?”七夜一听这个消息。急得几乎当场吐血。真是祸不单行或者是乐极生悲。大军一出动就连续打了两场漂亮的胜仗。一路上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但如今先是断了粮草而后又被围困在城中这可怎么是好!

    这时睚眦上前一步对七夜抱拳行礼道:“将军请给我一队人马。我先去和对方的三路先锋会上一回打击一下敌军的士气。如果顺利我直接帅军杀出重围。去与大帅回合看看援军到底何时可到。粮草怎么拖延了这么久。”

    七夜苦笑道:“这到也算是一个办法。但城内粮草多还能维持一天如果大帅不能及时赶到的话……唉……”现在光是运送粮草地部队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因为他们根本就无法冲过包围圈将粮草运进城来。

    这时后开口道:“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明天援军还不能到达久只能选一些老弱战马杀来吃。只要能多坚持一天我们就多一分希望我想之前的粮草运送可能是中间出了一些意外按照日期来算大军应该可以在这一两天内到达。”

    七夜也知道这是唯一的可行之计苦涩的了头对睚眦道:“我给你精兵五千上将十元先都斗上一阵吧。现在我们必须积极出战才能给对方造成一种错觉不会想到我军现在缺粮。”

    眦马上领命走出大堂齐并将打开西门讨敌骂阵。

    松果城虽然只是一个城但麻雀虽五脏俱全。城墙、吊桥、护城河一样俱全。城墙上战鼓响起西门吊桥缓缓落下跟着城门大开眦率领人马二龙出水势在成外一字排开睚眦飞身形来到九黎西大营前扯开嗓子喊道:“敌军的将领听着既然你们敢带兵来战赶快叫你们的主帅出来受死!”

    还别他这一阵叫骂果然管用。九黎大军的三路兵马先锋还真的在西大营一听到有人讨敌骂阵马山兵派将擂鼓出战。第三路大军的主帅是一个身材魁梧的黑大个手中使地是一杆蛇矛枪。身后帅旗上金线竹着一个斗大的“修”字应该就是此人地姓氏了。

    眦双手环抱胸前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到黑大个出来后眼皮微微挑了一挑藐视地用手指道:“你就是九黎的第三路先锋吧?看起来也不怎么养嘛除了块头大一之外比起刑天可要差远了!既然你肯出来受死就报上名来吧?”

    那黑大个也飞身形来到睚眦对面淡然一笑道:“在下修蛇不才正是九黎的三路兵马元帅。你我不如刑天的确!这我并不否认但打仗不光是要靠无力的还要将智谋。否则凭刑天的本事也不会败在你们手中。而你们也不会被我围困与此。但我不如刑天却未必就不如你。看你赤金刀应该就是眦吧?”

    眦得意的一笑道:“还算你有见识我正是睚眦。为了不让人我欺负弱者就让你三招如何?”

    “放屁!”修蛇刚要作在他阵营之中飞出一员大将手中使一杆赤红色的站戟飞到修身身边对其道:“将军杀机焉用牛刀?这个眦就交给属下吧请将军帮我压阵就好。”

    修蛇心道睚眦三人既然能从刑天手上占到便宜修为手段可定不低让他先试试也好。于是了头:“你要心。”完转身飞回阵营之中。